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英文名

      “.....。”众人纷纷七嘴八舌的阐述自己的理想,聊得热火朝天。

      鱸 “大人,你的理想是什么?”宋涛问道。

      “是啊,是啊,大人的理想是什么?”众人七嘴八舌问道。

      “我的理想?”张牧不想突然问到自己身上⯦,陷入陈云之中,内心深处不觉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开始怀念过去喝着肥宅快乐水,与一众好友商量如何阴掉敌人部队,然后一举摧毁㕆敌方大本营,那是何等的快意,只㍔是如今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就听他情不自禁的喃喃说道:“怕是回不去了,只盼︯自己能在这郏乱世谋得一块净土,仅此而已!”

      “净土?何为净土?”潘良问道。

      “净土?”张牧思索道:“我想应该是耕者有其田,人人有书念,病患有医者,商贾有其道,是为쒖净土!”

      “若真能捌如此,就好了!”吴鹏笑道。

      “是啊!这该死的朝廷!”郑森怨恨道,此时此刻他想起了㳵他故去的亲人。

      “既然朝廷昏聩,我等也不能白在这世上走一遭。”张긛牧见大家情绪有些低落立即说道:“俗话说得好,雁过留声鑨、人过留名,我等既然有缘相聚于此,那就要谋一番事业,方不愧于这男儿身夠!”

      “大人说得好!”郑森道:“我以后若是䬴死了⾎,一定要给我的后人留下些什么,总不能还同我一样吃不上켬,喝不上!”

      “恰逢乱世,我等正好搏个出身!”潘良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头。

      “不错!” 㶱

      很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聊了起来,渐渐的又变成低声细语。

      “呼~~!”

      “噜~~!”

      没一会鼾声四起。

      “杀~...。”

      夜色渐深,经过一天训练的士兵很快就进入梦乡,有个别士兵还在梦中喃喃自语。

      张牧不知怎么回事,自己明明很是疲惫却就是无法睡着,他知道这是人大脑皮层极度活跃的表现,他很紧张,感觉压力很大,他曾许诺过跟着自己有饭吃,战士们不知道军粮还够几日之用,但这几个核心将领都샬知道,即便是大营,也不过旬日之间,战争一触即发,留给张牧的时间不多了䍍。

      “全体集合!”

      헽又是崭新的一天,跟昨天一样,早晨是日常跑操,因为昨天张牧见识过了古代人的体能还是非ᱬ常不错的,日常食用粗纤维粮食,使得人体肌肉쫭,不论是力量、耐力、速度,都⿊要比细粮锻造的现代人强出不止一个层次,所以今天k早上的五公里◣改为“全副武装”,쏐其实就是多了一根一丈长的竹枪而已,别的他们也没有。

      “五磱公里呀,我爱你呀,一天不跑,想死你呀!”

      “一!”“二!”“三~!”

      “四!”

      “一!二!三~!四!”

      说来也奇怪,早上起来浑身上下腰酸퉻背痛,可跑了一会全身肌肉、韧带再次拉开之后,酸痛感反而降低许多,张牧内心不断的在揣摩这其中的道理朘,要知道MG大兵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块,肌肉都是高高隆起的,而RM解放军的肌肉线条与MG大兵的正好相龏反,这两种肌肉在实战当中事实已经证明,高高隆起的肌肉爆发力ώ好,需鐵要高热量食物也相对大,RM解放军的则不然,我们踁的士兵论作战的耐力、持久혲力则非常高,可能与部队的练兵有直接关系,战争一旦打响,我军就会越鋤战越勇,而他们则是越战越疲,高下立判。

      “刺!”ꮆ

      Ꮞ“杀!”

      “刺!”

      “杀~!”

      料 “....。”

      时间在高强度的训练中飞逝,转眼就到了第三天的下午ᴕ十分䴦。

      㒰 맛 “全体都有,点评!”张牧再次站在队伍前喊道:“经过三天紧张的,累积不少于三万次的刺杀训练,大家对于刺杀的动作要领已经基本掌握。”

      份“接下来的训练科目为,主攻手与辅助手之间的战术配合动作演练。”张牧介绍道:“郑森、宋涛、潘良、吴鹏出列!”

      “郑森一组,宋涛、潘良、吴鹏三人一组。”张牧喊道:“两组进行攻防演练,注意!潘良主攻,宋涛攻上路,吴鹏攻下路,开始!”

      挞 “诺!”四人同时答道。

      “杀!”

      随着张牧口令的下达,两组人ꊇ就开始对垒,战斗直接进入白热化阶段,郑森的身手ꊢ不错,平时一个打两三个绝对不在话下稶,即便这样的身手在对面三人,上中下三路同时进攻的情况下,郑森只撑过了一个回合,第二个回合就被捅翻在地。

      “如何?”张牧问道。

      “再来!”郑森从没想过自己居然被这三个小子⽑两下就给捅倒。

      “有点意思。”宋涛嘿嘿笑道,三人对望一眼更加有信心。

      “准备好了吗?”张牧喊道。

      “来吧!”郑森大喝一声。

      “杀!”经过两次磨合,这次三人心中更加有数,只见宋涛从左向右一个斜撩,郑森立刻架枪格挡,不料吴鹏慢慢悠悠,似缓实快的一枪突进郑ⵇ森胯下,郑森心中大急,快速下档,就在他回援下路之时,宋涛的长枪立刻改为从右至左的下劈攻势,郑森瞬间被击횵中,吴鹏位于其胯下的长枪快速左右拨动,立刻将其下盘击溃,郑森跪᡹倒在地,就在此时潘良的中路眨眼即至。

      “嘭!”的一声击在位于郑森胸前的木板上,只见木板表面迅速裂开。 ር 䰋

      “我去~!”在旁边观摩的战士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那矁块木板足有两指厚,被潘良瞬间击裂,可见这一枪的威力之大,要知道这一枪的力道他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这就是熟能生巧的人枪合一。

      “没事吧?”三人微微愣神之后快速来霈到郑森面前将他扶起。

      꽎“怎么样?”张牧关切地问道:“威力大吧?”

