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男儿狼

      雪崩五人,雪崩最小才六岁,最大的瘦子王子恒也不过九岁。一般的小孩别说抱着头翻起来,就是这样倒挂一会都受不了。

      可雪崩五人不是一般的小孩,都是一环魂师,受魂力的涵养,身体素质超过同龄人好多。

      就是沈流云喝胖子有些不同,一个天生体弱,不喜运动,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她是个安安静静女孩。一个好吃懒做,明明不大的肚子却装的比魂导器还多。

      柳二龙的这一鞭子可丝毫没有留情,对着五人倒挂的脑袋就是一记横扫。

      穆仙琳是完全把这当做游戏玩了,抱着自己的头部,以屁股为支点,腰部猛然用力,一下就翻了上去。

      虽然仅有八岁,但那原来本就玲珑的玉臀更显的圆润,一个优美的弧线被勾勒出来,只是这美丽的风景并没有人欣赏。

      王子恒同样如此,虽然他和雪崩四人一起被称为天斗五大纨绔,但他顶多只是因为出身不好受人排挤,只能和雪崩四人同流合污才被人们冠以纨绔之名。实际上,王子恒在背后一直努力的修炼,不曾有过一丝偷懒,所以这样的动作对于他来说也是很轻松。

      雪崩更是不用说了,顶级器武魂,先天满魂力,八百年的魂环三者都无时无刻不在滋养着身躯。

      况且从上次猎魂森林融合魂环时就发现,自己前世所修炼的先天功并没有因为身体的年轻化而消失,而是蛰伏在体内不知哪个角落,也在默默地滋养着身躯。

      这也是雪崩能吸收八百年魂环的最关键的原因。

      对雪崩自己而言,做这些动作简直就是小儿科,可他怀里还有个柔弱的沈流云,身旁还有个鬼哭狼嚎的小胖子钱不多。

      如果雪崩不去管他俩,那么他俩就会被柳二龙的鞭子直激脑门。至于柳二龙会不会真的把这一鞭子打在二人身上,雪崩可不愿意让他俩亲自尝试。

      雪崩一手搂住沈流云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保稳。一手拉住胖子的衣领,大喝一声:

      “起!”

      雪崩不但自己起来了,还把沈流云和小胖子都带了起来。

      鞭子从五人头下扫过,没有一点减速,带动空气的霹雳声仍在耳边回响,异常的刺激。

      雪崩看着因剧烈运动而导致沈流云气血充脑,满面通红的样子,不由的有些心疼。

      而且胖子也是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对着雪崩就是一顿哭诉:“呜呜,老大吓死我了,差点以为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雪崩知道如果不让柳二龙好好出口气,她是不会停下来的。但他又怕沈流云和小胖子出意外,只能对着柳二龙软语相求道:“美丽的姐姐,我们错了,你能不能饶了我们这一次呢?”

      “好啊,只要你们能连续做一个时辰就放了你们。”柳二龙十分轻松的说道。

      “可以。”

      雪崩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不过他还有个附加条件:“那你先把沈流云和钱不多放下来,他俩的我替他俩来做。”

      “老大。”胖子有些感动,这种游戏简直就是他的克星,臃肿的身子让他苦不堪言。

      沈流云在雪崩怀里,小脸因剧烈运动而微微泛红,听到雪崩的话后她紧紧的搂住雪崩的腰,微微的摇一摇头,轻轻的说道:“不要。”

      “没事。”雪崩抚摸着沈流云的头说道。

      然后又对柳二龙解释道:“他们俩个都不适合做这种剧烈运动,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柳二龙也看出来了沈流云和小胖子的问题,本来就想把他俩给放下来,现在又有雪崩开口相求,自然借坡下驴的说道:“放下他们没问题,但你说的要替他俩做可不能食言哦。”

      “哼。”

      雪崩不想跟她多说话,心里暗想着:臭婆娘,你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柳二龙将沈流云和小胖子放下来,二人在一旁的石头上坐着。

