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开学的日子已经很晚了,即便是这样,夏天的脚步仍不停息,对于毛一凡来说,这样的쓉天气已经是火炉了,他很想去졿成都那样的城市,一年四季对于他来说,一件短袖应该就够了吧,八十块钱每周的生活费,和便宜的食堂餐厅凜,丰富便宜的小吃,自己即便莩是这样的贫穷,也能生存下去。

      毛뙔一凡面临鶮的高中生活不是平常学生的生活,而是生存,那几乎就๣是个口号“省钱,省钱,省钱,省钱就是赚钱。”

      那就开始吧휫,我的高中。

      毛一凡刚进校门,还没等思索完自己的生存之道,就听到一个令他惊恐的声音在呼喊他。

      “一凡!”

      此声音已经破音了,好像再喊“塞班——”。

      老大?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要是被他看到我来四中上学他一定会报复我的,早知道就不该骗他!

      只见一个长方块脸,厚嘴唇,单眼皮ߖ狭长似关羽,大鼻子的爷们大步流星朝他ఔ走来믄,双臂大摇大摆,肩膀୥宽的跟个航空母舰似睖的,腿壮实的像一个大象。大夏天的穿着花大裤衩子,一双拖鞋,龙图案的短袖,书包也不背,一看就是个大混子。愱

      餘这人욯是谁啊,很明显是来挑事的吧!开学竟然敢穿拖鞋,这在世界已经证实了是不尊重学校!简直不把教导主任放在眼里啊!这小子太彩狂了吧!

      旁边的学生看了毛一凡眼中的“老大”一眼,紧忙的收回目光,转幖眼把可怜的目光投向毛一凡,同学,是生是死看你造化了,惹什么人不好,怎么惹这种大汉!

      “我是跑,还是不跑?”毛一凡心里咯噔一下子菬,已经忘了怎么跑了,跑能跑过?毛一갚凡非常清楚,张忠绪可是体育特长生来的四中啊!

      “你到底还是没把老子放在眼里是吧!”张忠绪靠近毛一ᥜ凡,一只手就把身高比他Ꮄ高的毛一凡举䒱了起来,毛一凡面露难堪,睁不开的眼睛看着张忠绪,面部已经有些扭曲了。

      路过的新生,看着这个有些奇怪发型的高个子少年被如此对待心中也是一惊,长相这般较好的新生被欺负,还有没有天理了!

      颜值即是正义,一凡的颜值毫不吝啬的讲量,是介于“大杯”与“超大杯”之ἶ间,清秀的面相无不令人窒息,幼态的面容清色的眼神,参差不齐的奇怪发型也无法破坏他的脸,怎么就挨欺负了呢,不惹别人别人也不会欺负你吧,哎呀,倒是希望헡他是个外貌帅气内心猥琐的男生,不然被欺负无法ケ帮到他心里也太自责磀了!

      有一个经过的女生这样想,并且还想希杊望不要和这位被欺负的新生分到一个班级嚘,不然也太不仗义太尴尬了,看不见我넧看不见我,女生低着头仓惶去校内报到。

      “跟你说话呢你他妈没听见啊!”张忠绪大声吼毛一凡,差点没把一凡的耳朵喊聋了。

      “老大,你……轻点说……”一凡弱弱的说到,᚝手中的塑料袋已经落﷚了下来。

      哐!

      y

      张忠绪一拳照着毛一凡的胸口捶了下去,眼睛瞪着铜铃一般大,这是关羽睁开眼睛要杀㷵人了。

      毛一凡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头好晕Â,已经站不起来了,他一直有贫血的毛病,稍微不注意就会晕倒,长得太快了营䜜养跟不上。

      䅇“老……老……老大……至于……至……”毛一䏤凡话都说不出来了,张忠绪这一拳打的他魂飞魄散。

      撪“至于?”张忠绪青筋暴起,铜铃的眼睛死盯着他不放。

      “告诉你毛一凡,以后别他妈让୘我在四中看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张忠绪见新来的学生越来越多,说话语气也变快了,一会老师来了可不好,即便是不怕老师,也不想刚开学就挨处分。这种最高记过处分的机会,日后还留着校园争霸用。

      “这是给你的医药费!”张忠绪从衣服兜里扔出五百块钱,砸向了毛一凡。

      五张红彤彤的钞票忥落地,毛一凡刚好流了五滴眼泪。胳膊捂着眼睛,䟜生怕被别人看见。

      见毛一凡昏昏欲晕的样子,张忠绪也无法再下黑手,转眼用妯手指了指刚才那个偷跑Ç的女孩。

      “你!”

      뱱 张忠绪的嗓门比张飞还要䖭大,竟然还有指向性!

      “谁?”女生瘟心理咯噔一下“我?”女生的脚烊步被这一整巨吼吓得迟钝了起来,小脑袋瓜子都变得迟钝了。

      “就是你!别看了!”张忠绪指着她。

      “大……大哥……我咋了?”她的声音弱得像一只受惊了的小㪭兔子。

      “你把钱捡起来送这小B去看医院!”

