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济公3下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河北,武当山,紫霄쥲宫。

      这一日是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的九十寿辰。猖当天一早,紫霄宫中便喜气洋洋,六个弟子自大弟子宋远桥以下,逐一向师父拜寿喃。只是七弟子之中㻬少了个俞岱岩不到。张三丰和诸弟子知道俞岱岩做事稳重,到南方去诛灭的那个剧盗也不是如何厉害的人物,预计当可及时赶到。

      但等到퉹正午,仍不见他人影。众人不耐起来,张翠山便道:“弟子下山接三熈哥去。”哪知他这一去之后,也是音讯全无。按说他所骑的青骢马脚力极快,便是直迎到老河口,也该回转了,不料直到酉时,仍不见回山。

      大厅上寿筵早已摆好,红烛高烧,已点去了小半枝。众人都有些心绪齭不宁起来。六弟子殷梨亭、七弟子莫声谷在紫霄宫门口进进出出,也不知已有多少遍。张三丰素知这两个弟子的性格,俞岱岩稳重可靠,能担当大事,张翠山聪明机灵,办事迅敏,从不拖泥带水,到这时还不见回山,定是有了变故。宋远桥望了红烛,陪笑道:“师父,三弟和五弟定是遇了甚么不平之事,因之出手干预。师父常臮教训我们要积德行善,今日你老人家千秋大喜,两个师弟干一件侠义之事,那才是最好不过的寿仪啊。”

      ꒝ 张三丰一摸长须,笑道:“嗯嗯,我八十岁生日那天,你救了一个投井寡妇的性命,那好得很啊。只是每隔十年才做一件好事,未免叫天下人等得心焦。”五个弟子一齐笑了起来。张三丰生性诙谐,师徒之间也常说笑话。

      四弟子张松溪道:“你老人家至少活到二百岁,我们每十年干桩好事,加起来也不少啦。”七弟子莫声谷笑道:“哈哈,就怕我们七个弟子没这么多岁数好活……”

      他一言未毕,宋远桥和二弟子俞莲舟一齐抢到滴水檐前,叫道:“是三弟么?”只听得张翠山道:“是我!”声音中带着呜咽。只见他双臂横抱一人,抢了进来,满脸血污混着汗水,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众人大惊之下,只见张翠山身子一晃,向后便ㄴ倒。他这般足不停步的长途奔驰,加之心中伤痛,终于支持不住,一见到师父和众同门,竟自晕去。ꥨ

      宋远桥和俞莲舟知张翠山之晕,只是心神激荡,再加疲累过甚,三师弟俞岱岩却是存亡未卜,两人不탓约而同的伸手将俞岱岩抱起,只见他呼吸微弱,只剩下游⥀丝般一口气。

      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胸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丹瓶口本用白蜡封住,这时也不及除蜡开瓶,左手쳼两指一捏,瓷瓶碎裂,取出三粒白色丹药,喂在俞岱岩嘴里。軃

      但俞岱岩知觉已失,哪里还会吞咽?张三丰双手食指和拇指虚拿,成“鹤嘴劲”势,哱以食指指尖点在俞岱岩耳尖上三分处的“龙跃窍⍊”,运起内功,微微摆动。以他此时功力,这“鹤嘴劲点龙跃窍”使将出来,便是新断气之人也能还魂片刻,但他手指直摆到二十下,俞岱岩仍是动也不动。

      张三丰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捏成剑诀,掌心向下,两手双取俞岱岩“颊车穴”。那“颊车穴”就在腮上牙关紧闭的结合之处,张三丰阴手点过,立即掌心向上,翻成䞍阳手,一阴一阳,交互变换,翻到第十二次时,俞岱岩终于张开了口,缓缓将丹药吞入喉中。殷梨亭和莫声谷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啊”的一声,同时叫了出来。

      但俞岱岩喉头肌肉僵廖硬,丹药虽入咽喉,却不至腹。张松溪便伸手按摩他喉头肌肉。张三丰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缺盆”、“俞府”诸穴,켺尾脊的“阳关”、“命门”诸穴,让他醒转之后,不致因四肢剧痛喞而重又昏迷。

      宋远桥和俞莲舟平素见师父无论遇到甚么疑难惊险大事,始终泰然自若,但这一次双手竟然微微发颤,眼神中流露出惶惑之色,两人均知三师弟之伤,实是非同小可。过不多时,张翠山悠悠醒转,叫道:“师父,三哥还能救么?”

