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网游竞技>

      “你!”赵尔的眼睛瞪的极其的大,愤怒的瞪着赵然,却又拿赵然一点办法没有,他打不过赵然,拳头使劲的握住,连指甲刺进手掌里,都祇感觉不到痛疼,眼眸深处藏着无奈和憋屈,半天后从嘴里吐出维护妻子的话:“你不能这么说她戌,她对我来说是个爱撒娇的女孩子,只是喜欢购物而已。”

      他舔了舔嘴唇,为自己辩解道:“我也没错,驻守英雄府邸给的不够多,满足不了我们的生活뺬,我只得收了扑克会的钱,给他们做暗棋,쀇这能怪我㒕吗?”

      他伸出一个手指指着程假质问道:“凭什么我们这些幕后团队的人忙前忙后,而他惋只用坐享其成,就能获得大把的钱。”

      他从地上爬起来,吼了一声:“凭什么,就因为我们是普通人䆦,我要感谢扑克会ᾮ。”

      他握紧了拳头,向“是他们给了我灵气,睁让我知道力量的重要性。”

      “凭你也让配和程假比,让我一条一条的来驳斥껅你。”赵然嗤笑一声,“程假坐拥的一切,都是他应得,你知道뻆这些年他藏在幕后为龙城默默做了多少事,估计都可以写成一篇几百万字的小说了。䡡”

      “你说说,和他相比,你又为龙城做了什么事情?”赵然停了一会,反问了一句。

      程假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夯,但是赵然能从他的情绪里读到被认同的激动感짋,而赵尔咬着嘴唇不说话,用沉默回答赵然的问题。

      赵然并没有深究为龙城᪹做了多少贡献这个ᙺ话题,回到爱情的话题:“再说你的妻子,她是㘢不是拜金女一点不꺄重要,重要的是她的丈夫,也就是你,有没有能力给她想要的生活,靠的是真正的本事,而不是歪门邪道。”

      他的嘴角䨫勾起嘲讽的弧度:“而你显然没有这个能力,也只能走歪门邪道这条路,你以为这样只会害了自己,你柳错了。”

      “你的邻居家人,还有碁龙城的民众会指着她道,看啊,那个人的丈夫是龙䲍城的叛徒,会戳脊梁骨的。”

      靷 “我。” ﶋ

      䈟赵尔的牙齿咬在嘴唇上,连出血都没有注意道。

      㑁赵然并没有再继续和赵尔对话,通过之前的对话,他已经得到自己ؿ想要的答案。

      之前嘲讽赵尔的妻子偷汉子,只是为了刺激赵尔,赵尔刚开始被恐惧和为了自身现在的处境而担忧占据,而赵然激怒他,从而引出隐藏在心底内的情绪。

      对妻子的维护,以及被赵然道破忽略ዳ掉的地方ⴿ,从而对妻子的愧疚,都让赵然确定了一件事,襴他是旿真的䮰爱自己的妻子。

       ꀐ但对他采取的手段不齿。

      “程假䱏,不要陷在感动里,醒醒。”从程假的情绪里,读䉄出他感动依旧,赵然笑着摇了摇头,伸出手摇醒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程假心思被道破,老脸一红。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赵然耸了耸肩,没有把玩笑继续堎下去的意思,程假ᚷ又不是扑克会的暗棋⍯,顺坡᥀下驴,接着道:“程假,我有件事情要求你。”

      “你先说什么事情峢,我看正经不正经。”程假狐疑的看了一眼赵然,他可是从殷桃哪儿得知赵然爱开玩笑,尤其是刚才虽然没有进入第二会场,但是也从会场里的暗棋眼中看到对赵然的恐惧,这⽢让他心中暗暗警惕。

      “我是不正经的人嘛。”赵然撇撇嘴,解释道:“因为有一些原因,暂时不方便让你知道,你只要知道我不想让扑Ꞡ克会的人知道王大师的存在,她对我还有用处。”

      为了剑种,窥屏的事不能让扑克会的人知晓,王大师还需隐姓埋名,但又不能一点信息都不吐露给程假,㑜赵然斟酌着道:“我塮想让扑克会的智囊团们知道一个结果,那就是暗棋被一网打尽是因为内部的泄密,甚灡至我们还要帮助守护神,洗清他身上的疑点。”

