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代言情>

      月明星稀,淡淡月光抛洒。

      펾 今晚的街上很是热闹,耳边充满了各种吆喝声。

      此刻,墨白多想自己的耳朵别这么灵敏就好了。

      人潮汹涌,挤挤攘攘的很是不便。

      本就不知青楼在錰何处,这下子让墨白更有些捉瞎。

      ᝤ而且江湖中人大多数都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没什么时间洗澡,这拥挤成一堆,墨白只觉得鼻尖围绕着各种汗臭。

       向嗯来有丝洁癖的墨白,只能左躲躲,右闪闪。

      “哎呀”一道女声响起。

      墨白这才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撞到葥人,赶忙合手,下意识的开口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

      “没事”女子声音清脆,语气中对于此事表现的毫不在意。

      墨白这才抬头看向女子,这一看微微一愣,居然是岳灵珊,随即,朝她左右看去。

      令狐冲没在,那应该是去了青楼。

       墨白眸子一转,便朝岳灵珊拱手,一副江湖人士的口气“咦,我见女侠有些面熟,不知阁下是不是华山中人?”

      岳灵珊本打算回到刚才的角落,继续等着大师兄回来,听到这话转过身,露出兴奋之色,点点头。

      没想到,娘居然这么出名嘛。

      至于自己,还没有出去闯荡江湖,当然不可能有人认识自己。

      听言,墨白随手一指,继续瞎掰“刚才我在那边遇到华山派的令狐公子和一돈位小侠客,但见只有女侠一人在这䈟边,不知你是不是迷路?”

      詐“我大师兄?你看见他们了?”

      墨白点头“是的,我刚从青楼出来,恰巧碰到他们”

      岳灵珊一听,脸上露不愤,但意识到面前不是师兄弟,勉强的恢复自然,道“哦,我们此次下山是为了进青楼调查一些事情,因为我是女儿身,所以便在外面接引他们”

      “是嘛,那是我唐突了਱”墨白面露慌乱,似乎意识到自己在被背后打小报告是不好的行嶃为。

      赶紧朝岳灵珊摆摆手,“我不知道他们任㝱务在身,刚才的话,女侠不用在意,既然如此,我就不在打扰煒”

      话落,不等岳灵珊阻拦,就一头转入身后的㚊人群中。

      䒊 ……

      媞 在人群中穿梭了一阵,回头没看见岳灵珊的藀身影,墨白这才慢步浅行,嘴边露出浅笑,继续游逛起来。

      栰㎳至于给令狐冲下点眼药,不好意思,刚才那是一名路过的好心侠士,不是他墨白。

      没过多久墨白就碰到了自己想碰到的人。

      这次暼又多亏耳聪目明的耳朵,路过的时候,睊听ᑝ到了这边巷子中的打斗声。

      刚走进巷子,就看到青城派的两人被打倒在㑟地。

      ჶ也就这一瞬间,墨白便感觉到一股凌厉的视线,锁定了自己。

      顺着目光看去,就见一位长相美艳的女子正看向自己,眸色凌厉。

      东方不败本来看着菜鸡互啄,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却突然感到一股틽磅礴的强大气势,走进巷子。

      那气势没有丝毫遮拦,看的东方不败有些诧异,江湖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年轻又厉害的高手。

      ꄝ有心试探,东方不败的气势也瞬间汹涌而出,而夹中间的四人瞬间就遭了殃,只觉得头顶似有一张大手压下,四人纷纷半跪在地,运转内力抵抗着那突然出现的威势。

      而墨白只觉得面前似一股强风吹拂而过,然后就见到令狐冲四人直接半跪而下。

      愣了,就算是迎接自己,也不用行如此大礼吧。

      但看了看四人跪拜的方向,也不是那么一回事璲。

      먳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而硼场中要数青城派的两人脸色最为难看,此时,他们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两人,刚在生死边缘疯狂跳跃,冷汗一滴一滴的从额头冒出。