      张三丰不答,只道:“翠山,世上谁人不死?”只听得脚步⊽声响,一个小童进来报道:“观外有一干镖客求见祖师爷,说是临安府龙门镖㺭局的谿都大锦。”鳼张翠山霍地站起,满脸怒色,喝道:“便是这厮!”纵身出去,只听得门外呛啷啷几声响,兵刃落地。

      殷梨亭和莫声谷正要抢出去相助师兄,只见张翠山右手抓住一ಃ条大汉的后心,提了进来,진往地下重重一摔,怒錍道:“都是这厮坏的大事!”莫声谷听是这人害得三师哥如此重伤,伸脚便往都大锦身上踢去。

      宋远桥低喝:“且慢!”莫声谷当即收脚。

      只听得门外有人叫道:“你武当繓派讲理不讲?我们好意求见,却这般欺侮人么?”

      宋远桥眉头微皱,伸手在都大锦后肩和背心拍了几下,解开张翠山点了他的穴道,说道:“门外客人不须喧哗,请稍待片刻,自当分辨是非。”这两句话语气威严,内力充沛。祝史两镖头听了,登时气为之慑,只道是张三丰出言喝止,哪里还敢罗唣?

      宋远桥道:“五弟,三弟如何受伤,你慢慢说,不用气急。”₝张翠山向都大锦狠狠瞪了一眼,才将龙门镖局如何受托护送俞岱岩来武当山、却给六个歹人冒名接去,之后碰到三个喇嘛一个少年之事说了。

      宋远瑙桥见都大锦这等功夫,早知决非伤害俞岱岩之人,何况既敢登门求见,自是心中不虚,当下和颜悦色的向都大锦询问经过。都大锦一一照实而说,最后惨然道:“宋大侠,我姓都的办事不周,累得俞三侠遭此横祸,自是该死。我们临安满局子的老小,此时还不知性命如何呢。”

      宋远桥只是怀疑那大都来的几个喇嘛,随即问道:“五弟,那几个喇嘛可有异处?”张翠山想了想说道:“当时遇到三哥的时候,是被三个喇嘛和一个少年所救,那少年通报的姓名,说是大都而来叫王保保。” 

      扩廓锴帖木儿的汉名,除了个别几个人知道,没有人知道,更别说武当几人了ꭳ。

      张三丰一直双掌贴着俞岱岩“神藏”“灵台”两穴,鼓动内力送入他体内,听都大锦说到这里,忽道:“莲舟,立即动身去临安,保护龙门镖局的老小,声谷你十堰去寻那四位。”俞莲舟答应了,心中一怔,但即明白师父慈悲之心,侠义之怀,那姓殷的客人既然说过,这件事中途若有半分差池,要杀得他们龙门镖局满门鸡犬不留,这虽是一句恫吓之言,但都大锦等好手均出外走镖,倘若镖局中当真有甚么危难,却是无人抵挡。张翠山道:“师父,这姓都的胡涂透顶,三师哥给他害成这个样子,咱们不找他麻烦,也就是了,怎能再去保护他的家小?”

      张三丰摇了摇头,并不答话。宋远桥道:“五弟,你怎地心胸这般狭窄?恓都总镖头千里奔波,为的是谁来?”张翠山冷笑道:“他还≪不是为了那二千两黄金。难道他对俞三哥还存着甚么好心?”都大㈉锦一听,登时满脸通红,但拊心自问,所以接这趟镖,也确是为了这笔厚酬。

      宋远桥喝道:“五弟,对客人不得无礼,你累了半天,快去歇歇拄罢!”武当门中,师兄威权甚大,宋远桥为༴人端严,自俞莲舟以下,人人对他极是尊敬,张翠山听他这么一喝,不敢再作声了,但关腸心俞岱岩的伤势,却不去休息。

      宋远桥道:“二弟,师父有命,你就和七弟连夜动程,事情紧急,不得耽误。㯶”俞莲舟和莫声谷答应了,各自去收拾衣物兵刃。都大锦见武当之人要赶赴临安去保护自己家小,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抱拳向张三丰道:“张真人渚,晚辈的事,不敢惊动武当大侠,就此告辞。”

      宋远桥道:“各位今晚请䐜在敝处歇宿,我们还有一些事请教。”他说话声音平平淡淡,但自有一股威严,教人无法抗拒。都大锦只得默不作声,坐在一旁。

      俞莲舟和莫声谷拜别师父,依依不舍的望了俞岱ಂ岩几眼,下山而去。两人心头极是沉重,也㞺不知道这一次是生离还是死别,不知日后是否还能和俞岱岩相见。

      张三丰缓缓的道:“松溪、梨亭,你们抬三哥进房休息。”张松溪和殷梨亭抬了伤者进房,回身出来。殷梨亭忍不住问道:“师父,三哥的섻武功能全部复原吗?”张三丰쎜叹了一口长气,隔了Ȭ半晌,才道:“他能否保全性命,要一个月后方能禽分晓,但手足筋断骨折,终是无法再续。这一生啊,这一生啊……”说着凄然摇头。

