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蜜方大结局

      第五十回手足相残

      第二天一早,木芳晴和林若彤依计行事,果然驾着马车,停到了╨贺文正宅子前。林若彤借口周围有异动,把车夫和随从支开,云清晖趁机从马车出来,扮作书童的上官鹏英和慕容祥也进了马车。上官天衡和쨼云清兮在门口悄悄观望着,心里都有一种不舍,但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

      马车渐渐і前麄行,离开了视线。云清晖拉着櫌云清兮,问她的身体如何,云清兮自然和平常一样䧾,只说无事。贺文正在잲街上走着,注意着各路人马的动向。

      上官天衡伏在墙上쇔,探查外面的情况,思量着马车快要出城了,便要下墙来,突见城内的玊江湖草莽쫥飞檐走壁,快速向城外奔去⍅,又见四门的人也成群结队,心里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来。

      琯贺文正突ᳱ然推门进来,道:“大事不妙,马车被拦在了城门口。”上官天衡一听,道:“我过去看看。”云清兮也急忙道:“我跟漃你一起去。”上官天刖衡道:퀻“不行,万一你……”云清兮道:“我不出手便是,如果有人受伤,我还能帮忙。”这时,一个仆人从门外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公子……您让我在城门口看着,我……我看见四门的人来了,还有敬鬼教……敬鬼蔅教的人也到了。”

      上官天衡一听,心中更是不安,向云清兮道:“咱们同去吧。”虵二人携手,施展轻功,一路向城门口去。贺文正和云清晖只会些强身的Õ拳脚功夫,无法运用轻功,便在后面一路跑着。

      马车出城,原本也顺当。只是秦素清见女儿离开后,心生疑惑,便到女儿房间察看。那花瓶连着的暗室原桤来是她特意找工匠修建,用来┻危急之际,帮女儿藏身ꔑ的。她既然心中有疑,就彻彻底底在女儿房里看了看,进暗室以后,发现有人吃住过的祍痕迹。当即猜测女儿在这里藏匿了上官天衡他们,心퍚里很是愤怒。于是,立即召集门人,去追赶马车。江湖群雄见朱雀门有这么大的动静,也都心领神会,立马跟了上去,秦素清料想此事瞒不住人,便向众人放出消息道,上官鹏英和百里恒抓了她女儿,并要利用她女儿逃出岳州城,有谁能救回她辶女儿的,朱雀门必当重谢。

      马车被拦下后,上官鹏英心中并不惊慌,只ﻞ是在考虑着,如何让慕容祥逃走。可是慕容祥坚持要个母亲共进退。这时,敬鬼教的教主夫人上官鹏玉和副教主千无䗱期率人也赶到了。

      上官天衡⍷和云清兮到了城门口,四门和敬鬼教正对峙着,谁也没有出手,上官鹏英和慕容祥站在双方中间苙的马车旁边,木芳晴和林若彤也跟着他们在一起。上官天衡和云清兮跃过众人头걕顶,到了上官鹏英身뽉边。

      上官鹏英向上官天衡道:“衡儿ﯮ,若我今日有任何不测,以后你多照看着你表哥ᖈ。”上官天衡道:“姑姑,别说这话,小姑姑今日也来了,她和黑面阎罗一定是有备而来的。”慕容祥也道:“母亲,你不要做什么傻事,咱们母子无论如何要在一起。”

      ජ这时,上官鹏玉开口道:“今日,我敬鬼教大举来犯,并不为什么杀人放火,只是要救我家姐姐和侄子罢了。诸位,让条路吧!”

      上官鹏程一心想得到江湖群雄的支持,做天义盟盟主,可是上官鹏英和上官天衡的事情对他实在不利,今日若不表明自己的立场,怕是日后更难得人心,当即站出来,道:“我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门,还有江湖各路英雄,与你敬鬼教势不两立,这些叛徒,我们今日是一定不会放过鞧的。”

      上官鹏玉一听,哈哈大笑,她早已知道这位哥哥利欲ꔭ熏꧚心,忘了手足之情,不过想借这次机会笼络人心,道:“上官门主,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别着急呀!既然要你们让路,我自然要给你们让路的酬劳。”说着,쇎向后面招招手。

