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万界给人戴帽

      董长青今天感觉很快乐。

      因为他在继六花后,再次把到䌕了一个在他看来很有培养潜力的可爱妹子——坂上智代。

      坂上智代,一个在日常番剧照中却能拥有百人敌级别㧊的bug战斗力的角色。

      擅长腿法和群体混战,可以凭借强大的运动神经和高超技巧打出单次100以上的连击。

      人送外号——“武帝”

      简直碉堡了呀!而且这位武帝妹子还有着对家人特别温柔的贤内助属性,完美符合他的审美观与择偶标准!

      这可比偶然听说过的六花要띵香多了。

      当然,并不是说六花就不可爱了,只是美女吗……

      当然是多多益善,但如果是能在床上跟他娇喘连连,在床下帮他征战四方的妹子就更好了。

      所以董长青这几天基本上都在和新到手的智代妹子“交流”感情,不小心就冷落了六花。

      虽然并不知道六花此时的心情如何糟糕,不过就算知道了董长青也只会表示——女人吗,随便哄哄就好了,更何况是这种没长大的小女孩。

      卧室的门突然打开,在董长青和郄智代快要进一步“深入交流”的时候。

      小鸟游六花和身材高挑、一头紫发,比她要足足高出㇂两个头的毒岛伢子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衣冠不整的一对男女,六↋花有些羞红了脸,而伢子倒是綁镇定。

      不仅不像六花那样害羞的像个把头埋入沙堆的鸵鸟一样,还相当坦然的A了上䢕去。

      鞨 奠 A了上去呢璹……

      在董长青和智代、伢子两人之间一阵亲密过后,他有些好奇的询问起了伢子突然来找自己的原因。

      “我偶然间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女孩用剑隔ꅈ空劈开了岩石,她似乎是本地的人物,所以ꀷ我对她的剑术有些好奇。”

      “哦?能放出剑气吗?她叫什么名字?”

      “神领可怜,这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

      伢子的话让董长錂青陷入了沉思。

      毕竟轮回殿对这个世界的描述是一个纯粹的二次元风格的休闲世界。

      虽然短同时也刣是A级的科技世界,但最芯多也就只是有些黑科技,不可能存在神秘力量。

      理论上来说,像自己怀中的武帝智男代那样能吊打绝大部分普通人的战斗力就已经是天花板了。

      而伢子所说的那种程度的剑术,明显是已经超过了普通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但理论归理论,现实是现实。

      说起来这个뺯名为神领可鵿怜的女孩他也有些印象,好像是一部名为《我被绑架到贵族女校……》的日常番剧里的人物。

      这么一看쨅,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难不成自己捡到宝了?

      一想到神领可怜那能在这个无神秘的世界里,开发出能放出剑气的剑术的强旃大天赋。

      董长青突然有种随⑏便花几个石关头抽奖㩙却一连抽出十张金卡的惊喜。(FGO抽卡,不知道的可以当运气好买一张彩票就能中奖百万,一个意思)

      “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吧!让我也见识一下这位剑道天才。” 郒

      顺便把她给纳入宫中,哈哈哈哈哈……

      心中如此想到,这让董长青简直是迫不及待,但伢子却是对他摇了摇头道:“不,主人您还是呆在这里吧,六花딟妹妹ኪ找您有ꆋ些事情呢!”

      “哦,什么事?”

      “这还是您亲自问她吧……毕竟亲口向男人说出自己的心意,可是女人不输于战斗时所有的勇敢哦。”

      “而且……”

      鮎伢子语气一转,露出了自己所独有的骄傲自信。

      “我一定会取得胜利,然后把那个女孩带回来见主人的。”

      “不过您要答应我,不能强莪迫她,好吗?”

      在表达了自己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后,伢子又表现出担心的语气。

      让董长青不得感叹,不愧是伢子,既有女武者一样的刚毅果然,又有大和抚子那样的温柔内在。

      于是他也不恼伢子要求自己的保证,大手一挥,㤻直接表示伢子你尽管放心,我平时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云云……

      伢子放心的走了,房间里只剩下了六花和董长青,以及他怀里揽着的,一脸红晕的智代。

      “有什么事呢?六花。”

      听到眼前男子那轻佻中又带着一股邪异魅力的声音,六花不由感到心神一阵晃荡,几乎忍不住地想要对对方撒娇。

      ꫮ但是……

      一想起早上自己手机上那条来自勇太手机号的短信,她就感觉到自己有了继续下去的决心。

      她依旧ڡ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闭上眼睛进行了一次深呼吸,六花终于鼓起勇气,正╿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

      “让…让我ᘠ们…取消这个契约吧……”

      尽管少镛女在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保鵵持坚定,但话说出口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带上颤音。

      而听到这话的董长青却是有些沉默了。

      许久以后才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解除邪王真眼与炎之魔王的契约!”

      六花걦憋着一口气,又再次开口道。

      似乎是战胜了心啌中的某些东西一样,她这回的声音却是坚定了许⋍多。

      但ࠕ董长青可不在意这些变化,他在意的是——自己被㖺甩了!!!

      脸色低沉下来,一把推开怀中的智代,然后捏住六花的下巴就是一个壁咚。

      “如果说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那么……恭ﷃ喜你,你成功了!”

      董长青霸气侧漏的话语让被压在墙上的六花眼神迷离了一阵。

      硛但她最后还是扭过头去,坚持自己真正的룬想法。

      “我们该结束了。”

      “你不是前世那个注定要与我签订契约的人。”

      六花委婉却又坚撄定的话,彻底激怒了董长青。

      他可是炎魔!巴洛炎魔!

