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田彩也香中出解禁

      夜市的某个摊位上堆了满桌小孩子见捙到了准会眉开眼笑的吃食,冰糖葫芦、桂花糕、酒酿圆子、麻酥糖、牛乳酥——应有尽有,皆是甜食。

      躬“我真的可以吃这些当晚膳?”戚七如置身梦幻,双眼亮晶的盯着桌上引人垂涎三尺的食物,不敢相信的轻叫出声。

      “不然要如何?七七小姐,你不会恰巧想告诉我,你非常讨厌这些东西吧?”ⷼ吴慎行才不相信有那一个女孩会对这些ꢼ东西免疫;쿛这些东西对他自己而言却是食之无味,也不知女孩子为何极喜甜食。

      “当然不ꉚ是。”戚七连忙咬下一颗糖葫ᶩ芦以兹证明。不过,她即便嘴里吃着东西,却仍不忘数落吴慎行,非ꔉ常的老气横秋。“可我正在长身体,所以必须吃些有营养的食物来帮助成长,吃这么多甜食根本没有营ヂ养,你想害我长不大吗?晚膳吃这个!”戚七真是ⴀ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歁过份。

      吴慎行邪邪一笑,挑眉看她,“吃这些自然是没有营养৞的,但却有ꩻ一个好处,它둒会造成虚胖。我的目的很简单,把你喂成小胖妞,以免戚瑞安回来当真以为我每日饿你两顿,打你三顿地虐待你呢!”

      “小人。”戚七做了个结论,开始专心对付她面前堆积如山的甜食,一点也不客气,完全没有形象的大吃大喝了挣起来。

      粆 吴慎行则叫来一份卤面,边吃边看ඈ着眼前的戚七。他心中奇⁞怪,戚七生长在富緈裕环境中,为何不似一般孩子长得丰丰润润?샞反倒瘦不拉几的,㺸看锰来比实际年纪小好黓多。只有那股与生俱喰来的娇贵气质令人鷛一看便知晓是出生富贵人家的孩子。白里透红的皮肤闪烁着柔嫩的光泽,触感像绸缎一般舒服;尤其在白日里阳光照耀下的她,就像一尊晶莹剔透,精雕而成的白玉娃娃似的,全没一点瑕疵。

      一团粉蓝身影夹着香风袭了过껌来,站在他们桌前。

      “哎畞呀!真巧,未想到竟会在此处遇见了你们。”一位涂脂抹粉的有些㰡过了的美人站在他们身前。

      쥧这女子Ἦ是何人?吴慎行皱眉。他很少仂去쭏记女子的面孔,除非是生意场上的必要。

      䯟 戚七有趣地看着吴慎行一脸愤不屑的表情,与刘玉茹因得不到二人回应,瞬䂎间转换成尴尬的僵硬笑容形成强烈的对比。刘玉茹似乎进退不得,手上一包青菜、水果,配上她这一身行头实ꮚ在很不搭调。最可怜的是她以熟人方式向他们打招呼,偏偏人家一脸根本不认得她的模样。

      戏看够ᾗ了,戚七好心的装出甜美的笑容,“刘姐姐,好巧,又见面了。”

      刘玉茹只差没有感激涕零,暗想:“谢天宜谢地,总算有人认得我,否则我简直羞怍愧到要去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퇰 “七七好乖,儃我还以为连螴你都不曾⤙记得我呢!我家就黛在附近,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你嶓们。”

      “如此这般貌美的༰大姐姐ꖬ,我即使想忘也忘不掉呀!何况······”这一句话说得刘玉茹心花怒放,急于想知晓下猿一句,“何况如何?”

      戚七缓缓喝了一口茶,砸砸嘴,这才道:뼴“何况你险些使慎哥哥ꣲ被官府告绑架,差一ꈖ点让捕快抓去牢里吃쓮免钱饭呀!”

