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岛安娜百科

      上午九点,秦安安就接到了晏老师朋友的电话。

      这位朋友姓黄,专做高档食惶材进出口生意。

      黄老板的公司在京市,但在江城띩也有线下门店,电话里就说让秦觇安安到店里随便挑,或者他安排店员,直接把最好的货给她送到家里去。

      秦安安订了三盒年份最久、个头最大的海参,让黄老板安排人直接送到秦家大宅。不到一个小时,⍷就有门卫告知,外面有人来给她送东西。

      扫码付了钱,抱着礼品盒回屋拆开。

      秦安安深熳吸一口气,平复心神,散ꋪ开灵力裹住一根海参。这回,她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着一丝微弱的灵力。

      果然,就像晏老师所说,野生和养殖是有差别的。

      可惜她没有晏老师的联络方式,只好打开上课用的视频软件뻃,在教室里留言告诉他棭,谢谢褎他帮忙联系,ꎏ自己已经从他朋友那里买到了想ꄸ要的东西。

      三盒海参被秦安安收了起来。

      正值大年三十,她打算过两日再开始炼『药』,先陪家人一起,好好把这个年过了。

      今天不用应酬、不用工作,除了老爷子和秦安安外,一家人都起得比平时晚。

      最晚的一个是秦凯,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才打着哈欠下楼。 ᙄ

      秦曼和秦安安正在给腊月换过年穿的红『色』唐装。

      看着挺喜庆。

      秦凯习惯『性』地开玩笑,“这红彤彤灄的一穿,看着更像腊肉了。”

      秦安安和秦曼还没说什么,听懂了的腊月自己就先不干饑了。

      等秦凯走过来时,伸着一双猪蹄拦在秦凯쀬面前,故意挡他的路。

      “嘿,你这小短腿还能拦住我?”秦凯故意没往边上走,想要抬脚吓唬一下腊月鿡,让它自己把蹄子收回去。

      哪知腊月不但没收,还顺势站起身,用鼻子拱了一下他抬起的腿。

      ᐉ一个重心不稳,秦凯直接坐了个屁股蹲鼓。

      ဂ 眫 好在一楼自家人用的小客厅里,铺着厚厚一层훗地毯,摔这一下倒也不疼。

      摔跤没什么,主要是面子上过不䜒去,秦봠凯作势要打腊月屁股,秦曼赶紧将腊月护뱨在身后,瞪他一眼,“干嘛,℈大过年的不许动手啊。人家腊月凭自己聪㖒明劲儿让你摔的跤,你可别不服气。”

      “大姐,你럯就助纣为虐吧。笺”秦凯看向一旁坐着喝茶,正看戏似看着他们闹的秦立峰和蒋文珊,哀怨道:“爸,妈,你们也不管管嫄!”

      슫“管啥啊?”

      秦立峰瞥了一眼秦凯,又瞥了一眼从秦曼、秦安安姐妹俩背后探出脑袋的腊月,呵呵一笑,½指着墙边的落地钟说道:“腊月是挺聪明,不但聪明还勤快呢,一大早就下来陪我和你妈一起吃早饭了,再看看你,再多睡会儿都能直接赶上年夜饭开席了!”

      说完还奖励给了腊月一块切好的苹果。

      “害,合着我还不如猪啊!”秦凯搞怪似的做了个委屈要哭的表情。

      一屋子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倒是腊月悄悄从秦安安背后绕了出来,走到秦凯坐的沙发前,拿头蹭了蹭他的腿。

      秦凯心头不禁泛起一丝丝莫名的感动,暗下决心,以后少开玩笑、欺负腊月这只有良心的猪。

      鲭这种感动仅仅维持了三秒钟。

      察觉到爸妈、大姐、小妹奇怪的视线,秦凯低头一看,只见白『色』的居家裤上,沾⫫上了浅褐『色』的污渍。

      原来他自以为是安慰的动作,只是腊月在拿他的裤子擦嘴!

      怒气上涌,秦凯噌地站起身,朝腊月追了过去,“腊肉,别跑,看我怎么收拾你!”

