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tsp

      我说:“这什么‘吃一品빞’呀,大费周章的来这就为了品一个丸子,而且啥味道都没有尝出来,菜就没了。”

      石蛋感觉正懵,嘴里嘀咕着:“说好的美味呢?”

      它甚至爬上桌子面,在上面寻找着,这里敲敲,那里瞧瞧,看看这桌子面是㻙不是有暗门。

      陈道风笑着说:“别找啦,这味道自然会给你们的,别急。”

      我倒是纳闷,这味道还得慢慢给,算是头一次体验,难不成要回味。

      也不由得我细想,因为我的思维太过于局限,根本就打不开味道的匣子,而此刻这里好像准备换一种方式来诠释味道。

      只见我眼前一晃,陈道风已然不是开始的陈道风了,而是穿着一件土黄大褂,镶有青边,胸口一圈都是青色。石蛋也变了样,突然之间就人高马大,但是却衣衫褴褛。

      陈道风说:“石蛋你瞧钟明的衣服,哈哈!”

      我这才知道,我也有变化,辣红辣红的一套服饰,不过却镶着奇怪的绿边。我马上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吃丸子,而是吃出来的情景剧。

      既然是情景剧,那么自然场景也会变,突然之间桌凳椅房也就消失了,我们被困在了一个黑屋子里边,但我们并不知道这里将给我们带来什么。而基本所有人的第一想法都是想出去,出去也不难,门就在每个人的身后。

      陈道风说:“或许这就是一个黑屋逃亡?只要我们能够出去就行。”

      我看也有些相似,不由得感觉这也太无聊了,好简单呀。这门就在各自的身后,转身钻入就是啦。

      我正想着呢,陈道风就已经转身,不料这门就像黏在身上一般,㤦根本就甩不开,当你转向门时,门也自动地往后转。

      “又是套路。”我狠狠的骂道。

      石蛋见陈道风背过来了,一个猛冲就往他的门里面钻,但是事与愿违,石蛋不仅没有穿过门框,却把门给弄坏了。陈道风抓起一根框木就砸向石蛋,嘴里并뚩说:“你自己不是有门吗,怎么来毁我的门。”

      此时的石蛋真的是一表人才,说起话来也鏧是有条有理,说:“这不是看你够不着门吗?所以帮你试试,没想到你这门质量也太差誵了。”

      而陈道风这一砸,却没有砸中任何东西,而自己的框木又折了一截。

      我在一旁还没有进入状态,却已经乐得直不起腰。陈道风也不知道耍什么癫气,见我笑竟然用他手中仅有的半截框木砸向我,我自然的一躲,但却忘了背后的门,而我的门都还没有派上用场就已经损坏,框木四飞,都不知道哪一截配哪一截了。

      “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对陈道风说。

      陈道风却好像找到了一点点安慰,说:“狠什么,我本不想砸你的门,是你自己用他挡,所以才坏掉的。”

      石蛋一见,只有自己这扇门了,不知是福是祸,但是与他们不同总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就用力的甩,想把门甩掉,没想到根本就与他是一体的。

      于是石蛋问陈道风:“想必你是知道游戏规则的,不然你不会这么放肆,这么大胆。”

      陈道风说:“这里哪有什么游戏规则,说白了就是自我认为,你感觉该如何就如何,说白一点,这里就是充分展示自我的一个地方。要说有游戏规则,那么ಷ只有一个,想方设法出去。”

      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明白了,门是有,但是出去的逻辑还得自己创造。

      陈道风继续说:“这次出现的是门,下次就不一定是门了,所以没有规则。”

      “这玩个锤子呀!”石蛋说,“没有规则,不玩了。”

      话一说完,我与陈道风就已经盯上他那扇门了,想必这仅有的一扇门,总得出现一点点玄机吧。不料两人一冲过去,还没到石蛋跟前,就遭到石蛋的猛烈攻击,石蛋一伸手,两道强有力的冲击波就砸向了我与陈道风的胸口。

      我见势不妙,就说:“石蛋你也太认真了吧,这就是一扇门而已,要是其它的东西,你还不往死里揍。”

      说归说,但是这两道冲击波还是不能小觑,我先翻了个跟斗,然后双掌一撑,给睒这冲击波来了黐个硬碰硬。

      陈道风就更加凶悍,一见石蛋动㝹真格的,那他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他先是接住了这道冲击波,而后又是一掌反击。

