桥本舞)唯一无码

      燥!

      热!

      血脉喷张!

      顷刻之间,王诩便清晰的感受到天皇补血膏的强大药效。

      顾不得还在锅里的膏药,王诩立马来到家中空旷处演练起《横练铁布衫》第二层。 嗃

      往昔演练起来艰难无比的九幅行功图,在ᾓ药效的辅助下变得轻而易举。

      等到药效褪去以后,王诩已经۹能完整的演练《横练铁布衫》第二层了。

      捏捏自己越发坚韧的皮膜,王诩脸上露出喜色:“早知道大补药的效果这么好,我吃个鬼的牛肉!上周天ꌀ天白水煮牛肉,差点没把我给吃吐了。”

      天皇补血膏虽然吃起来有些苦涩,但与白水煮牛肉腥臊相比,王诩觉得一时的苦涩不算什么。

      进浴室稍作洗漱后,王诩回到厨房小心翼翼的收好天皇补血膏。

      客厅,坐在沙发上的王诩看着装满蜂蜜罐的天৓皇补血膏两眼直放绿光。

      要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体已经疲惫到极点,他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嗑韼药练功。暘

      “劳逸结合才能走的更远,劳逸结合才能走的更远……”为了压制住自己蠢蠢ꆯ欲动的内心,王诩不得不默念几遍劝诫的话提醒自己。

      妥善的放好天皇补血╡膏,王诩强 迫自己回到卧室进入睡眠。

      当他睡醒之时,太阳落山时的余晖已经撒满天空。

      就在刚刚睡醒过来的王诩琢磨噜着自己是先去吃个饭,还是用天皇补血膏顶替綕食物直接修炼时,404的大门突然被敲响。

      “这个点谁会来找我?”回忆一下自己的人脉关系,王诩有些摸不着头脑。

      倪磊去了以后,他王렃某人在金陵已经没亲友了啊?

      虽然心中疑惑不解,但王诩还是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一道带着些许幽香的身影印入他的视ዹ线。

      巧了,来人他认识,就住在他家对面:“李姐?你有什么事吗?”

      看着门前的靓丽身影,王诩的疑惑更大了,李娜平日里和他也没什么交集啊?

      “小王,你昨天是不是跟我爸碰过面了?”李娜没௥有正面딻回应王诩的问题,而是一上来就咄咄芳逼人的质问起来。

      “对,我昨天晚上是和李叔碰过面。”

      “你以前应该不认识我爸吧?”

      粸“我覅和李叔昨晚确实是第一次认识,怎么啦?”

      “怎么啦?小王,姐自问相处这么长时间没坑过你吧?你掉过头就꟔坑了我爸十万块,合适吗?쀇

      我要不是偶然看到我爸的银行卡交易信息,又恰好记得你的银行卡号码,我都不知道你坑到我家头上了。”

      李娜话一说开,王诩瞬间明白她为什么会找上门了,感情是误以为自己坑蒙拐骗了老李。

      “李姐,我想你应该是看到短信后立刻就来找我的吧?”

      “废话少说,姐不问你是怎么坑到我爸的,看在以往情面上,十万块钱交出来,我在给你一天时间搬家,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你要是觉得姐没本事,不愿意把钱还给我爸,那咱们就到警局去评评理。”

      看着跟吃了炮仗一样随时随地要爆炸的棟李娜,王诩捏了捏眉心无语的说貍道:“李姐,能听我把걙话说完吗?”

      “嘴长在你自己身上,轙我也没把它堵起来,想说什么你说就是了。”

      “李姐,你能联系上李叔吗?”

      “能。”

      “麻烦你给李叔打腼个电话,问一问他这十万块钱的事,李叔要是不肯告诉你搪塞你,你告诉他,我就站在你跟前等着他给我一个解释。”

      多余的话王诩没说,和一个处在愤怒中的女人辩解,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简单明了的把事情推给她爸,让她跟她爸要个答复去,是最简单最省事的做法。

      见王诩如性此淡定,直接让自己打电话去问自家老爹,李娜本来被愤怒填满的内心闪过丝丝动摇:‘难道自己真的搞错了?这十万块瀿钱另有什么隐情?’

      回想一下自己下午回家偶然看到转账信息后,连问都没问一下就气冲冲的来找王诩麻烦,李娜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比以往要冲动了一点。 ꏭ

      ‘是因为自己心里不能接受壏被熟人坑了的感觉吗?’

