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 qvod

      信得过你萧哥吗?

      这个问题真的是把任三山问住了,三山从来都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忣其实他也没仔细思考过任何问题……

      以縗往和萧祥相处,任三山都是只知道萧祥对他非常好,任三山虽说情绪粗犷,但是其他人都把他当傻子的时候,他还是会感觉到心里难受的。萧祥的出现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됃,虽然以往的日子里㞓,老娘对他也很好,但是老娘忙于生计并不会细心听他说话。这些年以来只有萧祥会笑着看他吃饭,给他买小礼物,在他撞坏门的时候关心他有没有撞伤,在他戳难过的时候轻抚他的后背。所以他也听萧祥的话,萧祥说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这就是信任吧?任三山心想。随后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萧祥欣慰地笑了笑。

      “那现在萧哥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和你说,你听后不许冲动,后面的事全听萧哥的安排,能做到不?”萧祥烐继续说道。

      三山又重重的点头,“好!”

      “我ꂉ得到消息,不ㅾ知为何你家所在的铁戈岭一夜之间消失了,你们的村子现在也不见踪影,洪二爷已经派人在附近寻找,目前䘻还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矕迹。”萧祥停下来,看着任三山的反应。而任三山只是愣愣地看着萧祥。萧祥见状继续Š说道:“三山,你既然信任萧哥,现在就听话跟紧我,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回老㝹娘和村子。”

      “好!”任三山干脆的回答道。

      这次轮到萧祥不知所措了,他从来没想过任三山竟然是这个反应。

      “你们村子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萧祥问道。

      “没有啊!”任三山回答어。

      “那你不害怕吗?”萧祥继续问。

      “怕啥,萧哥你不是说能找回来吗?”任三山憨厚地回复涣道。

      愻萧祥一拍脑门,哈哈大笑,还真是担心多余了,‘危险’二字怎么会出现在三山那么简单的脑子里,丢了就去找就是了,这才是他任三山的作为。

      笑罢,萧祥轻拍任三山的后背对他说:“好,那你今敖晚간好好休息,咱们ꂅ明天一早就出发。”

      三山也举起手中的大棒回应:“好!”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四人就又踏上了旅途。昨天夜里萧祥和任三山聊过之后,就去了洪正祥的帐篷,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任三山的状况还有村子里的传说。不﹇过目前信息有限,这传说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只能到了地方再看了。

      自从得知铁戈岭消失的消息后,萧祥变得十分小心谨慎起来,越蘨临近铁戈岭,他就越发的紧张。在萧祥的探知里,⫘他能感觉到在四人身䔂后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一个非常隐晦的生命能量在跟着他们,那能量有些冰冷,而㛫且四周笼罩着迷雾。

       萧祥曾和洪正祥提起过这股能量,洪正祥说:“不碍事,自己人。”听到他如此说,萧祥也就没有继续探查。

      到了中午,四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附近。这里已经算是正式进入栖云群山了,道路上荆棘丛生,马匹寸步难行,所以几人早已弃马步行。而山中驻守的部队早已得到消息,没有多久,便有几人自森林更深处飞奔而来。跑到近前,为首一人带头单膝下跪,行军礼说到:“利刃튞军南三纵队步兵团前哨营营长苏方见过将军!”声音中气十足,震慑人心,不愧是这大唐帝国的精ᨑ锐部队。לּ

      洪正祥也一改往日佝偻的状态,昂ㅼ首挺胸,右臂握拳放于胸前回了一个军礼。然샲后微㔕微抬手,示意跪地的军士起身。苏方起身后,双眼扫过众人,看到萧祥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心想将军带一个看上去这么瘦弱的青年来干什么?

      㘝 “前方情况如何?”这时,洪正祥开⼞口说到。

      摬领头的苏方赶紧⺕收拢心神,躬身施礼回复道:“回将ꎷ军,末将无能,前日领兵在山中搜索,并未找到任何与铁戈岭消失相듼关的线索。ὄ昨夜山中忽然起了大雾,雾气非常浓重,能见度ᒵ不足三米,目前情况不明,末将不敢冒进。所以下令众将士退出大雾范围,现今就驻扎在前方。”

      洪正祥微微点头,说到:“前方带路。”Ὓ苏方听后说了声:좕“将军请!”便一马当先向着前方走去。

      没多久,一行人便到了前方将士驻扎的营地。营地周围有哨兵把手,各个身姿挺拔一丝不苟,营地㖫内也是一副井然有序的景象。向前看去,就在营地前方不远处,浓重的雾气阻断了众人的视线。萧祥从未삄见过这样的雾气,它并不向四周挥蓧散,而是像是有一道透明的墙将它阻隔在៽了里面,和外面视线清楚地地方泾渭分明。

      萧祥几人穿过营地,来到这雾墙之前,驻足良久,中间任三山还好奇地把手伸进大雾中,这雾气好像閯比苏方刚才说的时候还要浓,任三山的手伸进去竟然就看不见䦋了,但是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陯常的情况。

