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楼的大象在线观看

      ‘殿ස下,如果我等起航离开呢,您还是无法获得海船的详略,’圊

      提亚哥颇有威胁道。

      쇥 “这也无妨,本宫不会强求,听闻紜在广东福建沿海,西班牙人和尼德兰人颇有些沉船,有几艘大船就在近海,便于打捞,本宫着令广东水师턉、福建水师打捞上来送到天津就是了,不过是浪费一两年时间而已,本宫等得起,”

      朱慈烺散淡道。

      这倒是事实,尼德兰人沉船最多,袭扰广东和福建沿海的时候,他㾦们的战船颇有些被击沉,因此不是不可以打捞出来,然后修%补后送到天津,再行拆解仿制。

      不过那个只怕要两三年的光景。 룐

      朱慈烺希望的是和葡人合作搞事,保存这个和欧洲联络的通道。

      쬑提亚哥脸上有些阴沉,不过朱慈烺的阳谋让他毫无办法,他知道펺朱慈烺做得到。

      ㈊ “也好,我们葡人依旧会信守约定,不过,我们不会为了帮助大明送来造船工匠的,一切就看大明自己墐能否造出海船来,ᔄ”

      提亚哥还是留了一手,在造船ြ上不合作。

      朱慈烺微微笑笑,

      ‘可,本宫相信我大明会自行仿制,’긇

      朱慈烺不在意≚。 픵

      有钱粮支撑,有众多船匠,有海船实例,大明作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实体檚来仿制,不可能不成功,而且会有跃进式发展,别忘㐣了他可是参观航海博物馆的时候,看过不少后世改进版的风帆海船模型,绝对会比现在晹船楼高起的远古盖伦船模样好多了。

      当然,期ᄡ间很多要船匠摸索,毕竟他只是燶看个表明,不知道内䑼部构造,只是他相信,只需要他点出关键,聪明的华夏人一定会制쉉造出他需要䳠的海船来。

      提亚哥哼了一声,表示了不满,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谁让葡人是几个欧洲势力中最为弱小,最是朝不保夕的那个呢。

      即使面对大明,他们也鍓是弱势一方。

      “希望大明日后信守暗诺言,而不会背信弃义,”

      提亚哥最看重的是这一点。

      ‘放心,我等可以签订友好陗条约࣪,定下章程来行事,’

      朱慈烺츳这句话損终于让葡人放下了大半的心事。

      薏 其实朱慈烺的心思是条约成立的那天就是为了撕毁的,条约是否存续只看是否符合当时的需要。

      大明的根本利益决定了条约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于是,这次大明和葡人的协议曇算是基本达成,最后的不确定就是再确立一个通商地샛点ࠩ的问题了。

      朱慈烺ꦂ看向了船队的首领那个干瘦的老者巴尔迪和隆戈。

      쿼 厵“你们两位是舰队的指挥者,你等告诉樂本宫可以为我大明而战吗,”

      ‘我等身为殿下的雇佣兵,当为了荣誉为ꟴ殿下死战,不过攻击葡人除外,’

      巴尔迪单膝跪下道。

      他的官话十分怪异,但是最起码他能听的懂。

      而另一个船长隆戈不过是随着ව巴尔迪跪下ꅪ,显然,他对官话是一窍不通。

      朱慈烺微笑着虚扶一下,让两人起身。

      其实他对뷈所谓的骑士荣誉嗤之以鼻,那玩意就是柅在欧洲社会约束中的产物,保持Ր所谓骑士荣誉不过是为了得到其他人的瑻赞赏盌和获取更多的机会,毕꧁竟声誉有时候决定了道路是否能宽广,谁也不想和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合作。

      而这些骑士脱离欧洲到达中东、远东、非洲、美洲时候飐,对当地土著人挥舞屠刀的时候,也没见这些骑士有⣿那些光辉的骑士精神,对老幼妇䬦孺挥舞퍬骑士剑倒是毫无怜悯之心。

      说白了,这些人需要的不过是利益羁绊而已,那么朱慈烺就会给他们,比如一个㨩新的没有当地治权的通商地点。

      觐见쀊已毕,这些人退出了大帐。

      “殿下,如此行事怕陛下和阁臣不湪会应允,”

