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华

      錐扬州自古繁华,也是自古多难。

      这里曾是三国时期魏吴交战的战场뿤,杀씭得此地断绝人烟。

      南北朝,宋文帝惹了莾北魏太武帝,被太武帝逼着和亲,结ꊷ果很有骨气的宋文帝拒绝了,然后扬州又被杀了个廖无人烟。

      第三次隔了十年,竟陵王刘诞在广陵起兵造反,然后孝武帝刘骏又把扬州五尺以上的男人给屠了,女人沦为军队的军妓。

      第四次是终于走入了唐朝,节度使杨行密为了夺取扬州,把扬ꙥ州围✣了半年之久,扬州⃘军民死伤“十之六七”,光围城就给饿둛死了骑大半。

      第五次周世宗打南浀唐,南唐士卒屡战屡败,这场战争扬州又是一片焦土。

      第六次便是南宋词人辛弃疾《永遇乐》里上演的“烽火扬州路”,金兵烧杀,致扬州所剩之人寥寥无几。

      第七次更惨,元朝大军围困䝺扬州,又把扬州百姓饿了个眼红,城内见谁饿死了就分而食肉,士兵则是“烹子而食”,被元ࡇ军攻破城池㈖后几无活人,到处是饿死者的尸骨,侥幸活下来的也就一口气了!

      第八次我就词≅穷了,只能说惨绝人寰,是朱元璋夺江山的时候,手下廖大亨围困扬州혞,不同于双忠宋将李庭芝和姜才的约束无能,使扬州成为一个食人地狱,元朝守将张明鉴本身就是个有食人癖的怪人,在廖大亨围城后不久,弹尽粮绝的张明鉴明着下令将百姓充当军粮,结果廖大亨破城之时⒝满城满打씻满算就剩下18杗户人䵨家,其余都被吃光了。

      这第九次也就是扬州十日了,明守将史可法,那是真的战死沙场,明军仍然坚持巷战,惹得后金再一次血洗扬州,整个扬州光尸骨就收㭏敛䗇了80万,场面可谓惨不忍睹。

      每次劫难我们这一脉都面临着莫大的压덽力,当然,中华大地劫难不断,像长平古뷣战场之类的凶地也洊实在不少,所以,我们这一脉道门功法虽然有着得天独厚的成道优势,但是成道者也是凤毛麟角,没办法大道给饭吃,但也要对大道尽责不是?

      矇 其余的大小鬼域暂且不谈,例如长平古战场这类到现在都是搁置为主,因为没찔有能力解决,而且谁也不敢触碰其禁忌,也就不那么紧嚢迫㉓。

      扬州城的倒影鬼域是必须要解决了,一则扬州是个繁华大位城,一旦出了问题就是Ʋ很多人遭殃,而来扬州龙脉被断无法再有龙홑气镇住阄冤魂,更无法以地㛴气维持鬼域的结界,单凭那修道的阴神,爬有道的忠魂已经是杯水车⎵薪。

      偕 冤魂庞大,ಓ并非一些僧道办一场水陆道场就能超度完的,而且那类道场也得七月十五中元节才适合开,而螺丝结顶的鬼域能坚持多久真的不好说。

      “这鬼域入冥界得借助周天星斗之力,由贫道暂时以大封印术封住鬼域,由龙气金钱辅助镇压貈,然后茅山ᮎ先云道长带领徒弟布先天八卦阵,打开幽冥界门,再由普林、弘盛、照真三位大和尚持佛祖金身像,在前开텵路,等闲冥界鬼王妖孽之流是不敢靠近的,到得枉死城,自有阴间鬼差来羁押亡魂,我等算是功德圆满。”老头子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ಆ “这当中仍有细节问题需要交代,四水道长符箓最是拿手,须布置凝聚星力的大阵,仙成与荣虚两位道长则要负责抵御来自清廷的埋伏。”老头子继续吩咐道。

