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帾陆柏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岳灵珊听得忍俊不禁,没跦想到太师叔也有这么搞笑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

      “好勒,太师沟叔,我这就来打狗。”

       令狐冲本是放荡不羁之人,既然太师叔敢开头,他自然敢接着疟。

      “士杀不可辱!”

      陆柏气得咬牙切齿黚,他仙鹤手每次出场都是被人以礼相待,什ᖔ么时候受过这等羞辱。

      “你可ᓲ不配称为士,何来可杀不可辱之说?”

      杨尘对几令狐冲示意:“早点解决,早点让他们죖滚!”

      “是,太师叔。”

      令狐冲抽出一柄剑,来Χ到陆柏身前:“这位ꛁ师伯,请。”

      “你是那个在衡山城中嫖妓宿娼的穛小멗子?”

      陆柏阴阳怪气。

      ⅌ ⎈“话可不能乱说,我那是为救恒山派的仪琳师妹迫不得已,另外,师伯就不要转移话题了,如果怕了,可驝以认输。”

      “笑话,我陆某怎么会认输,今天就领教一下你这位华山弟子有什么厉害之处,你是晚辈,냃先动手吧!”

      陆柏见自己不先收拾这小子,难以试探셂风清扬,便背着双手,让令狐冲先出招。

      “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 令狐冲知道长辈和晚辈切磋,都会让一招,不再迟㞭疑,手心的长剑刺出。

      陆柏侧身躲开,现在发现令狐冲的剑发生变化,自己躲避␣的方位居然被其料到。

      他大惊之下,不得不出手,一掌拍헇在剑柄上将之震开。

      令狐冲剑法虽然精妙,但是在ጽ功力上比不得修炼几十年的陆柏,被一掌破去攻势。

      㾀杨尘在一么边感叹,果然,功力才是根本,招焓式能弥补的差距有限。

      “还有点本事!”

      陆柏冷哼中踏出一步。醦

      他擅长삓的是掌法,并没有用什么兵器,双掌齐出,向令狐冲的心口拍去。

      令狐冲当即用出独孤九暝剑的破掌式来应对。

      一个照面后,血花䧬一闪,陆柏的掌心多了ꢿ一个血洞。

      陆柏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手掌,自己居然受伤了。

      他最拿手的就是掌法,居然没郹能挡住这小子的剑!媅

      ﲛ 想到刚才被克制的感觉,他急忙后退一步,惊怒道:“你这是什么剑法?我所知的华山剑法䢮中,ꯕ根本没有这一招!”

      “我华山剑法多不胜数,你没有见过有什么奇怪?”

      杨尘淡淡说着,独孤九剑以前或许不是华山的剑法,但现在开始就是了。

      “太师叔,这剑法是失传的吗?큑”

      封不觉看得眼热。

      只是一个回跛合啊,老一辈的仙鹤手陆柏居然就被一个三代弟子♋伤了,即便令狐冲用的是剑,可是陆柏修为摆在那儿啊。

      换一个人来,就算是他,即便用剑也很难是陆柏对手。

      Ⲽ 这㘒令狐冲却反过来将之伤到,而且交手时栗明显能够看出这令狐冲剑法的精妙。

      计 “跟你有䀟关系吗?”

      륄杨尘不咸不淡,却是默认这剑法是华山派失传的,顿时让㩃所믷有人脸色ಛ变化。

      ۯ华山派的人当然是高兴숺的很,而其他的국则复杂得很,羡慕又忌惮。鄹

      封不觉嫉妒道:“这剑法怎么能教给气宗的人啊!”

      看到一下多出颵来的成就值,杨᢭尘知道自己装逼装对了,继续傲然冷笑:

      瘪“老夫行事,你管得着?况且如今的华山没有剑气之分,只有华山弟子和非呁华山弟子!”

      “好,太师叔说的醬好!”

      岳灵珊鼓掌,她虽然不太清湚楚剑气之争,却☡认同太师叔说的话。

      其他弟子也纷茍纷喝彩,一股无묞形的凝聚力诞琁生。

      封不觉几人脸色变化,不再说话。

      “这位陆师伯,还要继续吗?”

      令狐䙽冲咧嘴一笑,扬眉吐气。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独孤九剑下,对方的掌法完全被克춖,根本就碰不到自己。

      ꏿ 现在■这个受伤的结果,已经预示着这人必败无疑。

      햙 ❁“哼,不知道哪来的歪门邪道的剑法,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再来!”莛

      ࠍ 陆柏不甘心认输,将受伤的手掌背起来,另外一只手掌继续攻出。

      令狐冲有了更多经验,这次不急着把对方的手掌划破,而是剑光闪烁,在其肩膀、胸口点过。

      每点一次,都是一个破洞,每交手一个回合,ᒠ对方身上就会多出一个破ᘕ洞,这ꉛ代表他如果想下重手的话,这就不是衣服破了。

      打着打着,伷陆柏的心态崩了!

      “啊凼啊啊!”

      他气肔急败坏,怒吼着疯狂挥舞手掌,掌力强劲,打起一阵狂风。

      令狐冲开始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他的剑就像陷入泥淖,籵不及之前灵活。

      他不得不全力以赴,剑法的变化加快。

      “想要以力取胜吗,可惜不是靠速度。”

      杨尘摇头,独孤九剑能克制天下一切武学,蛮力又算什么?빭

      只要差距不是太大,这퓘人臾就纯粹是在浪费力气。

      令狐冲开始后退,暂헊避锋芒,同时继续攻击졁对方的破绽。귚

      呼呼!

      陆柏此刻鍽头发飞舞,双眸发红,带着一股煞气,就像要吃掉令狐冲似的。

      “太师叔?”

      聢岳灵珊有些担心。

      쾢 “看着就是。”

      杨尘摇头,令狐冲能在桃谷六仙围攻下坚持那么长时间,一个人的猛攻又算什么?

      薎 林平之则认真看着䍺,从中学习,没有说一句话。

      低越䁫是在压力下,剑法精妙越能体现出来。

      令狐冲看起来处于下风,可是他的剑法能逼迫陆柏做出许多闪躲,最可怕的还是能依旧划破其衣服。

      若令狐冲愿意,陆柏身上霦已经不下于十道伤口。

      “陆师伯,够齞了吧,”

      在即鮉将退到➚墙角的时候,令狐冲无奈提醒。

      再不眵结束,他要下重手了。

      “我还没有输!”

      陆柏疯狂挥掌,对着令狐冲脑袋砸过去。

      后者皱眉,剑尖微微一抬,陆柏的手掌就像主动打在剑尖上,直接穿过去。

      “啊!”

      剧뭟痛让陆柏清醒,急忙停下,脸色发白地看着自己破开的手掌,身体颤抖起来。

      噗!

      他脸色先是涨红,接着气得一口老血喷出。

      “陆师伯,不好意思,晚辈뷐剑法还不熟练,没能收住手。”

      令狐冲尴尬地看着自己剑剚上穿过的手掌。

      “你!”

      陆柏面如金纸,后退一步,﫚拔出自己的手掌,带着一串鲜血,转身冲出去,没有脸面再留ꌛ下。

      众人看着地上的血,除去杨尘,都有些发呆。

      嵩山派仙鹤手陆柏这种成名已久的人物,居然ଌ败在了年轻一辈的令狐冲剑ᅾ下,手掌还被废掉一只,真是有点梦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