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大伟妹妹

      杨怀义曾听杨谨提过“黑天鹅”。 ⠖

      여 不是那个自建海苮岛名为“黑天鹅”的超然组织,而是带着科学隐喻的拉“黑天鹅”故事。

      当你看到一只天鹅是白色,ѓ十只天ꤌ鹅是白色,一百只、一万只、一百万只,你甚至花费一生去验证,确认你可接触范围内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

      于是,你下一个确凿论断,“天鹅都是白졥色”,并以쫬此沾沾自喜。

      然而某一天,一只黑色的天鹅游过你的眼혔前,一只纯粹意外诞生롖的黑天鹅。

      无굂论你曾花䇧费多少时间,无论你曾花费多少心血,无论你的论断看起来多么正确,能够解释多少现实。

      你是错的,你必须接受这一点。

      你是错的!䝻

      在收到消息的时候,杨怀义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杨怀义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对劲,现在的他应该愤然起身,用力将手机砸向地板,暴跳如雷地诅咒一切,诅咒手下,诅咒老人,ᔩ诅咒杨谨,诅咒余生,诅咒所有他能知道能接触到的一切。

      然而现实是,杨怀义只是打了个电话过迶去,心平气和地。问清楚情况。

      然后,结束通话,呆呆看了떚一分钟黑下去的手机屏幕,ܞ接着反手慢慢将手机塞入兜里,身体紧贴沙发,看着天旼花板发呆。

      终于收拾疯好心情的唐益走进房间,站在杨怀义身前,问道:“发生了什么。”

      萊 感情上,唐益不愿意与杨怀义有过多联系,只是理智在提醒他,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只能从眼前的杨怀义짜入手。

      “你觉得手段重要还是结果重要。”杨怀义依然仰着头,双目无神,纯粹本能般问出一个问题。

      雋 唐益皱眉,೐克制转身的念头回答道:“手段和结果一样重要。”

      杨怀尒义高仰的头慢慢回正,看着眼前的少年,脸上露出满带情绪的鄙夷。

      Ⳁ杨怀义觉得自๘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和一个陌生人谈论这种话题,但是此时他迫切地渴望与人说话,无论是什么都行。

      “如먖果你必须选一样呢。如果,你弄脏了自己的手,用上一些不光彩的手段,虽然可能有銙人需要承受一时ռ的痛苦,但是最后必然会皆大欢喜,每个人都能都到心满뤅意足呢?”

      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无比脆弱,但是唐益不会施予一丝一毫的怜悯,这个男人不值得同情。 ⸅

      唐益说道:“这和你做的事情无关,你的‘每个人’只包括你们父子,뷎承受痛苦的其他人,在你眼里甚至不Ჹ算人。”

      杨怀义维持着脸上的嘲弄神情,轻蔑说道:“擩年轻真好,只看到一鳞半爪的事实,就能럫认为自己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大言不惭地给别人下定论。”

      燐“ꘁ唐益,让我来告诉你事情是怎样。”

      ꬛“欧阳易才17岁,刚刚得到力量,刚刚践踏法律,然后他发现,人们可以因为他强大的力量而越过法律槦,他可以不用支付任何代价,繳轻易得到别人苦苦挣扎而不得的东西。”

      “他会螸依靠力量,信仰力量,他ꦰ相信力量可以为所欲为,他总有一天会做出更大㬪的恶事,让原谅他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这就是你不依靠手段得到梘的结果。”

      “而我要做到是䌘什么?”

      “我ﴰ要让他成长,我要让他知道秩序不容许破坏,我要让他支付代价,然后原谅他,就像所有改过自新的囚犯一样。”

      “唐益,猓你知道事情糴原本应该怎样?”

      “欧阳易的奶奶会被接到县里最好的敬老院,所有的新闻媒体会盛赞政府的作风,꜕他的奶奶会在电视上呼吁欧阳易投降。”

      “无法控制力量的䠦欧阳易,会选择凭借力量获得一切。然而这样的欧阳易有什么价值?还不如将他杀了,就像杀死那些穷凶极恶、死不悔改的罪犯一样。”

      “或Ё者他能够控制力量,他忏悔、痛哭,请求政忛府的原谅。是的,他会背上骂名,但是普通的杀人犯需要承受数年的牢狱之灾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他付出了什么?”

      “当他做出更多㮝的好事,这些骂名都会被洗刷,人们只会记住一个改过自新测的欧阳易,人们会赞扬他셄,崇拜他,人们会忘瘹记他的一切뤢过错。”

      숦 뚠 “这是我用手段得到的结局,一个完美的,所有人都幸福的结果。”

      ᦯“唐浔益,听完这一切,现在我再问你,你依然要执着于那些愚蠢的价值,执着于ㅶ过程的正确吗?” 

      唐益沉默。

      唐益뛣从来鉄不是“爱与正义”的战士骃,他从来不会说“爱能克服一切困难”“正义能够战胜一切”。

      现实是复杂的泥潭,你永远不知道自己똌撒网能够得到⚓什么,也许你盯着一束花用力,最后却在花下发现一双发ᚨ臭的鞋子,而花早在拖拽的过程中碾成一摊碎ꦴ泥。

      杨怀义所说并非毫无道理,那是一种成人化的瀴判断㍅,唐益缺乏足够的经验去判断其对错真♚假。

      它不能说服唐益,唐益也无法找出足够的道理进行反驳。

      所以,唐益转移话题,回到最开始的问题:“发⌱生了什么?”

      උ 杨怀义扯动脸ඞ颊,脸上的鄙视意味越发浓郁,但是ᐚ没有继续出声嘲讽。

      绝✯大多数年轻人洷会愤怒指责,歌颂爱与正义,唐益沉默已是超出杨怀义意料的反应。

      杨怀义扔出兜里的手机,说道:“密码7431,都酔在信息里,自己去看吧。”

      唐益解锁手机,点开最᪼近一个联系人的信息,从上往下翻看。

      杨臈怀义安排人制作视频,着重强调视频的要点。

      杨怀첑义派人去接欧禑阳易的奶奶,着重强调安全。

      杨怀义命令联系记者报道,着重强调速度。 ユ

      䴚 以及最近的一条쏓,手下唯一一次主动发送㶮消息。

      “欧阳易的蛤奶奶死了!”

      唐益惊讶出声,身边一直旁观的苏小蘋也满脸震惊。㇗

      唐益看向杨怀义,在场唯一的知情人,问道:“发生了什么,앲意外是什么?”

      䨰杨怀义的脸色此时已经恢复ᬗ平静。

      他已经能够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

      杨怀义윌回答道:“始老人的年纪太大,患有多种慢性病。这些天一直担心孙子,身体阊越发糟糕。今天刚换了地方,又有记者采访,面对镜头劝欧阳易投降的耂时候一直在哭흸,然后旧病犯了。”

      唐益心里有些难受,懪他能够想象老人这些天的心情,能够姉想象老人当时面对镜头有多么心痛。

      罪魁祸首是眼前这个人。

      终究同情都是多余的,理由都是多余的,恶意和行为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唐益冷声问道习:“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杨怀义自嘲一笑,回答道:“怎么办?”

      “等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