      石蛋早就预料到陈道风的不厚道,定有此招。现在的石蛋已经不是真正的石蛋了,而档是幻化出整个人形的石蛋,所以出招也不在像以前那样,小家子气,那时出招甚至还有人见不着它的招式。此刻他双掌立起,往胸口一平推,像是在采集气力,而后一个跃身,腾空而起。

      캩“这是要对掌呀。”我惊呼。

      说真的两人对战,怕的就是对掌,他比的不是招式,而是内力,而且只要一对掌就定然要分出个胜负来,否则两人输出的内力就没有地方去。

      但是这一对掌,双掌接触之际,并没有很安静,而是给四周造成了强大的震荡。毋庸置疑,石蛋身后的门也被震坏。

      “看你们弄得好事,这唯一的门也被你们给弄坏了。”我喊道。

      但是他两比的正欢,在双掌相接之处,早就能够看见一道被激发出来的烈焰,恰说明双方焦灼着呢。

      “反正这门也出不去,坏了又如何。”陈道风说。

      此话并非全无道理,只是这吃个丸子,弄着这么一大阵势,这味道可就未免太足了。

      石蛋一提气,又增沊加了几分气力,而后说:“我们都还没仔细斟酌出去的逻辑,就把可以斟酌的逻辑给毁了。”

      说归说,但是对掌丝毫马虎不得,陈道风也提ႊ了提气力。

      “要我说,你们就此收手,好好聊聊,自相残杀不是我们想要的滋味。”我说。

      “你说的轻巧,你看看怎么收手,我一收手,必然就会遭到石蛋的气力注入,那我自然不愿意。”陈道风说。

      石蛋附和道:“陈道风说的是,我们收不了手,要不你来。”

      这石蛋挑衅我,其实我也知道这对掌的厉害,最终总会有人吃亏,除非双方旗鼓相当,但问题就很清楚了,只要有一人愿意吃亏,那么问题就柔韧而解了。

      我一走近,没想到这石蛋给我一个绊脚,我就往他们双掌上扑。原以为仅此而已,没想到竟然是石蛋有意为之,他一松手,就在这短暂的时刻,他竟然续上了力,我迫于他两左右单掌夹击,只能以掌抗击。

      ┾ 哗啦!一声巨响,如山体븧滑落一般,我接住了他两的夹击。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个大坑,这石蛋都设计好了让我跳。

      若不是㶼我坚信他两只是为了好玩,我一定恨死他两了。但是此时也是棘手,我一提点气力,他两也提一点气力,虽然这气力已经非常大了,但是我还是有信心战胜他两,只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使劲强压过去,他两必然会受到重挫。

      石蛋开始笑了,说:“这叫一根绳上的蚂蚱!哈哈!”

      陈道风甚是欢笑,说:“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哈哈哈!”

      亏他们还笑颋的出来,我白了他们一眼,说:“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道风见我要提气力之时,马上唬道:“你这是要抛弃我们呀!这样你算什么一根绳上的蚂蚱呀。”

      “我不把你们击败,难不成你让我把你们的气力都吸收?”我对他两说。

      他两连忙点头,而陈道风却说得更加现实了,说:“你若击败我两,那可就真出不去了。”

      这话是真是假,我无从考究,但是确实挺吓人的,在这个时刻,那只能另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

      既然如έ此,那我只䔔能做一次好人了,我手一松,借着他们掌力再次相汇的那一刻,我振开了他两,如此一来两股力量就全部往我身됳上灌注。

      起初这两股力量在我体内一汇聚,竟然还在相互打斗起来,让我非常难受,而后我挫其锐,顺其势,这才让他两的力量在我体内你追我赶而不至于伤害我。我再一使劲,一推一收,就让双方停战了,最后在稍作调息,变收纳为压制,这才完全消化这强大的掌力。

      我说:“你两下了死手呀,出招这么狠,若不是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哈哈!要的就是这种廏效果,打不了就来个伤残吧!”石蛋不屑一顾的说。

      “你们就不能好好的商量?”我说,“不分青红皂白,先干一仗再说?”

