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视频改名

      “拜见圣女,圣女万福。”

      “免。”

      “谢圣女。”

      众人抬起头ꕦ,前面跪地的几人在看到霍斯酒时,皆是不可置信:“你是如何闯入石国?”

      别看她们这里只是个小国,却也不是任何人想进就能进的来,램否则就不会与世无争。

       且不说外面的机关,光是毒就能让人止步,他能进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们就是你要找的人?”቏白君唯朝下面努努下巴,视线已经落在神色异製常的四人身上。

      “嗯。”

      这群人手上的兵놟器非常先进,使用的毒也是出神入化,如果不是他懂医术,恐怕⪼也是难逃一劫。

      邊“说说吧。”

      璭四人见白君唯开口漵,脸色瞬间变得뗛难看,盯着霍斯酒的眼神也带着警惕。

      숓“圣女,他的目的是吞并四国,您绝对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

      白ᓆ君唯抬手打了个哈欠,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閿:“忘了告诉你们,来之前我就是他的䆫王妃。”

      鿒 “什么?!”

      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哦~这件事女王也知道,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选择,实话实说,或是给它们做食物。”

      她手指的方向正是四ᅂ大凶兽,在它们眼中带ƀ着明显的僱嫌弃,其中饕鬄、穷奇已经转头闭上眼。

      四人脸色铁青,他们可以对霍斯酒不放在眼里,却不能不对白君唯这个圣女身份忤逆。

      最终还是将事实告知。

      事情很简ⴾ单,女王的命令就是除掉鬼医及他的所有弟子,关于后嬏面的事,她们闭口不言。

      白君唯并不满意他们的回౗答,懒洋洋的眸子闪过寒芒:“事无巨细的全部说出来。”

      四人对视一眼,皆是闭口不言,大有一副视死如归,如果她们没有闭眼刻意忽略夿凶兽的话。띐

      穷奇突然冷哼一声,威压促使她们单膝跪地:“石国一旦灭亡㡄,守着秘密有何用?”

      焈 四人身体一震,费力的抬头望去:“这是…᭯…为何?ි”

      躿“蠢!众所ੵ周知的事,如此心不在石国,吾等要汝何用?”穷奇话音落下,威压朝她们虸席卷而去。

      就在她们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汗水打湿衣袍。

      有钘了这个小小的警告,她们便也不再隐瞒,将自己知道的霡所有事统统告知。

      她们从小被带到혉外䞴面接受培养쒕,首领是个戴面具的男子,他们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

      只知道他武功高强,医毒无双,常年一席青衣,而他们生存的意义就是绝对瀰服从女王的命令ꚼ。

      在那里他们根本没见过其他人,有没有人被秘密培养也压根不清楚,唯有一点他们有所猜测。

      “我们一致认为他是缄女王的侍君。”

      幚 白君唯微微挑眉,女王的信息量有点多啊,她红唇轻启:“哦?此话怎讲?”

      “我们曾㠨不小心撞见他和女王ᖁ耳鬓厮磨,看上去像是……”

      说到这里他们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脸色涨的通红。

      “亲眼所见?捩”

      四人摇头,쥒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只是路过的时候,看到首领卧房内亲密的身쪓影。”

      原来都是她们的猜测,聄两个实锤都没有,还把自己说的面红耳赤,真是够了。 

      “带我去你们曾ᖶ经习武的地方。” 煡

      霍斯酒面不改色,低沉冷魅的嗓音在大殿内响起뇾,好似单纯的对那个地方感兴趣。

      白君唯还算是了解他性格,知道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否则也不会突然提出这个要酈求。

      为了完成任务,白君唯뽙自然也要跟去一探究竟,到了地方还有些无语。

      긧本以为是个什么秘密基地,她们口中所为的外面,不过就是穿过禁地而已。

      还真的挺外面的。

      但她又不能说这里属于石国,外面就外面吧,白君唯已经开始打量起四周。

      Ⲧ⁻这么久过去,里面陈设依旧崭新,伸手在桌子上拂缇了一把,上面没有一丝灰尘。

      像是经常有人来这里打扫,但ᓎ是怎么可鐫能呢?在看其他地方,白君唯脑中闪嬨过一个想法。

      有人长期住在这里鍈。

      ๮穿过外面的正厅,入眼的便皐是一副女王的画像,她旁᪵边的男子只有一个背影。

      ㉒ 깇右下方画着男人脸上的面具,或者说是石国的印记。

      再看主卧,里面根本没有人睡过的掝痕迹,然而霍斯酒却非常熟练的掀开床铺,Ⓩ并伸手打开机ᯰ关。

      춗 床榻立刻向下塌陷,霍斯酒率先进鹽入,白君唯与另外四人紧㶇随其躉后,入眼一片漆黑。 ボ

      ⷆ  好在白君唯现在有内力傍身,夜视能力ጐ也随之提高,不至于再从楼梯上滚下去一次。

      仿佛心里已经有了阴影……

      白君唯一路小偋心谨慎澸,总算踩在平底上,面前的暗门并没有机关,透过缝隙射出一抹光。

      霍斯酒伸手推开门,稍作停顿,并未察觉不妥之处,步伐平稳的走入屋内。

      墙墦壁上、桌子上、地上,到处都是女子的画像,与外面的画像一模一样的长相。

      神似又不ꗏ太相同,与他进入这里前看到的画像如出一撤,其佚中还包括男子的画像。

      只是不뾝知为何,男子的脸划上无数刀痕∐,大部分的都被烧毁。

      看到这里,霍斯㷱酒眼底闪过了然,他已经知道这里曾经的主人了。

      讯 白君唯捡起地上残缺不全的画像,手上还拿着桌子上完整的画对比。먔

      她脑中闪过什么,很快便想起:“这不是老头藏起来的画像吗?这人不会是……”

      霍斯酒给出肯定的答╳案:“是师母没错。”

      ๳在他很小的时候,有幸见过一面,不过后来这个ϗ女人便消失,师父一夜白头。

      白君唯继续횼在屋子里寻找,很快在埝一个看起来像是老鼠洞的地方找到几块牛皮纸。

      拼凑起来,上面出现许多字,借着烛光,白君唯将上面的文字念䷑给霍斯酒听。

      砿 “吾⑨乃石国女王,肩负石国重￧任,然妹妹异心,取而代之,囚禁至此,不想身怀有匤孕,诞下麟儿。

      取字念初,海当初不告而别,实属无奈,本想再䔴续前缘,却不想竟成永椖别,盼有朝一日,与君相逢。”

      䂶 白君唯放下牛皮纸,她只挑了Â几句重点的念完,剩下的都是一些思念和表白蛗的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