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abailey作品

      他␚的师傅告诉他,出世入世皆修行,他缺的就是訟入世修行。解不知为Ⲑ何,扫尘从小幗性子就濰冷漠淡然脂,不喜与人打交道똷。 ᒹ

      小小的孩子像缺了一根玵叫做情感的神经,悲也不知哭,喜也不知笑,痛起来只会皱皱眉头。那时大家还以为这孩子是个傻的,偏偏这傻孩子于佛法一事上有ꄟ惊人的悟ꯥ性,法䉛术修为更Ꜻ是出人意料的厉害。

      人人都说这孩子是天生的佛子啊,与佛有缘,以后必定是要飞升的櫚。

      䟊只有他的师傅元通上人直摇头。

      元叧通上人说:不懂人世苦痛悲欢,这是他修行路⎄上最大的障碍낒。

      他很疑惑,他问师傅,既然修仙ੈ,当然要⒩灭情绝欲,为何还要懂这些世俗情✓感?元通上人看着窗外那丛葱绿翠竹,苍老的眼睛⎄是看透世情的睿智:“人世间,郆情是所有立᧔根之本줼,一切爱痴ソ怨恨㗦皆出自于럑此。佛说人生有七苦,你都不知这七苦何意砎,如何去戒?又如何去灭?只有经历人生之悲苦,尝尽世䣼间之百态,才能堪破其鶨中ᄵ之百味,摆㿅脱俗世之牵绊,如此,方成大道。”ੲ 

      듺既如此,他便入世修行吧,去体镙会这人生百味。只是下山这几年,妖倒捉不了少,师刘傅所说的人生七苦还是没有体会到踱,反倒是这人世众多邪恶贪念,让他越发坚定了向佛之心ৡ。

      禅坐时偶尔会想起,这人生七之苦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总也体会不了?难⋪道他天生缺乏佛性,与佛无缘吗?

      没人回答놈他㹀,他自己썢也茫然。

      后来他想,既然是入世,或许他应该到人多的地閖方去体会一番。

      所以他去热闹的街市化缘,看是否能体会师傅所说的人生百味。只是这几年来,他仍是一无所获,扫尘并ҳ不失望爽,他有的是耐心与毅力,他坚信自己一举定能ຘ堪破这隹修行道上的最后一逵关ꥫ。

      他ꐋ化缘与众不同,别的和尚化缘,都是鍢挨家䶂挨户的上门ࣣ,而他,就随意坐在街角处,身前放一铜钵,闭上眼睛专心念佛。

      片刻功夫,扫尘和尚面坮前㛸就堆满了畍各色ؑ水果濁点心和素食,Ṑ而且还有细心的人,在他面前放块干净的锦布。他四周站䕒满了人,清一色的女性,或쥵含羞或莺声燕语,不远不渥近地围住了他。

      有那大胆地,娇声娇气地劝他喝点茶:扫尘焨师傅鏙,天气炎ῷ热,先喝口㲘茶再念仭经吧;还有劝吃水果:扫˘尘师傅,已到中午了,想必饿了,吃点水果吧…… 靋

      敢情这不是来化缘的,这是出来游玩的懨,而且这游玩待遇十Գ分的好,好得让人妒嫉ണ啊!

      看看釦一旁那些气得嘴歪쿺的路人就知道了。 賑

      白珠儿和柳生꓎远远地就看见街角围了㹉一大堆人。这堆人实在太引人注目了澈,堵了路不说,一大群娇ധ滴滴地女子,争先恐后的,不知道在干嘛。 ⺑

      ᙰ 白珠蓇儿掏绽出水再镜一看,扫尘和尚被一大群女子围着,递水果的,递点心的,递帕子的……忙得不亦悦乎。

      溅 但壄这和尚很是厉害,木头人一䠐样闭眼坐在那里,泥塑䷭一般不言不语。可怜这帮⡒娇滴滴女子的殷勤全付了流水。

      䠓 白珠儿ꈨ“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扫尘突然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站齯起身,在众目笉睽睽之下,缓步走向一名黄衫女子,合掌施礼:“女施主有礼了。”ᴥ黄躍衫女子又惊又讶地回了춫一礼。

      壔“女施主印堂发黑,身有妖气,可是被妖所迷ﶊ?”

      黄衫女子脸色大变,结祁结巴巴道:“大师,萓你,你说什么?哪里有妖?我怎么会被妖所摱迷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