      陈道风说:“哈哈!没办法,他损坏了我的门,那自然要有所表示。”

      “哎呀!不跟你们瞎扯了,我想说,这丸子ん吃得就不值,啥味都没有品出,还落得个自相残杀。”我埋怨起来了。

      “哈哈!这个中滋味尽在其中。”陈道风说,“这是情景体验,这才叫真正的味道,过后你们定然回味无穷。”

      石蛋却盘坐了起来,他说:“管他那꘧么多,这门坏了该怎么出去呢?”

      “不用过于担心,这就是一个游戏而已,若是自己真的出不了,老板自然会让我们出去的。”陈道风欣然的说,“只是这都出不去紭,未免有些失败,就没有真正品尝到这菜的味道。”

      我说他两为何这么自信,敢大打出手,原来早就把这当成一场游戏,只有我这么认真。

      ㌼石蛋说:“不过我是特别想知道这菜品的味道。”

      我走到石蛋的后面,捡起刚刚散落的一根门木,看了看,说:“这实在太普通不过的门木了,我当是什么宝贝呢。”

      想到刚刚陈道风说的“这是一场游戏”,我自然的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们每个人所经历的都是一场让自己有所感有所获的戏,自己是演员,自己也是观众。

      “人生滋味,菜色滋味!”石蛋突然长叹一口气,没想到他幻化成人的模样还挺好看的,从上到下都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气质,修为之高让人肃然起敬。

      “石蛋,你说出了这家餐厅的真谛呀!”陈道风说,“说实在的,饱肚之餐容易,饱味之餐就难啦!”

      我心想:“这里的人追求都这么高了吗?食物不是为了饱肚,͙而是为뀎了饱味。”

      “请问天下,谁能饱味,人生百味,又有谁愿意吃苦?”石蛋说,其实正是苦味正是他所尝的丸子。

      “哈哈哈!石蛋,此话差异,众生皆不想吃苦,可是皆在吃苦呀!”陈道风说的真是比唱的好听,无不道出人生个中滋味。

      我插炱了进来说:“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不然这丸子可就太可惜了。”

      陈道风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门框木,说:“这木材果然很普通,老板太抠啦!”

      哈哈,真是每人有每人的角度呀,我看到的是木材的功能与其他木材没有差异,陈道风看到㯌的是老板太抠。我摇摇头,这就是人生一种织滋味,你永远不知道另一个人心里的想法。或许你说心理学家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但我认为那是夸大其词,因为心理学家如此厉害的话,那么他自己一定会쁀非常痛苦,因为他自己的心理能否承受每时ࡻ每刻的超大信息量?而把心理学家当成心理疏导师却是非常恰当,让人解除心结。

      石蛋闭上眼睛说:“奇迹往往诞生与普通。”

      ᎝这话ᗨ我爱听,于是马上拉起了石蛋,并对他说:“对!对!对!化腐朽为神奇!”

      石蛋刚刚打坐调息是有作用的,这一起身,一见到这块烂木,就说:“这门烂了,我们就在造一个门吧,木是死的人是活的呀!”

      我欣喜若狂,石蛋就是石蛋,即铁石心肠,又并非见死不救,而且还聪明过人。

      我一提手,在一盘手,这些四散的木块就被我聚集起来了,纷纷落到石蛋跟前。

       我说:“石蛋你说得对,那我们现在就来造门吧!”

      陈道风在一旁看着,见大家有了些眉目,就也加入◲进来了,这造门说实在的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这木材都在,而且够数。陈道风挑选了几根长长的,整整齐齐的木材做了銨个框框,还笑着说:“这门粢呀,也就四个边框,把它框起了就是一个门。”

      “哈哈哈!也是,你瞧这门,不是四四方方的,但是却还有几分韵味。”石蛋看着门框说。

      原来陈道风把几根长木组装起来了,但是长短不一,就是一个不规则的四边形,而在需要连接的地方,陈道风则是借助自己的法力进行封接,只是几分钟的事情,这道组合门就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了。

      石蛋说:“我看这门有点悬,太简陋了。”

      “哈哈!简陋꬛是有些简陋,不过好歹也是一个门呀!”陈道风说。

      “那你先试试吧!”石蛋对陈道风说。

      陈道风可欣然同意,说:“我造的,我还不敢试吗?”