      쉗 这时候,大宅里大部分佣人都已经放假回去过年了。

      此时明明是一年当中,家里人最少的时候,可偏偏没有半分冷清的感觉。

      一整个下午,家里的笑声就没断过。

      之前十八年,秦安安人在魂不在。

      秦凯自从出道以后,连续两年的年三十都是在电视台过的。秦曼则是早些年在国外读书时,缺席过几次。

      严格来讲,这还是秦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团圆饭。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被摆上桌,电视上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秦家人围坐在圆桌旁。

      每人面前的玻璃杯里,都倒着酒,秦安安和蒋文珊杯里的是低度数的果酒,秦딂立峰和秦曼秦凯姐弟俩的是白릡酒,老爷子面前则是他最钟爱的二锅头。

      秦立峰举起酒杯,“咱们自己家人过节,我就不说那些虚的了。今年这个年,是我过的最高兴的蔩一个年,我就在这,祝咱们家以后每一个年,都像今年一样。一家人都在一起쀡,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䄴”욺

      大家干了第一杯酒,接着纷纷祝秦藗老੤爷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 秦老爷子笑呵呵地接受퓬完祝福,又祝儿孙们事业有成,事事顺心。

      吃过年夜饭,老爷子十点多就回屋睡了。

      其余人守岁守到半夜,秦曼和秦凯带着秦安安扼去前院的空地上放烟花,放完烟花回来,卡着零点整,热腾腾的饺子也上桌了。

      蘛 秦立峰和蒋文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往三个孩子手里一人塞了一个。᧤

      “都拿着,没结툐婚就还算孩子呢。”红팉包都是薄薄一层,没放现金,放的都是红『色』卡面的银行卡。

      蒋文珊又单独拿出一个红包,塞进秦安安手里,큇“这是前面每一年,爸妈、还有其他亲戚朋友给你的红包,妈一直给你单独存着呢。”

      秦曼和秦凯也准ᾌ备了킹单独的压岁钱给秦安安。

      五只红包拿在手里重量很轻,却在心头沉甸甸的。

      重要的不是钱,而是家人爱她뻷的心意。

      初一清早,秦立峰一起床就派腊月,去把家里唯一渞的起床困难户秦凯喊了起来。

      天刚擦亮,一家子就分两辆车,前往江城郊外的宏济寺。

      来上香的人很多,信真住持的一位弟子亲㯉自招待了他们,烧过香后,就领着他们进了早就预定好的禅房惲。

      秦安安听这位弟子给他们讲了会儿佛经,就被小沙弥请了出去,说是信真住持请她过去一趟。

      去了才知,信真住持这不仅他一鱌个人在。

      还有不久前在别墅区有过一面之缘的骆队长,和另外一位眼生的中年女人。

      鱹 “秦小施主,好久不见。”信真住持朝秦安安点点头,之后就起身退了出去,将禅房让给秦安安和骆队长三人。

      “秦小姐,这位是我们部门主要负责非自然案件的副部长岑敏。”

      댑 骆鹏作为和秦安安打过交道的人,自觉肩负起介绍的职责,“岑部长,这位就是秦小姐。”

      初次见面,两人都觉得对方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秦安安没想到这位官职颇高的岑部长,看上去虽然䑵严肃,却没什么盛气凌人的感觉,气质反倒更像是教习真人,或者是这里的……教导主任。

      ᢸ 而岑部长,在来之前听骆鹏说ᵡ秦安安퍖实力씺比他强,还以为是秦安安身訐上有着她那神秘师父赠予的法器。亲眼见到后,却看出她实打实有着炼气期二层的修为。

      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修为,放眼他们整个部门,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岑部长将夸赞的话说出口。

      这下就轮蟂到秦安安吃惊了。

      什⨹么时候炼气期二层㤑的修为也算高了?

