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藻天天摸天看图片专区

      爵鸡鸣三遍,院落中一下子活了过来。

      洗漱,摘菜,淘米,晨练。

      天还没亮呢!陈星河转了个身继续睡去,쎚嘴里乱糟糟嘟囔道:“不知道修意门和天梯院什么时候拼出结果来,以前没觉得点苍山有多ᄇ好,做梦总想出来跑一跑,现在反而怪想的。”

      “呼呼呼……”

      这边儿᧷一觉睡到天亮,罗婵儿却在纠结。

      昨天说好了与师弟一魼起吃早饭,饡结果风言风语四处吹,她哪好意思再往陈星河屋里钻?

      早饭很丰盛,大家皆丰盛。

      都不傻,知道陈师弟弄回来的食材了不得,有人跑去师父那里打小报告,强调먛同门ꝓ在外应该同甘共苦。

      之后几位师长找上燕铁塔,言ᗨ明你贪钱也就算了,大家的伙食总该一视同仁吧?

      掰扯半天戬才成功,所以这个早上是欢乐的,美好的,香喷喷的。 潛

      尶早起,陈星河没Ꞵ有像昨天那样大吃大嚼胡吃海喝,只简单吃了点儿盧油条就打住,因为今天他要做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支小旗暂时未动,准备下次右手发作时找不到合适武器就拿它应付,总好过没头苍蝇似的团团转。

      귗蚇外物终究是外物,没有自身实力提⌛升重要。

      如今向上通道已经打开,应该摧枯拉蛊朽运足功力冲击进去。

       与许松那样的擎源派真传相比,陈星河知道自己钯就算修入阳关境成为二ᠥ流高手,也不是ᵂ对方通明境壅巅峰的对㳣手。

      因为少了岁月沉淀,少了辛苦打磨,少了实战经验,以及生死间的历练。

      不过他又何必扬短避长?

      紫霄筑基神功这门内功心惵法与他无比契合腾。

      既然内功厉害,那廟就쮉在内功캚上下功夫,突쯗破到最圭高点自可一览众山小,这叫境界凌压。

      “开始,完全破除太乙穴,练入阳关境成为二流高手!”

      “静中绵绵,神情悦豫,׏如醉如浴,遍体阳和慨,金华乍吐。万颧俱寂,皓月中天,觉大地俱是光明,此췈为心体紫霄。”

      怽 “紫霄遍体充实,不畏风霜,我遇之精神更旺,黄金起屋,白玉为台……”

      经脉之中紫色大河奔流不息,波涛之上有궥一道剑影高悬壘。

      短短几个呼吸,紫色大河已经功行一周天,贯通六娞十四处人身大穴。

      ⌭ 紧接着,真气浩浩汤汤,气势磅礴,朝着太乙穴冲去。

      “轰……”冲击一次뤘比鈓一次强烈,陈星河震得全身发麻,渐渐生出痛入心扉之感,然而他最不怕的就是痛楚。

      돦这点痛苦与右手怪病相比䞅,简㚞直就是含情脉脉。

      徰 大约过去一个时辰,换做旁人早就浑身抽搐走火入魔了,在陈星河这里也就躔刚刚觉得有难度。

      “咔嚓……”

      太乙穴全部破除,大江大河向前推动,突破这一关౶预示맙着阳关境已ꔌ成。

      不过这不算什么,陈星뒾河无悲无喜,保持古井无波之心。

       接下来,阳关境之中一处穴道接着一处穴道应声打开。

      日上中天之时,四十八处大穴已开。

      傄阳关境总共六十四穴,余者仅剩十六处。

      A 괲陈星河感觉真气无有匮乏之虞,心中生出一股豪情,驾驭剑影继续破穴。

      体内럇“噼里啪啦”作响,血液变得无边燥热。

      “功䄤行엀渐高,这种燥热是青龙降驾火游莲剑的弊端,或许因为它只是残篇,所以无法窥得真实门径。”心中生出几分猜测,陈星河早有准备。

      身后一墙之隔就是沙长老留下的练功房,地下密室存放着大量阴沉木,多多少少也可以降温。

      此外蝈,青龙驾火游莲剑吸收了金母小还丹药力,或许可以令药性二次激鯿发。

      હ 陈星河想得没错,青龙驾ᶱ火游莲剑确实保留了部分药力,此刻面对众多关䏏口,生出藐天藐地傲气,将力量全部爆发出来。

      这剑洤胎就是愣头青,平常还好,一旦遇到阻碍就不管不顾,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䇭也要斩杀。

      不得不说,青龙㯈驾火游莲剑可谓冲穴利器,如今力量充足,前璗方阻碍一处接着一处破碎。

      먩 陈星河没有放松,一连攻破十穴,余者仅剩ꪑ六处。

      锐气开始衰竭,他一咬牙,暗棜道:“馚这就停下来感י觉有些意犹未尽,加上之前六十四处穴道总共一百二十八穴,皆通髙才是我现在的顶㾶点。”

      쳹 “轰……”经脉诨之中又起风浪,所有紫霄真气朝着剑胎急涌,好似勾勒出一段龙形,接着以摧枯拉朽般气势向前破去。

      㘯龙形强得可怕,仅拘仅一次冲击便破去仯五穴。

      “太好了,ঞ前方就是阳关最后一穴。”

      “玉枕穴!”

      ⡫“冲开它我不但是二流高手,而且还쳣是准一流高手ഭ,尽管水份多多,可是日后ꭖ挤干水分粄,我就是妥妥的准一流。”

      “开,给我开……”

      陈星河鼓起全部勇气,不停压榨自身潜力,最大限度催动紫霄筑基神功,与青龙ᆼ驾火游莲剑紧密结合。

      햶 这一刻,他的所有ᗯ念头化作襳光芒。

      ᶯ 玉枕穴宛如一团迷雾訾,任何攻击进入都好像泥牛묙入海,ꄜ掀不起半点浪花。

      㟳 然而陈姗星河ᒩ的真气质量甚至还要在沙长老之上,青龙驾火游莲剑也破而后立变得非同一般。

      加之一뷐颗金母小还丹打底,不说得天独厚,在白源郡这种地方也相当少见了,所以侵入迷雾立躎即搅起滔天风浪。

      不,这不是醻风浪,而是紫㘏色龙形风暴。

      “咔嚓……”破了∏,玉枕穴破了。

      迷雾匾瞬间消失,陈星河感觉脑子一下子变得灵光起来,兼具耳聪目明,之前在拳法和剑法上没有想明白的地方迎刃而开。

      “成了,哈哈哈,成了……”

      直到此刻,陈星河才感到浑身酸痛,直挺挺躺倒下来无力动弹,体内훂再无半分真气。

      能将真气耗尽,可见冲击不易。

      首乌神龟丸就在身边,陈星河拱紀了几下身子偏头吞ᛜ服一颗,顿觉丝丝缕缕清凉在体内扩散。

      从肖燊手中讨得三瓶人参ᬹ鹿⧁茸丸和一瓶首乌神龟丸。㞂人参鹿茸丸全给셸师姐了,因为帮助已经不大㏒,他这里只留一瓶首乌神龟丸。

      一≄颗不够,又吃了五颗,这才感觉生生再造,真气恢复速度开始加快。

      这时,他听到一种声音。

      “咦?声音来自地下?好像是在锯东西,难道小沙有办法把黄金运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