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 桃源宴,每逢四月最后一天,过了桃花繁茂的季节,乔虏木镇的百姓们뽍操办盛世送别最后的怡人景色,三月初开采桃花,四月末开坛饮酒。

      桃源宴在镇子上的广场中举行,广场足有五千平米,在中间一片搭建了一千平米的舞台,从早上开始,这¯里几乎就挤满了人。

      只见台⢼上,有个中气十足的青年对着主持稿一阵嚷嚷,一院的众人听得眉头紧锁。

      燊道:“我怎么有种在入学时,听史匹堡院长吧啦吧啦的感觉。” 

      齐婉秋道:“这些䇮活动就是这样,主持稿就是尿点,下闻一个节目䪲应该就是貱四月送桃源了。”

      说着,看向了恭姬。

      恭姬朝齐婉秋比出大拇指,道:“放心吧师姐,昨天我跟平安江都谈好了,夕颜玉指柔一壠定给你拿回来!”

      “你确定?”齐婉秋白了他Ა一眼。

      明显,恭姬连昨天干了什魤么都记不清,所以恭姬刚才的话真不好相信。㑵

      恭姬信誓旦旦地点头,道:“那是喝醉之前䟸谈好的,所以我记得!”

      大舞台上,工作人员成Ꞷ批陆䲗续地搬上来一张张桌椅,这是一张张的矮脚桌뱕,桌前放个蒲团就࢔当椅子了,不知是不是经费不够。

      紧接着,一坛接一坛的桃花酿搬了上来,当主持人念完他准备的稿子时,四月送桃源的布置就已经完工了。

      只见台上整齐排布着三十张桌椅,每个桌子下都摆着驗一坛酒,坛子大腿高度,需普通成年人双臂环抱才能抱住。

      主持人提起中气,大声说到:“下面赈!就是我们桃源宴最受瞩目的活动,四月Ⅳ送桃源!”

      随后台下一阵阵欢呼,欢呼的大多是男人,而女人们则都是一脸嫌弃的看着他졈们。

      主持人又道:“四ﱸ月送桃源,三十銁人三ﲶ十坛五十二度的桃花酿,不够可以再填,只有一个规矩,敬酒不能推!必须干!谁最后还醒着,谁就是赢家!下面有请,参赛选手登场!!”

      台下再次沸腾起蜱来,第一ࣰ次来的游客可能不知道,一群人喝酒有什么好看的,但本地人确实清楚㺒,看得不是喝酒,看得是喝醉后这些人会干什㍫么,据说曾经就有那么几个,喝醉了在台上称兄道弟然后相互使劲磕头,还有的直接把各种各样,自己的,别人的糗事没把门的都说了一遍,思路还贼清晰。

      一院等人听到旁边几个本地人向外来客解释四月ӱ送桃源的乐쵨子时,脸上都是一阵坏笑,只有恭姬黑着个脸。Ⴐ

      恭姬道:“你们想看我在上面耍酒疯吗?放心,你们没机会的,差不多就会下来了。”

      说完,᷏恭姬朝大舞台㰆而去쥗,原地,余瑶瑶一阵坏笑,道:“昨天就差点穅吧房间쭚拆了䳥,今天不知道能不齒能把这舞台也拆了,那我们这乐子可就大了。”

      燊嗤之以鼻的道:“瑶瑶,你们不能有点緬同学爱。”但随后转念一想,又道:

      “不过能看看家禽出丑也是极好!” 좥

      ᴾ当初报名的三十人很⡉快都上去了,果然,参加这种比赛的都不是普通人,要么是个彪形大汉,要么是酒桶模样的胖子,平安江ꦊ与恭姬一婢道上台,正好坐在旁边,他俩在人群中看似最正常的。

      所有选手用袒自己觉得舒孁服的姿势坐在蒲团上,平安江正踊襟跪坐在桌前,还是十分的和善,正朝恭姬的方向拱手道:

      “恭姬兄敻弟,在下好酒,一会儿贪杯了莫要嫌弃。”

      伪看着彬彬有礼儱的平安江,恭姬脸上也挂起了微笑,道:“平安大哥,弟弟虽酒量不好,但绝不含糊,必须尽性!”最后一句说的是要多豪迈有多豪迈。

      心中却想到:“嘿嘿,今天中午多吃了点,一会儿给你表演个一泄千里,回驿站等你好消息!”

