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男饮尿S女

      丁俊超悄悄打量着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发现这人也是中年人,看上去要比曲亮年轻一些。模样倒也周正,只是笑起来的时候双颊有两条横肉若隐若现,给人感觉有些凶恶。

      这人的气㼍场很是不小,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才是曲家的主人一样,不过如果这人真的是曲晓晴的亲舅舅,那就倒也说得过去。丁俊超也有舅舅,他舅舅在他父母面前说一不二,他已经习以为常。

      可是丁俊超읩不认为这人会是曲晓晴的亲舅舅,他敢肯定自打记事起就跟曲晓晴做邻居,却从未听说曲晓晴有一个舅舅。那么今天쿱这个舅舅是从哪冒出来的?

      ࢅ所以他推测这人多半是曲晓晴母亲的朋友、又或者是其它某种关系,䒣但不应该是亲舅舅。 䚌

      得出了这个判断,他就没有起身过去与来人打招呼,即使来人气场比较强大。

      “舅舅”很拿自己不当外人,也不等曲尹夫妇招呼,自顾自坐在了餐桌旁边,跟曲晓晴面对面,定睛打量片刻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晃的工夫,我外甥女儿都长这么大了,핱又出落得这么如花似玉告,啧啧,看来还是我们老尹家基因优秀啊!놜”

      曲晓晴却不给텬“舅舅”一点面子,说道:“你说话注意点啊뛴,你喊我妈大姐我管不着,可是别跟我套近乎,谁是你外甥女?我认识你吗?”

      尹艳华连忙㵿打断道:“晓晴,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他真是你舅舅,亲舅舅!快喊人。”

      䮽 尹艳华这么一说,曲晓晴和丁俊超都愣住了,还真是亲舅舅啊?再毊仔细端详㽘这个舅舅,才发现他的模样跟尹艳华果有三分神似,不是长相神似,而是说话볘时眼睛鼻子牵动出来的表情有些相同之处。

      丁俊超连忙站起来喊了一声:“舅舅你好,我是丁俊超,是晓晴的同学。”

      舅舅听见“丁俊超”三个字立马站了起来,两只手如同즳弹簧一般伸了出去,隔着半张桌子握꜊住了丁俊超的手,“你就是丁俊超啊!好!佦好!好!果然是一表人才!我外甥女婿就是你了!”

      曲晓晴本来就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舅舅很不感冒,听了这话立马就怒了,起身大㯊声道:“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的婚事我爹妈都做不了主,你算哪根葱?”

      她这一发飙,慌得她爹妈同时站了起来,尹艳华谝赶紧怒斥女儿:“晓晴你怎么跟你舅舅说话呢?”曲亮也劝说道:“晓晴你过分了啊,这可是你亲舅舅,爸爸都很尊敬他的,你怎么能这样对他说话?快道歉!”

      曲尹夫妇慌得一批,罍反倒是舅舅没表示出生气的样子,一摆手道:“没事没事,我外甥女不认识我,情有可原,情有可原,菃这样吧,晓晴啊﹈,舅舅这次来得匆忙,也没来得及给你买生日礼物,就给你转一百万银元当做见面ᆰ礼,你看怎样?”

      曲晓晴甩了舅舅一个白眼,冷冷道:“我不稀罕!我最后警告你们一次,你们谁都别拿我的婚姻说事,不然这个生日我就不过了!”

      “行行行,都不说,都不说。”曲亮赶紧圆场,同时伸手去拿酒瓶,打算用酒来冲淡尴尬,᪲不料曲晓晴抢先一把夺走了酒瓶子,说道:“我说我在等一个贵客,你们是听不懂啊?还是装不懂?”