      由于两人刚刚气血上头导致现在有些晕,小胖子下来后二话不说直接躺在石头上不动弹了。

      沈流云则是坚强地一脸关心的注视着雪崩,偶尔还会恶狠狠的瞪下柳二龙,狐媚的小眼睛乱转着,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柳二龙对于他们这些小孩子的想法一点都不感兴趣,强大的自信来源于强大的实力,当年她闯荡江湖的时候,五个小屁孩恐怕都还没出生呢。

      柳二龙看着剩余的三人被倒挂着不断地做仰卧起坐,手里的长鞭也不时的甩一甩。

      刚开始三人都做的很轻松,可时间一长就坚持不住了。

      穆仙琳终究还是玩闹心态,没一会就坚持不住了:“不行了老公,我不玩了,太累了。”

      雪崩看着柳二龙那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就知道她绝不会在好心的放穆仙琳下来了,只能鼓励道:“琳琳,再坚持一会,马上时间就到了。”

      又是一鞭子挥过来,吓得穆仙琳赶紧抱头翻起来。

      当一个人认为自己不行的时候,你说再多也没用。当穆仙琳失去了玩性,即便她还有力气,也因为没有动力而懒的做。

      :“不行了,老公,我实在是做不动了。我不玩了,老阿姨,快放我下来。”即便是求饶,穆仙琳也不忘嘲讽两句。

      柳二龙显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屁孩的话而生气,但她也看的出穆仙琳的玩性太大,遇到点困难挫折就觉得烦躁无聊就想放弃,于是就想好好的磨炼她一下说道:“我不但是个老阿姨,我还是个坏阿姨,恶阿姨,今天我就要好好操练操练你们。”说着又是一鞭子过来。

      穆仙琳赶紧躲过这一鞭子,听了柳二龙的话还以为柳二龙是因为叫她“老阿姨”而生气,于是好生相求道:“漂亮,美丽,善良的好姐姐,你最好了,我真的做不了,在做下去我就要死了。”

      柳二龙虽然知道她说的都是违心话,但听到后心里还是很高兴,解释的说道:“你叫啥也没用,你的身体还没有到达极限,赶紧给我做。”

      “我不管了,我不做了,你有本事打死我啊!”穆仙琳也耍起无赖了,张牙舞爪面露凶性的说道。

      可是她似乎忘了她现在是被倒挂着的,那模样看起来要多可爱有多可爱,没有一点威严感。

      柳二龙也不理她,直接一鞭子过来。不过她这一鞭子还是暗藏巧劲,速度也慢了一点,似乎是给穆仙琳一个反应时间。

      穆仙琳看着鞭子朝自己挥来,心脏“砰砰”的直跳。索性她直接闭上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可她心跳反而并没有因为闭着眼而慢下来,反而因为看不到鞭子而刺激感更加强烈,心跳又加快了许多。

      这时,穆仙琳突然感觉自己的小手被人握住了。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雪崩关心的面容。

      雪崩拉着穆仙琳的小手动情的说:“琳琳,我们手拉手一起做吧!”

      “嗯。”

      穆仙琳害羞的回答道,那泛红的脸蛋也不知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那藏在心底的羞意,心脏也如小鹿乱撞般想要逃出身体。

      年仅七岁的穆仙琳哪里懂什么是爱情,或者说她见什么都觉得是爱情。这一次也一样,心里想着:难道这就是大人们所说的“爱情”,感觉好幸福啊!

      柳二龙看着两人手拉手做仰卧起坐,莫名其妙的吃了一嘴狗粮,又想到了自己的故事,不由的有些苦涩。

      不过她显然不是那种迁怒他人的人,特别是这两个人还是六七岁的孩子,柳二龙只是羡慕的想到:年轻,真好。眼神里有着一丝落幕:你,现在在哪里?过得好吗?

