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媳妇送给父亲床

      杨正东笑着拿起筷子,指着桌子上这些菜说道。

      然后率先夹起一口熘肉段,味道比记忆中的要好不少,看来这宗师级厨艺加成真不是说着玩的。

      刨除他种的菜因素之外,想要把饭菜做的好吃,厨艺还是关键。

      同样的一个鱼香肉丝,同样的食材,不同的厨师做出来味道肯定是不一样的。

      不然,怎么会有特级厨师、一级厨师等这种等级的划分呢,酒店也会有档次的划分,不就说明这个道理吗?

      熘肉段这道菜食材,就完全跟他的菜没有关系,考验的完全是厨艺水平,事实证明他的厨艺真的没的说,辣鸡儿系统出品的技能,也不是那种不着调的山寨货。

      王成枝看到杨正东动了筷子,跟她爱人互相对视一眼,也都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这一筷子放进嘴里,王成枝差点哭了出来,不为别的,主要是太好吃了!

      她从来没想到,自个儿也算干饭店十来年,竟然都不知道一道菜,能够做的如此好吃。

      忽然想起当时偷师学艺的时候,那位老师傅说的那句话:“厨艺是有灵魂的、做出的菜也是有感情的,一道好菜,能够让悲伤的人走出悲伤、能够让迷茫的人树立方向、能够让死去的心焕发新生。能做出这种菜的厨师,才能说是一位合格的厨师!其他都是厨子,讨生活的厨子。”

      当时她根本不理解,就是这些年一直做菜也没弄懂,感觉做菜不就是做菜嘛,能让大家觉得好吃,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让人吃出感情、灵魂来,她是不相信的。

      不过今天她知道了,杨正东做的这种菜就是有灵魂的,吃到口中在瞬间征服味蕾的同时,还能够让人忘却那些烦心事。

      本来因为饭店被挤占,窝了一肚子火的王成枝,满心带着愤怒和对未来的担忧。但是吃了杨正东的菜之后,发现全身轻松许多,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她自个儿都感觉有点玄乎,但是这种感觉却又那么真实。

      原来美食真的可以治愈,真的如同老师傅所说,能够让人体味出人生百态,放掉包袱、重树方向、迎接新生。

      “味道还可以吧?”

      杨正东看到王成枝吃了一口之后,就走起神来,也不知道想什么去了,于是招呼问道。

      “好吃!确实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王成枝没有回答,倒是他的爱人使劲的咽下嘴里的菜,憨厚的笑着答道。

      “姑父,好吃你就多吃点儿!”

      杨正东说完,自个儿也乐了一下,“好吃你就多吃点儿”是什么广告词来着?达利园的饼干?

      王成枝胖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想说什么,又忍住没有说出来,然后同样拿着筷子开始大口吃起来。

      一顿饭,杨正东最终也没吃多少,他对于晚饭饮食控制还是比较注重的,也是遵从“八极拳”的要求,更是对个人形象的要求。

      不过倒也没有浪费,四盘份量充足的菜,还有一筐的馒头,都让王成枝两口子吃到肚子里了。

      最后盘子菜汤都被吃的一点不剩,比刷过的还要光洁透亮,杨正东看着那老实姑父,不停的用馒头擦盘子底儿,也是被弄的哭笑不得。

      “怎么样?成枝姑姑,吃的还行吧?”

      看到两人放下筷子,杨正东又给她们倒了杯水,笑着问道。

      “正东,姑姑想求你个事儿,你能不能答应?”

      王成枝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好像是害羞的小女孩一样。

      “哎呦,成枝姑姑,可别说求不求的,咱都一个村的,有啥事你就说,能帮忙的我还能不帮?再说我还有事想求成枝姑姑呢!”

      杨正东也愣了一下,赶紧笑着说道。

      “你啥事儿我也给你办!姑姑……姑姑是想拜你为师学厨,你能收下我不?”

      王成枝咬了咬牙说了出来,眼神中满是担忧,生怕杨正东拒绝她似的。

      “嗯?姑姑,咋还说到拜师上了?就做个菜而已,哪用得着拜师,再说你的手艺我是尝过的,那也是非常好的。”

      杨正东疑惑的看着王成枝,笑着说道。

      “正东,厨艺这一行的规矩我知道,不拜师的话学不到绝招儿的。姑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拎几十斤的炒勺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什么苦我都能吃,你要不嫌弃,就收下我这徒弟怎么样?”