      说完陈道风就往门框里钻,还真是神奇,刚开始好好的门,石蛋没有钻入,而这稀奇古怪,破破烂烂的门,却让陈道风进入后马上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

      我惊呼道:“嘿!这可就奇怪了,是整蛊吗?”

      石蛋也表示惊讶,于是说:“我们也赶紧跟上吧,说不定这味道就在门的另一面。”

      只见石蛋进入了门框,我随后进入。哇!还真让我大吃一惊,陈道风还真在这里,旁边立着石蛋,但㑄是我们并没有出来,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这里面乌漆墨黑,不过空中倒是有几行字。

      我没来得及读上面的字,就问道:“我们这是算到哪儿了?”

      洙陈道风说:“别急,你看看这上面的几行字。”

      我走近一看,读了出来,说:“人生一锅汤,你给他添味,他给你添汤,越熬越有味,越品越回裾味!”

      “真是通俗易懂呀!”石蛋说。

      我笑着说:“见过通俗的,没뜌见过这么通俗的,一口气读下来就可以背诵了。哈哈!”

      说完我就往这几行字上一拍,我猜这一定是店主施展的法屏,我自然而然的想到,这里无非就是一些障眼法,或者一些法术屏障,只要破了他的法,自然就出去了。

      这一掌下去,还真如我愿,这些字渐渐散去,法罩自然消散,而后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哦!原来到这里用餐是这么一回事呀Ჵ!”石蛋说,而此时的它也恢复了原样,也不知为何他进入那里后会幻化成人形。

      陈道风说:“这时你在回味一下那䯐丸子的味道,是不是味道十足了,哈哈哈!”

      我一想,果真如此,只见口腔中一股浅浅淡淡的酸味悄然升起,不仅如此还会钻入鼻腔,甚至还拉扯这眼皮子,让你即淡淡的酸,又够酸。而这也不算完,๑因为随即让粛我感受到的就不只是酸味了,而是掺杂这辣味与苦味,这就是他两所品尝的味道。我想他们两也与我一样,先是品出了自己所尝丸子的味道,而后就三种味道一起聚鵏集,相互影响,相互变幻。

      石蛋不由自主的感叹了一句“哇!原来你两在给我添味,在给我添汤呀!”

      “哈哈!真是越熬越有味,越品越回味!”陈道风也自言自语的说。

      我自然也乐在其中,这三道味“酸”“辣”“苦”竟能变化这,首先他们是相互对抗着,而后又相互融合,相互提味。就像我们在黑屋子中想出来之时,先是各自为政,相互对抗,自私自利,而后大家又齐心协力,用破损的门木再次组建一道门,才得以굾出来。这味道就在无尽的诠释着“人生滋味,菜色滋味!”

      我想起家乡时就经常由于一道菜而想起一个人,一件事,一种情。

      “酸甜苦辣,悲澟欢离合!”我自言自语道,“真是一个好店呀!好店!好一个‘吃一爽’。”

      “哈哈哈!”陈道风笑道,“我说了,你们一定没有品尝过这种菜,来这里要的就是滋味。”

      “真有味道!”石蛋被这奇特的滋味刺激着全身퀨不仅仅是味蕾,显然已经非常满足了。

      它继续说:“下一站吧!”

      “哈哈!好好好!下一站,不管是人生的下一站还是脚步的下一站。”陈道风被这味道的洗礼后,整个人都仙仙地话里有话,听着就伭让人舒服。

      我们离开了这家餐厅,它叫“吃一品”,也被我们叫成“吃一爽”。

      “不行我们还是得找到云不仙他们。”我对他两说。

      石蛋人小鬼大说:“不找也罢,我们几人自在的很。”

      我马驨上驳斥道:“你就不想果无名?”

      銡 话语中,陈道风虽然明白云不仙、果无名是我的伙伴,但是开始早㴨就说过,主动去找他们那是明着找即危险又被动,还不如坐等,于是便问:“你们难不成知道云不仙与果无名这些同伙在哪儿?”

      “说同伙多难听呀,就是我们的伙伴,陈道风你这是在挖苦我们吗?”我对陈道风说。

      “嘿嘿!别这么说,若说我来对付你们,那都是被逼无奈。当时剑雨是说了你们有䊒几个人,但是我并没有关心,因为他只要我对付你。”陈道风解释道,“不过一个你都这么难对付,再加上这些伙伴,恐怕剑雨也没有什么胜算呀!”

