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灵魂

      第五十四章暧昧的开脉

      “阿英,叶永城那有别的动静吗?”

      “嫂夫人!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觉得他肯定会有动作,去年他挑唆的之事,虽然被大哥警告,看似变得老实,不过这老狐狸好像在蛰伏着什么。”蚣

      “哎!近期事多,希望夫芁君可以奭顺利出关。”司徒夫㨙人紧皱眉头,扭头看向不远处挂在墙壁上,青山鸟语图。

      뢌“阿英,做好防备,如果叶永城真有动作,肯定会在夫君出关前行事。”

      “是嫂夫人!我会尽快安排,膧但因为修炼物资问题,原䈄本我们手下的修士,已经有一部分倒戈向了叶永城,我们现在可以调用的人不多,光是说提防叶永城已经很吃力了,更别说对付还未出现的神秘血修一伙,也不排除他们ႝ这里都眼线,”

      “阿英!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叶永城和神秘血修是一伙的。”虽然司徒夫人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不排除这种릤可能,如果这种可能性成立,那近期发生的事情很多就可以说的通。

      “嫂夫人!叶永城不会有胆量和独立血修合謋作的,如果被人知,害死的不光是他!不过我到⦩很希望是他,这样我们的敌人就从两个变成了一个。”

      “阿英!血修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插手了,就给交燕벴儿跟那混蛋小绡子吧윀,那小子鬼主意多的很,绕了那么煇大一圈儿不可能一点儿准备都没有ﳫ,我们专心防范叶永城ᬹ,不能让司徒家的千年基业,毁在叶永城手里。”说司徒夫人的眼ꡠ睛已经开始发狠,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杀气。

      ⵺ “嫂夫人!对付댡血修,陶生很是神秘应该有自己的方法,但燕儿修为尚浅,不如我们尽快找陶生小子商量一下已保万全,同时我们也尽可能的提供一些帮助,最好能说服燕儿不要参与此事。”

      ꆡ 㵦“这……”司徒夫人有些为难,他现在看见陶生,就特别的生气实在是不想去他商议孾。

      缋“哈哈!嫂夫人这个就由我去吧,你确实不方便。”

      “那有劳阿英你了”

      輺郑英走出去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明白,为人父母,都是这样的只要跟自己儿女关系密切的쵟,一般都会冷眼相看,哪有什么好脾气,不经意间郑英走在长廊里,不经意间陷入了回忆爱人,眉间透出一点悲ḃ伤,神情没落,朝着略显惆怅天空喃喃道“青儿你现在还好吗,好想你,如果我们能相守,我们的孩子,应该也有燕儿那么大了,世间皆是名利场,唯有相守难,难,难,望有ꁜ生之年能与你再见。”说完,郑英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消失在后院之中。

      夜深,星河流转,紫月照地,幽紫色的月光穿过浊云,照在司尷徒闺房前,从外面઺看没有一点灯光从房内照耀出来,甚至连一点睡后该有的轻鼾声也听不到。

      覰屋内布置了个隔音,迷惑视线的阵法,司徒也在一边点起了烛光。

      陶生也是夜深时才偷犦摸来到司徒的房间,当时屋内的灯已经灭了,那司徒一直坐在床边等着自己,得到唏受益后就开始布置阵法,根本没注意,司徒闺房中的景象。

      趁着光亮,陶生瞅了瞅四周,邋遢的景象,让볥陶生都惊呆了,寞床铺乱的好像从来没有叠过,地上尽是换洗的衣物,甚至里头还有几件贴身之物艙,贴身之物不似司徒身上穿㽮的皮甲,一股中性款式,几件贴身礊之物颜色,青嫩俏皮,秀纹更是些可爱之物,看了陶生都捂着脸,不知是无语,还是害羞?

      뤴 虽然没想到,每日鏈如男人般的司ꀊ徒也有可爱之面,但这闺房之乱确实不敢恭维。活至今日,他也㤥就见过两个女孩儿的闺房,一个是自己的姐姐铁锤,另一个便㏄是咝司徒,陶生回忆起铁锤的房间虽然布置不算独特,用心,但最起码干净整洁,摆件饰物有ﺞ女儿之态。

      蹢 “姐!这就是ᴥ您传说中的闺房,澺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不知道当提不当提。”陶生捂着脸甚至有⚐些不敢看,因为尴尬红透脸的司徒。

      但还是蹲下身子。捡起了一件贴身之物,直接扔到了司徒的头上。

      “你混蛋!谁让你乱动我东몴西的?”说完,펡司徒赶紧把贴身衣物拿下来,团吧团吧急忙塞进被窝,如不是脸色红的滴血,根本发现不出弊端㣿。

      “姐!你明知道今儿个来人,就不能把你传说中的闺房收拾一下嘛,堂堂城主家女儿,不会连个下人都没有쏠吧。”쮱

      “漸哼!还不是因为你不让暴露,平常我一直躲在屋里,连下人都不让进来,再说了我也忙着修炼哪有时间收拾”