      王成枝激动的说道,两只手紧紧的捏在一起,能看出情绪很激动。

      “成枝姑姑,喝口水慢慢说,我也不是厨师,什么规矩我是不懂的,也没觉得这里面有什么绝招儿不绝招儿的。你想学这些都好说,原来你学厨是在哪学的?”

      杨正东看着激动的王成枝,赶紧递过去一杯水,他觉得学个做菜而已,怎么会这么激动呢。

      “正东,你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正儿八经学过什么厨……”

      王成枝端着水杯,开始回忆起来。

      她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就辍学了,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年轻人中流行到南方去打工。

      就背着铺盖卷和人去了豫州,豫州机会少,然后又辗转到了粤州,在那里她进了一家饭店。

      一起的伙伴们都做了服务员,饭店经理嫌弃她长的蠢笨,就安排她洗盘子洗碗,她一直洗了三年。

      后来厨房缺一个洗菜工,王成枝因为力气大、身板结实、干活也麻利,就被调了过去专门负责洗菜。

      这才有机会跟厨师这一行搭上了关系,不过她只是个洗菜的,还没有机会去学啥厨艺。

      而且粤州那边对于厨师规矩特别严,基本上都是师傅徒弟传承,一个饭店里从老师傅开始,向下能够碰到锅的都是其徒子徒孙。

      王成枝干了一段,发展她喜欢上做菜了,穿着白色的厨师服,戴着厨师帽,挥动着炒勺,将一道道食材化作一道道精美的菜品,她感觉就跟神仙似的。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在厨房里洗菜之余,偷摸看厨师做菜,然后下班后去菜市场捡人家不要的菜,回去练习炒菜。

      因为下班时间晚,她练习的时间一般都放在晚上十点以后,让人找上门不知道多少次,也被逼得搬过许多次的家。

      最后还是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租住在一个郊区的木板房,四周没什么邻居,才算稳定下来。

      夜以继日、日积月累之下,她自我感觉做的菜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由于没有师傅,她也不知道到底能达到个什么水平。

      直到有一次,王成枝正在洗菜,前厅的服务员端回来一盘菜,跟做菜的厨师说这菜客人让重做。

      这再饭店里在为平常不过,经常也会遇到比较挑剔的客人把菜退掉,或者要求重做。

      但是好巧不巧的那天老师傅没在,主厨这道菜的是徒孙,按照规矩又重新做了一道,让服务员送上去。

      没想到不到一分钟,这道菜又被端了回来,经理都亲自出现在厨房,告知客户极为不满意。

      见到这种情况,徒孙的师傅自然要亲自上手了,只是没想到又被客户退了回来。

      这次经理过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怒气了,大发了一顿雷霆,说这位客户极为重要,关系着饭店的评级,如果得罪饭店就完了。

      然后就要求将老师傅赶快叫过来,但是联系上老师傅之后,老师傅却在外地没办法及时赶回来,一时间后厨一片惶恐不安。

      王成枝偷摸尝了一口退回来的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看到经理三番五次的过来,一次比一次严厉,后厨的主厨也无计可施时。

      小声的嘟囔一句,这菜用的酱油有问题,偏偏当时很安静,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主厨连忙抓过酱油,闻了又闻,一帮人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番,赶忙让人去附近购买新的酱油,重新炒菜之后送上去,这次倒没有被退回来。

      最终的原因自然也是查清楚了,用的这批酱油是采购为了省钱,购买的仿冒的酱油,为此差点引发一场危及饭店存亡的大事来。

      王成枝自此被这帮厨师们记住了,等老师傅回来后,得知这件事,还将她叫过去问了情况。

      当王成枝提出要拜师时,老师傅却以厨艺不授女厨师拒绝了,但是王成枝获得了一个特权,那就是可以在厨房旁听,也算是对她特殊照顾了一番。

      也是在那段时间,王成枝的厨艺突飞猛进,学到了不少做菜的本事。

      但由于不是亲传,学不到核心的手艺,但是大众化的一些菜还是学的不错的。

      就连老师傅都称赞,她有学厨的天分。但只可惜是个女儿身,没办法将她收入门下,也不能让她上手给客人做菜,让老师傅也引以为憾。

      那两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每天在厨房洗菜旁听,晚上回去之后练习做菜,虽然苦但却无比充实。

      但是世界上的事,总是曲曲折折、起起伏伏,不可能永远一直顺利。

      一件突然而来的事情打断了她的学厨生涯,到现在也她的心中都一直抱有遗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