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花美凉出道前

      紡“能撤回来么,快点向我这里靠拢!”收到雪风遭到攻击的齐开第一时间下达了撤退命令,同时转头看向萨拉ዿ托加☲:“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么?”

      焑 “没,我...㥅...”萨拉托加支吾了一下:“我的侦察机并没有侦测到信息,她们...她们是묃直接从海底出现的。”

      “海底?”齐开闻言主皱起眉头,强忍着晕船的不适接过阿尔及利亚的工作,握紧船舵:“你去东边接应雪风,圣胡安,能听见么,你也去。”

      “是。”两名舰娘躬身领命。

      “提尔比茨,你去给雪风炮击支援。”齐开说着,调转船舵就朝雪风的方向挺瓪近:“萨拉,我要情报。”

      쏧 娛“是。”萨ॡ拉托加点头,随后释放出大量舰载ퟮ机。읯

      齐开虚弱的扶着船舵,隐隐约约鱪可以看见海的尽头,有水柱升起。 띍

      Ɋ现如今这已经完븸全不能称之为ỵ“恶作剧”了。

      结合之前的行动来看,这是很明显的诱敌行为。

      通过一艘潜艇的一枚鱼삌雷,诱导齐开派出自己仅有倉的潜艇出去反潜,然后再从水下对落单的驱逐舰发动突袭窀。

      ߩ 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进攻行为。

       而且还是明知对方也是黑海情况下的进攻行为。

      “你们之前和百慕大有什么过节么?”齐开看着远处逐渐拉近的战场,咬咬牙问向萨拉托加。

      “据我所知飚,并没有。”萨拉托加摇摇头:“我们应该除了猎户座,没有人和ﱲ百慕大有过任何联系。即使是猎户座,估计也只是通过终端和百慕大有过交流。”

      “那对方为什么会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开始騭攻击?”齐开用自己的手掌,用力的捶打自己的太阳穴试蘉图缓解自己晕船的症状쪣:“发现对ꔐ方的人员配置了么?”

      “发现了。”萨拉托加点点头:“驱逐稛舰z23,轻巡洋舰奥马哈,大淀,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欧根亲王还有.갪.....”

      “还有什么?”注意到萨拉托加的声音忽然停顿了一下,齐开쟯立刻追问道。

      “还有......”萨拉托加捂着嘴:“战列舰,俾斯麦。”

      齐开一愣,下意识看向站在海面上,一直拱卫在齐开身边的提尔比茨。

      提尔比茨仿佛也感应到了齐开的想法一般,眼神有些慌张的回头ࢆ看了一眼齐开。

      ꊉ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襙提尔比茨都从来没有ꍒ见到过自己的这位姐姐,如今第一次见面,械竟然是在战场上,而且还是以敌对的姿态。犵

      提尔比茨此刻的心情,真的可ҟ以用五味杂陈来形容。

      战列舰,俾斯麦。

      盘踞在百慕大,人类新晋的两个噩梦之一。㯯

      她获封噩梦之名并不长,原本人类只知道她就在百慕大,一直统8领着ϭ百慕大的黑海在大西洋北쀿部海域活动,是人类最难处理的黑海之一。

      ࡛ 而真正让凰她的名字走进千家万户,成为人类新时代的梦魇之一,还是要说回距今已经过去頱三年的那场百慕大之战。

      站在船舵前,齐开的身子微微晃了晃。

      5公里的距离并不算远,尤其还是在雪风急速向回靠㳤拢的情况下,并没怂有过多长时间齐开就回收了雪风。一同和齐开本部汇合的,还有一直散开在周围的四艘亚特兰大级。 ᲀ

      “没事吧?”重新登上船,齐开温柔的检查了一⋊下雪风。

      和齐开预料中不同癉,雪风넂的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严重的伤势覮,相反身上甚至只有一些炮쓱弹在近处爆炸后留下的焦痕。

      “没事的,提督。”雪风摇了摇头,有些不满的嘟嘟嘴,回头看向逐渐朝橮小帆船靠拢的那支黑海舰队:“她们偷袭!卑鄙!”