      这次曲尹夫妇是真听懂了,尹艳华不禁问道:“谁呀?什么样的贵흿客,你告诉妈妈呗。”

      曲晓晴把酒瓶ꐅ子抱在怀里摇头道:“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我已经让齐师傅去接他了。”

      ስ齐师傅是曲家的专职司机,专门负责接送尹艳华和曲晓晴,但主要‷是接送曲晓晴,尹艳华是全职太鞂太,平时咍少有出门。

      居然派老齐去接人,看来女儿是真的很看重这位客人。曲尹夫妇不再说什么了,舅舅也大度地说道:“那就等呗,等客人来了再开席也不迟。”

      曲家的长辈都默许了曲晓晴的主张,唯有丁俊超⼂在一旁如坐针毡。

      Ჭ 丁俊超虽然猜不到曲晓晴要请的是谁,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从前双方家长口头上约定的、自己和曲晓晴结婚这件事基本上是黄了。

      舅㵁舅话音未落,忽听院子里响起一声汽车喇叭,曲晓晴听见之后立马眉花眼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蹦蹦跳跳地ਸ਼跑出门去,只留下室内四人一脸懵逼。这客人得是多亲近的关系?怎么比她亲爹亲娘都亲呢?

      嫓不多时,曲晓晴陪着一个穿着皮裘、戴着大眼镜的뿻少年走入客厅,空手出去的曲晓晴此刻手里捧着一束金黄色的花,想来是这少年送的,饶是曲尹夫妇家境优越됇见多识广,也没认出来这是什么花。

      这花不论咋看㨴,都像是南瓜器瓤子。

      少年在跟曲徆晓晴说话:“不好ﴢ意思,来的к匆忙,没时间准备礼物,就摘了一朵铁树花送给你。”

      “铁树花?铁树开花?”舅舅夸张地站了起来,“铁树开花可是吉兆啊!这象征着咱们家的苦日子快要到头了!” ꝶ

      丁俊超已经傻了,怎么会是楚狄呢?

      事实就是如此,来的人就是楚狄!只看曲晓晴看向楚狄的眼神,丁俊超就知道这妮子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了,我扌擦!我这是自己把老婆送出去了啊!

      那边曲晓晴笑靥如花,满意的不得了,“没关系,我很喜欢。你送什么都是好的,就ખ算你空手来,我都很开心。”

      “董事长,太太,这是楚先生给你们买的一些营养品。”跟在楚狄和曲晓晴身后的司机齐师傅手䴈里拎着两大堆礼盒。

      “那不是……”楚狄強听见齐师傅这样说,立马就想否认᢮,却被曲晓晴一伸手按在了嘴上,再看曲晓晴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意思是你千万别给我说穿帮。

      楚狄在丁俊超挂断电话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到游戏开新号,而곫是打开了手机进入⥰游戏论坛看了一眼,然而这一看可就不是一眼那么ೢ简单了,他发现昨夜他写的评论后面都已经“盖起了楼”。

      每条评论后面都跟着数以千计的评论,内容则是大同小异,全是긍骂他的。

      有的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跑到龙二少的帖子后面来品头论足;

      有的说你厉⟙害你直接挑战龙二少啊ྺ,躲在论坛里哔哔什么?

      爁 还有的什么道理都不讲,就是污言秽语一通喷……

      他发现要想看完这些评论至少需要三天,索性不看了,正打算退出论坛时,却发现论坛外面还有龙耀七京的粉x丝为此事单开了一帖,帖子的题目就是《坐等悲伤犬来ꄶ受虐噙!》

      这是一篇宣战帖。帖子䴬的作者昵넬称叫做龙五骯。帖中写的清清楚楚,他将于今晚20:00--23:00,在银河战纪精武之魂的单挑擂台界面坐等悲伤犬来战ㆶ。

      塔 楚狄也被这些谩骂狂喷激怒了,不就肙是在你们偶像的文章后面讨论了一下么?而且我不是胡说八道,是有理有据的讨论交流,绛你们至于对我如此恨之入骨么?

      䉘打就打!楚狄打算用实战来告诉那些骂人的喷子,老子说得都是在理的!

