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颤抖

      我和姜老师从师父的倒坐房出来后过了垂花门走的很慢,我又侧脸看着阳光照耀在那出水芙蓉一般的姜凡的脸颊上,更加的妩媚又多了些妖娆,走到鱼缸前我停下了脚步转过了姜老师的身子又仔细打量着那个令我魂牵梦萦了快三十年的那个年轻的我的地理老师,她真的是羞涩了,就如我第一次在班级里在那么多同学面前问她是不是在哪见过的时候一模一样。这个不真实的世界头一次让我觉得可爱了些,但又滋生出了某种莫名的可怕。但这到底是真的了,因为她就站在我对面,肚子里还有我的两点血脉,错不了,那个蓝色的光圈肯定又到了我们的穹顶之上,我们也懒得去看,只是能感觉到而已。

      “怎么了?”姜凡看着我的眼睛说完后不由自主的又用牙齿咬了一下她的下嘴唇,我知道,她一紧张或是在她高潮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做出这个动作,这一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没什么。”然后我轻轻地吻着她,就像是青涩的青春期那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初吻,就像是我们第一次偷偷摸摸的在送她回家楼下的接吻,就像是充满了仪式感的那个在九原郡11楼的爷爷留下的拆迁房里床上的那个激烈的热吻,好久好久,好温暖好温暖,好缠绵好缠绵,好久好久……

      当我和姜凡手牵着手经过了正房走过了耳房,进入了跨院,又绕过了老槐树拉开厨房门的那一刻,王雯菲和那兰和那三位长辈有着同样的表情与动作,全屋子又是一片安静的要命,只有张孟君,顾颖和周萍没有被惊呆掉,因为妆是她们三个弄得。

      “天哪……”那兰先站了起来到了姜凡身前左看右看,连王雯菲也是走了过来,我赶紧先拿了三人份的早餐要送去前院,李同自当是知道我要干嘛,也帮着一起忙乎起来,最后是我带着李同和君岛把三个人的早餐送进了师父的房间,当然,师奶也没放过李同,号了脉后又开了个方子,李同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了,师奶又给君岛摸了摸骨,点了点头看向了我,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们三才出来。

      又回到厨房,走到老槐树下就能听见里面已经是沸沸扬扬热闹非凡了。

      我有些小激动开了瓶啤酒压压惊,结果王雯菲说:“怪不得大早起写词给我,原来是真出了大事了啊这是,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了,哼!”

      “什么词啊?”顾颖问

      然后王雯菲念了一遍那首我早上有感而发的《虞美人·初始》,姜凡高兴的也是热泪盈眶,非得让我喂她吃早点,一家人又开始了喧闹……

      那兰定是不高兴了,嘟囔着嘴说着些不太乐意的话,我看在眼里:“孟君,笔纸!”

      “得嘞!”张孟君答应完就把本和笔放在了我面前,那兰高兴的站了起来,也是笑开了花。

      我点了一支烟,干了那半瓶啤酒,那兰很是有眼力架又给我开了一瓶在那站着等着,王雯菲也是伸着脖子在对面看着,姜凡看着我,我看着本,然后——

      《如梦令·惦恋》

      作罢、思域、成化,

      路漫片花霜滑。

      每日冥端庄,

      直指大青山架。

      山上山下,

      今夜念君如画。

      ——间单

      写完后交给了那兰,那兰大声的朗读着‘如梦令·惦念’,姜凡又是咬了下嘴唇小打着我才又吃起了早餐。

      那兰读完又是高兴又有些不知所措:“间总,这也太少了吧,她的词那么多,我就这么少啊。”

      我又喝了口啤酒说:“这是副歌,给你那牛逼的团队看看,他们会替我把主歌部分填平的吧!”

      “不行,那就不是一个味儿了!”那兰刚说完,王雯菲也是帮了那兰:“是啊,还是你一个人完成比较好!要不就失去了这首词的精髓了。”说完向那兰眨了眨眼睛。

      “这词不得先记录下来吗,要是过了这个思绪和情绪,怕这首都没有了,着什么急,不就是主歌吗,简单,DEMO出来再说。”我吐了口烟说

      “得嘞您内,这还差不多,中午吃什么,我做东。”那兰说完才高兴的撕下了那页纸收了起来

      “还有我的主歌啊。”王雯菲也是点了一支中南海说

      “知道知道!”我又干了瓶啤酒

      正在兴起时我才想起来李光赵之余又没了踪影:“我那左右护法哪去了?”

      “谁知道,又不知开上那两辆豪车去哪嗅蜜了。”周萍说

      “这可不行啊,京城水太深,那俩初来乍到的,没什么经验,得赶紧让他俩安定下来才行。”我刚说完有些后悔,看了看石乐和马青书,一个恶狠狠地瞪着我,一个眼睛瞟向了别处,很是不自然。

      “那俩货,交给我俩,完了问问他俩都喜欢什么类型的,一线的咱搞不定,二三线的也亏不了您这二位师兄弟吧,再说,有您这位大咖坐镇,估计想攀高枝的多了去呢,定让您这大老爷满意。”那兰悠然自得地说

      “行嘞,我这俩师兄弟儿的终身大事可就交给您二位了,不过话说头里,我得点头才行,你们也知道,我们宏达集团可是要在京城立足的,可不能扫了颜面。”我灭了烟说

      “您这还要颜面?家里头十好几位,京城谁不知道,先管好您自个儿那无尽又无知的荷尔蒙吧您嘞!”那兰笑着说

      “中午怎么安排?”周萍赶紧圆场

      “我来吧!”王凤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一起来吧,好容易人这么全。”我说

      “好啊,又是一人一道菜呗,”张孟君说

      “鱼,必须鱼!”石乐愤愤地看着我说

      “得嘞,哪位娘娘愿陪朕微服私访,体恤民情啊?”我翘着二郎腿在那嘚瑟着

      王雯菲哼了一声:“行了,别装了,君岛今天归你使唤行了吧,我俩先回去把词发了赶紧配曲了,中午又讨搅了。”

      “做个东北菜啊!”那兰和王雯菲临出门扯着嗓子说完推门回了自己的院子,君岛眨着眼睛高兴的笑着,李同说:“哎,别以为我是电灯泡啊,我好容易休息一天,电话都关机,带上小女子呗。”

      “出发!那这就交给你们了。”

      “走吧,去吧,赶紧消失,省的碍眼!”石乐马青书和王凤开始收拾了起来,顾颖也要去,姜凡拦了下来,说是京城人太多,怕肚子受不了,孕妇们都待在家里的好什么的,这些孕妇们才消停了下来。我去师父门上告诉三老中午要家庭团建,那三人也是很高兴的答应了。又给李光赵之余打了电话,那俩齐刷刷的都是一个回答——你们吃。

      艹,我就知道!

      于是我带着李同和君岛悠然自得地出了护国寺奔向了超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