      “你说吧,我该怎么做,只要我能办到。”程假郑重的点了点头。

      “像我之前和他们说的话一样,我打算假装让他们偷偷溜掉几个人,带着是他们内部泄密这个情报,回归扑克会。”赵然看了一꼲眼赵尔,后者遗憾的叹了口气,“但现在改主意了,我有更好的办法。”

      程假和赵尔Ӹ期待的支棱起耳朵。

      叵 ጯ 赵然伸出一只手指着赵尔说道:“让他在媒体面前说自己是泄密者,没有比出自他们暗棋自己的口,更能让智囊团的人信服。”

      赵尔死命的摇着头,他ᙟ虽然加入扑克会的时间尚短,但也知道扑克会报复的可怕。

      “你也看到了,他并不听话。”程假耸촖了耸肩。

      “这个好办,他不是爱情至上嘛,为了妻子能够牺牲自己的自由。”赵然嘴角带着笑容,学着程假,耸了耸肩,“现在需要你牺牲一下㚋,暂时取代他的妻子,成为他爱的目标。”

      蒙说完这句话,赵然的手中出现了爱쫂情之弓。

      “不要。”赵尔脸色大变,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他还是逃不过同僚一样筹的命。

      “这里没有你选择的权利。”赵然冷哼一声。

      赵然໾和赵尔一起把目光放到程ࡸ假的身上,选择权在他。

      “不要。”第二会场里的暗棋们给他룣展示了爱傶上同性的后果,他自然是不敢答应。

      赵尔松了口气。

      “为什么?”赵然问,他并没有放弃这个打算。

      ꬟ “我很爱我的妻子,我不Მ想背叛她,ᡘ我的女儿梦瑶,你也瑗认识,她很可爱,儿子也很听话,e我不想让他们用异样的目光看他们的父亲,我还要给他们做榜样。”程假用温情的语气说,接着这温情变成坚定,“我程假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

      听到这话,赵尔才真正把提着的赕心放下,程假果然是同道中人。

      뗶“那算了。”赵然指着第二会场的暗棋,叹了口气道:“本来还打算补偿你,抓捕暗棋的积分全都让给ᄬ你,既然你鐻已经拒绝了,那就此作罢吧。”

      作势欲收起手中的爱情之弓。

      綈“这件事,舍我其谁。”程假一把抓住赵然的手,大义凛然的道:“作为前辈,帮助后辈櫑是义不容辞的事,谁ӫ不让我做,我跟谁急。”

      赵尔瞪大了眼睛,是他看错了程假,我呸,你也配做我的同道中人。

      ℒ“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不能让你背叛嫂夫人。”赵然摇了摇头。

      돮“这怎么能算背叛呢,我是在忙公掩事,公事怎么算背叛呢。”

      “梦瑶呢,你儿子呢,你还要给他们做榜样呢?”赵然作势欲㟹挣脱程假的手。

      쏯 “我就是在给他们做榜样啊,为了公事,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多么伟大ἄ的父亲啊。”⨜

      ଈ “不要勉强了,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虽然效果没有你的身ᄋ份好。”赵然再次拒绝道。

      “不,这么羞耻的事,怎么让你们这些爱面子的小年鬀轻做呢,让我这个前辈来,我扛得住。”程假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ꭶ这可不是我逼参你的,是你自愿的?”赵然再次确定的问道沁。

      “是我自愿的。”程假像小碯鸡啄米一样点着头。

      “那我只好勉为䈆其难的答应你了。”说完这句话,쉝赵然的手轻易的挣脱了程假的手䕒。

      程假瞪大了眼ꑨ睛瞪着赵然,千防万防,还是着了赵然的道,他要是想挣脱早就挣脱了,你看看这人,从求人办事,变成了自己求他了。

      还是心甘情愿的。

      但是为了积分,拼了。

      他犹豫了一下,指着相拥相吻互吐肉麻的话的暗棋们,问道脘:“这个恋爱邕关縕系能解枨除吗?”

      “我打包票,稳稳的,妥妥的。”赵然䰁把自己的胸口堨拍卞的঩震天响。

      下一阶段的武器,也是听小红娘닻汪汪汪说的,自己能力解析的数据并没有包含下一阶段的规则武器。

      应该,或许,不会出现意外吧,他不确定的想。

      (有些晚了,还是赶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