      齐开笑笑揉了揉雪峰的头,帮她抹了抹脸上的污痕,然后走出了船舱。

      一眼望去,齐开很自然而然的就看到了为首的俾斯麦。 뻅

      ᐦ 不是齐开认识俾斯麦,而是俾斯麦实在太容易辨认了。

      在一众展现了舰装的舰娘之中,俾斯麦孤高的立在中间,一袭华丽的黑色军人礼服,与提尔⍻比茨身上的묙系出同款。

      宽大的披风遮住俾斯麦的双臂,厚重的垂在脚边。海上凌冽的海风à竟只能将其微㞰微吹得晃动一下,根本不能像其他的披风一样吹起来。앨

      与提尔比茨头上几乎相同⮕的军帽一丝不苟的戴在头上,厚重的帽檐下,一双清澈凌冽的眸子也在像齐开一㝬样审视着对面的人。

      与提尔比茨相比돏,俾斯麦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气质更加庄严肃穆的提尔比茨。但是两个人真正的区别,却只有俾斯麦那一头柔顺笔䃤直的金发。

      提尔䩢比茨的头꺽发是雪的颜色,安静而顺从,配合她一身高贵华美的礼服څ,给人一种从内而外的冷艳感,就﬷仿佛ሗ一朵冰封的白玫瑰,茎叶上的每一根尖刺都凝固着冰晶。

      而俾斯麦的金发则就和她身上这华츞美的礼服相得益彰,仿佛无处不在一⣊般向周边所有的人释放着自己的气场和尊贵扰。

      这是一朵ﳳ真正意义上玫瑰。

      猩红而又美丽。尶

      只是这些都还不是最让齐开感兴趣的。最让齐开感到好奇的其实还是俾斯麦的脸。

      不是因为俾斯麦长得多么惊世骇俗,或者倾国倾城,而是是单纯的熟悉。

      不,用熟悉这个词有些不够合适。

      因为那张݄脸,几乎就可以说是提尔比茨的脸。

      除颜了眼角多了一颗细小的泪痣之外,괢俾斯ٛ麦长得和提尔比茨一模一样。

      “人类,离开这饑里。”注意到了齐开的目光,俾斯帢麦眼神微微动了动,声音仿佛是从王座般传下来一样。

      “₸离开?”齐开强撑着站直喥身体。他并不想在俾斯麦面前示弱,也不想在提尔比茨面前对俾斯麦示弱:“你⑮知道我是谁么?”

      “你是谁并不重要。”尙俾斯麦垂下眼眸杷微微摇了摇头,目光中仍然是那种上位者俯矯视臣民的慵懒:“渵重要的是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再警告一遍,离开这剤里。”

      齐开笑了笑,忽然翻身跳下船舷,定定的站在波涛ⳣ翻涌的海面之上,脸上带着丝丝笑意地看着俾斯麦:“现在,你还认为我是人类么?”

      俾튷斯麦微微皱起眉,这次她目光中的那种神色微微颤抖了一下,才缓缓开口说道:“猎户座说你和其他人不同,就是因为这个卻?”

      齐开扜并没有回答俾斯麦的话语,相反则是收起脸上的笑容,正了正自己头上黑色的军帽,㧋表情严肃的说道:“黑海提督,䔧齐开,现在正式命令你ᯪ,俾斯㢨麦。”

      说着,齐开放下手,头微微上扬,用一种俯视的嵟阳光看着俾斯麦说道:“向我献上你的忠诚,俾斯麦。就像全世界其他ࡤ黑海一样,加坤入到我的麾下。”

      俾斯麦沉默的看着齐开,眼神中的一丝色彩也缓慢褪去。

      빗 取而代之的,是一份高耸如山巅般的凌冽。

       “我拒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