      原来是她!吴慎行这才想起来,看䕉着刘玉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찅小鬼嘴巴ﺫ整人的工夫简直无人能及。尽管心狣中直笑,总也不能让人家蜝姑娘太下不了台,不幸让戚七整上的人,都值得他人因此而致上十二万分哀悼之意。

      “刘姑娘,请坐,一起用些?”吴慎行给了刘玉茹一个前嫌尽弃的笑容,这才使刘玉茹芳心大定。

      똽 先前刘玉茹誱从梨园出来想到这边胡乱糊弄一口了事,却﮺见到他们在这边,她认为机贂不可失,苦思要如何接近㓳他们之余,终于想到何不以赎罪为藉口,亲自下厨为其做一顿晚膳?!主意已定,立刻跑到附近的酒楼,高价买来了一大堆青菜、鲜肉等⃉食材,然后假装룐不经意地遇到他们,走过去打声招呼。

      吴慎行的笑容给了刘玉茹十足的勇气,“为何在此吃这些即没有营养又不嶼干净的食物?我鴛看就算是我为上次之事向吴公子陪罪,让我献一下丑弗,我亲自下厨为两位做晚膳如何?七七太瘦了,一定是只吃甜食,不曾好好用䀩膳才会如此,营养不够嘛!”

      长得好看且又会下厨的人不多了,刘玉茹自认櫞有办法让吴慎行刮目相看,并印象深刻。

      戚七瞪大一双杏眼,看刘玉茹胆敢拿她做文章大肆批评。哼!햰又一个欠教训的人。她要引人注目、勾引男子,那是她的事,犯不着扯上她戚大小姐。

      “我看不必麻烦了。”吴慎行眼光扫到戚轧七一脸忿忿下平的表情,明了她的心思。戚七会去才怪,即便是去了也只会让刘玉茹下场凄凉。

      “东西都备齐了,保证做得美味可口。难道,吴公子以为我方才所说的不过是应酬话?千万别这㡾么想。”刘玉郸茹有些急了。

      ĉ 乫 “看戚七的意思霂吧。”

      刘玉茹那种不达目的死不甘休的态度令吴慎行反感之余也懒得搭理,心中对她的行为也㰢有了个底。有句老掉牙的话不是如此说吗?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不过,这句话若৛真的属实,那么匍厨娘的爱慕者岂不是要多到数不清了?!

      面갘对戚七就好办多了,刘玉茹㙙对戚七笑道:“七七,你若真的想长成美人儿的话,一瓆定要忌吃这些杂七杂八的甜食和零嘴。你看那边·溛·····”她伸手鉝指向隔桌的两个小胖妹,正狼吞虎咽的吃麻油酥,好不快意,下巴上的肉正一上一下的抖动呢!这一指更教戚七生气了。

      而刘玉茹却还没说够:“所以,小孩子芎要乖乖的吃饭。”

      “可是我不喜食正餐呀!”戚七甜甜的打断她的说教,用䔥甜美的笑容掩饰满心的怒意맶。

      鶋 “无碍,看你喜欢吃什么菜,我全做给你吃。久而久之,你会渐渐爱吃的桎。”她一直当戚七是个天真无邪,只큟偶尔才ᷳ顽皮一下的小女孩浾。

      那知戚七一肚子整人的念头,藼想不上她妿的当都难。刘붓玉茹甚至认为大局已定,很贤妻良母的帮忙收拾ᩬ一桌才吃一半的东西。

      她会很惨!吴慎行心中这么告诉自己。谁惹到这个小矹恶魔,谁就活该倒楣,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出门没有找菩萨保佑,他䐜可没打算插手。

      玈 本䒜来嘛,女人之间的战争,男人只能摸摸쓮鼻子做壁上观。多事介入,到最后只有被轰成炮灰的份。何况刘玉茹一副急切的慈母状,根本忘了她自己是谁了?天晓得他们与她还称不上认识。是她急着嫁人?还是真롊的热心䯮到这种程度?吴≨慎行心中自有一番评估,答案了然于心。而戚七恰巧成为她攀升,搭讪的踏脚石而已。只是,戚七最恨被人利用,哪会윃安份当她的踏脚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