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都知道她被山贼萌了小?

      黑耀中心乐园。

      “做这种事很有趣嘛?”

      兰奇亚站在一边,看着地上神色不断变化,不断在自言自语的日辻真人,目光中露出一种抹之不掉的悲哀。

      “库弗弗弗~当然有趣了。”

      六道骸口中发出阵阵轻笑,看了眼兰奇亚道:“没有什么比看一个人堕落更加有趣了。”

      而不同于两人,地上的日辻真人则是做了一个梦。

      一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梦的梦。

      ……

      真人走上教学楼天台,看着约自己来这里的八木沼。

      屋顶和教学楼后面一样,是不良学生聚集的场所。

      可是,今天的这个地方却吹起了空虚的风,站在这里的只有真人和八木沼两人。

      “我已经决定追随骸了。”八木沼的话让真人一愣。

      “……你是认真的吗”

      “我有什么办法!”

      八木沼大叫起来,伤口的疼痛使他的表情变得扭曲,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那可是眨眼的工夫啊,我们那么多人在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放倒,这已经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了。不追随他的话……我们真的会被干掉的……”

      压倒一切的感觉支配了八木沼。

      这种感觉是……

      恐惧!

      “为什么要和我说……”

      “这是忠告,你也不要违抗骸。看在旧相识的份上,我可以对你做的事不管不问,可是,骸可不会这样。”

      八木沼轻轻抓住真人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闭上嘴,乖乖照我说的做,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被干掉了。”

      “……”

      “日辻。”

      “……不…不行。”真人小声说道:“我要是放弃的话,谁来把学校变好我一直以来所做的算什么。”

      “给我醒醒吧!”

      哐!

      八木沼粗暴地抓着真人的胸口,把他推到防止跌落的铁丝网上。

      “你做的事情一开始就毫无意义,就你一个人慢慢地做。有谁帮过你,又改变过什么?”

      “有……”

      日辻真人下意识想要说有,可话到嘴边,他却说不出来了。

      真的有嘛?还是说只是自己的错觉?

      “这里就是这么个地方。就算你不想看到,这也是事实。厉害的人可以为所欲为,就算你偷偷摸摸地做出努力也是不能改变的。”

      “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绝对要……”

      “适可而止吧。难道说,你比骸他们还厉害!”

      此言一出,真人脑海中便浮现出了昨天的场景,在那地狱一般的地方,他……打倒了城岛犬!

      “你还是只会耍嘴皮子。实际上什么也改变不了,只是个嘴上功夫厉害的软脚虾。”

      “不……不是的……”

      真人的身体无力地颤抖着。

      “随你的便吧。总是装成好学生,迟早会变成没人搭理的家伙。”

      八木沼继续着无情的嘲讽。

      “以前的你不同,空手道的实力与我差不多,有资格站着和我说话,可现在的你算什么只是一条蛆虫而已。不,这么说还抬举你了……”

      “住口!”

      悲痛的吼声撕裂了空气。

      “别小看我……不许用那种眼光看待我……”

      真人双眸通红的瞪着八木沼,其内流露出一种让人恐惧的疯狂。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被骸的手下打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鼻子的你?”

      “你这家伙。”

      八木沼立刻被激怒了。

      他用裹着绷带的手击向真人。

      然而……

      这一下却被真人拨开,同时反射性的朝着八木沼挥出了拳头。

      砰!

      拳头直接命中八木沼的面门。

      “啊啊啊~~”

      真人骑在仰倒的八木沼身上,继续殴打着他的面部,口中不断发出疯狂的咆哮。

      伴随着吼声和泪水。

      真人疯狂痛殴打着地上的八木沼。

      ……

      梦境依旧在持续,打了八木沼后,真人就仿佛打开了某个禁忌的开关。

      他不断的去用力量去教训那些不会改变的不良学生,以暴力来让他们屈服。

      相比笔,刀显然更加有用。

      既然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学校的状况,那他便融入到不良中以刀来做出改变。

      一个个不良在他暴力中屈服,梦境中转瞬过了数周的时间。

      混乱不堪的学校开始了改变。

      遍地的垃圾消失,破碎的玻璃被修复,学校中每个学生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这才是真人眼中学校应有的模样。

      以前在他眼中可怕的不良,实际上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被他打败后全都对他表示了服从。

      这让真人整个人快速的改变。

      脸上温和之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阴霾之意。

      表面上他依旧凭借点滴努力改变校园,暗地里却在以不为人知的暴力统治整个学校。

      而最终他做到了这一点。

      ……

      清晨,真人心情舒畅地走进黑曜中学的校门。

      “早上好。”

      “会长,早上好。”

      真人挥着手向对他打招呼的学弟学妹示意。

      尊敬的目光让他感到惬意。

      在他们的眼中,真人就是仅用数周就振兴了学校的救世主。

      这种想法让真人感到满意,心中产生了一股暖流。

      把学校恢复原样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嗯?”

      宣传栏前挤满了人,真人停下了脚步,走过去后,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照片上记录的……

      赫然是放学后,真人在教学楼屋顶殴打八木沼的情景。

      “怎么会?”

      真人来不及考虑其他,急忙上前扯下了告示栏上的照片。

      是谁?

      到底是谁拍下来的?

      不,冷静点。

      以后再找偷拍者,现在必须做的,是把照片处理掉……

      最坏的是,已经有许多学生看到照片了。

      这种事从他们的口中传到了学校领导耳中,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

      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保送推荐和学生会长的立场将出现严重问题。

      该怎么办?