      回归理智的李娜一边询问自己的内心一边拨打了李援两朝的号码。

      人老成精的李援ᚧ朝接到电话以后,只用了三言两语便弄清楚쪱出了个什么样的乌龙。

      ㍮知道王诩脾气比较狗的他立马讲述了这十万块钱的前因后果。

      挂断电话后,李娜羞红着脸看向王诩:“小……小王,刚才是我冲动了,连来龙去脉都没摸清楚就冲你发脾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看着俏脸通红的靓女房东,王诩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未放在心上:“李姐,有时候谋后而动更稳妥一点,要是没别的事,我就下楼吃饭去了。”

      虽然嘴上说着没事,但王诩心里已经对这位往昔时常在心间划过的靓女房东调低了评价。

      对于李娜这个单身俏房东,要说王诩以前一点心思都没有,那是在鬼扯。

      要是没今天这档子事,李娜在他心里还是留下过一些痕迹的。

      昨天晚上,他之所以愿意冒险和李援朝走一趟,既有那十万块钱的面子,也有李娜的面子Χ。

      在发现李援朝画大饼时,他没有第一时间翻脸,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在里面。

      可惜,李娜今天的表现让王诩有些失望。

      不是失望李娜跑来质问他,而是失望李娜性格太冲讀动。

      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王诩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他虽然不属狗,但脾气比狗还要狗上三分,最适合他的伴侣是大和抚子型的贤妻良母,唯有这种性格的閕女人才能最ᮠ大限度包容他的狗脾气。

      李娜过去给他的印象,比较偏向这类风格,所以,王诩才会时不时的在心间幻想一二＀。

      今天,李娜用事实打破累了王诩心中的幻想。

      微微摇头散去脑海中绮念,王诩绕过鳶李娜向着楼敮下走瓥去。

      看着王诩渐渐消失的背影,李娜稍稍有些不适应。

      以前,王诩看她的时候总是不加遮掩的表达出欣赏的眼神,自己偶尔穿的火辣之时,他还会流擡露出丝丝占有欲。

      틾 作为一名三观正常的女性,李娜既厌恶这种眼神,却也会因为这种眼神感到丝丝喜悦。

      因为这种眼神的存在,证明她魅力依旧。

      可刚才괚王诩看向她的眼神,别说那让她既讨厌又感到喜悦的占有欲了,就连过往的欣赏都不复存在了!

      巨大的落差让李娜不由自主的感到失落。

      当然了,要是㸡以此为凭证,硬说李娜对王诩有意思,那就是在扯淡了。

      …………蚙

      吃完饭,已经将李娜重新摆正到房东位置上的王诩悠悠哉哉的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王诩取出封存好的天皇补血膏,挖了指甲盖大小的膏药吞入腹中。

      “俗话说得好,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练武时,今晚不通宵达旦怎么祽能对得起那头外来友狗。” ᛓ

      켐 吞下天皇补血膏以后ച,王诩便借着药力修炼起来,本来尚有些生疏的第二层行功图在他的手上越来纯熟。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天皇补血膏的辅助下,王诩仅用了六天时间便一举横跨《横练铁布衫》第二层与第三层,登临了《横练铁布衫》第四层᥊。

      为此,王诩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满满一蜂蜜罐的天皇补血膏到今天为止,已经见底了。

      就在王诩望罐兴叹之时,一道熟悉的响铃声让王诩回过神曢,拿起手机,王诩接通了电话。

      “小诩,你不是说你七天之内肯定会有动静的吗?现在已经是ꉙ第七天了,我怎么连个响都没听到?”

      打电话的是李援朝,已经苦等了七天的他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ﱛ督军府跟玄镜司还在一旁虎视眈眈呢?在궭等下去,他屁股底下的药剂学院就要跟别人姓了。

      懊恼的拍拍脑袋,王诩看了一下手机的日期,这才想起来自己当㉲初给李援朝许下的承诺。

      “李叔,我刚想打电话告诉你我这儿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没想到你先给我打过来了,你说这譶是不是巧了。”

      “今晚八点,咱们俩学校门口不见不散,对了,记得提前清空学校别让人逗᎔留。”

      药剂学院校长办公室内,拿着手机的李援朝听着耳边略显平淡却锵铿有力的声音,不由得怀疑起自己这通电话是否有些卡多余。

      原来王诩这个狗脾气没有尥蹶子逃跑啊?吓死我了?

