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y202夫上司犯橘美铃由先锋

      注视着老爷子平淡的쩠摇头动作,齐东头顶仿佛有一只黑色乌鸦飞过,尴尬的挠了挠头。

      老妇人笑得ᮎ咧开了嘴,露出没有牙齿的牙床:“你爷爷能有什么主意,他还没你机灵讨喜呢,当初།也就我看得上你爷爷,不然你爷댶爷肯定得打一辈子光棍。”姟

      哈哈一笑젪,老爷子没有否认。

      啙“还是听奶奶教你。”

      闻言,齐东点漆眸子一亮,期待她的下文。

      ゚“奶奶帮↖你分析分析,首先你把人家小姑娘说的天上有,地上无,肯定很喜欢她吧。”

      “奶奶Ꙙ……”被他人赤朻裸裸说出自己的欢喜,齐东还会害羞,证明他紪二十九岁的大老爷们喜欢上十五岁的小妹妹,还有羞耻心。

      “呵呵,按你说的,人家小姑娘肯定是个性子平淡,与世无争的好女孩,多少人追她都无功而返귦,说明那小姑娘明显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齐东听到这里顿时啊出一声,面上显现紧张的表情。

      “奶奶还没说完呢,别急。”老妇人看着齐东,眼睛笑眯眯合成一条缝,“而偏偏清雅的跟莲花似的小姑娘,챨今天等你一起回家,小东儿这簍么聪明,难道还猜不出来小姑娘的心阸思吗?”

      人说世界上最大的错觉就是,她喜欢我,齐东当然能想到这点,只是相当不确定,他神色低迷,说道:“奶奶,那万一她是别的憳意思呢,到头来岂不是我自作多情。”

      老妇人板着脸:“哪儿有这么多万一,就算有,那剩下的万分之九千九百렷九十九怎么说?小东儿,你的行动人家小姑娘看在眼里,不然哪能给你机会,来,把脑子里想的大声说出来。”

      这时候,齐东害羞了,立马感觉脸上火热起来,没办法,要在人前说出自己喜欢的人,搁谁谁不害臊。

      干ց咳了声,他不好意思⹭的试探着说道:“我觉得她也是喜欢氣……不迄对,是对我有一点点好感。” 畯

      “自信一点小东鞽儿,男人自信的样子,最让女孩子心动。”

      “我觉得伊沐是喜欢我的!”

      “伊沐喜欢我!”

      “她喜欢我!!”

      齐东豁出去的大喊三濲句䷱,维持了三秒的真男人,旋即气焰萎靡,没底气道,“奶奶你会不会猜错了,要是猜错了,我感觉我会궚很伤心欸。”

      “放心,小东儿,奶奶的话你还能不信,奶奶一猜一个准。”老妇人朝ނ老爷子努嘴,“不信你问问你爷爷,我年轻的时候有多厉害。”

      “我不问,爷爷他돷还能不向着您吗?”

      老爷子面皮抖动,吱声道:“你奶奶可没骗你,年轻的时候,她猜我的心思从来没猜错ꅀ过。”

      “伊沐是女孩子啊!你是男人,又不一样。”

      “女ꥄ孩子怎么了,谁还不是从年轻女孩子变过来的,女人对女人的了解不比对男人少。”老妇人看了一眼齐东,Ӳ扯着嗓子道。

      “说的也是。”齐东若有所思的点头,苦着脸道:“那接下来要怎么办,我已经惹到了她,我猜她现在一定݈讨厌我吧,认为我是轻浮的人。”

      “哈哈~”老妇人摇了摇头,“恰恰相反,奶奶我倒是认为她反而更喜欢你了。”

      这已经涉及齐东的知识盲区,他不禁脱口问道:“为㴴什么?”

      老妇人继뱏续ꟺ替齐东分析原因:“你想想看,你靠近人家小槭姑娘的第一时间,小姑娘没推开你,而是任由你抚落雪花,说明啊,她潜意识里就默许你的接近。”

      “她跑走前没有对你拳脚相向,而是骂你,就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女孩子若真不喜欢你,是绝对不会乖乖让你帮她弹落肩ᤈ上的雪,走之前攓肯定要再狠狠揍你一顿,事关清白,哪里是骂两口就能平息了事的。”

      听老妇人有理有据的解析,齐东有种拨ﱮ开云雾见青天楥的恍然感触,不由惊喜出声:“م真的?”

      㟣 “真的。”老妇人᤹首肯,顿了顿,又道,“不过她虽然更加喜欢你了,但삣接下来她很蒧可能出于女孩子家的矜持,还有一份小小的羞恼,恐怕会避着你一段日子。”

      没给齐东失望的机会,老妇人立刻接着道:“这个时候你就要表现男子汉廡该有的气魄和担当,主动出击,硬着头皮去见她的面。”

      “接近她?怎么接近?”

      Ꞌ“接下来靠你自己喽小东儿,又不是三岁娃娃啦,自己몶媳妇봸儿还是要靠自己追,奶奶已经把饭端到你面前,还要拿勺喂你不成。”

      大脑思考了一瞬,咬了咬牙,齐东下定决心道:“好,我明天就去找她。”

      老妇人否决道:“明天不行,我看最起码三天以后。”

      靓仔疑惑,直男经台词:“为什么?”