      这修술为要是在修真界,别说是拜入大宗门了,估计连个一般门派的外门弟子都混不上。

      “秦小姐太谦虚了,我已经算是部门里修炼速度较快的了,从十岁开始修炼,修炼了四十年,如今也才刚刚跨过炼气中期这道坎,有着炼气四层修埉为。”

      岑部长早在见阶到秦安安之前,就了解了她的基本情况,她极可能是在拜师后ᦢ才痊愈的,也就是说,她才拜师、开始修炼不久,这么短的时间就能修炼到炼气二层,未来很可能比部里的几位老部长修为更高。

      顜原来,这个世界的修真水平这么低吗?

      秦安安第一回ሸ直观意识到这种情况。

      惊讶过后,她问,“岑部长,那你们今天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秦小姐,国家近些年嫮发生的非自然龑案件不少,而部里的成员却十分有限。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请秦小姐引荐一下令师。”岑部长做了好几手准备,这只是第一份说辞。

      秦安安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国家,可她确实没法引荐师父给岑部长认识眓。

      毕竟,她的师父,就是她那接近结丹境界的神识。

      她的拒绝也在岑部长意料之中。

      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弟子培养到炼气期二层的隐士高人,必定有着极高的修为。很可能与部门里那几位全⧀心修炼,准备冲击筑基境界的䌻老部长一样,根本먉没时间、也没心力再『插』手俗务。

      不用秦安安解释,她就自己脑补完了原因,退而哃求其次,换了第二套说辞。

      “秦氏集团是国家的纳税大户,秦立峰先旵生是位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秦小姐也一定……”

      ⿎ 秦安安打断她的话,“您有什么事直说就可以,千万别给我戴高帽子。”

      岑部长干脆道:“我想邀请秦小姐加入我们部门。”

      “我还想继续读书,可能会参加高考,没有那么多时间出任务。”秦安安委婉歈拒绝。

      “不过,你们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行。”

      岑部长只用了十秒钟思考,就想出个新的提议磱,邀请秦安安当部门的顾问,只需偶尔配合部门行动,不用像骆鹏等人一样全天为部门工作,却一样可以享受到部门的一些福利和待遇。

      秦安安同意了。

      岑部长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就敲定了这件事。

      部里正在捉拿两名通缉犯,她还要赶回京市,简单交代骆鹏几句后,就匆匆离开。

      “秦小姐,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部门吧?”

      ﮞ骆鹏让秦安安拿出手机,“我们部门有自己开发的软件,可以用于内部联络,岑部长刚才已经给你申请了邀请码,你连一下宏济寺的wifi,我帮你下载下来。”

      住持禅房里的网速极快。

      一分钟后,秦安安就成功登陆了上去。

      这才知道,这个特殊部门的全称叫뫯作——国家非自然案件调查及特殊人员管理部门。

      名还挺长。

      “你点开这个地图,绿点就是我ᱳ们的部员,红点뮖就是非自然案件发生地。”骆鹏讲解道。

      秦安安看了一眼,最近的绿点距离他们只有四十米!

      岑部长都离开十分钟了,肯定不是她。黡

      可她根本没有感受到,附近除了她和骆鹏外,还有第三个身具灵力的人。

      “这个是信真主持。”

      骆鹏见秦安安脸上『露』出惊讶,解释说,“你别看他没有修为,算卦很在行的,曾经我们部门一位老部长闭关修炼,忘记留下闭关位置。时隔三十多年,老部ᵪ长的ኜ孙子想在临死前푻见爷爷一面,就是信真住持帮着算出来的位置。”

      “失敬失敬!”秦安安惊叹。

      偒“咱们部门的能人异士还是很多的,秦小姐是顾问,权限级别比普通部员要高,如果࿲遇到需要帮忙的事情,可以找附近的部员。”

      “我还真有件事,需要信真住持帮个小忙。愾”想到信真住持的本领텳,和他本人的身份,秦安安脑海中灵光一闪。

      蘭 就这样,用过中午的斋饭后,秦家人所在的禅㸰房里,意外迎来了宏济寺住持,信真大师。

      他为秦氏集团卜了一卦,卦象显示,小人作祟,易在健康方面有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