      沈流云一脸醋味的看着两人亲密的一起做运动,更是满脸幽怨的看着柳二龙:都怪你。心里更加急迫的想要恶搞柳二龙,不断地有着奇怪的点子冒出。

      穆仙琳被雪崩拉着,尽管自己已经觉着很累了,但她似乎能感觉到从两人的小手处有一股能量缓缓进入自己的身体,缓解自己的疲惫,这才让她坚持了下来。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穆仙琳疑惑的想到。

      幸好雪崩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肯定敲她脑袋说:“小小年纪懂个什么,怎么见什么都像爱情的模样?”

      至于那股能量,自然是雪崩的魂力,运行九阴真经里的疗伤篇,缓解肌肉因为长时间的运动而出现的酸痛感,同时也为身体缓解疲劳提供一些能量。

      就这样,穆仙琳在雪崩的帮助下,坚持到了一个时辰的到来。

      穆仙琳被柳二龙放下来后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大喘着气说道:“不……不……行了,我……不行了,老公,你……自己……动吧,我……我……就躺着就好了。”

      柳二龙正要去把瘦子王子恒放下来时,王子恒却开口说道:“不用了,我还可以继续做,剩下的,我和老大一起做。”

      雪崩有些意外,转过身来看着瘦子。一直以来,王子恒都和他们四个格格不入,王子恒只是武魂是废武魂,自己本身却很努力。虽然每天都和雪崩四人一起玩耍,但却丝毫不做出格的事,而且每天对自己的时间都有着很好的把控,都会用来锻炼和修炼。

      雪崩愿意替沈流云和小胖子承受处罚是因为自己是他俩的老大,而王子恒却却愿意站出来是因为真的把我们当成兄弟了吗?雪崩心里这样想的。

      王子恒的想法就简单了,在他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唯独有的也是眼前的四个纨绔子弟。虽然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但他们却没有嘲笑和愚弄过自己,还愿意和自己一起玩耍。虽然有些看不惯他们如此放纵自己,但还是把他们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愿意和他们一起承担苦与泪。

      “好,我们一起做。”雪崩朝王子恒点头说道,同时心里也暗暗发誓:放心吧子恒,我雪崩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王子恒也点头道,心里也想着:纨绔子弟又如何,只要你愿拿我当朋友,我就拿你当兄弟。

      柳二龙看着二人,忽然觉得好有趣的样子。原本要雪崩一个人再做两个时辰,现在只需要雪崩和王子恒两人一起做一个时辰就够了。

      尽管可能看不到雪崩出丑的样子,不过她也并不是很恼怒,反而觉得这群孩子挺可爱的。他们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可能是需要稍加指点就可以迷途知返,但这却需要一个锲机,并且多加了解之后才行。

      很快,一个时辰也过去了。

      尽管雪崩的身体素质远超同龄人,但连续两个时辰的倒挂仰卧起坐还是让他身体疲惫不堪。王子恒更不用说了,此时的他更是累的一根手指都不愿动弹,要不是怕死,恐怕连呼吸都懒得呼吸。

      柳二龙也不是不近人情,她把自己的粉丝绛珠拉了过来当苦力,给两人缓解疲劳。

      稍一恢复的五人便互相搀扶着离开这里,简直一分钟也不愿意多待。

      不过该来的报复还是会来的。

      不过小屁孩终究还是小屁孩,他们以为的天衣无缝的计划在柳二龙面前掀不起一点浪花,反而每天被柳二龙训练的服服帖帖的。

      甚至这一系列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传到天斗平民的耳中,这让雪崩五人走在大街上都倍感丢人,抬不起头来。

      传到雪夜耳中,雪夜不但不生气,反而写了封信告诉柳二龙好好教育教育雪崩,不用怕。

      有了雪夜大帝的支持,柳二龙彻底是放开了自。

      倒挂金钩不够刺激,那就来玩玩空中旋转。这可不是在地上转圈圈那么简单,而是空中无死角旋转。

      各种角度极速旋转,一套训练下来,脸都白了。脚都软了,扶着树在一旁呕吐。

      放弃?

      放弃是不可能放弃的,这要是放弃了以后该怎么在天斗城抬起头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只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领悟生命的真谛。

      既然不能力敌,那就只能智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