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夫虐妻

      耳边,玛丽尖锐的嗓音混杂着各种美利坚难听的俚语脏话,源源不断的朝着在驾驶座的安东尼倾泻而来。

      期间还夹杂着些许节奏起伏,充分表现出她来自黑人血统的种族天赋。

      虽然,这一点血统。

      光从她那张ꔿ油黑发亮的大ᔦ饼脸上就已经展现无遗。

      숴 ⥥ “该死,刚才那一下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贱人给砸死,就算是砸晕过去也好啊,至少能够让她闭上那张该死的嘴巴!”

      握紧方向盘,安东尼内心不由暗骂一声。

      甚至有些后悔拉上对方一起逃跑。

      “嘿,安东尼,看着我,我知道你听㽇的到我在说什么,不要以为这样沉默就能把一切都蒙混过去……这事我跟你没完……”

      虽然,此刻的安焐东尼内心恨不得一脚把玛丽从车上踹下去。

      봷 ⿭但是事到如깰今,他也只⢽能퓇默默忍受这一切,一⬲边按捺住内心的情绪一边努力将自己的注意放在眼前所行驶的道路之上。

      车窗外,街区的店铺不断的后退。

      奇怪的㷑是,过去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够走完的街区道路,⽫此刻却迟迟走不到尽头。

      “怎么回事?”

      将注意放回到驾驶之钞上,安东尼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古怪的状况。

      ‘ᗩ客来乐绗’(COLALA)

      儗 坐在行驶的汽车驾驶座上℔,他的目光扫过街区道路旁一个褪色的餐厅招牌。

       ‘客来乐’훓是一䘿家由华⠥人㤦所开的中餐厅頚,料理的味道还算可以。

      不过那已经是曾经的事情了,塥自从移民的非裔占据了这里之后,困扰于街区日益增长犯罪率,‘客必来’老板一家选择从康普顿搬騖离出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对从不梣知道哪里的ನ非裔夫妇接手这家店铺,专门卖一些黏黏糊糊完全分不出食材的料理。刦

      安东尼曾经去过一次接手后的新餐厅,在品尝过餐厅所卖的料理之后就下定决心不再去第二次。

      但是,附近的非裔移民似乎很喜欢这家店所卖的料理。

      驾驶汽车从믜‘客来乐’经过,安东尼的目光却牢牢的固定在餐厅的招牌之上直到其最后消騯失在余光当中,才松下一口气。

       转动自己因为神经紧绷而发酸的脖子,看向面前。

      然而,下一秒钟,安东尼脸ٍ上的表情凝固。

      本应该消失的‘客来乐’招֙牌再度出现,褪色的红色招罘牌上那几个明晃晃的英文字母,落在安东尼的眼中,却没有一丝一毫欢乐之意。

      “不,不可能,ᚾ这绝对不可能!”

      嘴里发出不敢置信的喃喃声,安东尼显然无法喝接受,或者不愿意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혋。

      猛然踩下油门,在汽车引擎低沉的轰鸣声中,整俩汽车好似离弦之箭一般錌的轰然飞出。

      “该死,安东尼,你疯了吗,突轗然把车开这么快!㉭”

      ﷆ 鵇 副驾驶座上,突然加速的汽车让玛丽ﴟ变得东倒西歪,她发出尖锐的怒骂声好似一只被卡住脖子的尖叫鸡一臸般刺鹻耳。

      此刻,安东尼却早已没有任何和女友再争吵的念头,他的内心已经彻底被恐惧所笼俾罩下来。

      ক将油门踩到底,从街区的道路驶过。

      路边‘客来乐’的招牌却好似无止境的f梦魇一般,始终如一的出现在道路旁边。

      춴 一次又一次,循环往复。

      循环的场景单调且枯燥,然而对于身临其境的安좏东尼来说,哪怕是再单调的场景所ᢚ带来的恐惧也겿是无比的巨大,并且这种恐惧伴随每一次的循环,更是不断的在他心中叠加增长。 鈆

      直至……

      彻底ꕤ崩溃!

      吱嘎——

      抬脚猛然踩住刹车,巨大的冲击力量差点让副驾驶告座上的玛丽从位置⑎上飞出。

      然而,还没等她口中的尖叫声喊出。

      就看到,驾驶座上。

      安东尼惨白着一张面孔,用尽全部的力气打开自己身旁的车门,逃命一般的就㦵往外冲了出去。

      ㋌双脚踏在街道的地面之上,安东尼⫌的连上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劫后余生的笑意。

      然而,还没等他嘴角的笑容彻底的绽放看来。

      下一秒钟,眼前的意识瞬间一黑。

      等安东尼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重新回到了车内。

      “不,不,不……”

      ﱮ 抬头看着车窗外那熟悉的招牌,安东尼ቄ发出绝望的呼喊声,不顾身后女友的呼声抓向车门把。

      下车。

      昏迷。

      清醒。

      一次一次从车内苏醒的循컞环中,安东尼内心的情绪也从最初的恐惧转为绝望最后化作麻木。

      在最近一次从车内清醒过来后,他没有在进行徒劳无功的尝试,只是呆愣楞的坐在驾睖驶座的座位上,睁着一双麻木不ᨳ仁的眼睛看着车窗外的‘客来乐’餐厅箐的招牌。

      “安鯱东ﲍ尼,你怎么了?”

      垒 副驾驶座上,被安东尼突如其来的麻木姿态给吓到,罟原本气焰十足的玛웋丽也变得害怕了几分,她캺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熟悉的环境,有些后知后觉道。

      “你为什么突然把车停下来,我们不是正在逃亡中的,꘬还有这附近的环境,我怎么感觉这么像是我们之㳰前住的……”

      越说,玛丽的声音约虚,内心的恐惧也随之滋Ἡ生开来。

      舾 ᅔ “这究竟是这么一回事,安东尼,你快告诉宄我,为什么我们开了这么久还一直在街区里!”

      伸手抓住安东尼的胳膊,玛丽用力摇晃着问道。

      感受从手臂传来的摇晃,安东尼失神的双眼恢复了一点光芒,他扭头看着女友张嘴用近乎嘶哑的嗓音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吗,我们被困住了缛,不仅仅被困在了这片街区,更被困在了这辆该死的车里……”

      “不,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安东尼。”

      面对安东尼的回答,玛丽显然无法接受这样荒诞的答案。

      她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抓向一旁的车把手。

      “你疯了,我现在就要下车。”

      语无伦次的发出尖叫,玛丽就如同曾经的安东尼狚一般,疯狂的往车外ᐨ冲去。

      而驾驶座上的安东尼则쇹一脸䜀麻木的神色䂪,就这样呆呆的注视着玛丽的一切举动。

      冲出车ề外,冲ή到漆黑的街道꾫上,一个踉跄就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

      玛丽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上流露出喜极而泣的表情。

      ุ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一切怎么可能,安东尼根本就是在……鞃”

      从릳坚硬的水泥地面之上爬裧起,玛丽扭头正要对着车内的疯子安东尼做出咒骂。

      下一瞬间,一抹黑暗就将她的意识彻底淹没。

      伴随着意识的黑暗,在ꀥ车内两人谁也听不到的角落軷。

      《致爱丽丝》的曲调依旧静静的演奏。

      悲伤而诡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