      踚 “清廷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打这鬼域的៑主意,但料⚓来也会做出布置,目标就是我等,所以,这次道场仍有许多未知凶险,我等能否成功,就看两位道长能否顶住清廷走狗삻的反ش扑了。”老头子郑重的向仙成、荣虚两位道长交ﲥ代道。

      횒 “一元道兄所说甚是,清廷必然借此机会埋伏一手,且我等都是秘密前来,不能暴露身份,连这真武庙都不能有一丝一毫参与其中的迹象,所以具体怎样施行,不知道一元道兄可有安排?”荣虚闻听计划指出了此次事件的另一关键。

      積 ꦸ 毕竟除了一元道人一脉浪迹天涯,踪迹缥缈,其余人等都是有道场的人,如果㯟露出一点与一元道长一脉有瓜葛的痕迹,估计明天猖狂的清廷走狗就敢找上门来抓人。

      䂎然而,修行界若是袖手旁观这等铸成ⰿ劫难的呃大事发生,那么正道修行就不存在了,大家都转修魔吧!毕竟看웓着妖魔祸害人间这等事扺情是心魔最好的养料,将来成道之机就完全毁了,终究会跌落凡尘重回六道。

      当然,修魔这等ᤕ事儿绝对是十死无生,虽一时风光,也难免魂飞魄散的下场,也就是ꓺ没有下辈子了。

      虽然,也ᛙ有不少鵃依仗自己名ꛗ教气运的门派对世樎俗界漠不关心,不ⲁ闻不问,但是,这等一叶障目₻的修行皏者,也ᛆ基本上是气运用尽的节奏了,纵然有祖辈功德护佑,ﳃ有开天灵宝镇压,然而,修行界与凡俗间都是世间,不闻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ꋨ之理?

      许多悲剧往往皆是发生在不可能发生之时,到䆑时候他们会体验天道给安排的靠艽山山ƭ倒、靠水水流的套偱餐,老祖宗不管用了,啥灵宝都不灵了。 뮻

      所以,无论是对天道的敬畏,还是对良心的安抚,正道之人都会来帮忙,就算是不对付的门派也不会给制造困难。

      唯有修奶魔者或者一些未窥大道者才会迷失在对力量的追求里,而不择手段。 㫉

      瘱 故而,如无意外,两人带领弟子人等膸五个人短时间内足以应对。

      吩 老头子从来不掫拖拉,什么诵经49天之类的方㤏法,从来不屑一顾,这次移向冥界的鬼域,只是借星力封印鬼域后赶紧就往阴间送,星空开鬼门送鬼域的一瞬间最为关键,外界最多会觉得,夜空突然䨿清朗,满天星星都清新明뱩亮一下,然后满天星星又突然暗那么一下而已。

      㝾最关键的是这次行动졆的隐秘性,只要前期不暴露行动,星力下落멈时没人追查出星力落点,和先天八卦阵的地딕点基本上就是妥帖了,毕竟三个和尚走冥界一遭到了枉死城交了差,还得原路返回,因为带着龙气金䳕钱与佛祖金身,这两样东西除非阳神大成之辈,否则一切阴ჰ神都近不了身,只能肉身入幽冥。

      老头子借星力将鬼域封住以后也要身赴幽冥,因为歭龙气金钱为引,鬼域也附身龙气金钱移动,到了枉死城后,还要靠他揭开封印。 怴

      由于我功力还差的远,这趟身赴幽冥的旅程是不紨能参加的,所以也被安排在外面提䴽防偷袭。

      众人闻听,感觉风险会有,但是目前安排也应该够妥帖了,所以,各自散去,钲而之前所扰乱的天机也在一瞬间૮恢复,堂中空无一人。

      这等扰睛乱天뗽机的本事是修行必备橥,毕竟﬇一入修行界命运自然就不能被人知晓了,而我明天的差事恰巧就是专门遮蔽天机ቘ,不被人推算出布阵地点,更要隐藏星力落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