      펜 还以为被ዧ放鸽子了呢。

      “贤侄,我办事,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今晚除了你以外,不会有一个人逗留在学校里。”以为自己揰冤枉了王诩的李援朝,回话的时候语气一下就变得轻柔起来。

      就连称呼也从刚才的王诩变成了贤侄。

      阔惜,ꩉ他不知道的是,王诩虽然没有尥蹶子逃跑的意思,但确实没把药剂学院的事放在心上。 ﶩ

      要不是这通电话,要不是天皇补血膏恰巧见底,他王某人只怕真会放了李援朝的鸽子。

      挂断李援朝的电话以后,王诩随意的收拾一下个人卫生,便披着绚烂的晚霞찪离开了蓝月山庄。

      虽然功力大进,但五脏庙昛还是要拜上一拜的㖬。

      ⤰ 夜幕降临,一身劲装的王诩应约来到药剂学院门口。

      看着等候在门口李援朝,王诩的脸上挂起制式假笑乐呵呵的走了过去:“李叔,我没来迟吧。”

      “没来迟,没来迟。”见王诩精神潎饱满神采奕奕,李援朝散去了心中的丝丝疑虑:“离八点还有五分钟呢,贤侄你来的正正好。”

      “贤䪦侄,我按照你说的,已经将学校清空,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就是了。”

      “李叔,没了㢝,你接下来就在这等我的好消息吧。

      时间有限,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今晚会先拿下解剖室里的诡异,让牉你们学校先恢复办学。”

      “宿舍楼的诡异等我歇息几天喘口濦气以后,再来除掉。

      这么安排,李叔你应该没有别的意见吧?”

      “没有。”

      “没有就好,希望我出来的时候李叔你能如约把钱打进跸账户,不然的话我可是会生气的哦。”

      话音落下,不等李援朝张口给出答复,王诩便自顾自的向着药剂学院内部走去。

      昏暗的灯光下,王诩的背影很快便消餂失在夜幕中。

      行走在药剂学院内部的鹅卵石小道上,王诩大步流星的向着封存了三个多月的教学楼走去。

      闹诡异的教学楼是药剂学院的主教学楼,正常情况下,这座教学楼能容纳三千吃多名学子在这里读书学习。

      整个药剂学院핋也就鎑能容纳六七千人同时学习,这㨛个主教学楼承担了药剂学院一大半教学任务。

      所以,停尸房封存以后,李援朝尚펟且能稳坐钓鱼台,宿舍楼封䏎存隣以后,他也就着急了片刻,想办法把学生打发到校外租房子凑合凑合也就混过去了。펆

      可当主教学楼也被封存꬀以后,老李立马就炸了锅。

      主教学楼离学校门口并不远。

      以王诩的步频,三踑五分钟肯定能从学校大门位置走到主教学楼ꔌ跟前。

      可直到八点十分,王诩依旧没能在视线中看到任맸意一座与主教学楼相似的建筑。 㡿

      抬头看一眼周围泛起了毛边的银色大圆盘,王诩皱了皱眉头。

      都不用开动脑筋想,‘诡打墙’三个字就浮现在他脑海中。

      有意思。

      他王某人还没摆明车马说出自己的来意呢,居然先被人来了个下马威。

      就是不知道是药剂学院三大诡异中的那一个出手了?

      本来还准备稳打稳扎一个一个剪除三大诡异的,现在看来是我有些想当然了。

      确定自己븉已经陷入诡打墙以后王쒓诩没有继续走下去。

      㳬那不仅是在徒费功夫,也是在让诡看笑话。

      呼吸空节奏变幻,王诩释放了被他困在了丹田气海的内练之气。

      刹那之间,似乎有淡淡血焰自王诩周边升腾。

      Ⱬ要是有识货的人在这里,一眼就能看出,王诩一身气捡血已经凝练ꏻ到极致,只差一点点就能干扰到现实。

      气血翻滚升腾之下,王诩周身三丈之内,丝ꟷ丝缕缕依附在地面位置的灰色薄雾不断被蒸发。

      原先走上一辈子也走不完的校园小路,瞬间像碎掉的镜子一般变得支离破碎,再也没办法阻拦王诩的脚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