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陵视频

      言语至此\b,林永阁的神色变得复杂而又痛苦,眉宇之间尽是疲倦之色,陷入到沉默之中。

      苏小野沉思了一下,出声道:“你觉得是那一ꖛ条白蛇来报檖仇煍了?”

      ——天地万物,皆有蝅灵性,那白蛇在这一直汲取槐阳凁镇气⸷运,恐怕早已是开启灵智,事后寻仇也是理所当然。

      林永阁点点头,道:“是……担也不是,自从我斩杀那黑蛇之后,我林家便的气运跸便开始衰减,族人动辄便是死亡,在盛京为官者无故⺋暴毙,参军立功者战死疆场……故此我不得不重新择墓地,郾却是依然无济于事\b耳。”

      黅 苏小野点点头,说道:“\b那蓝妖姬又是何故与林家结仇?”

      林永阁沉襴思了一下,正要言语,忽然之间,一道声音传来,“我来说其中的缘由吧!”

      ந 林永朝大步进入小院之中。

      落座在石凳之上\✷b,林永朝直接开门见山的道:“种什么的因,就的什么样的果,\b这些年之中,我这个林家家主的确做了不少错事,也该受到惩罚,我ꗶ心甘情愿,不过还滦望仙师可ᳱ以出手Ȱ,\b庇护我林家其他的族嗰人,毕軄竟他们是无辜的六。” ຬ

      “这个自然。”

      苏小野缓声说道。

      庘 林永朝出声壮道:“我林家先祖曾是天盛功臣,在战场之上立下赫赫战功,因呏无法适应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相互算计,所以辞官归隐故里,这槐阳镇便是圣ﳑ武皇帝❥对先祖的赏赐。先祖为人义气,好喝酒交友,来到这槐阳镇之后,无意之中结实了几位玄意门的修士,ꅮ先祖许以重酬,希望他们为林家推演前途\b。”

      微微颔首,苏ꊏ小野让林永朝继续言语下去。

      林永朝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玄意门的三人为我林家推演了一番之后,便是预言我林家日后必有劫难,姞推演结束之后,三人⋷拒绝了先祖许ភ诺的重酬,便是离开。”

      苏小野缓声问道:“你们林ꝛ家先祖有没有留下关于劫难的任何信息。”

      林永朝点点头,说道:“之后先祖经过多番努力,试图寻人为我林家推演,可始终不᫭得如愿,直到有一天,一位不知名的修士愿意推演֍,之后只是道出一句箴言:福祸相依,因果自有捔定数。”廏

      苏小野沉思了一下墤,道:䭸“\b这⛘一切与那蓝妖姬有何干系呢?”

      林永朝神色平静,缓声道:“先祖当年跟随圣武皇帝三战虎牢关,征战南疆巫族,桒对于妖魔最是愤恨,欲除之而后快,先祖去世之时\b,立下家训:凡是林家子弟,决不可与妖魔有染。”

      “想来正是这家训,你才会对那㝵蓝妖姬痛下杀手吧?”

      苏小野缓声说道。

      ቜ林永朝点点头,道:“我是一家之主,自然是要恪엻守教训,那蓝⻬妖姬不过是妖魔之辈,岂能是入我林家之门,为了斩断林永业的念想,我不得不狠下杀手,斩杀蓝妖姬。”

      苏小킌野䋻\b㈲沉思了一下,缓声道:“从今日蓝妖姬的言语来看,林家目前嵢的遭遇恐怕与她没有多大关系。”

      面色之中顿时露出浓浓宬的担忧之色,ጾ\b林永朝缓声说道:“正是如此,我才夜不能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멏

      林永阁亦是面露凝重之意,点点头,嫯说道:“这一次是我林家的生死之劫啊。”

      苋林永朝目光看向苏小芗野,神色变得凝重,从衣袖之中取出一本双手卷轴,然爤后直接单膝跪地,将卷轴送到苏昃小野面前,沉声道:“仙师,这是的我林家的传世之宝蹐,今日特此奉上,希望你可以助我林家解决这次危机。”

      苏小野神色微微一变,赶紧将林永朝扶起,出声道:“请欍林家主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为林家解决这↱次危机。”

      䧏林永朝面露謙感激之色,将렶卷轴放到\b苏小野쏈的手中,神色郑重的出声道:䠂“这一本卷轴乃是我林家先祖从南疆战场获得,曾言:在林家遭遇危机之놖时,可以拿出来做为报答。”

      目光扫过黄色的卷轴೴,苏小野缓声道:“无功不受禄,如今林家危鮥机尚未䣧解除,等到真正解决之时,我再取酬劳也不迟。”

      “好嗢。”

      林永朝神色恭敬,对着苏小野抱拳行礼䑧,“林家之危,就多仰仗仙师了。”

      “我定会尽力。”

      苏小野行礼说道。

      \b站立一旁的林永阁目光看向林永朝,神色之中多了几份缓和。

      ……

      ……

      小院⹈之中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鲊大衍天机术运转,细细观察之下。

      这淮阳镇之中,又增加一道血色气机,直冲云霄,他初入镇子观察到的那四道血煞꫇气机依然十分旺盛,不见半分减弱之势。

      ࿺ 缓缓落座。

      苏小野心中若有所思。

      根据他的所见所闻,\b加上大衍天机术的推演,对于这槐阳镇的遭遇,他已经察觉到閿了七八份真相。

      原本他以为是林家做了太多的恶事,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存在,故此遭遇看来。

      现在看来,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Ṥ

      瘼这槐阳镇乃是少见的一方福泽之地。

      林家人常年占据着这里,经久不묫衰,自౳然会引起其他的觊觎。

      如下天下\b武学修炼大兴,各大宗门圣地,皆是占据洞天福地,夺取天地大气运,追求天地长生……林家不过是籍籍无名一小族而已,何德何能占㗖据槐阳镇这一方죤福柂泽之地。

      想腲来是有人想要雀占鸠巢,试图染指槐阳镇这一处福묑地了。 䁐

      ……

      ……

      清晨,朝阳光芒万丈。

      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林思哲夜间死了,一直与他相依为命的\b老娘无法承受丧子之痛嫴,也是上吊自杀。

      一个不幸寸的开始,往往伴随着更多的不幸。

      一뢑场毫无征兆的鼠乱忽然爆发了,爪牙锋利的黑鼠犹如从地狱之中爬出的恶魔一般,无情的杀戮着ꋱ镇子上的居民。

       哀嚎之僳声不绝,白骨累累。

      不似地狱,胜似地狱。

      一人凌立虚空,苏小野的神色变得十分凝重\b。

      三千多年道行毫无保留,鲁系数尽出,一座盛大青莲于苏小野头顶浮现。

      天玑剑᎚出鞘,凌空而立。

      须臾之间,剑气席卷万丈,犹如大海涨潮,朝着四面粄八方㕁蔓延而去,天地之间,顿时形成一道巨大的剑网。

      솞 剑网之厉,煌煌之威,倏然斩杀而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