      嘬敬鬼教的教众立时推出几十个带着롊枷锁的人来,四门的人马上一阵喧哗,不少人上前哭喊道:“阿姐、师兄、弟弟……”原来黑面阎罗为了顺利救回上官鹏英,竟让十殿阎罗带헳着十八坛和各地的暗Б哨、探子、监察寮一起,到四门去抓了不少人来,这些人大都和门主是至亲,或者在门内居于重要位置。

      上官鹏英看了看这些人,道:“是不是还少了一位?”“夫人眼亮,确实少了一位。탈”丁向诚道。他是敬鬼教四大护法最末一位,常年在外地招募教众,暗地发展敬鬼教的力量,这次到四门抓人的事情主要由他出谋尧划策。

      丁向诚向后面示意一下,又有一位妇人被推了出来。上官天阳一见,登时冲出人群,喊道:“母亲ֻ,母亲……”上官鹏程也是心中一紧。这妇人正是上官鹏程的夫人魏氏。

      上官天阳忍不住破口骂道:“你퉊这魔教妖女,快放了我母亲。”上官鹏玉也不理他,向众人道:“诸位,你们觉得这酬劳如何呀?我只要区区几个人,便给你们셱几十个人,这很划得来。”

      众人听了她的话,心里都ꋂ恨得咬牙切齿,但鉴于她手上有几十条人命,这几十个人又都是门主的亲人,是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 上官鹏玉又道:稼“敬鬼촫教和復诸位之间的神魔之约,可是在重阳之日,何必急在这一时呢?上官门主、冷门主、薛쓊门主、秦门主,你们说,是不是呀?”

      上官鹏程等人谁也不接她的话,凑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办。秦素清道:“我现在不想管疧什么上官家的事情,我只要詂我女儿平安归来。”她明知上캄官天衡他们不会伤害木芳晴,可为了掩盖女儿和徒䞐弟私放上官鹏英的事情,她只能先这样讲。薛五贝行和冷向ﲺ善也都有亲人在敬鬼教处,也不廦敢选在此时爸动武,那就只能选择罢手了。

      冷向善道:“上官大哥,四门和天下英雄一向以青龙门为尊,这罢手的事情还是你来说吧。”上官鹏程心中虽然不乐意,但眼前也没别的法子,只能向上官鹏玉道:“千夫人,如你所言,神魔之约是在重阳日,实在没有必要在今日就斗个你死我活。今日,我四门便先罢手,放了这些人过去,请你也遵守诺言,放我四门的人过来。他日再遇上,我上官鹏程必当与你敬鬼教拼个鱼死网破。”这最后一句话,实是说给江湖各路人听的,表明自己铲除魔教的志向,果然,群雄对他这句既能退兵又可保全面子的话很是满意。

      上官鹏英道:“甚好。既如此,咱们就一起放人吧!”

      上官天衡听到这句话,舒槟了一口气,向木芳晴和林若彤道:“木大小姐,林姑娘,你们去吧,今日恩情,百里恒铭感于心,日后一定报答!”木芳晴深情地看了他一眼,林若彤赶紧拉着她回到师父旁边去。

      上官天衡向云清兮道:“咱们᠊今日先过去,等明日再回来。”云清兮点点头。

      上官鹏英、上官天衡、云清兮、慕容祥慢慢地向敬鬼教处走去,那些被敬鬼教抓住的四门的人,也慢慢地向对面走去。닉

      上官鹏英走到一半时,突然停下,向誐上官天衡道:“衡儿,祥儿,你们先过去。”上官天衡心中一惊,道:“姑姑,为何……”慕容祥也是一样,话刚到嘴边,只听畔见上官鹏英厉声道:“过去!”上官天衡和慕容祥不知所以,但见上官鹏英面容冷峻,声音不容置疑,只能先听她的话,走了过去输。

      待到双方想要的人都安然回来,上官鹏英依然站在敬鬼教欻和四门的中间,众人都不知她要做什么。只见她转过身,向着上官鶣鹏程道:“上官门主,ꀾ我有一些话要同䌑你说,可否上前来?”她素来知道自己这位兄弟的秉性,无论是因为被逐出家门还是考虑到兄弟的名望,此时都不能再以亲人之名称呼了쏟。

