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蛋大兵下载

      玄妙脸上亦有光彩,虽然周云其它武学不是自己教的,这“落柳漂湘剑”却是เ亡夫柳湘的,以剑法取胜,这功劳簿上岂能没她一笔?徒弟有能耐,댰不也显得师父有本事?她含笑看了一眼玄真,似是在说,你的松云观弟子到我手中,是不是雕琢င成玉了?

      玄真挤了挤眼,微微一笑,却看着有些苦涩。

      咶 周云抱剑团团作揖,放声道:“多谢各位!”大方得体的ඪ跃下了擂台,接着又冲杜止汐一挑眉毛,站在了她的身边,即㻮便是之前申屠冲站的位輤置,而申屠冲因败了,已自行离去。反Ḓ观周云,身形站的笔直,说明他已做䒡好准备,⧳迎接别人的挑战。

      那五位宗主嫡传弟子皆意味复杂的看了뱓一眼周云,说不出是尊敬还是忌惮。

      杜止汐凑到他耳边,柔声ḡ细语道:“你风头出的帄太大,以后要当心了。”

      骁周云在她凑耳说话的刹那间,浑身都酥麻了,也凑过去在她耳边小声道:“就算我不出风头,估计也有人想害我。”

      杜止汐奇道:“毒王的奸细不是被斩草除根了?”

      周云冷冷一笑,不再言语。

      白羽飞步履已明显有些沉重,笑容也有丝僵硬,毕竟周云到底是杀出了重围,走上擂台,言不由衷的道:“第二场,周云胜。有哪位师弟师妹,敢向周云挑战的么?” ꈶ

      他这话未免说的有点挑事针对的意味,可周云大胜一场,正值兴头,谁能将他击败,自是更威风八面的存在,因此众人都没去过多在意。

      唯独周云听着刺耳,冲杜止汐耸了耸肩,好像树在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杜止汐蹙眉不语。

      Ṉ 见迟迟没有动静,弟子们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白羽飞有丝不耐道:“你们没有想去洞天福地的啦?”

      ཚ 훿“我!”

      只见落ꤚ云观的彭俊떸站了出来,他目光在周云身上看了看,原本周云是他的不二人选,但刚才“剑芒”밠那一下,他也有些怕了,因此目光竟停留在了杜止汐身鹓上,犹豫不决。

      老文鼠縫和狒狒这会都睡醒了,二人因周云打败青云观宗主嫡传弟子,也觉扬眉吐气,见彭俊咬紧牙关,满脸为难,老鼠笑道:“彭师兄大好男儿,与止汐师妹较量,这像什么话?”袞

      狒狒笑道:“看来自从彭师兄被宗主粡处罚以后,面壁思过时别的没练,脸皮神功是练得越发炉火纯青。”

      不少紫云观、飞云观、松云ﻞ观弟子哄声大笑。

      彭俊脸憋的胀红,大喊道:“好,我选周……庆阳!” 얧

      咦~

      在场齤不少人唏嘘一声,老鼠骂道:“我看㌾你还真的去练脸皮神功⃐了,你一个黄庭境,去选结丹境?”

      狒狒道:“没羞没臊,真不要脸!”

      彭俊怒道:“是我要上台,我选谁与你们俩个有何干系?轮得到你们俩在这乱放臭屁鹎?有本事,你们俩怎不上台选张玉贤师兄?”

      张玉贤闻言笑道:“是啊,为什么没人选我?真是技痒啊!”

      大家都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奉承道:“你一个启灵境的,谁敢选你?那不是找死……”

      狒狒道:“那好,我就让你看看,我狒狒纵然输,也有输的起的胆量!”说着两步跳上擂台,活脱一个泼猴。他大声⟃道:“我选张玉贤!”

      궧落云观的弟子大骂道:“你给我滚下来,这不是成心捣乱么돸?”

      狒狒怒骂道:“老子爱选谁选谁,他们站那不就是让人选的?”

      老봇鼠大声道:“我们紫云观的弟子就算输,却也输⁌的有骨气!不像你们的大师兄彭俊,跟个缩头乌龟一样。一会我也选张玉贤。”ត

      张玉贤苦笑走出,喊道:“你们俩干脆一起上来吧。”

      老鼠直接翻上擂台,冲白羽飞道:“我们俩若赢了,这怎么算?”

      白羽飞道:“当然还是一个名额,不然一会上来几百个弟子,一起打败你们张师兄,还能几百个人都去?”

      有的弟子起哄道:“我看行!”

      白羽飞没理会他们的胡扯,下了擂台。

      老鼠道:“咱俩提前猜宝,谁赢谁去。”

      意思是倘若真能打败张玉贤,他们俩不再比试,谁猜宝赢了,谁去洞天福地。 

      狒狒道:“好。”

      老鼠正要拿出魂晶币,让他猜有没有,张玉贤䮅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你们俩若真能赢我,那촆你们张师兄,从此就叫你鱋们俩个师哥了。”

      巜 狒狒道:“这不还没输么?快点快点。”

      老鼠伸出两个手,狒狒随便选了一个,里面没有ꢚ魂晶币,狒狒一愣道:“你是不是耍赖?닝”老鼠摊开另一个手掌,果然有枚魂晶币。

      落云观弟子破口大骂:“两个跳梁小丑,竟在本门盛䒖会之上玩猜宝,你们简直把五观大会当儿戏,真不知你们是怎么教出来的。”

      这无疑把玄妙也問骂了进去,她立时目光森然。

      哉 老鼠在台上怒骂道:“䩞你个狗崽子,嘴里这般不三不四,你又ࠥ是跟谁学的?”

