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猫网

      罗先耀急忙问道:“所以什么?”

      “所以,你何不老实交代你到ᆕ底是受什么人指使来的ソ?”

      苏辰紧接着颍说道:“这里獑是内地,不是你那边,不要想着我们会给你安排什么律师为你申诉,也不要想着我们会通知你家人之类的。”

      罗先耀拼命摇头:“杰先生,我真的不是特务,请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

      뫣様毕竟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罗先耀就算不相信苏辰是什么安全部门的,也只能先乖誐乖听话。

      ½保命要紧。

      ⛁“但是我要怎么相信你呢?”苏辰站起来,从罗先耀的榚口袋里翻出回乡证、身份证等东西。

      身份证上是罗先耀的头像,就像是犯人一땵样,站在一张身高测量表下拍。

      ⢞ 正面有中英文,不过中文是繁体的,有身份证号码,有⃔名字,但名字是手写的。

      깹 背面则갏是出生地和国籍,国籍一栏是日不落。

      “做得跟真的一样。”苏辰把这些东西放到一旁。

      然后看向徐智:“去给ᡞ我准备纸和笔,然后通知一下那边,提前准备。”

      “好。”徐智点点头,迈步便走出去。 

      眶罗先耀当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好,只能一遍遍说ﺐ道:⪑“杰先生,我真的不是来违法的,只是拍了几鉞张照片,要是你不۲相信,可以把我的照片去洗出来确认。”

      苏辰没有开口,而是在思索。⒎

      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这渊样放走罗先耀,万一前脚放走,后脚就去告你,⠅或者是找什么记者,说被人虐待,那就等着吃黑枣儿吧。

      䍎 现在那边껍还是属于日不落的管辖,上面正在处理双方问题,结果爆出有人被虐待,你让那쾺边的人怎么想?

      要知道记者什么的是最喜欢盯着这种事情。

      只要爆出这种事情,得,你就赶紧洗干净脑袋等着开花吧Ꙛ。

      虽然罗先耀没有这么做,但他必须要把这种可能性给扼杀똚在萌芽里。

      很多时候,危机都是在不经意的时候Ⳟ造成的。

      ﰐ 他就撬打算利د用罗先耀对内地不了解的情况下,去吓唬他。

      而且还要做一个让罗先耀出去后不敢去告发的事情。

      콏因为被绑这件事,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有火气,只是随便出来拍几张照片,就Ἇ被人打一顿,然后关这么长时间,多憋屈?

      就算罗先耀在内地不敢说,但回到那边之后,你敢保证化他不会说出来?

      随便找两个记者,爆出一点新闻낌,这些记者特喜欢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疝所造成的恐慌,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会有多大,有多麻烦。

      所以,不能够就这样放走他,否则只会给自己招惹麻烦。

      恙딯 必须要捏住罗先耀的软肋,让他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乖乖和ᛤ自己合作。

      但要找个什么办法呢?

      而且戏都演到这份上,再怎么样,也要继续下去。

      想諠了想,苏辰又开口道:“罗先生,我给你透个底,如果你真的要隐瞒你来的目的,我们就只能将你枪决,你也不要学什么新义、三合、14K的地痞流氓,以为咬住不说,我们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我在香港呆过很长时间,知道那㲱边的法律法规,但这里不是香港。”

      ᭢“杰先生,我真的是正经的商人。”罗先耀无可奈何道:“我没有任何人主使,这让我怎么交代呢?”

      츯他感觉自己真的是落入虎口,先是被人暴打一顿,关一天多两天。

      然后又来一个自称安全部门的杰士邦,硬要他承认自己是特务,不承认还要枪毙。

      顿了顿,罗先耀又ﹽ道:“杰先生,我愿意用钱交保释金,只要能ꦁ让我平安回到家,多少钱都길行,ꄒ你૛放了我,我可以带你一起去拿钱。”

      苏辰摇头:“罗先生,看来你还是没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我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贿赂,只要你老实交代你的目的,我们可以保证你安然无恙回去,ቕ并且不要你⼐一分钱。”

      “可我就是个正经商人啊,我在那边有᲌一个纺织厂,来㹟内地是因为听说这边开放,对我们有᫁优惠政策⨪,真的不是什么特务,你可以去那边查查,都是正经合法的生意。”罗先耀力争。

      他现在也吃不准这位杰士邦到底是不是什么安全部门듔的人。

      虽然苏辰并没有拿出任何证件,而且年纪也不大,但罗先耀不敢去赌。

      而且一口流利的粤语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苏辰笑了笑:“实不相瞒,我们确实可以去查,但是可能需要个一年半载的ᰥ时间,请问你能等得起吗?”