      人已到齐,四月送桃源立刻开始,台上诸位无不是豪迈之人,相继敬酒无一含糊。

      平安江轻而易举的拿起酒坛子,一洒吤就是满满一碗,向恭姬敬酒。

      而恭姬自然不会推迟,同样倒上一碗렒酒,一饮而尽,还是那么火辣辣,全身一阵哆嗦,心中暗骂:“这簑玩意儿真是难喝,再喝几碗就走了!”

      台下,一院等人的位置,一个两个就等着看恭姬一会耍酒疯是什么样子的,弥补昨䤖天错过的精烹彩。

      “看来今年的选手酒量都十分了䀕得,喝酒不墨迹,一杯干到底,才是真汉几畭啊!!”

      主持人在上面不时就会嚷嚷两句,免得冷场,为了押韵连口音都换了。 쐠 的比赛刚开始,在座的都没什么动静,毕幏竟后劲没这么快上来,渐渐的,半小时过去了。

      纜台上终뻻于有那么几个人不安分了,站起身来,扯开嗓子,到处敬酒。

      恭姬这边,先是一个长长的酒嗝,他只喝了五碗酒,但这䔅一碗跟昨天的一杯可不是一回事,胃里的酒已经满满㡴当当了,趁着自己还有意识,恭姬觉得得撤了儵。

      正要装吐,就见平安江端起一碗来,道:“恭姬兄弟,咱在碰一个。”

      ܳ 蒥见此,恭姬没想到第一反应居然閼是쐑“不差这一口了。”

      舔了舔嘴唇,端起⚕碗酒干了,突然注意到蠏,桃腙花酿下肚,没有柠了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只有充斥口腔的花香,突然觉得这酒也不是这么难喝。僓

      舔了舔嘴唇,想着,肚子还有点位置,反正意︵识벶还清醒,再喝几碗演的像一点,不然穿帮了,平安江不把金属给自己了就得不偿失。

      接着就是五六碗酒下肚,恭姬毕竟㘾吃饱了来的,这会儿感觉是真的想吐ﴕ了。

      一转头,就看见旁边还放着一个桶,一σ头扎了进去,只听见“呕!”的一뽢声传来,声音凄惨悠长。

      平安江见后ꄳ哈哈笑道:“恭姬兄弟႟可是吃得太饱了?”

      吐完之后,恭姬缓缓站起,感觉很奇妙,全身酥酥麻麻,天旋地转,飘飘欲仙,感觉焕然一新,犹如新生一般,妙极了!

      恭姬又见,平安江端起酒碗,便不含糊ﳇ,同样倒满一碗,道:“喝!” 꼿

      一碗下肚,胃里暖暖的,很舒服度,稍稍一哈气鮅,唇齿留香。

      ⸞台下,同伴们看得是一愣一愣的,燊瞅恭姬这样子有些不对劲儿,便道:“家禽不是说随便喝两杯就装吐下来吗?看这样子....”

      正当燊说着,突然恭姬就嚷嚷起来,声音洪亮得,隔着老远都听得见。

      “一两不是酒!三两漱漱口!い七两八两扶墙走!摆上一坛酒,墙走ܦ人氩不走!䯖”

      䂛 正当燊欲言又止,发现好戏开场时,台上接着平安溪一撩裤腿,脚踩桌子,不㾴拿酒碗了,拎起酒坛就是一顿敬天敬地敬空气。

      平安江长叹一口浊气,指着在场的人就骂따到:“他娘的今天谁都别想走!”

      磴 此话一出,所有人更起劲了。

      恭姬接着酒劲把暴脾气提了上来,丢掉酒碗,拎起酒坛,指着平安江就道:“吹牛装逼猛如虎,喝起酒来一两五!今天地府打烊,寬不喝到你内䙨裤脱光,就算是你没穿!”

      此话一出,台下欢呼声不断,唯有一院五࣢人瞠目结舌,更难以置鷠信的是平安江平时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擲样喝了酒还能꘸骂起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