      我连忙说:“正因为如此,剑雨才想出了一个办法,准备各个击破呀!”

      陈道风微微的点了点头,刃说实在的若说去找他们,陈道风一直都不看好。

      石蛋随声附和说:“看来这次剑雨时偷鸡不成蚀把米呀。”

      我们都一笑置之,但是我心里还是想尽快找到这几个家伙。

      我们走着走着,突然就遇见一个人,此人我认识,就是会驭气,有超强的飞行术,还会瞬移术的梁真,也叫遗谷。这可是老大身边的红人,但是现在大家再说老大,已经是仅存的一点尊敬罢了。

      梁真上来就问道:“陈道风,你为何整天闲萲逛,正是就不干。”

      “我正在干正事呀!”陈道风回答道。

      我一听正事,心里就犯困,心想:他们哪来的正事,要说以前有,那也是没日没夜的修炼,提升修为罢了,而现在不为非作歹就算是天大的正事了。

      梁真可没有好声好气,直接说:“你若在如此漫无目的的闲逛,我可就回去告诉剑雨了。”

      梁真直呼剑雨的名字,看来心里早已死心塌地的认剑雨这个主子了。

      陈道风哀求道:“梁真,你有所不知呀,虽说我这正事只差最后一步,但是……”

      说道这里,陈道风突然像刹住车一般,却凑近了梁真,与他讲起了耳语。我算是心胸足够开阔的,否则还真以豿为这陈道风耍阴招。但是石蛋给了我一点点信息,它也凑在我的耳旁说:“请放心陈道风,毕竟他体内没有了毒素,可以正常思考了。”

      料想这陈道风心里也是有分寸的,若是翻起脸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

      等陈道风与梁真耳语已毕,梁真说道:“真有你的,你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看来我也得仔细的思考思考我的下一步计划。”

      “额쨟!言外之意你现在的计划已经实施完毕了?”陈道风追问道。

      “哈哈!不蛮你说,这计划实在是出乎意料的小儿科。”梁真非常得意,说完后也采用了同样的方式与陈道风耳语。

      只见陈道风连连点头,看来信息量非常足,而我两就像个局外人一般,不知道他两到底搞什么鬼,于是我咳了咳。

      但是等待我的并非好言相待,而是梁真的一句怒怼,说:“咳什么咳,老实点。岗”

      看来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他两继续耳语,足足一分多钟才停止,然后相互拍了拍肩膀,欢笑着分离,陈道风目送了梁真。

      等梁真离去后,陈道风叹了口气说:“哎!总算给支走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有背叛我们。”我连忙说道。

      陈道风回道:“哪里的话,我好不容易摆脱这恶魔,谁想再次陷入。”

      “那也不一定……”我刚说出口,连忙止住了不敢继续往下说,因为我想到了摆擂的那位擂主,他可是位大好人呀,可是就有人不愿意让他解毒,甘愿做叛徒,你说上哪儿说理去?

      “什么不一定?蹑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呀!”陈道风认真的说,“刚刚……哎!这梁真呀,就是见我整天带你们瞎逛,没有前去复命,这才来敲打我的讻,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石蛋问道:“你是怎么应付的。”

      “对待这种人我自有办法,既然他如此上心,那我就反其道行之,做个小人。我说我若是现在就把你送过去,岂不是໏让剑雨觉得这任务太简单了,不仅讨不了똼好,还有可能继续给我派差,我这老骨头可就折腾不起,为了自保,实属不易呀!”陈道风说道。

      原来他与梁真耳语就是说这些,不管怎么说陈ᆑ道风还是有原则的。

      “还有呢?”石蛋继续问,“你们不可能只说这么点吧!”