      “这……”一听这话,罗先耀心里顿时破口大骂,但㗁表面上却不敢露出一丝端倪。

      “再说。”苏辰又接着说道:“我不斖知道你有没有坐过牢,我可以璠提醒你一下,牢里什么人椎都有,万一你进飇去之后,被人弄死,别人就会花你的钱,睡你的老婆,还要打你的孩子……”

      真是有够歹毒!

      罗先耀쀭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脑袋飞快转动起来。

      说话间,徐智就拿来纸和笔。

      苏辰翻开本子,眯着眼睛:“罗先生,你先好惰好考虑考虑。”

      说着,便给徐智使了个桥眼色,徐智心领神会点头,抄起那团破布,塞进罗先耀嘴里。

      苏辰翻开笔记本,在上面用繁셚体字写着:“本人罗先耀,蓆代号老鼠,奉英女皇一号密令,携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潜入内地,意图对京城造成打击。

      同时,在京期间,已购买一处宅院,用作秘密基地,檥并收藏大量的古董文物,不日将送到维多利亚港的船上,因杀了五个人,强.奸三名妇女,现被追查,以防万一,恳请上级保护我家人。”

      徐智只扫了一眼,认字认一半,所以大概能看出写的什么,一下就浑身冷汗。

      齅 这帽子太大了。

      写完之后,苏辰就把笔记本递到罗先耀的面前,取下他嘴里的破布。

      “罗先生,不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是跟我们合作,老老实实把实际情况交代出来,还是我模仿你的笔迹▢写这么一封信?”

      罗先耀看完之后,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来,连声叫道:“不,杰先生,你不能诬肻蔑我,你这是诽谤,诬蔑!你身为官员,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遵纪守法的生意人。”

      “很好。”苏辰点点头:“那么我们要如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守法呢?抱歉,我们不可能专粱门跑到那边去调查,因为这会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这部分损失由谁䈊承担?”

      罗先耀心里直骂娘,咬牙切齿道:“杰先生,你说要怎么办吗?如果要放了我,需要多少钱?”

      因为在他看来,现在肯定是冲着他的㢅钱来的,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他都愿意花钱。

      “钱?”苏辰笑了笑,站起来,在徐智的耳凈边道:“你马上派人去确认他还有没鈨有同伙,有了就立马拿下,顺便给我拿把刀,要锋利的,然后也准备这几样东西……”

      徐智点点头,迈步从屋里出来,并关上门。

      关上门后,他才长长呼出口气。

      一抹脑门,全是汗!

      他嶣不知道苏辰是怎么想到的主意,太狠毒了!

      随ꯥ即去准备苏辰吩咐的事情。

      眼看着苏᛿辰支开人,罗先耀便觉得有戏,他紧接着说道:“杰先生,你打算要多少钱?”

      “不䢍,我不要钱。”苏辰摇摇头:“我既然负责这个职务,自然不是能用金钱来贿赂的,罗先生,我个人认ꥒ为,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你最好还是不要打这些注意,以便受到皮肉之苦。”

      罗先耀瞠目结舌,他现在已经弄不清楚苏辰到底想要什么,难道真的是要自⤣己的犯罪证据?

      可是ⴸ自己又没有犯罪。

      “杰先生,你还是明说吧,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放走我?”罗先耀呼口气:“斠如果你想苄要把那些罪名安在我身上,抱歉,你打错主意了䭵。”

      苏辰咧嘴一笑:“罗先生,你想让我放你走憀,其实也很简单,就看你愿不愿意合作濖……”

      罗先耀没有说话,因为他现在还没弄땖清楚苏辰巇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约莫几分钟后,传来敲门声。

      苏辰去打开门,外面站的是徐智,엜他小声道:“他真的有同伴,綖也被我们Ꞔ抓到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