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久久爱

      信是堂弟苏集邮来的,信中说老薛Ѯ家钱庄来追ۛ债,声称如果一个月之内再不뜓还钱,就要求官府强征苏家老宅。如今家里拆东墙补西墙,吃饭都快成问题了,哪有钱给他。还请哥哥想想办法。

      见信苏御䌹便是一皱眉,随后去找王珣商量此事。

      王珣说,可以用军驿送些钱过去。而官府那边,凭借小姐一纸文书,便可暂时隣压下。

      苏御去李家货栈“借”五百万钱,然后去金银首饰店买了一件颇为有趣的步摇,随홆后找唐灵儿讨要邮货军牌。

       唐灵儿正在批件,闻听苏御讲述整个过程,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问道:“你借钱,将来如何还?”

      苏御道:“我自f己想办法慢慢还。秃”  燄

      唐灵儿道:“你入赘我家,按理说你的钱也是我的钱。”

      唐灵儿这样说算是比较含蓄的了,否则说一大堆诸如“底漏”“无凭”“不䰋从”跩“少德”푁之类的话,那就很难听了。

      呌 苏御当然听得出其中意味,于是道:“뼭钱是以苏家名㱹义借的,与郡主㖅府无关。㊟将来还钱的事也㍓不必灵儿操心。”

      唐賊灵儿问:“如果苏家还不上呢뜮?杛”

      苏御道:“一定能还得上。”

      唐灵儿掏出一块军牌,在上罏面写字,把军牌桬推硇给苏御,情绪不高地道:“仅此趘一次,下不为例㒯。”

      苏⚉御掏兜,取出一个盒子来,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支金丝雀步摇。那金丝雀纯金打造,做工细腻,佩在发⿖髻之上,随着人动便它也微微颤动。象征雀尾的羽毛末端,还嵌有小쏵颗宝石各色,看起来非常精致。

      苏御把礼盒放到唐灵儿桌上,道:“还麻烦灵儿帮忙,请求华州府尹暂时不要动苏家老宅。撅那是苏家最䜱后的房产,如果被强征了去,苏家人就要露宿街头。”

      鄛唐灵儿诟瞥了那步摇一眼:“有⥠事便直说,何必买这些头饰,我又不缺령这样东西。你家本来就缺佛钱,还在这事上浪费钱财。”

      唐灵儿拽来一张公文纸,刷刷点痡点写了封信。这封信没交给苏御,︫而是放到了一旁的公办文件当中。唐灵儿出手的文件有缓急之分,她把这封信随便丢进“缓办”一栏当中。看来她对自己的这封信有充足的把握,华州府尹一定会给她晼这个面子。

      청 对于那步摇,唐灵儿嘴上说不需要罻,还让苏御邮寄到华州去。

      톞可直到苏御离开蘾,唐竢灵儿也没强求苏御把步摇拿走。

      后来听王珣说,那步摇ȟ被小姐放到了储物柜中。

      ——

      几日过去。

      苏御一直很忙,每日早出晚归的。

      小嬛依然每日去小楼述职,鍪唐灵儿问小嬛,姑爷뛮整日都꠫忙些什么?

      小嬛说:ࣼ姑爷最㨂近与唐金来往密切。唐金说自己很缺钱,想通过东大仓搞点生意。请求姑爷对他开放仓库。姑爷并没有答应唐金的请求,而是在李家货栈玙为唐金谋了一个院子,㱯给唐金免费使用。唐金非常高兴,还送来不少礼品湐。

      풸 㛊 킩唐灵儿诧异:李家货栈为Ⓞ何如此听苏御的?

      瘃小嬛说:李家货栈开办以来,一直都没什么生意可做,那么多地方윉空着也是空着,姑爷去说一句话,那个叫李勋的掌柜就同意了인。ᢅ

      虽然小嬛整日跟在苏御身边,ḥ但她并不了解内幕。ꂋ她甚至不如冯趲瑜知道的内幕多,比如冯瑜和苏御跑去立德坊,私会럅西门家九小姐的事,至今小嬛也不知道蕋。这已经成为苏御和冯瑜之间的秘密。

      小项嬛述职回来,跑到苏御身边,低声说:“姑爷,我听说个事儿。”

      苏御饶ᐇ有兴致道:“说来听听。”

      小嬛神秘兮兮地道:“四公子唐宽,已经两次去见国公爷,据说哥俩闹得挺不愉快的。”

      “因为什么事?”

      “还能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财权的事闹的呗。”小嬛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说:“唐宽一直对咱家小姐掌权不满,还总说之所以东府周转不灵,就是因为唐灵儿缺乏经验导致的。如果是他掌握东府财权,才不会让东府过得这么穷。我听王珣说,唐宽还在背后搞小动作。八成是要拆小姐的台。”

      苏御苦笑一声,没说话。 묫

      小嬛郑重道:“姑爷,您可别小看了唐宽,其实᧛唐府里有不少人支持他呢。每个唁季度唐府都会召开家族会议,会议上经常是唇枪舌剑的。即便是国公爷在家族会瘟议上也时常受非议。多年的经历看来,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大事发生。那些平时看起来没什么权䠎力的老头子,如果在家族会议៚上集体攻击小姐,那小姐的财权八成是要交出的。尤其是这次,我和王珣姐姐都葒觉得小姐很危险。因为小姐要在这次大会上向所有匂人阐明东府财务处境,还要解释许多别人提出的问题。最近几个月东府连晚饭都要自己掏钱吃,小姐饱受非议。估计不好解䩇释了。”

      “哦?还有这种事?”

      “那可不。当初棚唐宁搞东西两府财权分治,就是在这种家族会议上决定下来的。”

      “哦…”

      当天晚上苏御又ꁃ去了一炞次李家货栈,让李勋想办法收集唐宽的黑历史。牝

      事后苏御去找唐金,从唐金那里攫取一些关于唐宽的背景,还有唐宽在唐府的关系网,包括关系网中的各种利益关µ系。圗

      当苏御理찟清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之后,认为唐唗灵儿要在这次会议上倒霉。这次要搞唐灵儿的,绝对不仅仅是唐宽一个人。

      自从唐灵儿掌握财权以来,为了控制东府赤字,连续得罪了好几ⰵ个老头子。而当藻初唐宽在位的时候,都是把那⨑几个老头子供起来的。

      在这个阶段,唐灵儿依然保持强横态度,对那些老头子的支款请求置之不理。整日忙碌商ϳ业事务,要不然就是在自己的小楼里闷头办公,她似乎没察觉到危险的降临。 꼧

      子初,苏御퉉还坐在唐金的茶楼里,看着一张密密麻麻的唐府关系网图,颇为感ࣈ叹:

      “没想到唐氏家族会议权力这么大。看来要准备一场辩论赛了。不过从我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还不足以驳倒那些老头子。还需要大舅哥帮忙呀。”

      唐金一笑င道:“那帮老东西没几个是屁股干净的。我知道一些他们的秘密,都已经告诉ㅹ你了。不过妹夫,不妨再ﵷ告诉你,我作为唐氏一员,可不敢得罪他们。你想在꽙家族会议上跟那帮老家伙掰掰手腕,我只能在背后支持支持你。”

      “呵呵,好。”苏御站起身:“无论呣将来成功与否,唐灵儿都会知道堂兄曾经帮助过她。”

      唐金会意一笑,䬮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