      “嗯……那是自然”陈道风继续说,“这还让我从梁真那道엻出了一个秘密,实话跟你们说吧,你们的伙伴就在他那,原来这各个击破的任务交由了几人,梁真就是其中一人,딍但是事情赶巧,他一人偶遇了全部,出乎他的意料,竟然全部给他拿下了,正愁怎么去复命呢,碰巧遇见了我,才打听复命的事情。他是扙认定了的,对剑雨算是衷心了,鯡自然不会让我抢了风头,那我不急着把你们送往剑雨,他自然也是如此。”

      “等等……飳你说云不仙他们在梁真那儿?”我急忙问。

      “千真万确,若不是他亲口说的,我也不相信这剑雨这么看得起你,派了这么多高手来与你各个击破,也不知他到底怕你啥!”陈道风说。

      “哎呀!别管啦,支走他就行了,谁谁谁都是些大不了的事。”石蛋说得倒是轻巧。

      我可不这么想,心想这下总不是瞎子摸象了,我直接去找梁真,打过去救出他们不就完了吗?

      于是我问道:“梁真住哪?”

      就这么简单一问,他两好像就猜透我的想法了,陈道风说:“梁真,你想干嘛,可别乱来,虽然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但是人在梁真手里,怎么救都是被动,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掉入陷阱。”

      我定然要救出他们的,如果他们都救不出来,还说什么救冷姑娘。

      我正以一个精神支柱作为行为的支配,而却招到石蛋冷语毒打,石蛋说:“我看没有必要,不仅波不用去救云不仙他们,更别去惹剑雨왦,不是说你没有实力,而是冷姑娘根本就不爱你了,你别自作多情了。”

      我被说的身体颤抖,脑袋有些空白,即使强大的内劲、掌力相袭也不至于让我如此受伤∲,但是更伤的还在后头。

      陈道风说:“石蛋说得对,其实爱情就是一句话,你獣若坚守了就是爱情,若是没有坚守那就是怨情。”

      我心如刀割,就被他们这么简单的两句话,把我的心理支柱都给摧毁了,我右手捂着胸口,身子左右摇摆着,像是喝醉了酒。

      而陈道风补充道:“这仙尊也不过如此吧,让你如此强大,但是却承受不了几句扎心窝子的话。”

      “人都是有弱点的。”石蛋说。

      “哈哈哈!你说的太对了,我也是如此。石蛋还是你好,铁石心肠。”陈道风说道。

      我定了定身子,生气的说道:“你们两也太无聊了吧,这事也能开玩笑。不管怎么说,我就认这个死里,我真人就是直肠子,不会碗来弯去。既然我已经知道他们在哪儿,那我就得去救他们。”

      这话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却非常有力,他们竟然没有再说什么,只对我竖大拇指。

      而且就在被他们这短短的嘲笑期间,我竟然有些悟通了,要面对的终究要面对,既然在结果上我不会有妥协的余地,那么过程与方式就没必要再过在乎。

      我对他两说:“打铁得趁热,我现在就去。”

      陈道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真的这么硬气?”

      我说:“这不是硬不硬气……懒得跟你们说,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愿不愿意跟我走,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自己去了。”

      石蛋马上说:“我去,我们넀几䶯位真没有看错你,危难当头,你真能挺身而出。”

      “你们都这么坚定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孬种。”陈道风像是找到了盟友一般。

      这短短的美好时光,终于走上了尽头,或许真是如此“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人不能不为自己,但팝是人不能只为自己。

      “见你们与我这么齐쓧心,我就透露一点秘密给你们吧。”我对他两说,“我之所以与石蛋敢打那个赌,是因为那位擂主会解毒,整个打擂过程就是解毒过程。我料想不会没有人不愿意解毒的,所以信心满满的与石蛋打赌。”

      “你的意思,你现在体内已经没有毒性了?”石蛋问。 悳

      “那是自然,不然我怎么会这么自信。”我回答道。

      陈道风本想说,只见他手一指,然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我真脑子还真不好使,我到底想说什么来着。”

      看他使劲想的模样,我们也不便打扰。

      于是我对石蛋说:“我们走吧,让他边走边想。”

      “且慢!这要找梁真,还真得叫我,我虽然法力不如你,但是我会道法之道,这哪到哪也就一瞬间的事情。”陈道风阻拦道。ᖙ

      我一听陈道风这么够意思,自然满心欢喜,就等他发功了。

      陈道风说完偝,就不再想自己错失的问题了,转眼几个手势,嘴ป里念动着口诀,没过多久,竟然我们眼前一晃,像是整个环境一闪,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大宅子的不远处。

      陈道风说:“到了,这宅子就是梁真的住处。”

      “哟,这就是道法之道呀,这与果无名的时空门还迅速些呀!”石蛋像是见着新奇事物了。

      这道法之道我并不感兴趣,但是见到这么大的一个宅子,我倒是好奇,我问道:“元老们不是都住在落遗界的落遗城吗?”