      就在他准备注册账号进入精武之魂的时候,齐师傅找到了战网会所,战网会所的037号包间本来就是曲晓晴包下的,只是授权让丁俊超在那玩而已,所以包间服务员挡不묿住拿着白金卡的齐师傅。

      考虑埱到晚上要跟那个龙五在游戏里面干一架,更需要提前了解这些武者的实战实力,所以当齐师傅转达了曲晓晴的真诚邀请之后,他Ÿ终于还决定来曲ෑ家一聭趟。

      鮊 至于齐师傅手里的那些礼物,自然是曲晓晴出钱让齐师傅采购的,只是让他拎着进曲家的门,这样大家脸上都有面。

      쒗 然而楚狄坚决不ᏽ肯接受曲晓晴的这番好意,只在包间门外的盆栽铁树上摘了一朵花当做礼物。

      ┖ 歊 这并不是借花献佛,慷会所之辏慨——他自从练成嫁衣神功之后就发现自己具有加速植物生长的能力,只要身体接触到植物,植物立马疯长。

      唪 该长个的加速长个,该开푫花的立马开花,那是真真正正的花见花开。

      他跟037包间的女服칉务员说好了,说如果我能让这铁树开了花,这花就是我的。女服务员自然不会因为一株盆栽跟贵客计较,当即笑着同意,然后他就催开了几朵铁树花,连带绿叶摘了其中一朵。

      他坚决不配合曲晓晴作假,齐师傅就只能自己拎着自己购买的那堆营养品,然后按照曲晓晴的授意说成是楚狄买来孝敬长辈的。

      只说楚狄被曲哈晓晴按住了嘴,就忍住没再拆穿,曲晓晴见好就收,趁机给楚鴴狄引见父母,唯独没有引见舅舅,轮到丁俊超的时候就更是免了,“你们俩本来就认识,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曲晓晴的一切举动自然都落在室内众人眼里,又有谁看不明白她对楚狄的心意?曲ఔ尹夫妇眼见女儿如此钟意这个其貌不扬、甚至是有些古䥄怪的少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个叫楚狄孩子那点能赶得上丁俊超啊?

      然而毕竟今天是女儿的生辰,不䡁是硬掰她心意的时候,曲尹夫妇只能暂且忍了鄲,招呼楚狄落座。

      只是在安排座位的时候又出了问题,按照曲尹夫妇ࢨ的意思,要把楚狄安排在末席,也就是丁俊超的旁边,然而曲晓鍩晴却坚决不同意,非要让楚狄⿏坐在她的身边。

      双方一时未能达成一致,楚狄礂却不高兴了炖,干嘛啊?请我来吃饭就赶紧吃呗,坐哪不能吃? 짪

      这一次楚狄跟曲晓晴唱了反调,直接坐在了丁俊超身边,然后眼睛就盯住了曲晓晴身前的那瓶茅台,弱弱地问了一句:“只有一瓶酒么?”

      “你喝酒?”

      “行啊,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你喝酒,就陪我喝个一醉方休!”

      “楚狄,你喝白酒?”

      ……

      满座之硡中,除了楚狄本人之外፠,五个人里面倒有四个人问軌了出来,只有丁俊超没问。

      丁俊超其实也是喝酒的,而且酒量不弱。不过他只喝啤酒和洋酒,不喝白酒和黄酒悹,而且是背着父母喝,曲亮和䟏尹艳华和他父母关系很近很熟,所以在曲家他也是装作不喝酒的。

      剩下的四个Ἰ人,曲尹夫妇是觉得像楚狄这么大的孩子就不该喝酒,尤其不该喝白酒쫜;鴧曲晓晴的舅舅则是非常看不惯楚狄,想要灌醉他,让他出丑。

      而曲晓晴却是因为发现了楚狄的喜好而惊뒏喜,投其所好、送其所要才是拉近感情的正确途径,她正愁不知道楚狄喜欢什么呢,当即说道:“只要你喜欢喝,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