      看着司徒沧为自己的懒,强词夺理起来,陶生也懒得理她。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嗯!”司徒小声嗯了一声,好似乴还没从刚璍才的尴뷜尬中缓过来。

      “那行,你先去换一件衣服,我去눈拿火晶把浴桶布置一下。”

      说完,陶生便一步三瞅瞅的走出了房间,但他这个动作却把司徒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呸,色쓉痞,嫌弃我屋里脏乱还乱瞅!”说完,司徒赶紧把闺房收拾起来,ƈ能藏的都藏了起来,不能藏的都挂起来,以免那跫色呸过来,又取笑自己。

      陶生来到侧房,在丹青屏风的后面,红色的纱帐,挡着一个形式鹅蛋的木桶,有半人ർ高。

      陶生,先是清理一下周边的杂物,拿出先是拿出火晶,周边布置了一个阵法用来给药浴持续加热。廋然后又在木桶上用兽血画了无数诡异的图案,画完之后木桶如魔窟里炼魂Ⰿ化血的盘纹石柱,血淋淋的,渗人的很。

      弄完之后陶生便吧,草药磨碎,扔在了木桶里,加入七成的灵液盆,最后放入兽血,三种凶兽各占一成。

      一切布置完成,好生打了个法决,启动阵法。木桶里的钥᧿匙已经开始冒起了热气,原本大红色的药水儿홨已经变得乌青,还咕嘟的冒着泡泡,虽然颜色改变,但并不影响幝它的清晰度,陶生趴在木桶上,往下看了看,㥱甚至可以看见,桶底药㸵粉残留的杂质。检查一切后陶生满意的点了点头,෰便退出了阵法外,不同于阵法内温度阵法外与正常温度一样,甚至因为入春的夜晚,有一点点的微凉。

      回到司䰕徒闺房,此时司徒已经换好了衣物匘,盘起秀发,但仍有一些轻丝攮挂在脸颊上,显得清秀娇美,黑色的睡袍,裹着若隐若现的的娇躯,衣服耄时不时的摇摆着,층偶尔可以看到,傲人藧的轮廓。陶生范花的双眼已经瞪的老大,根本不想错过分毫,更诱人的司徒用芊뀵芊玉指,撩起散落脸上的青丝,陶生已经有些抵挡不了,开始喘着粗气。

      ꭼ ꫺“哼!想死是吧?还看”

      听到司徒的爆喝,陶生赶紧正살了正,收起内心龌龊的想法。

      刮起了放荡的笑容,但还是会时不时的瞄一下,弄的司徒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因一会儿还要开脉此时也不好发作。

      “嗯哼调!那个你让我怎么做?”是从扭捏了一下身体,显然有一些局促。

      “你…㨚你先櫗把外衣脱了,我…先给你施针…”这会儿轮到逃生不好意思了,毕竟这种要求他从来没有像女孩儿提过,实在没有经验。쮭

      “什么!混蛋!当时怎么不说?现在跑到这占老娘便宜来了,看老娘挔不打死你!”陶生的话让司㴪徒直接炸起了毛,从床上直接翻下来,换出娇됷颜,一股峦要让陶生断子绝孙的架势,吓的陶生寒毛直立,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

      “司…徒…姐你先把娇颜放下…听我说,并非故意,实在是学艺不精,没有那隔衣施针的本事,七个重要穴位,稍有偏差,薎便会刺破经脉。”虽然陶生心里很期待,但表面上还是装的很委屈的样子。

      “滚!赶紧滚!趁着我没改变主意阉了你之前赶紧滚,你这功法老娘打死都不练了。”司徒红着脸朝陶生咆哮起来。

      司徒Ԙ虽然看着愤∘怒䱛,实际咆哮中含有一些不甘,但相比于被这混蛋看光身子,Ⓙ自己宁愿放弃这门练体只法。

      “好,好好别生气,我走。”说完陶生便转身要离开,但就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逃生突嵳然露出了一个邪覫魅的笑容后突然身上爆起了强烈的精神力,甚至把周围的烛火都给吹灭了。

      “止”

      변随着屋内突然变黑,司徒才意识到不妙,随着一声暴喝,刚到窗前准备逃走的司徒突然定在那里,无论内心如何挣扎,身体纹丝不动,眼神,声音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弄完一切陶生拍了拍手,“你说不弄ᕩ就不弄了,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老子准ㆀ备了那么长时间。”说完,陶生走到司徒跟前,狠狠的捏了司徒的脸。之后便给司徒打了一个束缚符。

      “此时司徒的炈内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如鄢果自己能说话或者能动,一定뭊不是咬死这混蛋,打废他第三条腿,但此刻她连咬牙都做不到。”

      陶生趁着司徒还不能읡动,便横抱起她,眼神更是肆无忌惮的瞄퉜着司徒的䬶身体,嘴角挂着一个淫邪的笑容,甚至还用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像极了书中所说的采花淫贼。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