      在深渊里,除了那些独一无二的领主们以外最ᯤ强大、最高贵、娎最残暴的高等恶魔!

      虽然他为了修炼《玄邪罡》、港漫版《九阳神功》、《冰心诀》《北冥阴阳合欢法》等高等武学和更好的把妹……

      所以只兑换了半巴洛炎魔血统,总体上依旧保持了人类的本体形态。

      掵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恶魔那种天生的极恶混乱的习性了。

      只是平时控制的好,又修炼了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本能冲动的功法才会显得“比较正常”。

      而现在六花的话,则是让进入轮回殿以来就一路顺风顺水的董长青有些接受不能。 苳

      輢老子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就在东京丧尸群里大杀特杀了。

      之后在八步天龙里和乔峰⥟把酒言欢,在魔禁里和一쫂方通行一决胜负,在漫威里从齐塔瑞大军手中拯救世界……

      老子把过的女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你还是头一个要甩了我,然后给我戴绿帽的。

      这能忍吗?这当然不能忍了!

      弱我要是这都能忍,那还是不是男人㙶了?

      㥾 那还当啥恶魔啊,当哥布林去算了!

      (分手=想要出轨=给戴绿帽子=忍了的话还是不是男人了……

      好像没毛病……)

      于是火上心头的董长青一把扯开六花的衣服,完全不顾后面智代的惊呼,打算直接就把六花给就地正法了。

      六花虽然已经和眼前的男人越过了那条线,但是她现在已经决定—䒫—无论如何都要再去见勇太一面!

      于是她扭过头来,奋起反抗!

      然后被董长青一下子正好堵住嘴唇。

      “呜呜呜呜呜……”

      六花发出了可爱的支吾声,进一步激发了把她压在身下的董长青的恶魔本性。

      于是他的手法开始变得粗暴,话语中尽是污秽,场面渐渐不可描述起来。

      与此同时,在这个城市的另一쾌处。

      同为轮回者董长青的队友+禁腐的唐娜·路易丝来到了몔一条河的旁边。

      她在原地有些无聊的等待着,因㧈为六花昨天发短信说要给她一Ḃ个惊喜来着,让她在这个地ᗱ方等待。

      虽然不知道六花蛍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居然要自己提前来这里刖等待。

      不过想起早上看到的六花那副羞涩可爱的样子,她就充满了期待。

      完全没有嫌等待时间太长的不耐。

      ꈻ不过,话虽如此。

      现在已쾫经快要到傍晚了,六花怎ୂ么还没到呢?

      出什么事了吗?

      唐娜有些不安的捏着自己的大拇指,时不时担忧的看向远处。

      ⛠ 而在她附近鵆,眼睛所看㰵不到的地方。ぼ

      㪻一欦身白色内衫加黑色风衣的楚虹,带着白色兜帽,低头靠在街道边上。

      同时他的手里把玩着一枚硬币,时不时的将Ꚍ硬币抛起,再接住。

      抛起、接住、抛起、接住、抛起、接住……

      再一次接住硬币,楚虹闭上帗他那双已经开启了的血红色的眼睛。

      然后深吸一口气,又再次将硬币高高抛起。

      꽕而这次,楚虹并没有伸手去接,任由硬币落下。

      硬币落在地郡上,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然后它在弹起后慢慢向前滚去,一直到一个小ځ男孩的脚边。

      ᾎ男孩好奇的捡起了硬币,却没看到他正好挡住了背后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上班族的去路。

      于是上班族慌忙的扭转车头,避开了小男孩,却是正好撞上了拐角处的汽车。

      然后那辆汽车的车主又恰好是位车龄不足一年的女司机,于是……

      一辆车撞上了另一㾙辆车,然后两辆车碰上了第三辆쮩,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一转眼,一场大型车祸现场就出现在了楚虹䟆身边。䱼

      同时也打扰到了另一边的唐娜。

      淚当蜇唐娜因为好奇而来到事发现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宍副景象:

      賃 喇叭轰鸣,无数车辆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街道中心是几辆破损的车辆,很明显是发生了车祸。

      一个小男孩正在倒在血泊䧢中的母亲身旁哭泣,人们或恐慌、或起哄的声音弥漫着。

      这混乱的一幕激起了唐娜作为一名重视荣誉的骑士的责任感。

      她几屑乎是完全没考虑后果,就上去推开四周的人群,来到那个在哭泣的男孩身边。

      先是查看了一下地上男孩母亲的伤势——虽윣然严重,但还没死。

      取붌出一些备用的疗伤药给她饮下,然后蹲下身去摸着男孩的头,并安抚他道:“孩子,不要哭泣。”

      “࡚你是一个坚强的男孩,应该삤要保护好妈妈,对吗?”

      男孩在女骑士那坚毅又温柔机的目光的鼓励下慢慢停止哭泣,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是…是的,我一定会在这里保护好妈妈的,大姐姐!”

      唐娜笑了笑,摸着他的头说道:“乖孩子。”

      女骑士站起身,来到事发地点后,用她那远超常人的力量扯开被撞坏的车门,救出了几个伤者。

      然后又凭着刚才的惊人之举所带来的气势和天生的领导魅᲻力,有效的阻止顖了现场的混乱。

      之后,在医护人员来到现场时,她又因为小男孩那单纯、无助的眼神而不得不上车陪他一起把母亲送到医院。

      䶵 目送着那个有些棘手的女人随着救护车一起离去,楚虹默默地弯下腰捡起一枚硬币规。

      再次将硬币抛起,然峎后抓在手中。 砓

      但楚虹并没有去看硬币落下的结果,只是握紧手中之物,再将其随手扔掉。

      輇 然后拉低兜帽,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