      令狐冲两人也将目光看向身后的女子,脸上也尽是뤐惊骇之色,这人的욟实力,比之他们师父还要强。

      空气就很突然变得寂静起嶖来。

      㥻令狐冲四᷁人是忌惮东方不败那恐怖的实力,一时不敢说话。

      东方不败则在打量着墨白。

      此时,墨白那里还不明白,东方不败出手了,所以也不敢出声,打破寂静。

      “哗”

      一道人影突得窜入场中,打乱逧了寂静。

      “噗嗤”

      可人刚落地,就似撞入了无限重げ力的空间,直接瘫坐在地,脸上的面具也瞬间掉落,更是吐出一口鲜血。

      “师妹。。”令狐冲看到面具下的人是岳灵珊,脸上一慌,低喝一声,运转周身内力,奋力来到其身旁将其扶住。

      “师兄。”岳灵珊嘴角带血,语气也有气无力,本来一肚子的火气,但此刻,本应该灵动的眸子,此刻只有恐慌和害怕。

      “没事,没事ﵵ,师兄在呢”令狐冲连忙安慰道,㫸说着将手搭在岳灵珊背后,为她输送内力疗伤。

      墨白这时也觉得这情形很不对,东方不败可能已经出招了,而自己居然还一无所知。

      衠想到这里,墨白只觉得眉心突突的跳。

      ᘁ 脚步不由向后微微后退,看来自己还是太低估这方世界的人。

      而在这种不明不白的情况,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这边,东方不败见墨白的动作,有些不解。

      这是准衞备发起攻击了嘛?

      쁧 至于逃跑,东方不败不觉得,毕竟,这位内力之深厚,越超她见掼过的所有人。

      所以说他会跳跑,东方不败怎么可能相信。

      䛅于是,东方不败瞬间提起精神,十指间十根细针冒出来,闪烁着丝丝冷意,寒芒隐藏在黑夜中,待势而出。

      可下一秒,墨白转身就跑,跑,跑了!!!

      东方不败看着墨白的身影,就那样砢跑了,先是一愣,然后不由露出一声轻笑“呵”

      随即,脚步一踏,直接越过几人,朝墨白追了上去。 㨥

      她好似发现什䱉么,更好玩的东西!!!

      ……

      “呼呼”

      墨白靠在一个小巷子边,喘着气,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口气,跑了多远。

      反正那是遇到路口就转,遇到岔口就乱选。

      反正是没有目标的乱跑,本以为是已经绝顶高手。

      但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太想当然了。

      首先自己没有任何的웋战斗经验,然后别둽人对于内力的理解和运用是自己所不能相比的。

      毕竟,自己只是一直练,一直练,ງ对于它的其它功能,根本就是毫无所知。

      而且武功这种事,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太过陌生。

      就在墨白思绪还在乱飞之时。

      “跑够了?”清冷的女声,突的在上空响葘起。

      墨白身体不由一僵,缓缓朝上方去看。

      就见月色下,女子肌肤如ᇑ玉般晶莹,眸色清冷倨傲,站在墙上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看向䩰自己。

      “哈,哈哈”墨白露出干笑“姑娘,我就是一个路过的,没戱必要这么追着我吧”

      东方不败的身影一跃而下,衣춏裙飘飘,整个人䰭自Ᲊ带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礯

      墨白见东方不败落地后,一步步朝自己靠近,不由缓缓后退。 ꐺ

      直到身体碰到墙壁,又开口“姑娘,你看你和我近日无冤,往日也无嗖仇,不如就此别过,可好?”

      “不好”东方不败淡淡回道,似是见墨白的表情很有意思,便道“要我放过你也简单”

      “姑娘请说,如果我能办到,一定二话不说”墨DZ白连连拍胸保证,反正先摸踢混过去了再说。

      自己明天就去华山,和椝岳不**易学习轻功,然后再去找任我行,学习吸功大法,抓了他和少林䛊寺或者武当交换,学习武当纵云梯或者去诰少林挑战十八铜人阵。

      但,东方不败可不是如外表那么年轻,好骗。

      她能管理好整个日月神教,其识人的能力和心机就足以和一些老家伙相比。

      꿄又怎么会看不出ጹ墨白那稚嫩的伪装。

      伪 不过,她也没打算戳破,便道“我有一教,但教中无甚高手,见你还挺适合”

      墨白一殩惊,自己的实力居然被看穿了,难不成,东方不败的实力越在自己之上。

      算了,无论哪种,还是先别和她动手,毕竟,这位一动手可能就是要人떶命的那种。

      于是,墨白便露出疑惑之色“不知姑娘的教派是?”

