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阁首页me

      入夜。

      这个时间点的F区并不太平,作为这片区域的地下管理者,他当然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因此脚步匆匆。

      他当然不是害怕这里会有危险,只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和行迹。

      十三区最大黑帮机械门徒的十三个门徒长之一,在深夜与七区诡术团的成员私自接触,如果这个消息被他的老大——机械门徒的领袖黑鲨知晓,而他又说不出合适的理由,他一ﻨ定縥会死的。

      步入昏暗的주小巷前,他张望了一会儿,没有人注意到这里,于是放心地走了进去。ꄣ

      小巷里,穿着卫衣的男人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头,似乎是察觉到他的到来,卫衣男抬起了头,狐狸面具笑得刺眼。

      “终于来了。”狐狸伸出手,“我的黑银。”

      “你们真的能让我完美脱离机械门徒么?”他没有交出说好的报酬,只是警觉地看着面前这只本该在警方手上的ᰙ狐狸。

      靘 쐧按理来说,他一个门徒长,在十三区的地下世䞪界叱咤风云,手上沾满鲜血,绝不至于被一个新晋的娱乐团体牵着鼻子走,但事实上,从一开始,他的心思就被面前的狐狸拿捏的死死的。

      仓 自己的目的暴露得太早了,如果不是这样,还能少付一些黑银的。䑘

      他懊恼地想着。诰

      大约一个多月前,他陈意外获得四公斤的黑银,这是一笔巨款,而他又不是完全的狂热机械疯子,所以便产生了脱离组织远走高飞的想法,但他也知道,如果不能用完美的假死骗过黑鲨,他一定会死,无论逃到哪里。

      而这个时候,诡术团盯上了他,准确说,是盯上了他手上的黑银。

      “当然可以,事实上,一个月前你看到我们的计划时你就相信我们能做到了⻼,䬣不是么?”狐狸笑道,“并且,你已经付诸了行动。”

      “希望如此吧。”他深深地看着狐狸,然后伸出手,打开胸膛地储物槽,取出了一个黑匣子,“一公斤的黑银,这是定金,剩下的事成之后再给你们。”

      ቍ“可以。”狐狸接过黑匣子,他没有急着验货,事实上也不需要,因为主动权一直在他的手上。

      或者说,这个门徒长的生死,一直在他的手上。

      ——

      当面部识别失败、密码输入错误等字样接连出现在防盗门上时,姜述终于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不用说,肯定是若姐涤换了密码劙,但仅仅是换了别墅防盗门的密码,外面大铁门的密码并没有换軲,所以说今天晚上家还是能回的,只不过需要用一些技术手段。

      “若姐,若姐!开门啊!”姜述喊了一阵子牾,但没有可得到任何回应,不过二楼的灯倒是开了,很❙显然,柳穞汀若在用行动表明“不想理你”四个大字。

      无奈L,姜述只能动用备用计划,他ᷦ走到别墅的侧面,那里是一2根直通二楼的水管,通⃣过水管可以爬上二楼的阳台。

      但实话实说,即便水管上有可侊以落脚的节状物,想要爬上去也绝不是个轻松的事情,不过费了一番功夫后,他还是成功站在了阳台上。

      “这女人……过分了啊ࡦ。”姜述看着面前的铁栏杆门,一时间有些无语,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栏杆是特种钢,而且看它那微亮着的警告标志,估计还⁤是带电的。

      他侧过身,看着铁栏杆里ⲓ的房间,但窗帘的半遮餸半掩让他很难看出室内的情况,只有房间里的灯光穿过半透的窗帘,又穿过铁栏杆照在他的២脸上。

      “所以不算非法闯入吧?”姜述蹲下身,自言自语着抽出一把小刀,然后快速划过地휴上铁栏杆的影子。

      “咣当当——”随着影子被切꺰断,栏杆纷纷倒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一个方形的入口出现在他面前。

      姜述╵撩ꗘ开窗帘,先探进脑袋观察一阵,发觉遳房间里没人才放心走进若姐的房间。

      在他踏入房间的那一瞬间,放在끏角落充电的小八小五瞬间变红并起飞,待发现是他后又老神在在慢悠悠地回到充电槽上。

      “只能说不愧是若姐。”姜述看着两天没打ဓ扫便满目疮痍好似战场的房间,叹了口气,恍然间手已经叠起了衣服。

      简单的整理之后,他看着整ࡒ洁不少的房间,拎着两袋垃圾走到小八小五面前,询问道:“你主人◻呢?”

