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txt全集下载

      “这个史宏肇,就是个无谋匹夫,粗鄙不堪,恃宠生骄,在官家面前,곤都敢那般᭝无状。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一味负灥气用刚,逞强使狠,他以为打天下靠ᦿ刀枪就可以了吗输,简直不足与谋......”散奤议欣之后,与王章走在一块儿,杨邠丝毫不掩饰对史宏肇的不满与鄙视。

      王章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冷冷地说道:“此人一向骄横,自负有几分领兵之才,视我等为无物。为人臣者跋扈至此,杨兄,且훛等着吧,终有一日,陛下都将难容其人!”

      天下割据,列国纷争,本ࠦ就是文衰武盛,文贱武贵。在ʲ这个时代,武夫当国,有太多拿长剑大戟的武将瞧不起拿笔椽子的文臣,史宏肇则是其中的“佼佼者”,每춱每口出恶语娌。

      事实上,似王章此人,也是不喜文人的,不过他厌恶的是那些不习庶务、只知空谈的酸腐文士。但揋史宏肇却是瞧不上所有文人,哪儿能不惹人生厌ﮝ。鵱

      顿了顿,王章又道:“杨兄,也无需与캠那匹夫늼置气,陛下心怀天下,深㞳谋远虑,不是也没有听쇍其意见吗?”

      “天下崩坏至斯,纷乱不⦿止,皆是这等武夫当国所致,若不遏制之,这天下是永远也安定不下来的!”不知出于什么考量,杨邠哼唧了两声。

      瞥了眼老逴友,王章一时不说话了,퓟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叹道:“窞但是打天下,创立江山,却也少不得彼辈用命效死啊....枮..”

      闻言,杨邠也是默然,感慨一句:“若天下武臣,皆如郭文仲那ꈞ般,何愁国䞏家不宁?”

      比起史宏肇,郭威在刘知远麾下文武中的人缘,明显要好得多。似杨邠,就对其甚有好感。

      听他这么说,王章却只是笑了笑,不置一评。眼睛一뭊眯,迅速地结束这个话题,拱手道:“陛下东出澑,辎需之费,粮秣之用,我还得去检视一遍,这便先告辞了。” 䚹

      “王兄请便。”

      漣 ..ㇼ....

      刘承祐这边,未及出宫,便⥄被一名内侍拦下,刘知远唤他问话。

      默默地跟着这名年轻的惸内侍,刘承祐打量着其背影,这该是此前养于太原宫,维持宫内清理运薝转的那撮人。如今,全部很是幸运地成了新皇的近侍。而刘知远皇帝没当几天,使唤⾘起宫中的这些宫娥太ͫ监来,却是得心应手。

      ᬲ进殿之后,刘承祐才发现,刘知远是单独召ᵁ见自己。心中难免讶异,这可是头一次,以往相召,至少是有大哥刘承训作陪的。

      “臣参见陛下歝!”刘承祐₉规规࿜矩矩地躬身行礼。

      “二郎平身!坐㕂下叙话。殿中只你我父子,就不必拘此缛礼了!”刘知远神色轻松,语气温和,话是这般说,但表情间明显流露出对刘承祐恭͐谨态‶度的满意。

      “不知畚父놥亲唤儿何事?”屁股半撅坐下,刘承祐问道。

      稚刘知远桌上摊开着一张地图,此簖前应该正在研借究。闻问,抬眼轻笑着看着刘承祐:“方才殿议,文武激烈争执,史宏肇与杨舍、王二人,几乎在我面前上演武斗。我固知你对契丹之事,簷见解颇深,为㘍何适才始℃终不发一言?”

      “父亲着眼于天下,已有通盘考虑,又Z何须儿赘言!”迎着躏刘知远的目光,᧱刘承祐微微闪避,答道。

      “哦,闂说说看!”

      셗“中原的情形,已是足랣够清晰,契丹人必定是守他不住。耶律德光的应对,扼守要地,实则是取守势。此时我军若急于进兵中原,北兵被逼急了,与我们针锋相对,硬碰硬⛧下来,我们也断然讨不得好。”

      “听闻,陕州那边已有将校奋起,杀尽契丹人,夺州占城,宣称拥护父亲。这是个不错的开始,可以预见,接下来中原、河北诸州的前朝军校,不管是为了‘大义’,抑或是反抗契丹人的欺压,一定不乏跟进者。錞”

      “只有各地乱了起来,契丹自顾不暇,才是我们进쯻军,趁乱取事的最佳时机。我想,您与杨、王二公选择按兵不动,想来也是早已洞悉其事。而史宏肇,딚勇则勇矣,ᡧ看不到这♗些。”壿

      “况且,杨、王二公提出的顾虑,也并非没有道理좱。父亲要做的,可不仅仅是击败、赶走契丹人,更重要的是,如枊何收拾之后的残局。契丹南来,已经大幅地方诸节度的实力,若再来一次......”说话间,刘承祐的语气中已然透着些许奸诈。

      嵰“眼下,䓜最有利的做法,便是保存实力,坐等契丹人与中原节度实力消耗靝。父亲视及天下,在河东,准备得越充分,Ả兵马越多,将士越勇悍,粮秣越Ꮩ足备,军械越苟精良,他日进军中原的难度也就越低。将来,夺取天下,纵有人不服,胆敢作乱,亦可轻易平之。”

      “你,倒是看得透彻!”这是第二次听刘承祐的论断分析了,刘知远不由凝视着他,感慨一句。

      “不过,如此行事,虽得之稳妥,必取天下,但也不是没有一点瑕疵!”说着,刘承祐语꼝气急转㮾,沉声说道。

      刘承祐这话,有点做作的味道,刘知远眉梢小扬起,盯着他:砵“什么瑕疵!”

      “人心!”刘承祐竖起了食指,认真地答道:“自古以来,若欲夺天下,必欲取人心。庶民之心,士人읞之心︷,藩镇之心。父亲称帝,传檄天下,号召天下臣民共抗契丹。然若拥强兵,而蜷缩于河东险要,坐观中原成败,只怕难服人心。”

      “天下人并不都是愚夫蠢货,不是所有人都看不出父녗亲的打算。诚然,最终我们一定能够做一回渔翁,得其利,成功夺取中原。旁人慑于河东强大,仍旧会臣服,但若欲令其心服,却不是那么简单的。夺天下易,守天下难,若欲天ⴥ下大治,必须收拾人心。”

      刘知远脸上已然浮出了深深的思㔷考,突然푗打断刘承祐:“你有什么想法?”

      与刘知远对视着,刘承祐淡定说道:“适才史宏肇殿中之言,也훇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纵使不直趋中原,潞州、相州、河阳三地,有些进取的动向ⴏ,也是有必ꚡ要的!”

      “至不济,潞州一定要掌控在手勪中。其地地势高险,自甗古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庄宗伐燕,河东空虚,就是凭借着潞州险要而拒朱温。今꿎契丹人以耿崇美为潞州节度,扼据要塞,岂能让他得逞。若动兵南下,取潞州,既可卫护河东,又可占据主动,可进可退,还能向天下人展示,您ꪪ驱讨契丹的ଏ决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