      老妇人干瘪的手抚摸上齐东的侧脸,笑着道:“因为人小姑娘气还没消,哪儿有今天惹怒了人家姑娘뢖,人姑娘明天就不生气的,女孩子啊,都喜欢端着,她性子在清在雅娶,感情上也是಑有火ᅭ性的~”

      “哦,原来是这样。”齐东头边上似짰有灯泡一亮,表情甚是滑稽㫓。

      ⮄顋不忍直视,老妇人偏头看向身旁的老爷子,忽然有些泄气的道:“我现在才发现你跟你爷爷一样不开窍。”

      齐东回道:“你刚还说我比爷爷机灵来着。”

      “在情爱方面,一样是个蚱呆子。”᯿

      ……

      这一夜,齐东心满意足的睡了个好觉,做了一个香甜美妙、不足为外人道的梦,梦里她春光若隐若Ꮐ现和他……不足为一只外人道。

      虽然灵⼰魂是个老男人,但穿越的身体仍然年轻有活力,青春期少男该有的反应,此夜,样样不落。

      被翌日。

      天还未亮틂,更准确的说是此时最最黑暗。冬天的黎明前,不仅黑还增添了ྀ许些入骨的寒冷,加料不加价。

      齐东的身影出现在西舞区最高的楼顶,盘坐好身子,双手捏出修炼手势,气沉丹田,凝神静心,让自己进入冥想状态。

      这高楼是西舞区有名,且最高的酒楼-天熏楼。相比酒楼,齐东的名字更加出名。

      因为常年霸占红莲ꅸ乙榜榜首可不是一般人㰶能做到的,遑论第三覹阶层的人,简直十年难得一见,如此壮举,让得西舞区的人感到与有荣焉,每每和其他区的人谈论到时倍有面子。

      就像家长炫ᾏ耀孩子出色一般,无效的谦虚,百分之两百的有效夸张。࣪

      此刻,齐东正修炼一篇名为“烛日”的吐纳之法,心头默默念诵法诀,体内的元气开始调度,在身体各处游走。

      “烛日”的品阶未知,不过从修炼难度和收益来看,明显它不是一般货色,齐东猜测至少玄阶。

      就他所知道的“高等”术法而言,例如红ꪡ莲外院,只有玄级弟子才能䀿接触到的玄阶初级功法,火舞,也就是他目前修习的功法。

      뗀火舞的修炼想要达到最佳的修炼速度,就要ឋ在火元素充足的地带,并在修炼前服上一颗木系丹药。

      而烛日的修炼则是场所越高,效果越佳,因为越高就越能轻松的吸纳日出所带来的纯阳气,西舞区内,在这里修炼自然是最好。

      从此来看,齐东的推测不能说毫无依据,只能说沾了点边框。

      值得一提的是,西舞㧺楼修炼烛日的效果好是好,但是位置太过显眼,而烛日的修炼一旦开始,一쫾直到太阳最后一丝纯阳气的消失才能结束。

      众所周知,修炼是一件极隐秘的事,最好找一个清净之所,修炼䃮中ࣅ若是出了岔子⵹,很容易伤及自身荌。

      由于位置曝露,烛日修炼的后半程几乎于大庭广众之下,叫骂声、买卖声,以及一鱚些嫉妒的声音,齐东颶可算见识了“人言”的厉害之处。

      起初,他倒也没有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一繤直修炼下去的意思,他不想被人在背后议论。

      特别是夏季,太阳出来的特别早,齐东修炼时总有大把人䚱围观,虽然他能克服嘈벿杂的环境和ᆉ包含众多意味䐸的目光,但没有人能保证让每一个人都喜欢他,就算神也不能让所有人信服,很多中伤的流言令齐东极不舒服。

      于是,齐东萌发了退却的想法,可有钱能使鬼推磨㵳,能使齐东敢于面对流言蜚语。

      天熏酒楼的老板是个鰥有商业头脑的,他请求齐东继续在这里修炼。惌

      因为有齐东的存在,许多人为了见识这位㚈号称“舞天城十年难得一见的嗼天才”纷纷来酒楼做客,不做客也要眼刀子瞄两眼。

      酒楼的生意因此火爆异常,名气跟坐火箭似的湍湍湍往上拱,这让酒楼老板乐开了花,同时,让他给出持续供应的蓄먔力丹和洗蜕灵液的丰厚条件。

      两者都是二品丹药,前者其中蕴含的药力,有加快修炼和增强力量的效果,后者能洗练筋骨,强化体魄。

      这般价值的报酬令齐东无法拒绝,退意被巨大的利益无情击败,他答应依旧在西舞楼顶部修炼。

      ܧ 处在这种闹市下修炼,慢慢的,齐东习惯了人们由衷的称赞샀和不怀好意的谩骂,能在这些面前做到游刃有余,心如止水。

      内心的承受能力提升,是他意想不到的巨大收ま获。

      瑂不人云亦云,无视他人的言语,走自己嵢的路,说起来简简单单,但可以做到的人又有几个。

      齐东很幸运,年纪轻轻,心境修为便臻至此,或许是因为他两世为人,或许是因为他ᅡ天赋异禀,不可否认的,他超级幸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