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播岛热岛电

      疾塗风城纪府,纪凡宇推门而入,此时纪府已经空无一人,纪凡宇缓步走到父亲的书房看ᷚ着空荡荡的书房心中确实在㚾总结最近的遭遇。꛼

      魔女芊蕴在一出浮云山脉就跟纪凡宇分开了临走时说“少主,我本魔族혾不方便出现在世人眼中,而࠰且还要返回魔都传达穆先生的话,只能就鴭此分开了,希望少主方便之时一定要来一趟暗黑深渊魔都。”

      本来纪凡宇对于穆先生对芊蕴说的话听的糊里糊涂,也曾问过,只是芊蕴无论如何就是不告诉︚他,这让纪凡宇实属无奈。

      纪凡宇感觉自己周围的谜团越来越多,穆先生和他主人居然也知道生死决,他们到底是何人?魔族居然还有一位魔帝?传说魔帝可是超越冲天境的强者,自己莫名其妙的有成为魔族少主,一切都感觉不可思议,还有仙庭,穆先生那么强大的人提到仙庭时表情也是那么凝重,仙庭又为什么在浮云山脉捕捉灵兽呢?根据拘兽使所说消失百年的仙庭在十年前就已经再此出现,那짐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公众于䛹世?母亲又궋为什么是仙庭要找䡌的人呢?本来想着努力鈁提升实力就可以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谜团越来越多,仙庭,魔族都有现世的迹ٻ象,未来大陆上不会很太平了。

      “不管自己是不是魔族少主,只看魔族跟仙庭势㽡不两立的态度都应该去一趟魔都谈谈合作。不过也不急于一时,先稳定一下自己的境界再去也不迟剝。”纪凡宇最终还是决定要去一趟暗黑深䥜渊。而这暗黑深渊是在兽人呲大陆与梦幻大陆交接之处,现在纪⏬凡宇自身境시界不稳,也不着急这一时。

      䍲 纪凡宇从书架拿出一张地㏓图ᣒ铺在书桌上“既然父亲和姐姐都不在了,那我駐也鄙就不再这疾风城多留了,到兽人大陆的传送阵好像是在俪城,从疾风⁶城到俪城中间还要途径临安城,徒步过去需数月,正好在这时间沉淀一下自身修为。”计划好行程㠚,纪凡宇收起地图转身离开了纪府向疾风城城门方向走去。

      距离疾风城十里之外有一片树林,因为晚上风吹过树林总会发出犹如鬼哭狼崽嚎的声音,所以人们都叫这里为鬼嚎林。天色已晚,月亮如钩高挂于空,鬼嚎林里面,纪凡宇正生起火堆烤着吃的在这里歇脚,白冬蹲在一旁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火堆上的烤肉嘴里已经有口水滴在了地上。平时人们行路都会在夜晚避开鬼嚎林,生怕暸真的在里面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几乎都是等天亮了才会通过,纪凡宇确实艺高人胆大不在乎这些,走到这里有些累了就歇歇脚。

      䚉“出来吧。跟了一路了也累了吧。”纪凡宇一边烤着肉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ꝝ既然早就发现了,为何现在才点破?”林中一道声音传来,随后一道身影自一棵树后走了出来。

      㔯 纪凡宇看着走出的来的ꭚ,身着锦衣,披一件紫色披风,中年形象,看其长납相到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敢问阁下如何称呼?”纪凡徽宇依旧看着肉并没有起身。

      洶“疾风城城主,元霸。”中年男人中气十足的回道。

      纪凡宇麲心里咯噔一下,我说看着怎么犭眼熟呢,这长相跟其儿子元清波极其相似。这元霸一路跟踪自己,该不是已经知道我把他儿子杀了找我报仇的。心里虽㭧然打鼓,表面却是镇定的说道

      “原来是元䪙城主失敬失敬,不知元城主一路跟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有一事希望为我解壘惑。”元霸看着纪凡宇浑身气劲若隐若现,气机却是已经锁定了纪凡宇。

      “城主请问,如果在下知道,肯定知无不言。”纪凡宇心想看元霸这架势估计也是问他儿子퀲的事。

      “数日之前我儿清波前去㪠浮云山脉捕捉战宠久久未归,我派人前去寻找却只发现了他的尸首,之后我一直关注浮云山脉只有你一人出来,回来后냗你毫不㩩停留就要离开疾风城,我且问你可知我儿是被谁所杀?”元霸越说浑身散发出的气息越强大说话的语气也变成了质妇问。

      纪凡宇看到元霸这么强势心想这事估计元霸也经认定元泇清랿波是自己杀得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当即说道:“不错쾤,元清波就是被我所杀。”

      “好,哈哈哈……果然够胆识,既然你也承认了,今天就把命留下吧。”说罢갮元霸浑身气劲猛然爆发,浑厚ᒧ的气劲散发周围顺林被震得一阵涌动,只见元霸脚踩地面,一声炸响人已经到纪凡宇身前一拳轰出。

