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儆色大片

      “《新华字典》?是一本字典吗?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呢。”

      女孩霎时间好奇的睁大了眼睛。

      ⬨ “啊,确实只是一本字典没错。”

      “可是,字典有什么好看的?我到现在,都还从来℀没有樕去认真看过一部字典或者词典,想不明쏪白。”

      “嘛嘛,这你㕻可就不Ꮏ懂了,字典自然有字典的魅力。别的不ಬ说,就拿这本《新华字典》来举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所见识过听说过的所有中文书籍,可都抄袭了这本书,你说它厉害蓠不厉害——”白云山随意说道。

      “原来如此,好厉害.....ࡵ.”女孩顿时一脸不明觉厉的表情。

      Ἴ兴许是被对方这个表情满足了虚荣心,白云山轻咳一声,忍不住继续滔滔不绝的说道:“而且词汇这种东西是与时俱垲进的,现在的词汇⼒和以前的词汇哪怕看起来一样,但意思上肯定都会有些差别的,而这种差检别,也ˊ正是其趣味之所⇲在。”

      “例如呢?”女孩仿佛回归到了学校上课时댷的状态,仰着小脸一脸懵懂。

      “例如真夏这个词汇,原本指的是四季之一的夏༢天,但同时它又可以是人名,可以是歌曲名,又可以代辴指某个人的头很大,或者某种行为。比如一个人喜欢穿着露肩的衣服,总是时不时走路的时候平地摔,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用得上这个词语了——”

      说着说着,白杛云山䌺脸色古怪的笑了笑。

      ᳋“可是,这钅些解释我怎么没有听过呢?”女孩显然是个好学生,并没有轻易相信랓,而是蹙着眉毛提出质疑:“而且我总感觉,你好像賗在隐隐黑着某个人——”

      “咳咳!뷺嘛嘛,这些解释,在原本的词典上当然Ϡ是并没有的——”好在白云山反应极快,面对这种情况也是面不改色的便应付了过去。

      “所以说词语的解释向来都是쁉会产生变化的,需要与时俱进,而这些趣味점性的东西,也就是这蟗一类书籍真正的魅力了——ॖ”

      “那路或多......”

      쩬女孩顿时了然,似乎对对方所提出的说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忶

      뿴......

      픕天边又飘来了一朵云彩,再왹次遮住了浓郁的阳光。

      实话实说,白云山从颖来没有想过腁自舜己能随便站在路边和一个第一次㽕见面的小女孩聊上这么久,而薌且还是聊着有ע关于书籍字典这样古怪的话题。

      䧬毕竟无论怎么看,他篹们也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已,不过令他有些舒心的﫠同时又有些担忧的是,眼前的女孩似乎并⠄不怎么害怕自己这个陌生人,除了一窤开始表现的有点害羞之外,接下来的谈话可谓是行云流水,尤其是谈论到了书籍方面,仿佛某北海道女孩附体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上,颇有自己돂读书的一番心得。

      具体而言,便是不仅看过《小王子》这一类比䟥较符合女孩目前看起来的年纪的书,甚至就连一般在ᅥ她这个年纪会感觉到枯燥无味的莎士比亚,尼采等作者的作品都ꚋ有涉猎,具体而言挖掘出了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且先不提,光是这份看下去的态度,就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了。

      这点同时也让一直都在信口胡编,탇随意应付的白云山感到了丝丝惭靠愧。

      毕竟他的本意只是随口说说话交流一下,顺带问问路而已,却未曾想到来到秋田随便謣遇到的一个女孩,居然都能有如此深邃且超出自己年纪的成熟。

      ⺓这一ꑊ切令他大开眼界的同时,又忍不住在心底和自己所认识的另外一位同样来自秋田的女孩做对比,最后得出的答案隐隐有些汗颜넩。

      是的ꏆ,排除掉偶像方面的因素单单只比作为女孩子对男性的ᶪ吸引力而言,仅仅从目前的条件来看,那个和某只整天喊着娜娜敏我老マ婆的小飞鸟有的一比的,整天只会喊着娜酱天下第一的山里大叔,相比起헠眼前的文学少女,简直就是弱爆了好吧!

      ﴰ唉~天天搞姬天天搞姬,这破团냬吃枣药丸!

      白云山心底吐槽,忍不住瞥了一眼眼前的文静女孩,随后暗自点头赞叹。

      ꄏ 这位应该就没问题了!哼哼,我就不信,世界上还有人——尤㟽其是女孩,能箏让这样一位年纪轻轻便通读各类书樽籍,思想成熟旽气质冷艳的女孩天天粘着搞姬,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

      毕竟真要有的话那得是什么人啊?也太捐让人羡Ἦ慕——啊呸,是也太让垅人难以理解了吧?绝对不可能!

       ......

      “不管怎么俽说,今天非常谢谢ﰛ你,不仅帮我指了路,还告诉了我字典词典这一类有趣듫的书籍——”

      片刻后,炽热的阳光重新洒满大地,女孩轻轻弯腰,再次表达感谢,然后文静腼腆的笑了笑:“—紤—我想我以后一定会认真去看看这一类的书的,单纯的文字与词语中的世界,似乎也并不卤比文学中的世界要逊色多횠少呢,从中还是有自己的魅力的。”

      “呃...你能这么想,我自然是很高兴的——”

      덊没料到自己随口扯的瞎话都能有如此效果,白云됧山也只能古▙怪的点点头,暗自祈祷不要误人子弟就好了——

      “那么⡆我先走了,谢谢你,ጙ再见。”

      “啊,再见。”

      ܟ白云캛山愣愣的看着女孩离开,娇小的身影转身消失在了街角,ᅱ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拍脑袋。 茔

      “对了!我不是打算问路来的吗?怎么被这一打岔就给忘了?”

      他脸色古怪的站在那里,这␥才回想起了自己本来的目的,连忙扭头看了看四周ꊖ,却发现除了刚才见到的女孩之外,街道上空空荡荡,行人少得可怜,眼下想要在找到一个人来问路,似乎不퇴大可能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企划中途破产,白云山也只能轻轻摇头,倒也没有습气馁絁,仰头辨别了一下来时的粧方向,便继续出发。

      又走了大概有差不多六七分钟左右,他才停了下来。

      定掆睛一看,眼前绿意盎然树叶摆荡,宽阔的人工湖与如茵绿草紧紧相邻,细碎的石子路从较为偏僻的方向穿梭前进,一张张长椅隔了些距离便规矩整齐的摆放着,俨然是一个给游人放松歇息的好地方㓵。

      这里是......公园?

      白云山挑了ⴵ挑眉,是的,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指路,阴差阳错下,他也莫名其妙走着走着来到了这里。但他左右张望,行人虽然不多,却也并没有看见刚才那位女孩的身影。

      墨这倒是奇怪了,中途去了别的地方了吗?白云山心想。

      ᘦ ▏ 䤁只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就好——

      随即他㰭眼睛一扫⺿,便看见了一个正常大小的䰎亭子矗立在草地上。

      亭子与一般的公园凉졍亭似乎有些差别,纯粹的木质结礭构看起来有些奇特,内部穹顶线条流动颜色特异,⇳似乎画了些有趣的东西,令他不禁缓缓踱步靠近,仰头欣ﷀ赏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