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田新婚和上司出差七天

      圈外远近的其他人,看到此景,虽然听不到他们的所有对话,但从他们的言行举止,⑪自然猜想到小伙子已经将前朝遗宝的心秘告诉了“鬼魂圣手”。

      这可苦煞了“鬼魂圣手”,他只听见小伙子在自촗己的耳边蚊蝇轻语,根本就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他心定小伙子有在说着什么,可能是因为他的伤势过重而只能微弱ᄆ发声,所以不时地在心急询声㣉着:“你说什么?啊?大声点……”

      “这椔种事不能大声。”小伙子很沝是适机地稍微大声了点,以便周围的人大多数都能听得见。

      “对对,”“鬼魂圣手”闻ᔑ言,忙不迭地连声点头,“这种事,是不能大声说。”

      “周围都是贪图垂涎之人,你们能守得住这个秘密吗?”小伙子故意又把声音提高了一些숯,这下山道上所有人的武林中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放心,”“鬼魂圣手”这时的眉宇间掠上了一丝刚毅狠辣之色,似乎在证实着他和“风云堡”的实力不容他푬人小觑,“老夫有这个把握。”

      同时,还扫了在旁的“轰天矮老”一眼,似乎也在等待着他的发话。

      而“轰天矮老”也很是机警地补充着“鬼魂圣手”的话语,“放眼整个武林,还没有谁有此胆量,敢与‘风云堡’和‘逍遥岛’,盲目亡命抗敌!”

      “鬼魂圣手”和“轰天暉矮老”所≍带来的属下闻言,顿时精神抖擞、严阵以待,宛若䓰所谓的前朝遗宝的心谜已洇经被“鬼魂圣手”所得,而又怕周围的其他武林中人觊觎垂涎……

      “好了,那你可以走了,”小伙子此时的语音又明显地微弱了下去,他已经力不辶从心了,毕竟他所受的内伤非轻,只是他仍竭力补充了一句,“免得他袈们也願要找你的麻烦……”

      小伙子的最后这一句,声大而儥清晰,周围的所慑有武林中人没有一个不能听到的,而这也正是他所心想的。

      “对,”“轰天矮老”不知就里,以为“鬼魂圣手”已经知道첚了前朝遗宝的秘密,忙轻声附言“鬼魂圣手”,“我们还是先走吧,免得群情激愤……”

      “可……”“鬼魂圣手”一听,有点急了,“可老夫还没听到他说什么啊。”

      鼪“轰天矮老”诧异地望了他一眼,又有点不解地看了看此时汉子已跑到跟前的小伙子一眼,然后又转븥首“鬼䇍魂圣ૌ手”,疑惑地询声道,“那他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ᗾ他说,不要告诉任何人,”“鬼魂圣手”心急语乱,根本无心出语,只是原话照搬。

      “嗯……”“轰天矮댃老”赞许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是不能告诉任何人。”

      可转念一想,不由得又把目光扫向了“鬼魂圣手”,略有一丝的不悦,“雷难道连老夫也不能说吗?”

      “不是,他刚才是这么说的。”“鬼魂圣手”一时心急苦恼,可又解释不清楚。

      “这事,稍后再说,”“轰天矮老”将不满的眼神略为收敛,又接着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他还说,”“鬼魂圣手”这回稍稍平静了些心态,转而略为轻声地道,“他还说这种事,不能大声说。”

      ꕛ “是不能大声说,”“轰天矮老”在点了点头之后,又带着责备的口气,轻声叱着,“你刚才还那么大声恴?”

      “鬼魂圣手”只糐是看了看他,未置可否,又补充了一句:“他还要我们守住这个秘密。”

      “那当然了,”“轰天矮老”似乎有点不耐烦地睁大了眼睛,但他也不谕敢瞪“鬼魂䳝圣手”,毕竟对方也是武林中的难缠人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们还不快走?”

      鍊“可、可묫、”“鬼魂圣手”还想再说些什么时,便已被“轰天㗦矮老”和他们的属下连簇带拥地移出了草地,正准备移出山道≻之际,一条身形如鬼魅般地从人群中闪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哦不,是几条,也不是,是在场的那些大批的武林中人在那条身形率先之后,不约而同地随形附合,同时奔삐向着他们心中拟定的前朝遗宝心秘的知情人——“鬼魂圣手”。

      率先的,自然是心性孤傲的“江湖傲客”,但他也有自知之明,虽然自恃艺高胆大,但心里也不敢小觑“风云堡”和“逍遥岛”的实力,他之所以挺身而出,也许是心性的本能驱使,可是他也只是阻而不堵。 젢

      而这,正成了山ꮓ道上所有人的典范,他们趋之身随,正好形成了围堵“鬼魂圣手”和“轰天矮老”他们疏而不眙漏的人墙围圈!

      “追风夺命客”和“常胜将军”以及㈖金牌副将他们自然也不甘人后,疤一声令下,所有在场的侍卫队、“虎彪营”和亲兵卫队复又좹精神一抖,虎步紧趋,掺杂在围堵的武林人中,重新围堵住了“鬼魂圣手”和“轰天矮老”他们……

      那位∿汉子可有视无睹于他们形形色色的勾心斗角淛,连忙单手扶抱起已软弱昏迷的小弟,正待强忍着右臂的彻心剧痛,双手环抱小弟之际,却已心觉这早Ⴐ已是有心无力的奢望!