      뻩上官鹏程听到这쯦话,心里犯难,按理说,长姐唤名,自己理当前往,可此刻江湖各路人马都在场,一旦走过去,难免ୢ又有说不清的事情发生,影响自己的声誉,考虑到天义盟在即,他决定不再过去,道:螺“慕容袽夫人,如今你已与青龙门和上官一族都没有任ㅲ何关系了,有任何话,就请直接言明吧。”

      对面的上官鹏玉一听,笑道:“上官门主,莫不是怕了?是不是怕武林第一侠女出手伤你呀?那我来做个担保吧,如果我家姐姐动你一分一毫,我当即自刎于天下英雄前。”这声音如雷贯耳,满是对上官鹏程的不屑。

      ᵜ四门的人一听她这话,也都觉得上官鹏程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敬鬼教之㵗内有人附和道:“威名赫赫的青龙门主没想到是个胆小鬼!”上筈官鹏嚒程脸上顿时一阵发热。

      江湖里有依附青龙门的人喊道:“上官门主,您过去吧,鴔我们大家伙儿都相信你的清白。”

      上官鹏程听到此话,才向上官鹏英走过去。上官鹏英见弟弟走近了,道:“你可知自己如何中的三星堡’一岁愁’之毒?”上官鹏程一听,心里大酇惊,那日他听了上官天衡和云清兮的话,回来找伍威雄和其他郎中问了,说法都一样,这才知道自己和儿子真的在十年前就已经中毒,赶忙服下了解药。可是,究竟是如何中毒,又是怎么挨过十年的,一䱋点儿也不知情。他本想再找上官天衡问个清楚,可是人还没找到,就又发生了今天的事情。如今,听见上官鹏英也知道此事,忙追问是怎么回事。

      上官鹏英把十年前的事情都讲了一遍,上官鹏程听得心댈惊胆战,一时难以接受自己冤枉儿子的真相,发狂地道:“都是假的,你猧在骗人,明明就是那逆子勾结魔教,暗害二娘和弟弟。”上官鹏英见他不信,向身后上官鹏玉喊道:“三妹,你到这里来!딚”

      上官鹏玉原本心里一直怨恨长姐,可听到这一声“三妹”之纲后,恍惚如回到了儿时,立刻从马上下来,走到了上官鹏英身边。

      四门和敬鬼教相隔较远,中间上官鹏英和上뙲官鹏程站在中间说话,놢双方谁也听不见在说什么,只看见上官鹏程脸色难看,一副狂躁的样子。可上官天衡聪明绝顶,猜到了大姑姑是在为自己解释十年来的委屈,心中很感激。可不知为何,此襍时却心中格外的不安宁。云清兮和他相遇相知,感受到他心里的起伏,握了他的手,道:“无事,不要担心。”上官天衡看了看她,点点头。旁边的慕容祥也是焦虑不安。

      ꉴ 上官鹏玉过来后,上官ቐ鹏英让她把十年前下毒的事情说一遍,上官刾鹏玉也不隐슼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说ꖯ完后,看着上官鹏程脸又哭又笑的癫狂样子,道:“这是你的报应,不过,今日咱们既然랻见了面,长姐也在场,这解药我给你就是了。”说着,从袖中摸出一个小药瓶来。上官鹏英道:“不必了,云家的侄女儿已经配制了解药。”她拉了上官鹏玉的手,向上官鹏程道:“我二人在此发誓,下毒之事与衡儿无关。我们这便走了,二弟,你自己保重吧!”说完눉,和上官鹏玉一道转身离开。

      上縯官鹏程呆立在原地,被这十年前的真相搅得头昏脑胀。突然,他想起了自己从麫小立下的铲除魔教的志向,又想起了天义盟主的位子,从腰间抽出长剑来,直刺向上官鹏玉。虽然他在天义大会上说擒拿上官鹏英可尊为天义盟主,可是若把这敬鬼教的教主夫人杀了,岂不更是大功一件?

      这一剑来得甚快,众人见上官鹏英和妹妹就要离开,觉得戏已落幕要打道回府,却不料上官鹏程会有这样的后招。更没料到的是,上官鹏英眼疾手快,看到长剑过来,推开妹妹,自己受了这正中要害的一剑,登时鲜血直往外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