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加微信约200一晚

      十里坡,经验刷取成功。

      许墨和武松,在拒绝了张青夫妇挽留的念头,以及一番依依惜别之后,领着两个衙役转身离开。

      “这一次果真是不负期望,能与大哥二哥这样的当时人杰结拜。”

      朝阳下,看着许墨等人离去的背影,张青还有些感叹不舍。

      “当家的,大哥临走之前,还给我塞了一百两银子,说让我置办些衣物肉食,给兄弟们过冬。”

      孙二娘扭捏的松开了攥紧的拳头,里边是一张发皱了的银票。

      脸上满是感动。

      “大哥真是大好人啊。”

      “义薄云天,浮世真男人!”张青猛地点头,看向许墨两人远去的方向,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要是这天下的富人,都是如同大哥一般,那他们何苦在这里开什么黑店。

      感动了好一阵,孙二娘擦了餐饱含热泪的眼眶,突然‘噗嗤’一笑。

      “当家的,我发现大哥二哥两亲兄弟也都挺有意思的。

      你注意没有,二哥和大哥说话的时候,眼睛是往上瞟着的,而且也只有和大哥说话的时候才是这样。”

      “我当然发现了。”张青认真的点了点头,表情严肃。

      “我想,那一定是大哥时刻在提醒二哥,做人要向上看。

      对,一定是这样的,也只有在这样的教育下面,才能教出二哥这样的天人!”

      张青面色狂热,孙二娘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

      孟州大牢。

      “顺子,顺子,清醒一下,我跟你打听个事。”

      许墨打开牢门,走到趴在桌子上打盹的狱卒面前,用力的晃了晃他。

      武松和别的狱卒出去喝酒了,许墨觉得自己得赶紧趁这个机会打听一下消息。

      从十字坡离开之后,他们赶了几天路到了孟州,尔后顺利的被关进了大牢。

      现在已经关在这里边好几天了,可原本世界里边,该出来献殷勤求帮助的施恩,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许墨有些等不及了。

      他感觉,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在武松杀了西门庆等人之后,自己没能直接完成任务的关键所在。

      除了杀死西门庆等人这个引子之外,武松之所以上梁山的关键所在,就是大闹飞云浦和血溅鸳鸯楼这一档子事。

      而这一档子事情,开端就是在施恩这个人。

      没有施恩,就没有开端,更不可能有后面的事。

      叫做顺子的狱卒,被粗暴的摇醒,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

      “武大哥你是想吃烧鸡吗,我这就给你去买。”

      顺子站起身,迈开腿就准备往外走。

      给武大哥买烧鸡回来,这都快养成他的肌肉记忆了。

      “回来。”

      许墨一把拉住顺子,“我现在不想吃烧鸡,是想跟你打听个事情。”

      顺子这才反应过来,一下打起精神:“武大哥你说,什么事情,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能在替武大哥跑腿买烧鸡之外,还能做一些事情,那是他刁顺子的荣幸啊。

      “声音小点,这件事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清楚吗。”

      许墨抚额,因他的热情感到有些为难。

      有的时候太受人追捧尊敬,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这个世界的传言传播速度,着实有些太快了。

      现在,传言中的武大郎,完美符合完美贴切【冬时阳】这个称号。

      许墨自己听了那些传闻之后,都觉得【冬时阳】这个称号一点没夸张……甚至感觉都有些配不上自己。

      传闻中——

      武.为救弱女子,勇斗地痞恶霸.大郎。

      武.为助从未谋面的广大路人,一掷千金.大郎。

      武.义薄云天,活菩萨在世,圣人转生.大郎。

      ……

      一大堆的溢美之词在身,现在他和武松站在一块,打虎英雄这个称号甚至都已经沦为了陪衬。

      对于武松,人们只会赞扬他打虎之力的英武。

      但对于武大郎,谁都想要身边有一个有钱又经常撒钱的大好人。

      “好的武大哥,您尽管问吧。”刁顺子压低了声音。

      “我听说你们孟州府衙里边,有个叫做施恩的人,你可认识?”许墨问。

      “施恩?好像没听过,武大哥你确定是在我们孟州府衙里边?”刁顺子挠了挠头。

      “武大哥你问这个人做什么,要不要我给你去打听打听?”

      “没什么,你再好好想想,确定从来没有听过?”

      许墨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难道施恩也像雷横那样乱跑去了?

      直接跑到别的地方安家?

      没这么离谱吧!

      “确实是想不起来。”顺子有些愧疚,这么一点小事都帮不了武大哥。

      “他还有个绰号,好像叫做金眼彪。”许墨不死心再补充了一句。

      但他实际上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顺子一听这句话,立刻就眼睛发亮。

      “金眼彪,这好像听过……哦哦,我想起来了,武大哥你说的是老恩吧,原来他是姓施啊。”

      “老恩……你认识?!”许墨也是眼前一亮。

      “当然认识了……”

      顺子拉凳子坐下,兴奋的讲起施恩的事情。

      “好了,多谢了。”

      许墨越听越失望,叫停顺子之后,从怀中掏出一块银两丢给了他。

      名声那是附属品,钞能力才是他和武松能在这牢里过的像度假一样的主要原因。

      “这件事谁都别告诉,替我买只烧鸡回来,剩下的给你当小费了。”

      “好咧,多谢武大哥。”顺子掂了掂银两的分量,立刻喜笑颜开。

      ……

      “没想到施恩不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而是干脆比原来世界里先出生了十几年。”

      许墨一边啃着让顺子买回来的烧鸡,一边轻声分析着眼下的情况。

      理一理从顺子的口中得知的内容:

      【施恩和蒋门神,都比原先世界里边先出生了十几年。

      这一点是自从他出现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是已经改变了的。

      属于任务完成路上的绊脚石,虽然极少会出现,但还是会有。

      两人出生时间的提前,导致了引发施恩来求助武松的快活林酒店的事情,也一并提早到了十几年之前。

      时间这么久远了,施恩自然不会现在来求武松帮忙出手,况且施恩现在也已经不再牢狱任职了。

      所以,施恩求助这个开端没了,所以自然也就没了后边飞云浦和鸳鸯楼的事情。

      武松之所以后面没上梁山,问题所在就是这里。】

      “有些棘手啊,总不能莫名其妙跑去伸张十几年前的正义,把蒋门神揍一顿吧。”

      许墨喃喃自语;“要不,出去溜达溜达,看有没有机会为民除害一下?”

      “大哥,你再说什么呢?”和狱卒外出喝酒的武松回来了,问道。

      “没什么,二弟,要不要再和大哥出去走走。”许墨笑眯眯的招手。

      “好啊。”

      武松点了点头,兄弟二人在狱卒的注视之下,朝外边走了出去。

      “武大哥武二哥,兄弟俩的感情可真好啊。”顺子在后边由衷感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