      刘之虞道。

      以往朝廷对葡人有些行径不大满意,但鏲是需要葡人的重炮,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再行增加通商地点,怕是要遭到强力的反对。

      ‘无妨,此时先行拖宕,只要此番接连大胜,一切好说,如果气运不济,呵呵,’

      朱慈烺没有再说,如果他的筹划擣接连败绩,他这个太子地位怕也不保了濜,那就一切休提。

      协䍣议达成的第二天,葡萄牙舰队就开始向码头卸载三百匹战马。

      这些战马下船的时筺候܁引起了轰动。

      很多没有值守的军卒都来围观。

      那是因为这些战马相当的雄壮。

      ꀣ这些战马有灰色、红棕色、栗色、黑色、黑白色的,色彩艳丽。

      这些战턳马比大明最有名的北马普遍高一个半手掌。

      一个辽镇军将不服,将他的坐骑拉来。

      他的坐骑是辽镇有名气的搡名驹,但是比뤚起这些战马还是差了多半个手掌。

      ꨁ高些也就罢了,安达卢西亚战马四肢修长,筋肉突出,体脂率极低,走㎂动起来,筋肉颤抖⏊清晰可见,极富美感。

      这年头没有汽车,好马等同于豪车,很多军将ⲅ和骑兵看着这些豪华版的战马都是眼馋不已。

      不过一打听都是进献给当今陛下和殿下的,都是萎了。

      朱慈烺带着几艏十名随从来到了这些战ᕱ马面前。

      “殿下,这些战马是安达卢西亚战马,㗙而那些略矮一点粗壮一点的就是马瓦里战马,”

      粺索萨指点着两种战马的不同。

      朱慈烺细细一看,果然如此。

      马瓦里战马高度略略低一些,低的有限,但是賂四肢明显被安达卢西亚战马四肢粗壮一些,脂肪略略多些。

      不过也是异常雄俊了。

      “听闻这些战马可以负重全甲的骑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朱殳慈烺笑道。

      “此事绝对为真,”

      索萨赌咒发誓䲎道。

      “㬡我等已经准备好让骑士为殿下表演一番,”

      ‘如此甚好,’

      朱慈烺立即点头。

      他当然想见识一下。

      虽然重甲骑士在火枪大行其道的时候,逐渐退出了战争舞台。

      但是现在火枪威力稍差的时候,重甲骑士还是很有用处的。

      퍋 特别是两军会战的时候,重甲骑士就是两军的基石。

      冲阵时候的锋芒所在。

      ⿞不过由于东方战马所限,还真没法建立像西方那般铁罐子般的全甲骑士。

      那样的骑士往往战马和骑士都돯是战甲在身。

      等闲破甲箭射中也是伤而不死,可以继续大战多个回合。

      ᜋ而东方的全甲骑蔛军不过是骑士全甲,战马就算了。

       如果骑士和战马全身甲胄,战马跑不出百步就得跪了。

      혡 实在是东方以蒙古马为主,蒙古马以耐力见长,速度和力量不是蒙古马的长处。

      比如䊏蒙古人西征欧洲和中东等地,他们用的就是典型櫣的无赖⁅战术。

      铭 他们利用轻骑的耐力,用弓箭远程攻击欧洲的骑士们。

      几十步外发箭和骑士对射,然后就෩要接近后立即脱离,避免近身肉搏。

      这样利用蒙古马的耐力不断袭扰远程攻击,将骑士撙们零敲碎打,却是不急于决战。흶

      师 这样一层层的剥皮战术,加上袭扰粮道,往往让骑士们沮丧,失去了战斗意志和粮秣。

      ꗊ最后骑士们不得不后退,避免全军覆蒇没,蒙人趁机追杀,而蒙古马耐力足的特点在暈长距离追击战中占尽了优飤势,往往将一场追击战变为一场大胜。 屢

      欧洲骑士们唾骂蒙人战术的无耻,却是无可奈何。

      这个战术他们都清楚,但就是很难面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