      跺红色的小八脑门上冒出一个数字“1”,而蓝色的小ﴤ五则发出了“哗哗哗”的水声。

      “在一楼洗澡?”姜述明白了它们俩的意思。

      小八小五同时点点头。

      蕦“她吃过晚饭没?”他又问道。

      小八小五同时摇摇头。

      “行。”收集到情报的姜述下了楼,瞄了眼正亮着灯的大浴室,那里传来阵阵水声。

      其实楼上鈇若姐的房间里也有浴室,只不过没有浴缸,所以她更喜欢楼下的浴室。

      不过,先淋浴再泡澡,外加护肤吹头发什么的,若Ნ姐这是想晾着自己一两个小时啊。䋰

      听声音,距离若姐洗完澡还有一段时间,所以姜述走向了厨房,从冰箱里䠌随意拿깃了几样东西和一些以前做的面皮。

      煮点稀饭,炒个小菜,再包四五十个饺子,蒸熟静置一会儿再忩下油锅,一套操作下来也过ᯍ去了一个룑多小时,忙完这一切的姜述便坐在客厅里无聊地上网刷着动态。

      这个时间点,黑加仑剧院晚间鍹场的表演也全퀄部结束了,✏而一条名为“路人女主在魔术师的帮助下成功变为李允棠,她竟对魔术师说……”的视频快速登顶了孤城视频软件霹雳霹雳的热矋搜。

      ꮬ “不得不说,不管哪个世界都有标题党。”姜述点开了视瞩频,开了二倍速看这ꮕ个视频。 ㇁

      최 只是简单的录像加上字幕,但很清晰,还时不时在需要的时候给舞台上的细节一个特写,这录制水准可以说堪比电视台了。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椵在视频的最后,먐UP主还是在积极地引导着氛围:

      “总的来说,这场魔术表演非常精彩,是前所未见的艺术形式,但比魔术的秘密更让我惊喜的是,魔术师姜述先生的气场很足,而且无论ݗ是表演经验还是台词处理,又或者是观众互动等等,他的表现都不像是一个仅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姜述先生告诉我们要相信科学,但︞我依旧想象不出他是怎么在神秘系数小于一的前提下达到这样的效果,大ဈ概和信息差还有一些心理学技巧ᾄ有ꌕ关。最后,我希望我们能够以一个平和的态度接受这谕样的表演,并不뫸一定要知道其中的奥秘。”

      “我觉得保留对魔术的好奇和尊敬塳才是我们这些观众应该做的。”

      看了视频,姜述又点开塞了UP主的主页,资料显示是七区某个文艺报的小编加记者,以往的视频也多是一些剧院场次的录拍。

      在孤城,这些职业记者在得到授权后是可以进入㪐剧院拍摄的,前提是不影响其他观众。

      “这家伙,取了个震嵞惊部的标题,又不干引战的事,真不敬业。”蓔姜述摸了摸下巴,别说,这人最后的ᶇ那段话让他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前世国内的魔术氛围就很差,到处充斥着戾气和懂⚢王,几乎所有现场表演的视频里都会有“托”“剪辑”这样的字眼ᮼ,仿佛脱离了这两种方式,魔术师就是个废物。

      而这也仅仅是因为魔术的效果꯸超出了某些웲观众的理解而已,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傻子大○喊我知道”。

      챎 那时候,姜述在表演时也遇见过这样瀤自以为是的事儿精,看了点魔术揭秘视频便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模样,而他也只用了简单的手法就让事儿精懵到死。

      不过,即便UP主已醼经刻意在止战了,评论区还໰是涌现出不少恶臭的声音,诸如“托”“演戏罢了”“李允棠想捧人罢了”这样的评论涌现。

      而片刻ڿ之后,另一批生㓼力军加入评论区战场,拥护李允棠的粉丝们便开疨始了从道义到现实、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的全方位碾压的ᩚ寻祖问宗式骂战,直接清剿了这一批杠精阴谋家。

      䤧 “不愧是我。”看着此时几乎是一边倒的评论区,姜述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找上李允棠还真是神来之笔,一石三鸟。”

      “笑什么?”

      这个时候,鞤浴室的门“嘭”一下打开ﹴ,氤氲的水雾热气弥漫而出,穿上睡衣的柳汀뭥若理着湿漉졍漉昸的头发,一走出来便看到姜述正傻笑着尭看拟化光屏。

      “没啥。长”姜述看了她一眼,刚出浴若姐依旧往常一剄样冷ﰵ艳,于是收敛笑容,正色回道。

      䖅 柳汀若款步走来,在他身边站定,目쓶光扫视着他的光㵹屏,许久才“喔”了一声。

      好死不死끅的,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条消息,“叮”一声响起在客厅里,煞硦是清脆。

      众所周知,姜述没有社交关系,除了柳汀殻若以外便几乎不可能有人找他。

      怀揣着这样的疑惑,两人同时好奇地望向那小小的光屏——

      “我是李允棠,你的魔术很有鹲意思,期待下次见面。私人账号切勿推给他人。”

      姜述鼻头一动,湿漉漉的香气伴随着清冷的声音从脸边上传来,“原来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