      玄崇一皱眉头,瞪向玄妙,后者刚好也瞪向他,霎时二人目光相接,皆锽冷冷一笑哀,侧过头去。

      玄化㋻和玄真倉不禁相娅视一眼ജ,前者觉得这紫云观和落云观的仇气越结越大,有些担忧,后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张玉贤不耐道:“你们俩个好了没?”

      狒狒道:“好了,我左你右。”

      二人均采取灵活的攻势,一左一右,使出破风指,直点张玉贤的侧身要穴,攻势颇为凌厉,不容小觑。却见张玉贤腾腾两脚,将二人踹下了擂台,轻松自如。

      呈现在诸人眼前的景象,好比是两只初生牛犊,张牙舞爪的攻击老虎,却被老虎啪啪两巴掌,拍在了地上。气势뇰如虹,但不堪一击。

      众弟子哄声大笑,连紫云观弟子都没忍떆住靂,被这滑뭫稽的一幕逗笑了。

      周謺云嗤的一声,也笑了出来。

      老鼠和狒狒狼狈不堪的拍着屁股站起,却听落云观弟子笑骂道:“ꪶ我看你们俩的脸皮神功练的更是登峰造极ꦻ,在紫云观丢人现眼还不够,跑到这五观大会,当着五大观弟子잋的面前出丑卖乖,我等对二位的厚脸皮属实佩服的五体投地。”

      窳 狒狒骂道:“睁大你的狗眼,老子黄庭境一段,打不过启灵境六段,䌩有什么丢人的?”

      老鼠道:“我们虽然输的不太光彩,却也比你们大师兄以大欺小,持强凌弱有脸面。”

      忽听庆阳喊道:“谁说我弱?”向前走两步道:“彭师兄,你还跟我打么?”곯

      周云突然想起杜止汐曾说엒这小家伙安了个六品手臂,定睛一瞧,他的手臂果真灵气缠绕,白雾婆娑Ⲟ,心下暗暗好笑,这彭俊一会闹不好要灰头土脸了。

      但老鼠和狒狒不知究竟,有意保护庆阳。狒↨狒道:“彭俊跟不跟你打,全看他要不要脸。”

      老鼠道:“那他肯定不要,他肯定要⍞打。”

      彭俊气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蓦地大喊道:“我选周云!”

      狒狒和老鼠立时击掌,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狒狒笑道:“算你还要点脸面。”

      彭俊哼的一声:“你们俩给我等着!”走上了擂台。

      张玉贤还没下去,他也想多出会风头,积累人心,但见彭俊走来췵,便高呼道:뮩“没人跟我打了么眊?”

      弟子们道:“我们就不班门弄斧,自取其辱了。”

      张᲌玉贤满意的笑了笑,慢悠悠椮的晃下了擂台。

      白羽飞上台喊道:“第三场,彭俊对周……”

      “且慢!”

      周云正要上台,却听庆阳大喊了一声,他看着彭俊道:“你一开始选的我,为什么要变卦?”

      白羽飞⦨道:“小师弟,这不是儿戏之地,你且退下。”

      庆阳道:“我不,他明明选的我,我没同意,他凭什么换人?”

      看得出来,这小ῶ家伙也挺倔。藋

      白羽飞看向㷑周云道:“周师弟꜍,你还不上台?”

      周云迟疑之际,庆阳一跃跳上了擂台,道:“这场ﻔ我非要打,我要让你们都看愦看,我到底弱不弱。”原来他是在这较着袕劲。

      㤁 狒狒喊道:“你不弱,一会我们大师姐跟㫰你打。”

      于潇潇斥道:“我什么时候要跟他打?你别乱说话。”

      庆阳眼珠子咕噜一转道:“那你们紫云观大师姐,有落云观大师兄厉害么?”

      老鼠道:“比他厉害百倍。”

      庆阳喜道:“那好。”跳下了擂台。

      于㈢潇潇又气又怒,这犯轴的庆阳一会必定选她,其实她原本打算礑选杜止汐ᛃ,但杜止汐已是黄庭境,又有云飘掌䃣、流云诀,其人又颇ງ具巾帼之风,未必就那么好对付,转念一想,不如借坡下驴,툥与这庆阳耍上一耍。

      周云暗叹一声,只盼大师姐能从庆阳࿅身上出线吧。他再次衛来到擂台,已无上次那般戒惧,何况面对的是实力并不如申屠冲的彭俊,因此整个人气定神闲,镇定自若。

      彭俊暗暗咬牙,这还没打,你就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今天誓死也要与你周旋。

      见白羽飞已退下去,周云冷笑道:“把你再㴪解决掉,我的麻烦或许就只剩一个。”

      彭俊怒道:“你未免想的太容易了。”

      周云唉了一声:“我发现你퍘们这些大弟子,一个个粩心肠歹毒,专爱背后下手。你之前给我设伏,我大师兄却是毒王子弟,你们全是些人面兽心的衣冠败类。”

      他隐有指桑骂槐之意,白羽飞双眼微眯,杀气已现。

      杜止汐籿在一旁看的仔细,她真想췏不通,这俩人怎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