      都大锦将一个金元宝递给了武当众人,说不定会有线索。

      张三丰接过一看,便知晓这是什么功夫,从那金元宝上的指印看来,明明是少林派的金刚指法,方今之世,确是再无别个门派会ᒨ这一项功夫。自己武当的功夫讲究内力深厚,不练这类碎金쾂裂石的硬功,而其余外家门派,尽有威悚猛凌厉的掌力、拳力、臂力、腿力,以至头槌、肘槌、膝槌、足槌,说到指力,却均无这般造诣。

      武当七弟子中以张松溪最是足智多谋。他平素沉默寡言,但潜心料事,言必有中,自张翠山抱了俞岱岩上山,他虽心中伤痛,但一直在推᫃想其中的过节,这时听师父问起,说道:“据弟子想,罪魁祸首不是少林派,而是屠龙刀。”

      张翠山和殷梨亭同时“啊”的一声。宋远桥道:“四弟,这中间的事理,你必已推想明白,快说出来再请师父示下。”张松溪道:“三哥行事稳健,对人很够朋友,̺决不致轻易和人结仇。他去南方所杀的那个剧盗,顏是䙖个下三滥,为武林人物所不齿,少林派决不致为了此人而下手伤害三哥,至于那三个喇嘛和一个年轻人,敢留下名号是决计不可能下此毒手。”张三丰点了点头。张松溪又道:“三哥手᭔足筋骨折断,那是外伤,但在浙江临安府已身中剧毒。据弟子想,咱们首先要去临安查询三哥如何中毒,是谁下的毒手?”

      张三丰点了点头,道:“岱岩所中之毒,异常奇特,我还没想出是何种毒药。岱岩掌心有七个小孔,腰腿间有几个极细的针孔。江夢湖之上,还没听说有哪一位高手使这般歹毒的暗器。”宋远桥道:“这事也真奇怪,按常理推想,发射这细小暗器而令三弟闪避不及,必是一流好手,但真正第一流的高手,怎又能在暗器上喂这等毒药?”

      各人默然不语,心下均在思索,到底哪一门哪一派的人物是使这种暗器的?过了半晌,五人面面相觑,都想不起谁来。张松溪道:“那脸生黑痣之人何以要捏断三哥的筋骨?倘若他对三哥有仇,一掌便能将他杀了,若是要他多受些痛苦,何不断他脊骨,伤他腰肋ﺂ?这道理很明显,他是要逼问三哥ꈣ的口供。他要问甚么呢?据弟子推想,必是为了屠龙刀。那都大锦鈵说:那六人之中有一人问道:‘屠龙刀呢?是在谁的手中?’”

      殷梨亭道:“‘삽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篗锋’,这句话传了几百年,难道时至今日,真的出现了一把屠龙刀?”

      张三丰道:“不是几百年,最多不过几十年,当我年轻之时,就没听过这几句话딜。”

      张三丰将六个弟子都派出去查询此事。

      第二日,帖木儿也来到了武当派门口,紫霄宫内,一道童跑到张三丰面前说阻道:“师祖,观外有三个喇嘛和一个少年,说是来贺寿。”

      张三丰当即睁开眼睛:“快请进来。”说不定这四人知道元凶是谁,或者这四人颇为自负,伤人还敢来叫嚣,来试试我ꤙ这几十年的功力有多强吗?

      帖木儿大步流星,三位喇嘛紧随其后,随即就见到了武当张三丰,但见他身形高大异常,须发如银,脸上坼红润光滑,笑眯眯的甚是可亲섡,一件青布道袍却是干净整洁。

      帖木儿山前说道:“张真人,晚辈王保保见过张真人,听说张真人九十大寿,特从大都렡而来,一直听说张真人平日里邋遢不堪,如今一见ᢙ,传言不可信也。”

      张三丰很久没有听到别人说他邋遢了,哈哈一笑说道:“年轻时,却是放荡不羁,邋遢非常,江湖传言并非假话。”,“倒是小友,不远千里前来武当,只是为了为老道祝寿ꟍ么?”

      张三丰大量着这四人,这三个喇嘛,确实是好ፊ手,隐隐约约感受到其内力的霸道刚猛,因为走路时会时不时的运用一些内劲,世界上有几人和张三丰一般能够收放自如。

      帖木儿看着这个将近一米九的老头,对着张三丰说道:“哦,张真人,靏想来是猜出我等身份午了。”

      张三丰走到近前又打量了一番,四人面色陨红润,四肢刚劲有力,内功肯定不同凡响,呵呵一笑说道:“小友,大都而来,想来必然是非富则贵,且能有密宗喇嘛护卫,必然穪是朝廷中人。”

      帖木儿没想到张三丰直凭眼力就看出了他们是密宗喇嘛,不是普ဌ通喇嘛,心里顿时佩服非常,再隐藏身份可能都出不来这个门,随即说໼道:“张真人面前就不说暗ᗊ话,我是蒙古人,叫扩廓帖木儿,王保保是我的汉名,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恭贺张真人九十大寿,这也是朝廷的意思,没想到路上救팽了俞三侠。”