      ᄳ“为什么是我……”

      张忠绪瞪她一眼。

      吓得女生立马䰳跑到毛一凡的身边捡钱,身体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听这位大哥的使枃唤,我的天呐,别生气,别⚈生气ꏈ!别生气完了再打我啊⇙!他旁边还有好几个人,可千万别动手啊,我是女生,我可是小女生啊!

      女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젶瘦小胸的身躯竟然直接把毛一凡扛了起来!剺

      女生受刺激낄了的力量是很大的,㧍更何况是东北老娘们……咳……东北女生。

      张忠绪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和旁边一起的学长走进学校准备쬦报জ道。曰

      “大绪,没事吧。”

      在这里⾆一般看好一个人,一般都以“大”开头称呼,而不是称“小绪。”

      这是初中时期张忠绪的学长高翔,高翔䍈很看重张忠绪,也是头一次见他这么生气,以前在初中时期一起收拾一个外号“蒋介石”的校边社会小混混也没见张忠绪这么生气。

      “翔哥,你知道的,我平生最膈应这种욳斯文败类!”

      “长得没我帅却非常猥琐,以前我们班好几个小姑娘都賷被他这表里不一的面相给骗了,我得好好教训他才是。”张忠绪道。

      “你₍帅?哈哈!”高翔大笑起来,这小子脑袋ኂ瓜子开窍了,上了高中是长进不少岽,还知道开玩笑了,不错,不错,这么厚颜无耻果然适歷合跟我混。

      高翔想起曾经那个长得不出众,ꏴ刻板的少年已经变得这么“进步”。

      另一头被女生扛起来的毛邫一凡此刻正坐在出租车上,脑袋靠着牤女生的香肩,朦胧中仿佛有蕾丝味的乳香。

      女生这回用光了力气,呼哧呼哧的喘气,把毛一凡的手按在自己的腿上,另外一只手⧻扶着一凡的肩膀。

      “这么小的年纪就处对象了呦……”司机韩国棒子一样的语气嘟囔着。

      “翦快闭嘴㈟把你!”女生仿佛受到了张忠绪的影响,大吼大叫“赶紧去医院!不然老娘就打110告你骚扰!”

      “得嘞娘们……不……我错了姑娘……”司机喃喃说道。“我错了还不行嘛傢。”他不是怕身后这个瘦弱的姑娘,而是出于某种理亏。

      “等……等䒀一下……蒦”毛一粫凡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怎么了?怎么了ᝂ!你没事吧同学”女生急忙道,还拍着毛一凡的前胸,意思让他顺顺气,缓一缓,挨了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的打,一定很疼吧!

      女生拍着拍着就脸红了。

      司机从后视镜看见他脸红的样子,詬不屑一顾地“切——”了一下,这小娘北们还会脸红呢,刚才那股劲呢,女人就是善变,真变态。

      “你䴴没事吧同学”她急切道。

      “没事,我只是贫血而已,不碍ﳿ事,总不至纸于一拳头就被KO了吧?”毛一凡道。

      看毛一凡正常的样子,参差讂不齐的发型,稚帅的面相,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嵰莫名的一种安心感侵袭而来。真是令人熟悉的面孔,摥以前看过古天乐演的杨过,也是这种感觉。因为他看起来就很让人放心,可是那么大的拳头,能行吗?

      “你真的没事吗?”她说。

      “放心吧,我身体长得太快了,平时就很容魿易晕倒。”

      “刚才那个人是谁呀,你怎么惹到他了?”

      “你让司机停一下把,把计时器关了,我先睡一会,又……又……又来了……”毛一凡眯着眼睛,便倒在了女生腿上,怎么这么软啊,滑溜溜的。

      䧠 “对……对不起……了……同学,让我睡一下吧……”毛一凡喃喃道,眼睛挣扎붸着,他不想睡可又不쪱得不睡。

      “啊——啊——”女生不知道说什么了“赶紧睡吧,睡吧,没事睡吧,我让你睡!”女生又拍了拍一凡的头,心生怜悯,这么大的体格子竟然有贫血症,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吧,又挨㴷欺负又有疾病的。太惨了,早知道今天报道带哥哥来好了,多少也能帮帮他。

      “哈哈,什么神仙对话!”司机心里乐呵呵的,“还——什么——我让你睡。”

      “得嘞老弟,Ō看哥的,哥也让你睡!”司机不怀好意的把车开到了一个隐秘又安全的地方,附近没有多少车辆,可以停车。Ĵ

      睡着了的一凡不计知道外䴔面ጰ发生了什么,只ꤟ觉得枕头好柔软,周围暖洋洋的,ɭ还有空气加湿器在他的头顶。

      Ꞷ 女生觉得车里很热,轻轻的喘息。她Ճ无意瞄了瞄车窗外。

      “无人售货安全品店?”

      司机拔下钥匙,下车了,去旁边的奶茶店休息,脸上露出皎洁的笑容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