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乃彩

      “畳就知道。”程簖止微看着不是很錾生气。 ꯻

      郝渤敢把她的小手捉回来,拉手这种小事一定要让妹子习以为常。陼

      程止微又没有拒绝,她还想知道:“什么时候啊?”

      郝渤不假思索:“刚刚啊。”

      程止微脸红,她自找的,非要聊这种自己吃亏的话膼题:“我问初吻?”

      郝渤要斟社酌一下:“高中吧。”

      神豪吹水呢,蔡学姐才是他ɦ初吻。

      “哦。”程止微神情暗淡,她不意外,不ᨾ管是那튯天背她,还是后来微信聊天,和这两⏟天的接触的表现看,郝啊渤都很吸椖引女生。

      郝渤惹人:“你ᖧ呢?”

      程止微又要抽回手,郝渤早有准备,抓紧了没让她得逞。

      脸郝渤还控制劣不了,程止微扭开脸。

      쎰 郝渤手照쾸拉着,都不说安慰一下人家女生。

      程止微独自生了一会闷气,最后还是要主动开口:“我还是初吻。”

      初吻就这样没了,郝渤拿走了,还要怀疑,程止微免不了有些幽怨。

      郝渤꿠得了便宜还卖乖:“那我帮你忙了。”

      程止微不解:“你帮我什么忙了氥?”

      郝渤真贱:“你以后的男朋友肯定也没初吻了,你今天初吻了,以后就不用纠结了,我这不就帮你了吗。”

      程止微发狠:“我说了我不找男朋友。”

      郝渤这会讨好了,特真诚:“那我一直陪着你。”

      程止微ౢ还枢耿耿于怀:“你又说你要找女朋友的。”

      郝渤轻松:“我癰有女朋友也可以陪你啊,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不冲突。韛”⽫

      程止微也讲道理:“你女朋友不会介意你陪着我?”┽

      郝渤实事求是:“不会。”

      程止微还是要做假设:“如果她介意呢?”

      ၲ 郝渤口上说:“那就不要她。”心里说,用钱砸᥊。

      壻 程止微突然觉得好캝甜蜜,手手主动放松,还伸过去,搁在郝渤腿上。

      最后要走了,程止微勉强而羞涩:“来吧。”

      郝渤还装:“干嘛?”

      程止微恼怒,作势:“不来ꢂ走了。”

      没到혧十点,郝渤和程止微再搣一次在智园女生宿舍楼大门前分开,拉了一下手,没有吻别。

      程止微忍着走到楼梯口才回头,郝渤还站在原处没动,她开心了。

      这次没摘下郝渤送的耳钉,程止微直接进宿舍撋。

      宿舍里剩余的三人都在,许悦自然是在做保养,向璐璐在吃郝渤送的坚果,真羡樂慕她,怎么吃都不胖,罗紫荧已经在床上,她并没有独自一人直播。

      又是一个没有直播的晚上,宿舍的气氛安静得让人觉得有些异常。

      程止微回哒来打破了宿舍的安静。

      辉向璐璐最先发现程止微耳垂戴着的新耳钉,简直惊叫:“哇,三姐,你的耳环很漂亮啊ϰ,学长今晚送给你的碫礼物吧。”

      她坚果都不吃了,扑上去,搂着程止微要仔细看。

      “嗯。”程止微不好意思否认,总不能说是昨天送得吧,向璐璐摸着她的耳垂,有点痒痒,她干脆把耳钉摘下给她看。

      向璐璐把放在手掌心的耳钉用手指捏起来端详,再次感叹又带着点怀疑:“流星形好漂亮,好闪亮啊,是镶钻石的吗?”郝学长这么有钱大方?

      钻石,郝渤送的是钻石耳钉?不可能,虽然耳钉确实很晶莹剔透。

      程止微ᚓ都没往这方面想过,突然毘听向璐溽璐提起,懵了一下,直接否认:“啊,不是啊。”

      罗紫荧本来戴着耳塞在床上看直播,见程止微回来了才取掉耳塞。

      她打定主意要通过直播来改变生活,不过她没打算在桴宿舍直播,受到她们的限制根本不可能好好直播。

      罗紫荧想在外面租房子直쏷播,有属于厴自己的独立空间,一切都自由方便很多。

      她想着等军训完,正式排课上课后,有固定的课余时间,再做好直播安排。

      묲 当前一是租好房子,这个应该不难,网上都很麸多租瞕房的信息,还有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向平台那些人气主播学习。

      想想那些人气主播一个月随随便便就几万收入,更有点主播年入百万,罗紫荧内心就火热。

      此时㣦,听到向璐璐说郝渤送给程止微的耳钉是钻石的,她忍不住就讽刺一句:“玻璃的吧。”

      꾖罗紫荧觉得程止微和那个郝渤转了一圈,回来突然就说不想直播,肯定是那个郝渤挑唆的。

      今晚程괳止微又和那个郝渤单独出校外吃饭到这么晚才回来,又接受了人家送的礼物,她觉㼑得程止微好傻,刚上大学就要被一个穷学长骗了。

      切,傻白甜,不过又关她什么事呢。

      向璐璐又看了看:“不像是玻璃的,是水晶的吧,大姐你看看。” 纳

      程止微想伸手拿回,许悦肯定看得出耳钉是什么材质的,⑉她脖子上就戴着一条钻石项链。

      ꔍ 郝渤送得耳钉肯定不会很贵,但程止微也不想郝渤送的东苩西被许悦认定为便宜货,感情又不是用栨金钱来衡量的。

      可是向璐璐先一步递给了许悦。

      许悦顺手就接过了,其实她不用看都知道郝渤送的耳钉肯定不会是便宜货。

      随便喝一万多的红酒,还不讲出崾来显摆的人,而且对程止微那么用≂心ﳀ思,他送出的礼物不会太寒酸。

      耳钉入手,稍微观察,许悦就确定这是真的钻石耳钉,款式造型都很精致,镶的钻也不小,价格肯定不菲。

      她下结论:“是钻石的,小微,看来你的郝学长很低调,也很在乎你哦,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程止微不敢相信:“大姐,值多少钱啊?”

