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芬芳

      陈季平感觉臀骨很疼,又被電薛仙子按了一下不该ꕿ按的地方,所以这半天稉都煍没起来。

      ጃ绿袍人突然落在他附近是他ﴇ没想到的砐,根本财来不及跑,至于拿出烧火棍跟对方打一场,以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太可能。

      因此,面对凶狠的劈刺,他能用的手段就是人皇印。

      뙻 金龙出击,一声金铁交鸣的碰撞묁,那把青光闪闪的长剑被荡开了,绿袍人感觉手臂发麻,却是不惊反喜,他手上的青蛟斩仙剑乃是一件上品的法宝,竟然能被挡下来,那么对手的法宝肯定更高级,能得到这样一件宝物,他也算不虚此行。

      刚要再冲上,蓦然一道符光闪至,他急忙闪避,却不想那符光虽然没有打到他,刺骨的冰寒却已临身。

      冰封符!

      有魔光护体,他并没有真的被冰封,但是手脚被奇寒之气侵蚀,变쑡得不太听使唤。

      就在他身䱶形迟滞的瞬间,又一道符光化为了霹雳从天而降。 ⅴ

      落雷符箢!

      头顶的骷髅头挡݂下了这一击귣,但是也受损落地。

      有森然之意临身,他知道又有飞剑到了,赶紧来了个扑击前刺。

      他的想法很好,既能躲过来自背后的飞剑,又能将那个还没起身的少年给刺死。

      然而,不知何时那少年手上多了一根烧火棍,这烧火棍骤然变长,他一剑没能刺到少年,却被歪七扭八的榫棍子戳在了胸前諾,顿时↻感觉骨头被弇戳断了一根。

      㖤 与此脾同时,一口飞剑从他的后肩刺入,差点洞穿他的肩蜍胛骨。

      阴沟里翻船꜆呐!

      他能看出少年的修为不高,没岸想到栽就栽在这小子手里。

      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ꐹ,他立即施展天魔解体大法的保命手段,化为Ꚍ无数光影向远处遁逃而去!

      薛蝉飘身落下,“陈…陈道齒友,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嘛?”Ɯ

      脼薛蝉想想刚才不经意触碰到的ꤌ玩意,顿时脸上羞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列 陈季平露出一付失身后的痛苦表情,“我臀骨可能摔裂了,你能不能帮帮忙!”

      薛蝉赶紧搀扶他˅,想想綼以前的乡下孩童,如今已然长成翩翩少年了,而且又救了自己一次,貌似这人情欠大了。

       从兜囊中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丹丸,“此为续骨丹,你服下此药数日后应该能恢复如初!”

      陈季平也不客气,吃下药,拄着烧火棍勉强站立。

      崔珏和王远ﳱ知也过来问候,王远知竟是认识薛蝉,倒省了他从中介绍。

      斗战还믈在进行,众人都抬头观战,那位混元祖师利用一件﯏超强的防御法宝护身,暂时未露败相,不过他的其它鶹帮手陆铠续伤的伤,逃的逃,最后只剩下那个头陀钞。

      头陀的处境并不好,面对三名高手的围攻,也已没有多少反击之力,不过此人遁速极快,又擅长近身作战,要禄拿下他却也不容易。

      “大家一起上!”薛蝉招ࠞ呼一声,ꃉ又御剑加入战局。

      那名头陀大骂一声“以多欺玄少”,也冲出重围跑路了。

      众人也许是对那ষ位ꬠ长眉真人蕊有信心,并没繚有去围攻那位太乙混元祖师脁。 ᇉ 떍 又过了盏茶的工夫,长眉又祭出一把青色飞剑,与紫色飞剑配合之下,场上战局立变,混元祖师的防御终于无法承受。

      结果已经注定,再战下去只是自烳讨苦吃,他选择了遁走,不过在身影消失前放话百年后还会再来。

      众人要去追击,被长眉阻止,“此人不算作恶多端,溛且放他去吧!숕” ⶺ

      콛陈季平间接参与了一场修士大豕战,主人家没事,他这个当客人却受了伤,着实郁闷的很。

      不が过,正因为受了伤,却受到了更高规格的待遇,不仅是被抬着进入洞天的,还有一个峨嵋五代弟子伺候,这名弟子叫作齐灵云。

      进入洞天后,陈棎季平对洞天福地这个词有了非襏常直观的认识,这里看不到日月星辰,但是却没有丝毫压抑感。

      鳞次栉比的建筑依山而建,古朴而大气,山间有流水潺潺,有彩霞ᢴ飘飞쾪,有仙鹤轻舞,有百兽态啼鸣,当然,还有仙子般的女修御剑飞行。

      仙灵之气更是非常浓郁,就是不用丹药,᧫只要不是资质差到逆天,几年时间应该也能ꯟ筑基。

      他ꮆ对仙灵之气需᪱求不大,那些宾客却是时间抓的很紧,连ⱦ上茅房都不忘吐纳。

      鴫 就在他的伤势好的差不多时,广㒆成法会召开。

      所谓广成法会,即是以上古金仙大苀能广成子命名的法会,由此也可以推断,这峨嵋派乃是传承了广成子的道统。

      法会一共쀷持续三日,第一日,由峨嵋派的某位长老开坛讲法;

      第二日,与来宾进行交流,这种交流包括切磋技艺和资源交换;

      쉊 第三日,观⻉摩凝碧涯天书道卷。

      其中最后一项最为吸引人,不然那位太乙混元祖师也不会不请自瞩来。

      陈季平有点不明䙃白,这峨嵋派怎会如此大方,王远知说出了其中的情由,“峨嵋自诩华夏正道第一仙门,开法会可以涨声┰望;

      而凝碧涯的天书道卷,每百年才会浮现一次,据说上边显示的文字大异ꍾ于我等꫖所知的文字,同挥一段文字,参悟者却能看出不同的法术和神通;

      峨嵋毕竟人数有限,且悟性高者也不过几人,所以才쯻会邀请同道前来,观摩者有所领悟,需将滛相应的领悟反馈给峨嵋!”

      “原来如此멇!”陈季平和崔珏顿时了導然,说白了峨嵋派此举不过是借大家之力来参悟天书道卷,顺便刷一刷声望。

      法会第一天,讲法的是一位名叫长风真人的老者,牙齿都掉光了,说话露风,听其讲眲法十分费劲。

      不过这老头讲異的内容噻却是相当吸引人:法与剑,即如何ꮡ将道法酅与剑术结合,举例讲了幻术与剑影幻化,火焰与剑죝术附带火焰伤害等等非常实用的内容。

      半日讲法,半日探讨,大家都觉受益匪浅,就连陈季平这样的酵新手,都有所鼋收获,决梉定有空试试烧火棍附带火焰伤害的效果。

      第二天交流,上午比武切磋。

      作为剑修为主的门ᣍ派,鱉都比ꔨ较好斗,峨슫嵋派的四代Ṫ、五代弟子分蔔别向青城、昆仑等门派ⴋ的年轻弟子挑战,打的倒㬜是挺热闹,可惜陈某人对这种无谓的打斗并没有兴趣徰。

      而对下午的资源䝤交闟流却是喜闻乐见,他希望能换到所需的资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