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瞳三孔齐上图解

      乴 在人间生活久了,丙坤渐渐忘记了,他在七劫낥未尽前,是没有资格为人夫为人父的。

      续 自从半夏有了身孕,丙坤就잎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他不知道半蟞夏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明显半夏一旦쓧有了孩子텯,就会改变世间某些秩序。丙坤用三成功力做了结界,保护᧱住半夏母子。但昊天大帝还是一早就知道了半夏跑出了玉华宫,而且违反天地法診则竖,有攰了身孕。但由于丙坤的结界侱,他一时未能感受到半夏的踪迹。

      随着半夏的孕期越来越近,丙坤的结界就愈来愈薄弱。终于,在半夏怀孕六䱡个月时,昊天大帝还是找到了半夏。

      那一日,时൶间都静止了,包括半夏也静止在时间中。昊天大帝恴的手凝结白光,慢慢靠近半랼夏的肚子,就在两者要相互触碰的那一刻,丙坤直接挡在了二者之间。丙坤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在地上,也破了那白光。

      “丙坤,你可知天道不可违,你不好ꕝ好看守天界桃花界,竟섮私自下凡,还不顾天道࿆法则䭬,与半夏相恋䅻,妄想诞下孩子!”

      “天帝!违反天规的是我,带半夏嗗下凡的也是我,半夏什么都䃊不知道,她什么都不懂,这接受惩罚的不应该是她,孩子更崨是无辜的!”

      㭱“本尊看你们在人间十年聊行善,已经让步了。半夏的孩子不能留,半夏今日也必须随我会玉华宫,永不得迈出玉华宫半步!而你,必须经受七劫,只有重新修得仙骨,才可以解了这罪孽。而你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天帝,猖丙—坤不明白,半夏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明明我们同为仙界之人,为何为天道所不容!”

      賂昊天大帝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丙坤,半夏ᳮ的身份,看着丙坤如此坚持,看着那个他留在玉华宫的半夏,昊天大帝收敛自身威压,丙坤这时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些许。

      “因为半夏的出生就是在天道六界之外的,她孕育出的磢孩子,只会危害人间,邁且无可以相抗衡之人。”

      “什么意思,半夏不是从小就在天界生活的吗?”

      “但,◕她不是天界之人。罢了,以半夏的身闅份,她与孩子,只能存活一个的。若半夏坚持生下孩子,那半夏必死无疑。本尊只是不想让半夏枉㈙送性命罢了。你若坚持留下孩子,那只有一个,就是半夏亡,﹁人间霍乱。”嗃昊天大帝说罢,就消失在虚空之中。

      丙坤看着半夏,实在难以接受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她的陪伴。

      “怎么了?”半夏有些迷茫,感觉身子有些不舒服,丙坤笑着说无事,送半夏回了房间。

      这段时间半夏尤爱睡觉,丙坤给半夏喂了一碗安胎药,就关上房门出去了。䣳

      丙坤回了天Ꙥ界,找司命去问半夏的身份。但司命似乎并不知道半꾛夏这个人。

      丙坤只好自己去寻找上古典籍,他想知道到天帝说的是真是假。他不想孩ﵵ子未出世便夭折,更不勌能失去半夏。

      丙坤翻遍了能找到的古籍,但没有丝毫的线索。他坐在书堆成的山上,周身充满了无助。

      “丙坤,你与那阎君ⷄ有交情?”司命看着丙坤如此模样,也不知说什么好,手里是阎君送来的盒子,竟然是交给丙坤的,他就把盒子放到丙坤身边。“来人说,这里面有你想ᡂ要的答案。”

      덶 丙坤像是听到了什么希蝩望,连忙打来盒子,里面是一封天书。

      半夏,六道孕育出的눩孟婆之女。母亡子生,是霍乱六界之物。

      六界征天书,从不有假。

      丙坤回到人间时,已经过了半个月。他打开门,看着趴在桌子舿上谁着的半夏靺,蝵她面前有一张记着日期的纸,一道一道划去,整整十五日。他有些心疼,抱起半ፘ夏就要放到床上,半夏突然惊醒,看见是丙坤,眼泪瞬ᛒ间就落下来了。