      ࠺很久之后,洪正祥忽然说到:“萧祥,你和三山待在营地,我进姭去看看ꭽ情况,铁戈岭已经消失两錂天半了,时间久了我怕多生变故。”

      听犭到这话,萧祥ṗ点头示意遵命。可是旁边的苏方可不干了,将军只身犯险,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可怎么交代。“黱将军,此行不妥,现在迷雾内情况不明,如若有意外发生,末将难辞其咎。”

      “那依苏将军之意,可有良策?”洪正祥斜着眼睛看向苏方。

      苏方一时语塞,说实话,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片刻后,他单膝跪地,大声说道:“末将请命带兵再探迷雾,此行定然带线索回来。”

      洪正祥看了他一眼,单手将他扶起,“苏将军有心了,不过你此行还不如老夫亲自去,你执行命令驻守此솱地。我进入迷雾后遇见什么突发状况,自有办法脱身。”说罢,不再等苏方反驳,곏身影一闪消失在了迷雾中。萧祥感受到,一畩路上跟随他ﹴ们的那股能量也跟着洪正祥转瞬消失在迷雾之中。

      没能阻止将军的苏方捶胸顿足,好不难过,只能带着萧祥三人退回不远处的营地之中。

      回到营地,苏方客气的问了萧祥谀和任恵三山的身份。萧祥ꐇ没有多言,只是自称是洪正祥的仆从。虽然只是仆从,苏方表现的还是非常客气,毕竟是将军身边的人,还是要交好的。寒暄了一会,苏方命令手下伙夫卭给萧祥他们做了饭,便声称军务在身离开了。实媫际上煜他就是去了营皹地边上,搬了一块大石头ﲞ坐在上面直勾勾的看着迷雾,满面愁容。

      䥉 萧祥知道苏方心里烦忧,也不打扰。反倒是任三山心宽,萧祥已经和他说了会找回村子,那就等着呗,该吃吃该喝鈚喝。他在众人的᝟围观下吃完了一个营一天的伙食后,和萧祥打了招呼就找늘个营房睡觉去了,ਸ਼全然h不拿自己当外人。

      逗 转眼间,洪正祥已经进入迷雾中两个时辰了。萧祥一开始还看着迷雾发呆,后来实在无聊就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渐渐的进入了ಬ梦乡。梦中他见到了老叫花子、见到퍺了去世的母亲。

      就在萧皥祥睡得正香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地㙤感觉到有十几股强悍的能量正在飞速㪵接近。他一瞬间从睡梦中惊醒,唰的站起缠身来,瞪大双眼向着迷雾看去。此时那十几股能量已经到了迷雾的边缘譄。而此刻军营中离迷괅雾最近的就是苏方了。 붦

      “苏将军小心!”萧祥大喊道。 ܴ

      苏方本来还在돝发呆,但是听到萧⹯祥的喊声,久经沙鄁场的他立刻就起了警觉。他飞身站起,反手就把屁股下面的巨石举过了头顶。正在这时,迷雾之中率先出现了一道黑色身影,向着苏方扑来。苏方修行多年,又跟随太宗皇帝打江山,大大小小经过无数次战争,生死之际反应速度当然也是不同凡响。他藗双臂一振,手中巨石就向着扑来的身影飞去,巨石正中对方面门,一下子又将它砸回了迷雾之中。

      可是还没等他松一口气,其他十几道身影也自迷雾中冲了出来。定睛Ž看去那身影好像是巨大号的猿猴,浑身长满了黑毛,足有两米多高且肌肉健壮,他们血红色的眼睛里闪着疯狂的光芒。这些黑毛巨猿四肢着地,移动速度飞快,璔几个起落之间就冲进了驻军的营地。

      冲进营地的巨猿们,迅速对驻守的将士们发起了进攻,有的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将士的头颅咬掉,有的直接用两只强壮的大手将士兵撕成两半,刚刚还宁静的营地顿时变得血ͺ腥的修罗场。

      “敌袭!”“敌袭!”……营地中众将士喊声一片,毕竟是唐王朝的精锐之师,短暂的混乱后,士兵们立刻自发组织发动反击。但是奈何这些黑毛巨猿实力非常强大읟,身体又坚如钢铁。苏方取过两柄大锤,与一只巨猿战斗在一起,大锤打在巨猿身上竟然发出铿锵的打铁声,巨猿受到重击后也只是退后几步,马上就又扑了上来。ꔉ

      苏方尚且如此,他手下的士兵更是不堪一击,死伤无数。照这样下去,前哨营怕是没有多久就要全军더覆没了。此刻萧〫祥早已经躲了起ⴆ来,生怕軱被战斗波及。就在众将士心生绝望的时候,迷雾之中忽然光芒大作,一道金光直冲云霄,随后利刃出鞘声响彻天地。那金光穿透迷雾,照射在了营地之中。

      ꗿ棊被ಞ金光照射到的巨猿忽然变得动作缓慢,片Ꞃ刻之后齐刷刷的倒了一地,ਵ金光中巨猿身上黑毛竟然渐渐退去褪去,露出了和人类一般无二的容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