      而就在这时,他才蓦然发觉在小弟的腹中,不知何时已深深地插入了一柄匕首。鲜血还没ࣳ有凝固㬙,仍在汩汩地潺流着……

      ꍇ 这次,汉子和小伙子在临行“武林捕”之时,由于不便携㕦带长兵爱刃,暗自各备有一柄匕首以便不时之需。现在从仍握在小伙子左手中的匕ၻ鞘,不难看出他是自行剖腹寻断。

      “小弟啊……”汉子悲呼一声,在左手㱌扶起小伙子疲软的身躯的同时,两行心痛欲绝的热泪已不禁潸然而出,串流而落,均已滴洒在了小伙子的前襟……

      小伙子虽然先ᗧ因伤势过重ꀣ,后又失血过多힙,但毕竟ᶨ年轻生命力旺盛,所以并未已然辞世,他还有知觉。

      当汉子的热泪洒落的时候,他本已紧闭的双眼不知为何竟又能无力地微微睁开了些,“哥,我要回家,带我、我回、回家,我看见了爹娘……他们正、正向我、我走来……”

      小伙子的声音已相当的웲微弱,眼神也已显떈得黯淡无光。在话声中,他原本就已渐渐合闭的双眼,突然又勉力睁开了。

      只是声音还是先前的微弱无力,“哥,我能做的、只能这些了……往后、你要多加保重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什么前朝遗宝的秘密,刚、刚才我什么都没说……可笑……”်

       ꠌ 小伙子最后的一句“可笑”,不知是在说谁,但似乎已不重要了,在他声静音杳的垂手静放中,他已瞌然撒手他的大哥而去了……

      싡 小伙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必须死,如此骍一来,所谓的前朝遗宝的心傽秘,武林中人便会将矛头单指向已“授意心语”的“鬼魂圣手”,而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大哥有蚖生存的希望。

      要是自己不死,那武林中人所心默的前朝遗宝的心秘,如果在从“鬼魂圣手”那无从得手后,便会又将矛头转向自己,由于大哥和自己形影不离,自然也是很好的心疑,那㥵自己和大哥谁也活不了……

      ᴃ“啊!——”汉子眼睁睁地望着自己心爱的小弟在自己的怀中绝望地迷恋而去,自己却无能为力,所有的捬悲伤心痛似乎在此一瞬间唯有通过发自内心的一声哀呼怒吼才能宣泄心静。

      在汉子仰天哀呼怒吼的瞬间,原本凝结的空气,似乎更有了些许的凝固。

      炎风酷日,也似乎有感于汉子的境遇,而在有意无意中悄悄地凝风云遮日,好像愧对汉子而有心回避但又无所遁身,正是面处尴尬的羞面垂神之心感境况,只是这又有何用呢?

       好了,你这边繀哀呼怒붠吼、凝风云遮日,人家那边可不管这些,在他们的脑海心田之中仅存有所谓的“前朝遗宝”之心念,别人的生死存⤝亡,又与已何干呢?

      “鬼魂圣手”和“轰天矮老”一见有∝人率先举众围堵阻截,心中也不由得一懔,但渳势已至此,根本容不得他人对已的不尊不敬枂——

      “鬼魂圣手”怒喝一声,后背凝实的七色光环和周身的护謢体光团已经闪现,双掌已运功左右一旋,形成一上一下的气团掌球,周围的空气和所有的断枝落叶以及尘埃垃圾随着他不断增强的内力而也不断地被吸附旋转着……

      “轰天矮老”在未成为“逍遥岛”的赏金贵宾之前,向来都是独断专行,怎容有人对已悖意不尊?

      当下早已怒不可遏,双掌也不怎么起式,只是双腿一摆,紧接着右脚往右前졽方凌空迈出,猛地向下一跺,差不多毕生的功力已蕴含在此腿上,跺下ﮒ的右脚猛地轰击着山地,余音回荡凝久、余震荡人心神……

      “江湖傲客”心中也不由得¨一惊,惊愕之际,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在他身后和四周的众位武林高手以及“追风夺命客䥗”他们也不由得心惊倒退了一步……

      趁此空隙,“鬼魂圣ຓ手”和“轰天矮녝老”他们也不进一步发难他们,他们此举旨在先声夺人໾,如今意图已达,正好全神戒备地在本能让开的虎视眈眈的人行夹道中,迅速而又不亢不卑地开溜下了匡庐……

      场中的“江湖傲客”他们自然已知道了获知前朝遗宝心秘的那位小伙子已自行謲了断,再从他那,根本就不㈌可能再得到前朝遗宝的心秘。

      如今另一位知道前朝遗宝心秘的知情人才刚刚离下匡庐,他们自然不能心甘拱手相让,于是쁲在不约而同的起步争先之䌟后,山道上的所有武林中人和朝廷官方的人马,便尾随下了夹匡庐……

      汉子纵然心붃中万般的悲痛和无奈,但也心知世间万事皆有定ꡥ论,非人力所能扭转。

      于ኖ是哀恸无奈了良久之后,큻便单手勉力环扶起小伙軨子的亡躯,垂耷着伤痛的右手,넠缓步离开了山道——虽说人死入土为安,但小弟有个回家的心愿硡,做大哥的总不能不視心恤到……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