      许悦也不敢肯定:“我也不敢肯定,但一万几千的肯定买不到,应该要几万吧。”她说着把耳钉递给向璐璐,这样的耳钉她还不至于好奇。

      䇋 程止微懵圈了,如果说耳钉值一两千她还能햱接受,值好几万,她实在接受不了。

      她一下子想到好多,郝渤今晚一直想着吻她,是不是因为他觉得她接受了他那么贵重的礼物,就可以……可她又不知道这对耳钉这么贵。

       程止微想马上联系郝渤,但又不想让她们知道,只得先忍着。

      向璐璐拿着耳钉,对罗紫荧说:“二姐,不是玻✥璃的,是钻石的,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看。”罗紫荧相信许悦的眼光,戴上耳㌥塞,假装认真看手机。

      她恨童颜巨,想起她넹刚才墳还说钻石是玻璃的,现在被童颜巨无情的揭露。

      她恨程止微,她刚才心里还嘲笑她傻白甜,结果她钓到金龟婿。

      她更恨郝渤,无视她加好友的请求,而且㄀扮猪吃老虎很好玩吗?

      谁是老虎啊?谁要被吃了?

      郝渤走在回天椝行健的路上连连打喷嚏,他᭪这是被人背后骂了啊。

      回到天行健,齐若男依然不在,她至少星期一才能回呢,现在还被禁足中,谭丽娜还在想办法帮她脱困。

      郝渤先打电话给蔡雨芯,按摩椅摆在二楼蔡雨芯房里,她已㩁经按过팮了,很舒服,按摩浴缸已经装好了,她正在泡澡呢。

      只聊了几句,蔡雨芯句句都在撩拨,郝渤赶紧挂了,明天再让她知错。

      郝渤洗完澡,点上ず一根烟,坐在老板椅上看电影。

      “我回到了。”他给程止微报平安。

      “我准备去洗澡。”程止微想洗完澡再和他聊耳钉的事。

      “我走回来也一身汗呢,一起洗吗?”郝渤又发暧昧信息。

      䢃 畮 “不。”程止微回了一个字,没问清楚耳钉的问题,她没心情。

      “哦。”뻅郝渤也只回了一个字。ࠑ

      刊 程止微从这个字里似乎看到了郝渤很失落的样子,心一软回复到:“好吧。”

      郝渤看到程止微回的信息,得意的笑了,却没有继续回复她。

      程止微把手机带进了鎒浴室,但郝渤都没有回复她ﻔ,匆匆洗了澡,拿着手机到床上。

      “你洗了没?”程止微给郝渤发信息,模拟的语气好温柔。

      “洗了。”

      程止微觉得郝渤的信息好冷漠,心里好难受。

      “怎么了?”她发信息问,又中了郝渤的套路了。

      郝渤回:“我自己一个人洗的。”

      程止微感受到郝渤爯生气了,她委屈:“你没看到我后面发的信息吗?”

      郝渤有理:“洗完出来才看到。”

      程止微居然觉得她理屈了,发信息安慰:“对不起,下次好不好?”

      郝渤秒回信息:“下次一起?”

      程止微乖乖回:“嗯迭。”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这么顺从郝渤,明明뵱很羞耻的事,她却说ᤁ得那么自然。

      郝渤看到信息再次笑了,程푄止微真的太可爱了,有趣。

      程止微信息又来了。

      “郝渤꬏,你送我的耳钉多少钱啊?”

      郝渤正奇怪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程止微怎么没有反应呢,原来现在才发现它的价值ꂹ啊。

      “多少钱重要吗?”郝渤给她回信息。

      “重要。”程止微秒回,很郑重。

      “你喜欢吗?”郝渤答非所问。

      “很喜欢。”程止微真心。

      “如果你喜欢,那就是无价。”郝渤真会哄。

      程止微被感动了。

      㑄“我知壤道我们的友情是无价的,但我还是想知道你买这对耳钉要多少钱?”

      郝渤要问清楚:“为什么?”

       程止微稍微构思可以馇一下才回。

      “因为我不想我们的友情用金钱来连衡量,我不想你以为送了我贵重的礼物就可以做一些你想做的事情……”

      郝渤要表现出生气来,所以发了个气炸的表情。

      “比如什么事情?”

      ࣰ 气炸的表情加上很生硬的文字,让程止微有嬝点怕怕,但还是发了,因为她要一个答案。

      쁤 “比如今晚你吻我。”

      这真是冤枉郝渤了。

      센 “你觉得我䥥吻你是因为金柁钱。”

      程止微勇敢发信息。

      “我怕是。”

      郝渤火大,这么可爱的女䖩生。

      “我说了无价,那我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做。”

      程止微倔强。

      “郝渤,鹲你别生气,我觉得既然是无价的为什么不可以送普通一点的礼物,再普通的礼物都是无价的。”

      ꎜ 郝渤笑鑽了,这样的女生真ꏽ难得,以后她还会这样吗。

      他霸气回复。

      “我可以送贵的为什么要送普通的。”

      “我可以送我喜欢的为什么要送我不喜欢的。”

      “感情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但我送给你的礼物一定要配得上你才行。”

      程止微被郝渤的信息震住了,反复看了几遍,心里很甜蜜很甜蜜。

      “真的吗?”她发信息。

      “真的。”郝渤回。

      这让程止微感受到了那天在郝渤背上那种感觉,很安心很舒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