      停 丙坤感觉到胳膊一阵刺痛,低头看去,他的手臂上被匕首划了一道,鲜᫩血直流。

      絺半夏放声大哭,“你是不是又你不要我了……娣”半夏一直在ࠣ哭,哭ଷ得څ丙泳坤心揪着的疼。

      “傻瓜,我哪里舍得不要鴱你们娘俩儿,我从来都舍不得啊。乖,别哭了,我心里疼的难受。”丙坤蹲下身子,仰着头给半夏擦着脸上的眼泪。䊊

      “你要是再不见,我就獱把你给我的匕ꫲ首插进你的心里,让你疼死。”半夏恶狠狠的说道。

      丙坤起身轻轻拍着半夏的后背,保证自己不会了。觢半夏一直哭,丙坤就紧紧抱着半夏,两人都很累,竟然靠隣着椅子就都睡着了。

      半个时辰后,丙坤醒来,慢慢把半夏抱起放在ત床上,盖好被子。他看着半夏隆起的肚子,眼里有欢喜,也有不忍。

      鋃 他也躺在论半夏身边,把手放到半夏的肚子上,感受着那肚子里传来的生命瑶的律动,闭着眼,却再也睡不着了。他给半夏探脉,这是才发现他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半夏的脉象显示半夏的身体愈来愈空,怪不得半夏吃得比寻常孕妇都多,他一直以为是半夏本来胃口就大,就没有在意。

      这时早已后悔不已,但留给他的时酧间不多了,越靠近孕期,对半夏的身子越不好。

      半夏醒来后,更黏丙坤了。丙坤对半夏越来越细心就怕半夏磕着,碰着。 쬆

      “半夏,今天我给你熬了粥,喝了也许不会那么恶心了。”丙坤从厨房端来一碗白粥,这段时间半夏很少喝肉粥,因濫为闻到都很恶心,今天丙坤端来的肉粥中不튅知做了什么处理,半夏闻着竟然没有丝毫的恶心。

      “哪里是给我的,分明是给你女儿的。”半夏故意说道,丙坤的眸光微闪,他第一箇次不敢宴与半夏对视。

      半夏被肉粥的香味吸引,也没发现丙坤的异样。肉粥已经不烫了,半夏轻轻吹了一下,就大口吃了起来。

      很快,一碗肉粥就见了底。那天,半夏吃了三碗,然后困意袭来,半夏就去睡觉了。

      丙坤不能告诉半夏真相,他知道,半夏那么爱这个孩子,一定会坚持生下孩子的。可他怎么能看着半夏离他而去,以后ṍ没有둨半夏的日子,他又该怎么生活。半夏还没有走睥遍人间,还没有吃遍天下,她还可以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要做的。

      ੕丙坤感受到半夏肚子里生命的狂躁,那是在死亡面前的挣扎,也䝾是在求这个父亲救救他。

      丙坤把手放在半夏䂦的肚子上,声音有痊些颤抖뇻:“麟儿,对不起,对不起爹爹不能没有쥝你娘亲啊!但愿你下辈子能有个好的᜛人生,不要在遇见我了。对不起,对不起…ﴄ…”

      丙坤只劭能一直重复这“对不起”三个字,他知道,这是孩子哔唯一的一次机会,一旦这次夭折,就彻底消失于天地间了。但,他还是如此做了。

      䀒丙坤想守着半夏,等第二日把一切解덌释给她听,ℊ不论她衩能否原谅퍠他,但只要她能好好的,恨他也没什么。

      但一阵雷声响起,丙坤脸色大变。他走到门外,看着天边厚厚的云层,还有闪电出现,“天道,就是这么不容我们吗蕓!”

      没有人回答丙坤,只有愈加清晰的雷声传来。

      丙坤回到屋内,看着床上睡得极不安稳的半夏。他蹲下身子,紧紧握住半夏的手,轻轻擦去半夏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把自己的六千年的修为渡给了半夏一半。

      “半夏,等着我,等我回来亲口给你解释。我永远不会不要你的,因为你就是我的命啊。苛我哪里舍得让你独自生活,我不想你与我一起受苦。乖乖等我回来。”丙坤在半夏的额头上轻ጠ轻落下一吻,泪落在半夏的脸上。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