      真人一边发愁,一边展开捏在手中的照片。

      “……”

      他发现了一点。

      仔细看,照片上都只有真人的背影,没有一张清晰地拍到他的脸。

      这样的话……

      未必就完全没办法挽回。

      也许有人能够仅凭背影,就辨认出那是自己,只要把传闻散播出去,他的形象就完全毁了。

      八木沼的口当然要封住,除此之外还得做些什么……

      “日辻……”

      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真人回过头去,看到的是探头探脑的八木沼。

      正好,先从八木沼下手——

      真人目露凶光,朝八木沼一步步逼近。

      “喂,等等,我来这里是有话对你说!”

      “你也有话要说。好啊,等会到学生会室慢慢谈……”

      “骸他们回来了。”

      真人脸上的笑容一僵。

      “今天早上,有人看见他们进了黑曜电影厅,是真的,还有很多人看到了。”

      “六道骸他们……”

      不知为什么,六道骸及其同伙在黑曜电影厅打了那些不良学生后,就再也没在学校出现过。

      决定追随骸的八木沼一伙完全失算,这也是他们短期内在真人的暴力下屈服的原因之一。

      “我说,真的没问题吗?日辻你真的能打赢骸他们吗?”

      “那当然,实际上,我已经把城岛给……”

      真人的话语一顿,眼中闪过一抹亮芒。

      有办法了。

      “日辻……”

      “八木沼,放学后叫大家集合。”

      “啊?”

      突然听到这句话,八木沼感到很疑惑。

      “干嘛突然说这个……难,难道……”

      “没错。”

      真人坚定地宣布道。

      “走吧,去六道骸那里。”

      ……

      梦境中的真人,终于在梦境里踏进了自己一直未曾离去过得影厅。

      他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不良学生。

      来这里目地很简单,把一切推到骸的头上。

      至于八木沼,只要让他统一口径就没问题了,而对于骸,则要以武力让他乖乖听话。

      谁也不能毁掉我理想中的学校……你就成为牺牲品吧,六道骸。

      他的心中已经不再是理想,而是名为理想的私欲。

      “六道骸……”

      真人打开影厅的门,在看到要找的人物之后,他的双眼放出光辉。与最初相遇的时候一样,骸坐在屋子里,一言不发地盯着真人。

      那种身经百战的威严完全没有变化。

      可是,对力量已经觉醒的真人而言,这种程度根本动摇不了他。

      真人迅速向周围扫视了一圈。

      没有看到其他人,现在只有骸一人。

      “好久不见了,六道骸。”

      六道骸没有任何反应,不过真人毫不在意,他继续说道。

      “自从见到你,我的世界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是你们让我意识到……只凭言语和微小的努力做不了任何事情。必要的是压倒性的力量,只有这个能改变世界。”

      真人一边说,一边向着六道骸走去。

      “我……”

      真人用力握紧拳头,把拳头收于腰间。

      “也许并不讨厌暴力。”

      接着挥出拳头。

      无情的正拳直接击向保持坐姿的骸的面门。

      砰!

      撞击声响起,隐约间仿佛有什么崩溃的声音传入耳中。

      眼前的一切明明没有变化,可真人却又有种一切仿佛变得不同的感觉。

      但随即这种诡异的感觉就被真人抛到了脑后。

      因为……

      拳头被接住了。

      保持坐姿的六道骸,用手掌轻易地接住了真人的拳头,手掌逐渐缩紧。

      “啊啊~~”

      剧烈的痛楚,让真人表情变得扭曲起来。

      “放,放手…快放手……”

      真人疯狂往外抽着拳头,可那手掌却是纹丝不动。

      就仿佛厌烦了一般,六道骸手往起一抬,真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离地而起,随即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疼痛感传遍全身,真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而六道骸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目光中带着悲哀的看着地上真人。

      “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堕落到如此地步?”

      这句话让真人无言以对。

      “因为是人类。”

      听到突然插进来的话,让六道骸抬起了头。

      真人也朝同一个方向望去。

      “桦根?”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就好像他一直站在那里一般。

      而且,是真人熟悉的人。

      而八木沼他们横七竖八地躺在这个人身边,他们的脸上没有半点痛苦的神色,如同睡着了一般。

      “怎…怎么回事?桦根,他们究竟……”

      “很快吧,他堕落的速度。”

      桦根完全不理会真人,而是直接对六道骸说道。

      “人类是不可能如此轻易被改变的。可是,他却轻易地沉迷其中,相信凭一己之力就能改变学校。”

      “却不知道所有的一切,包括时间……都只是我制造的幻觉。”

      幻觉?

      桦根的话语让真人的内心产生了剧烈的动摇。

      桦根究竟在说什么?

      “你做了什么?”真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桦根。

      桦根淡淡的一笑:“我只是打开门,铺好道路而已。毫不犹豫地在这条路上前进的是你自己。沉溺于血腥与暴力是你自己的意愿,想停止的话随时都可以,不过,你自己选择了在这条路上前进。”

      桦根那充满愉悦的眼神,投向了因震惊而颤抖的真人。

      桦…根……

      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桦根从很早以前就……

      嗯?

      心中的这种感觉,让真人突然感到一种既视感。

      自己好像有过同样的感觉、同样的疑惑。

      “啊啊~~”

      真人捂着头,剧烈的痛楚与眩晕,如同潮水一般不断的传来。

      (为什么要害怕他们?)

      (只要不去刻意的挑衅他们,他们是不会欺负你的,所以根本不需要害怕他们。)

      (以前的我很讨厌所谓的‘力量’,但至从安言同学来了以后,我才发现……)

      (我讨厌的其实只是暴力罢了,而力量并不能等同于暴力,安言同学拥有能够震慑整个学校不良的力量,但却从来没有用这种力量去实施暴力。)

      (无论是正常学生、还是不良学生、甚至于老师,都对他感到有些惧怕,但同样也很尊敬他、喜欢他。)

      (你不觉得很厉害嘛?)

      “安言?安言是谁?”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