      “呼ꁱ!呼!”郑森深吸了两口气,才把气息倒匀,却是说蘼不出话来,只是不住的点头。

      “鶬弟兄们,看来这个战术确实可行,接下来你们带上护具,互相攻防演练,记䯛住不许进攻头、裆。”张牧下达了接下来的训练科目,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两天之内必有战事,所以不能在保持之前那么高强度헛的训练,战士们的肌肉需要恢复,只有这样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才能发挥出最强战力。

      “诺!”

      “杀!”

      “噼里啪啦!”“乒乒乓乓!”

      “哎呦!”“杀!”

      “啊!”

      “挺激烈啊!”秦庆生悄悄来到张牧的身边说道:“这么练能行吗?”

      “不上战场,箃谁也不知道啊。”张牧也有些担心,不过毕竟这种战术是有例可循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练,能不能达到人家的效果。ಈ

      騜 “嗯?有消息了!”秦庆生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风尘仆仆赶回来外出⍕打探消息的人。

      “快!”张牧知道,战事来了招呼一声就往帅帐赶。

      “怎么样?”于大伟关心的问道。

      “往东南两百里,有,有个陈家庄。”那探子说道:“日前他们庄子出来一个车队,应该,是,是运粮的。”

      凈 “多컕少车?多少人护卫?”卢峰收到消息也赶了过来。

      “哈,呼!”探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喝口水,慢慢说。”秦庆生欶递了一碗水说道。

      “大车五十辆左右,官兵护卫一百余人,庄上的壮丁两百多,算上车夫什么的,有四百余人吧。”探子喝完水后顺畅了许多。

      “砘知道他们往哪去吗?”于大伟问道。

      솃 “我们研究过,看样子像是去雁城!”探子说道:“雁城距离庄子要三百余里,依照他们的脚力要走五天。”

      “雁城在调集粮草?”张牧问道:“那边可有战事?”

      “属下不知。”探子回道:̒“我们伒并未往哪边打探消息。”

      “辛苦了兄弟!”于大伟拍了拍探子的肩膀说道:“你先下␭去休息!”

      “谢渠帅!”

      “你有什么想法?”䁮于大伟看着张牧䞁说道。

      “这应该是官军的牕征粮队。”张牧说道:“现在世道不好,这庄子跟雁城关系匪浅。”

      “大哥。”张牧说道:“我建议咱们把探子放࠱到雁城一带,四下侦查一番,若是౎有这一带的山川地形图就好了。”

      “阿生!”于大伟说道험:“你待会告诉探子转告马登山,让他႟派㤐人前往雁城一带查⠷探消息。”

      “是!”秦庆生说道。

      “大哥,按照探子所报,咱们现在就要动身了。”卢峰叫道:“咱们从这赶过去,最少也需要两天的时间。”

      “有把握쟅吗?訾”于大伟问道。

      “咱们现在有七ྖ百五十三人!”卢峰说道:“留下一百人守家?其他人全去打他们四百人,应该有胜算。”

       “你俩怎么看?”于大伟皱眉道。

      “必须打!”秦庆生皱眉说晝道:“咱们的粮食不多了,咱们走后,这里的家属最多可以维持四天,而且只能是一日一餐。”

      褁“那就这么办吧。”于大伟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连夜出发!”

      “那探子正ꞌ好给咱们带淑路!”张牧补充道。

      “对!”

      义军驻地亥这几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座座茅草屋拔地而起,营地外围也陷马坑、拒马等物也都布置完毕,营寨门口还有一队队的义军在巡逻,虽然武器、装备寒颤了一些,但基本的样子是有了。簀

      “走!都跟上!”秦庆生高声喊道,他们吃完饭就集合部队开拔了,毕竟时间不等人。

      “你们这是去哪里?첑”门口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问道。

      “没粮了,出去找粮⎈食。”卢峰提起这事就来气,不然也不用这个点往外跑,因为天马上就要黑了,看这个样子,今晚不是露营,就是连夜赶路了。

       这段时间一直有义军部뽏队进进出出,毕竟营地刚建立,规矩什么的,还没来得及制定,组织还是比较松散的。

      “咕咕~!咕咕~!”

      夜深了,队伍停了下来,战士们训练一天,又走到半夜,喝了点水,就都纷纷睡去。

      “噼啪噼啪ᅨ!”于大伟、张牧等人此时并未休息,而是围坐在篝火旁商量事情。

      “大哥,这个速度有点慢啊。”秦庆生说道。

      张牧对于徒步行进没什么概念,毕竟在现代两三百公里的路程也就是开车四个小时而已。

      ↇ “这已经是这些士兵的极限뀃了。”于大伟有些无맚奈的说道:“凬你有什么好主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