      “靠!渡ᥚ灵境橳,白冬拼了!”纪凡宇白冬招᳊呼一声立马拿出黑刀运转生死决功法,躲闪已经来及了,气劲运转只见一记憎刀式斩出

      “一斩天地变”一声大喝与元霸对战一记,场中气劲碰㌺撞,顿浮时飞沙走石,纪凡宇被元霸一拳打的倒飞出去,刚要上前再补上一拳,却感㶝到侧方一阵能뱂量波动,转身躲开,一道雷电光束擦身而过,ꭘ定眼一看竟然是刚才纪凡宇身边那毫不起眼的灵兽,没想到还是一只战宠。

      “哼,煂一只畜生也敢拦本座,先给檍本座死来。”元霸心中恼⺒怒䁸,手中多出一根长棍一记横扫击向白冬,速度之快白冬㩡根本来不及踒躲避被一棍打个正ᕝ着

      “叽……”白冬叫了一声鲜血自空中喷出,被长棍击打的地方顿时皮开肉裂直接倒飞出去。

      “白冬……”看到白冬吐血纪凡宇眼眶欲裂,

      喁 隺“移形换位”直接来到白冬身边,看﮶到白冬已经晕死过去,纪凡宇眼球血丝涌现,五官因愤怒ᓭ扭曲到了极致

      “元霸瑡老狗!!你父子好不要脸,儿子打不过就老子来,真是欺人太甚。纳命来!!!”纪凡宇吼道,浑身死气喷射而出四散开来,挥刀指向元霸,周围的花草沾染了如实质般的死气开始迅速枯萎。纪凡宇因为白冬晕死过去,模样凄惨已经愤怒的即将失去理智,上手用处最强招式

      “二斩鬼神惊”不顾跟元霸之间的境界差距直接杀了过去。

      “来的好,小小年纪竟然有御气境的实力,只是可惜了,今天不管怎样你必死。”元霸看到纪凡宇爆发出的实力既然堪比御气境,这让他心里震惊一下,心想:此子今日必须杀了他,不然不出几年实力肯定超越于我。

      元霸一棍自뿆上而下砸向㢄纪凡宇,跟纪凡宇的黑刀撞在一起,纪凡宇再次被震的倒飞出去,口中也溢出鲜血,身体撞倒一棵树上树干直接被撞的应声而断。

      此时元霸没有欺身继续攻击,而是站在原地眼神呆滞愣了一刹那,随枾后冷ἷ哼ꖸ一声,眼睛恢复神色,一滴冷汗自靹头上落下,心中有些后怕:这小子这一艩击针对灵魂,差点着了道。想到此处更是生气,自己堂堂ᣔ渡灵境居然差点着了御气境的道。提棍冲囲向纪凡宇就又是一棍。

      “移形换位”贼纪凡宇看到元剛霸连受伤都没有,心里依然凉了半截,但还是提气施展身法躲避攻击。

      “难➲道只有你会身法战技吗。”元霸也是身形一转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竟是在纪凡宇的背后,根本不给纪凡宇反应的机会,横扫一棍打在纪凡宇的后背

      “碰!!”一声兵器撞击肉体的声音,纪凡宇又被击飞摔在地上,鲜血自口中喷鴴出。

      “小子,现在求饶本座给你一个痛快。”元霸戏谑的看着纪凡宇。

      “你做梦,我뭌纪凡츞宇就是死也不徫会向你这种无耻的老狗求饶。”

      “咳咳……咳……”纪凡宇又̩吐出数口鲜血试图爬起来,结果跌倒在地上ᩢ。

      “本座成亮全你。”元霸看到纪凡宇站都站不起来依旧想要反抗的意思起手又是一棍向纪凡宇杀去,想要直接取他性命。

      “只能用那招了,想要杀我,你也别想好过。”纪凡宇想起当时修炼生死决突破天合初期时脑中凭空出现了一个战技“生死劫”以自身生命力转换死气,使自己的实力詟暴涨驾一个境界。当即纪凡宇施展生死劫雌,自己的生命力迅速化为死气,修为直接暴涨到天合圆满,实力堪比渡灵境,

      “一斩天地变”刀式爆发所有实力跟䰚元霸又对战一记

      “轰轰…………”两股强大的气劲碰撞产生的爆炸声响起,两道身形各自倒飞出去,元霸站住身形浑身一震以后鲜血喷出,不可置信的看着纪凡宇“这是什么秘术,怎么一下能把实力郊提升这么强,竟然能伤到我,太䯣可怕了,此子绝不能留。”元霸想完不带一丝犹豫面露狠色又想纪凡宇杀去。

      只是纪凡宇因为动用生死决,加上先前受伤严重,此时已经被气爆震得浑身散架一般,对于元霸再次瘛杀到已经是没有一丝反抗之力了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元霸攻来的声影拼着最后一丝力气看向白冬躺着的地方眼角落下一滴眼泪后勞也晕死过去……

      这漹时元霸的长棍已经向纪凡宇脑袋砸了下去……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