      ╽ “日月神教”

      墨白脸露震惊,抬手指着东方不ꄺ败,手指还一抖一抖的,语气更是颤抖的问道“难道你就是东方不败?”ꫭ

      缝 看着墨白那拙劣的演技,东方不败眸中闪过思索。

      自己的身份保密的很好,鲜有人知躼,他是如何知晓的。

      ๿ 不过,她没有问出,顺着墨白的话语,接道“没错”

      “那不行,不行的,我下山时䷮,师父说过要୮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我不能랹去魔教,要是被冻师父发现,我会被他打死的”墨白一脸的拒绝。

      东方不败眸色微动,这人一身实力便如此厉害,其师父又是何等境界,便问道“你师父叫什么?”

      “不知道,㡳我从小到大就一直叫他师父”

      “那你跟着我吧”

      “不行,如果师父发现我跟着魔教教主还是要杀了我的”컯

      “我不说,你不说,又﶑有谁知道,我是东方不败呢?”

      闻言,墨白便知道自己暂时是不可能从东方不败手中逃离了,于是装作艰难的点点头,还问道“我跟着你,你能教我像你刚才那样飞来飞정去的武功嘛?”

      墨白这时才发现没有轻功真的好不方便,看看人家,几个轻睰纵就是几十米,而自己还是徒步跑,真是丢脸。

      얼 홧 “你不会轻功?”

      “那叫轻功嘛?”

      闻言,东方不败这才明白,先前墨白为啥就只是一直跑。

      ➄ “是的”

      珎댷“那你能教教我嘛?”墨白看向东方不败露出期待之色。

      “可以,你师父都教你什么?”

      “就是一直盘腿坐着运转内功心法,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惂,无聊死了”墨白露出塴郁闷的神色。

      随即,墨白好似想到什⁖么,露出兴奋的神色“对了,我练成功后,可以这样”

      墨白说着的同时抬手,东方不败就感觉到周围温度一冷,然后就看到墨白手中,一块小小的冰锥渐渐凝聚成型。

      뺇 ⑂ 东方不败那一直倨傲的神情不由一变,眸中露出震惊神꥾色,这是怎么做到的。

      闭眼,开始回想墨白刚才的动作。

      三息后,东方不败皞睁开眸子,这是内力外放,由虚化实,这似乎是一种新的境界。

      狂喜的神色,在美眸中跳动。

      “你师父可有说本门武功,不可外传的命令”虽然东方不⼬败这话问的有饚点无耻,话外之意,也点了出来,如果说了,那我就明抢。

      但她觉得如果自己修炼这秘籍,或许她就能摸索到另一个境界的门槛,所以她非常需要这本秘籍来进行推演,验证。

      墨白心中一惊,他觉得自己似乎从那一双美眸中看到了森森恶意,便摇了摇头“没有”

      闻言,东方不败露出喜色,毕竟打起来,她也没有百分之뼍百的把握。

      但,墨白接着又道“可是,我也不可滇能凭白给你东西,师父常说:做人不能不劳而获,不然迟早会被懒死的”

      说完墨白露出小心翼翼的神情看向东方瀦不败。

      “那我用整个日月神教和你换”东方不败直接诅霸气的道。

      흽闻言,墨白一愣,没有想到东方不败的反应是这样,但她说的条件,说实话还有点小心动怎么办。

      但随即,想想任我行的下场。

      算了,别到时候东方不败练成了神功,直接又来抢走。

      不过,就算她不来抢,可自己在这方世界,也只会停留一个月䉞,不즯太划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