      张三撓丰做出惊讶装뼝,他猜想对方是达官贵人,没想到是大元的风云人物啊,随即说道:“哈哈,没想到是出征西域的小王爷,少年儿郎便敢出征远伐,老道也是万分佩服。”

      张三丰也是知道这些事情的,毕竟朝廷打了败仗谁不知道媯,不过打败仗的是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这就令人佩服了,不过大部分人还是看不起帖木儿的,也不知道张三丰是真情还是客气话。

      帖木儿一脸尴尬,只得拱手说道:㡫“张真人过誉了,败仗耳。”

      ູ 张真人一转话头,问出了他最想问的话:“小王爷,可见伤我弟子之人?”

      帖木儿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未曾看见,不过大都有一良药,或许可救。”

      张三丰活了九十,什么没见过,但药理之事,张三丰也没有全见过,一脸激动的对着帖木儿说道:“多谢小王爷,武当山感激不尽。”

      帖木儿脸都黑了,这辸老道确实脸皮厚,我还没说条件呢ﬗ,你就帮我做主答应了,再说这黑玉断续膏是西域金刚门的药,大都虽有,但也在汝阳王手里,讨要自然要废一波周折。

      帖木儿对着张三丰说道:“张真人,此药寻到自然送给张真人,不过此药非比寻常。”

      暗示张三丰要有所付出。

      张三丰찟也想了想,用什么来换这药呢?人家自然不会白送与你。“要不老道送你一套拳法。”

      帖木儿说道:“张真人莫要开玩笑,武当的武功还是留给武当吧。”

      张三丰随即艵笑婽道:“哈哈,也对,也对。”

      若是张三丰教一套普通的ˑ拳法那还好说,若是太极拳,武当日后不会少找他麻烦,而且不符合江湖规矩,最重要的是,龙象般若功不适合软趴趴的拳法和功夫。

      帖木儿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想要的,随口敷衍道:“此来是为了和张真人,交个朋友,至于药送给张真人也无不可。”帖木儿也就是随口答应,至于会不会给,那就另说吧。

      张三丰拱手感谢:“老道多一个小友也是不错,没什么送给小友的,看掌。”

      张三丰一掌而来,到近前转化为拳,三个喇嘛大为吃惊,纷纷运用龙象般若功,三掌齐出,张三丰左手运用太极掌法,一掌对三掌,师兄弟三人的掌无法前进,ᐧ也无法收回,好似被粘住一般,右拳其势不减,直冲帖木儿,帖木儿用足十成内力,大手印迎上,只觉得张三丰的拳好似有吸力一般,控制曖着他的出掌和掌势。

      师兄弟三人也知道了张三丰这是在传功,传授功法,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似拳非拳,似掌非掌,三人햞都退到一旁看着这一切,这毕竟是天下第一的张三ס丰,能学到一招半式也是不错的。

      ʜ张三丰用拳法和帖木儿硬碰硬,用掌法化解其刚猛的内劲,不一会帖木儿就已经力竭,都快站不稳,突然帖木儿大笑起来:“哈哈哈,第三重哈哈哈。”张三丰也退后一步,没想到只是看㲍到青年才俊传授一点功法,其人还是个天才,居然有所突破。

      师兄弟三人都双手合十:“扎西德勒,恭喜小王爷龙象般若功突破到第三重。”

      张三丰微微震惊,没想到这就是龙象၅般若功,当年只是听说,那金轮法王依靠龙象般若功掌力力压中原群雄,没想到自己还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此功法霸道异常,只怕突破极难。

      帖木儿擦了擦汗对于张三丰也没有那么敌视了,说道:“张真人,所用拳法掌法是何名字?”

      张三丰说道:“是绵掌和玄功拳㍚其中还有太极的淟手法,小友的内功非常霸道,这便是龙象般若功么?一味的刚猛恐怕突破不易。”言下之意就是要刚柔并济。

      帖木儿说道:“哈哈,张늌真人之言我会考虑。”张三丰暗中传授太极拳虽然不是全套,就这么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帖木儿拱手说道:“我等不再叨扰,告辞。”

      ้帖木儿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见张三丰,交好张三丰,而且还有意外之喜,龙象般若功达到了第三重,还有张三丰传׶授的不知名拳法。

      张三丰也没有挽留,朝廷交好他,他也不能拒绝,而且还是个少年天才,퓴会不会超越当年的金轮法王呢?

      帖木儿一路下璠武当山返回邓州,准备返回大都,刚回到邓州便有一骑而来,自称七王爷手⁚下:“小王爷,七王爷让你速回大都,北方有战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