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只是个狙击手6

      苏隐说起঎话来,从来是一针见血,不仅难听,还让人哑口无言。

      说错了吗?没有。

      ⱁ 说的是假话吗?不是。

      一字一句튁,出自肺腑,将楚徕云不要脸的行径在众目睽睽之下抖了出来。

      楚徕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来的精彩,两只手鼵死死握成拳头,咬紧了牙关问,“楚家的事,你ꀒ也敢管!你个刁民,有仦什么资格!”

      楚家,可是堂堂的皇室,麽区区一介草民,有什么资格插手楚家的事儿?

      凭什么,堸就凭楚临云。

      “他心悦我,他的事,我便有资格管。”

      苏隐瞥了一眼完全插不上话的楚临云,一句话说得信誓旦旦,跟真的一样。

      楚临云眼观鼻鼻观心,干脆沉默是癥金롲。

      楚徕云算是看出来了,同这楇人吵架是不可能吵赢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大手一挥缎,对身后的뱗人道,“夺了粮车!”

      “谁敢C!”

      苏隐Ǖ冷然吐出两个字,威慑力十足。

      这又将屆楚徕云狠狠刺激了一下。

      娘的!

      䩢 他平日聹里说句话,手底下的人뗎左耳进右耳出,还未必真心粯诚意的听,这女子一开口,那些뼱个不中用的居然真的就不敢上前去了。

      在他们心目中,他楚徕云竟还複比不上个娘们儿有威信是吗?

      楚徕ఆ云瞪着苏隐,一字一顿的说,“今日若是夺不了这些粮食,殥老子就不姓楚!”

      言罢,一把抽出旁边那人手中握着的长剑,向着当头一个车夫砍去。

      亏得那车夫反应快,迅速往봟地上一滚,才避免了脑袋被一刀削下的惨烈后果。

      但肩膀上挨了一下,鲜血一下子喷涌出来,将身上的麻布衣衫染红。

      “七哥!”楚临云疾步上前,将楚徕云还要往那车夫身上落下的剑握住,“若闹出人命,这事收不了场!”

      楚徕云皱着眉头看向楚临云,脸色依旧难看,但到底没有再嚣张下去。

      麧苏隐眼里却只看到楚临云被锋刃划破的手掌,只看到鲜血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坠落。

      脑海中蓦地闪过一个画面。

      ᶩ也是这样一只骨骼炏分明쭬的手,将一把玄铁长剑刺进她的心口。

      경 也是这样,鲜血直流。

      那人说,“这事儿没完!”

      斩钉截铁的声音还在耳畔回旋,连声音的冷寂,语气的狠厉,都清晰得叫人难以忽视。

      只是,那훸人又在哪里。

      那踁狠到了骨子里的人如今又在哪里!

      苏隐忽地怒疓了。

      “楚徕云쩛!”纤细的食指指向楚徕云,打破了两人间的긭僵持,“今日你若不能将这些粮食拿走๤,你便是我儿子ᔈ,同你娘我姓ඎ!”

      楚̬徕云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这样侮辱人的话,馮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儿理智当即就被苏隐刺激没了。

      伸手欲ᔅ夺回长剑侍,楚临云握着不放,楚徕云干脆松手,一脚将楚临云踹开。

      䧌他恶狠狠的盯了苏隐一眼,再回头떛看向不知所벺措的一众人,厉声道,“今日若是抢不到粮食,我要了你们的狗命!”

      这是命令,更是威胁。

      楚徕云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今日要是让楚徕云掉了脸面,不必等到明日,楚徕云一定会要了瘎他们的性命。

      深谙楚徕云性子的众人不敢不听첑楚徕云的话,冲上去便什么都不顾的抢夺粮食,同苏隐带来的人交缠在一块儿。

      楚徕云的蒫人身穿盔⻷甲,苏隐的人着粗布麻衣,焅论行头,苏隐的人比不过对方。

      论手脚,楚徕云带来的都是安和王府的护卫,哪一个ホ不是练家子?而켮苏隐的人,不过是些种田的粗使下人,连力气都不如人家。

      ấ 谁胜谁败ห,猜的必要都没有。

      片刻功夫,二솺三十个Ⅳ车夫被打得鼻青脸肿,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楚徕云看着䆚这惨状,终于满意了,他得意得嗤笑出了声。

      问苏隐,“若你在床榻之上也能这么烈性,爷就纳了你做妾!如何,볒要不要同爷姓?”

      趁着苏隐未发作之前,楚临云一把拽住苏隐的袖子,“由他去吧。”

      苏隐为楚临云打抱不平,“这本该是⼃你的功劳!”

      楚临云摇摇头,“我不在意。”

      “哈哈哈!”楚徕云大笑起来,“你要给他做主,奈鏶何人家不领情!这就是个窝囊废,你再怎么帮衬也扶不起来的窝囊废,你同他好,不如嫁给老子做妾,至少……老子还是个男人!”

      “闭上你的狗嘴!”

      “你!엉”

      ⧔“七哥!”楚临云拧眉,“皇上还等着。”

      是啊,皇上还等着,天大的功觥劳还等着。

      鏸“好男不跟뽯女斗。”楚徕云似笑非笑的睨了苏隐一眼,又笑呵呵对众人说,“兄弟们,领赏脍去喽!”

      “领赏去喽!”

      “领赏去喽!”

      一邏众人兴高采烈的呼婌和着。

      楚徕云跨上楚临云的马背,耀武扬威的领头走了枼。

      二三十辆粮车也被人骨碌碌的驾着走了……

      看一眼돳挂彩的湜数人,苏隐輲一把甩开楚폔临云的手,快步上了马떞车。

      “苏姑娘……㯈”

      楚临云欲上前解释,还没靠近,就被抱着长剑出来的冷月拦住了。

      “九公子护不得我们主子周全。”

      䓲 今日别人要的是⩺主子的㌖东␆西,他轻ک而易举就给了,连争一争的心思都没有,他ቘ日,若别人要的是主子的命,他也毫不犹豫给吗? 둞

      “我不会让人伤害她的!”楚临云满目真诚的解释。

      他发誓,他说的是真的。

      冷月冷笑一声ꁪ,“ఫ不必了。”

      楚临云说的伤害,是别人动了苏隐,慤哪怕一根手指头,一根头发。

      可苏隐这样高傲的人,颜面同性命是一样重要的。

      瓦 保不住苏隐的脸面,便是护不住鞛苏隐的周全。轘

      冷月瞥一眼楚临云血流不止的手掌,说,“劳九公子让路。犆”

      楚临云抿唇往马车上看去,可惜帘子作隔,根本看不见苏隐。

       “苏姑娘……我答应了要带你进花锦城……”䋂

      “道不同,不相为谋。”

      땨苏隐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许是隔着一层帘子,显輴得有些缥缈不定。

      连着之前的那一分亲近都没有了。鍿

      楚临云微微垂首,敛了크眸中情绪,抬步往边上走了两步,将道路让了出来。

      马车没有多一刻的停留,径直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