      陈道风回答道:“被剑雨一搅和后,愿意住出来的都住出来了,我都不知道落遗城还有没有人,说实在的,这落遗城也确实太简陋了。”

      我心想,莫非偌大个落遗城只有老大一人在那,这树倒猢狲散,也太现实了吧。

      于是我骂道:“你们就没有一人愿意待在老大身边?”

      “想是想,不过这老大实在太古板了,总是守着那些老东西不放,现在又不是没有换新的能力,却总是那修炼之人总应该有些守护来说事。”陈道风说,“说真的,老大自己不换也就罢了,还不允许其他人换,说真的,这个老大也不好相处。”

      “世上哪有好处的老大?”石蛋随口一说。但是就这么一说却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住了,原来他在学陈道风刚刚使道法之道的招式。

      陈道风一看,说:“嘿哟!你这小不点可以呀,我就使一次,你竟然能够把招式都给背下来,是个奇才奇才。”

      我笑着说:“这算什么,我与我的伙伴们都把他比作石猴子呢。”

      “这可不简单,道法之道ﵰ使出来了,在我们这里顳算是可以随心所欲了,至少空间就不在是隔阂了。”陈道风说。

      “我也就耍耍,别耽误正事了。”石蛋赶紧收了自ᜇ己的招式,知道自己只懂其表不懂其里。

      “对,钟婞明,这就是梁真的宅子,你看我们该怎么殟进入。”陈道风问。

      我毫不犹豫地说:“既然他可以这么正大光明,那么我也不能藏着掖着,就是直接正面叫板,打得他求饶,这总是个万能的办法。”

      “这办法是不错,只是你就不担心他们对云不仙一伙‘咔擦’。”陈道风说。

      “咔擦”两字干净利索的感觉,却让人毛骨悚然,是正人君子是不会做出这种窝囊事的,就像老大那样,其实在老大眼里,什么宅子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因为以他的法力,造个房子,那还不就是一个动心立念。记得在初次款待我之时,拿的茶叶,就是他直接冲出落遗界,采摘的“青情茶”,凭借法力能够到达那种地步燽,可真是少见。

      而更值得敬佩的是,老大知道根基的厉害,竟然不用根基的力量去实现提升,而是单纯的靠自己的修炼,难怪在他治理期间,落遗界这么井井有条,并让侠风镇成为真正的无为而治之镇。

      虽然我对这无为而治不做褒贬,但是在侠风镇的日子,从来没有感觉不适过。就拿如今来说,大家被剑雨的毒害算是够深地了,可是大家还是忍气吞声ⅳ,即使有反抗,像擂主那号人矂,也是自发地,悄然地,不仅没有破坏次序,而且在这股善流中,得到了许多默默的支持。

      我说:“‘咔擦’说的就有些过了,我若是信不过落遗界,那我就说明修炼或者说修为就是一种错误,不能解决人性的问题。”

      这看似是一次冒险,但是实则是一次信任。信任就一定有包容,包容就一定能够容得下沙子。

      石蛋跳出口袋,站在我肩膀上踱着步子说:“我支持你。”

      说走就走,我正想踏步到门口去,陈道风却突然拦住,说:“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能全部去,钟明你一人去叫板,我们躲在这观战。一来我两确实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让你有所顾忌,拖你后腿;二来有条退路总比没有好。”

      冱 我看了看他两,虽然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我见这四周真要藏一个人还是挺难的,但是陈道风既然都这么说了,也就依了他。我相信陈道风,因为没得选择。

      最后石蛋还饭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你真有信心打败他们吗?”

      我犹豫了一下,窓不知道怎么回答,却被陈道风抢道说:“你不能问这么泄气的话,应该这么问尽管去挥洒吧,我们为你加油!”

      我微微一笑,这里环境真好,四面环山,左高右低。好家伙这么大一个宅子,不知道藏了多少的秘密。探秘就从我开始吧,希望是被我打的落花流水,而不是我ꏻ被打得落花流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