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去也啦新网站

      钟秀呢?楚风心有疑惑,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他,倒是发现空的地宫。

      这是提前出师了吗?

      楚风对钟秀印象深刻,认为他比卓虹和明玉都要强,不是一个简单렼角色,很想将他堵在地宫中“检验”自身修行成果。

      钟秀,有≐混沌神魔血脉,背负一对金色羽翼,额头上有长有一只竖䰅眼,实力非常强横!

      䘽 “有点可惜啊,还想全灭你们呢,怎么提ቡ前离去呢。”楚风很遗憾,他在一座空空荡荡的地宫中找到䤢一些书册、信笺等,确信㤗是钟秀的坐关地,发现他已经走了,提前出关磨砺。

      楚风只身一人击毙明銺玉与卓虹,此外格杀了太武天尊师姐一脉的两名核心弟子,实现四连杀,战果可谓丰厚之极。

      这若是传出去,一定会引发轩然大波,震动阳间。

      这么多年来,不管外面何其乱,可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上门去一教禁地灭其核心弟﬐子呢。

      这太疯狂了!

      如果彼此这么互相报复,天尊级亲自下场,阳间岂不是一片混乱?到了那荬种极限惨烈境地,舍去天尊外,还有谁敢保证自己能活ᄍ着?

      真到了那份境地,阳间肯定是发生了史上最黑暗与血腥的大乱,各教访都不能自保,会被席卷进去。

      那时,阳间大地上注定尸骨如山,血流成河,甚౮至道统被灭九成以上!

      㰉㤝 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有无比残酷而又血淋淋的教训,导致有大能都不得不避祸,远走小阴间!

      可以料想,此地事件曝光后,阳间ꡀ各大畅销报刊将会成为抢手货,슂有了充沛的头条内容,会引爆天下。

      然而,正主楚风却很不满意,认忥为没杀够呢,还当再接再厉。

      ﴗ 可Ή惜,相应的地宫都ꟓ空了,没有目标。ﶵ

      鳦 最后ꪁ,他盯上了一座血气很鼎盛的密土,一阵犹豫,到底要不要对此人下手?딓实在没有其他合适下黑手的对象了。

      这是隆宇的闭关地。

      地宫中,一个身高两米的青壮男子,满脸的试络腮胡须,金光闪耀,他长相粗犷,如同一头神狮子王般錦威猛。픒

      他在坐关,在跟大羿宫传人的对决챾中惨败,几乎被射杀,肉身之伤早好了,但是心灵上的留下的创伤至今难愈。

      他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关,在认真思忖,总觉ꪤ得下次再遇上那位神射后,옵依ᝓ旧会被箭羽洞穿,甚至会被射杀。

      那一役,他已经产生心理阴影!

      在此之前,他在战场上一路横扫对手,所왌向披靡葔,击败很多奇才,甚至格杀过神榜排名前百톳的高手,信心大涨!

      可是,所有这一切都被那一支神箭杀穿了,明明看到对方张大弓,就那样瞄准他,꫺可是鞒到头来就是没有避开。

      至今想到那位身穿黄金神衣,手持黄金大弓的神射手,都让他心中充满阴霾,自己走不出来,对方那种冷静裛而专注的冷酷神态,至今还深深烙印쫢在他的心中。

      每当回想,他就身体绷紧,忍不住想要跃起,冲出地宫。

      尤其是,若是陷入沉眠中,他时常会被惊醒,满身都是冷汗,中箭㚨的胸膛隐隐作疼,仿佛再一次血淋淋,身体被震的崩ꑵ裂。

      “吼……”

      隆宇一声低吼,宛若困兽,有一股暴虐的气息在地宫蔓延开来,他愤怒,恨自己始终走不出那片阴影ಮ。

      䒞羫或许,也不是愤怒,而是笆一种无奈的焦虑,一种源自㇙在心底最深处繅的惧意,因为他相信,哪怕再次遇上对方,还是会被一箭洞痲穿肉身,依旧躲避不过那一箭。

      “怎么破解,大羿神射难道无解吗,会是我此生的克星?!”

      他胸膛起伏,思忖了很駵久,他库始终找不到可行的办法,怎么化解椆那一箭的风华? Ⰸ

      䄧他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走来走去,„越发的焦躁,那一箭射穿的不仅是他的肉身与魂光,还有他的骄傲与칋自信。

      “都说大羿宫是天下神射祖地,几乎历代天下第一神射、天射,都是出自那里,已近无解,难道我遇上的那个女神射䭃,是有可能要成为天下第一꜔神射的生灵?!”

      那个女人到底ࠊ什么样子,他居然都没有清晰印象,只记得一身黄金神衣,手持黄金大弓,此外还有一双极其美丽与深邃的眸子,至于面孔竟没有任何记忆了岇,他当时神经绷紧,被那一箭锁定,哪里ᕟ还能旁顾?

      “她年岁不大,就已经依靠神射之能排位在神쥧灵中前五十强内,若是再给她时间,该不会要闯进强二十,甚至前十吧?”

      隆宇脸色阴핥沉,越发觉得这成为了自己的心魔,如果无法想到破解大羿神射的办法,这将会让他坐卧不宁。

      历代天下第一神射,几乎都排位在天下高手前十内!

      “我若想再神㨡榜中跃进,必须要过这一关,祰可是,怎么对付她?大羿宫的射术举世无ꕝ双!”

      隆宇越发的烦躁,他先后养伤与参悟很久,加起来的时间有大半年以上了,可是,却依旧这么的烦闷。

      锵锵锵!

      겶 一些黄金甲胄覆盖在他的身上,并且他手持一张金色大弓,模仿那位女神射做出射杀᪤状,弯弓搭箭,亲身体会。

      最后,他又丢ム掉这些弓甲,来到玉石桌案前,研读古册与手札。

      “连太武祖师都曾被大羿宫的天射手射伤过,我怎么化解?”

      他砰的一声,将所㩂有前人手札、各种针对神射的古籍全部打落在地上,再次走到远处,开始坐关。

      楚风露出异色,将所有这퀈一切都看在眼中,他颇为感煚兴趣,彻底来了精神。

      此时他在地륁下,隔着数重场域以火眼金ୣ睛观看,并且自身躲在石罐中,不怕对方有所感应,开始谋划。

      他想屠神!

      쟆 尽管知道,难度很大,这不是一般的神灵,而且是在对方的主场,但是他依旧想尝试一下。

      ퟧ这一次,他自然不可能跟对方去决一死战,公毒开激斗,而是要像刺客一样躲在黑暗中,关键时刻发难ᕡ。

      “若是能给予他致命一击就好了。” 巒

      楚风观察,双目闪烁慑人的굹光芒。

      接下来,箄楚风发现,隆宇坐关后越来越暴躁,不时跃起,走来走去,还发出阵阵低吼声。

      “这是要走火入魔啊!”

      奇楚风微笑,再这样下去的淎话,隆宇必然会陷入更为糟糕的境况中,迷乱心智都有可能。

      쫔 “我等你自乱!”

      楚风耐心等待与观察,最后他从这里退走了。

      “嗯,得先将老古从太武祖坟中挖出来,不뒆然钁的话,这里的动静太大了,有可能会惊动太武出关。”

      楚风琢磨,这里的事情可能会引发轩然大波,古尘海躲在那座大坟中会十分危险。 댵

      因为,他没有把ح握能够一定斩杀隆宇,若是让他跑了,此地就没有办法保持宁傳静了,必然要在第一时间曝光。

      那个时候,他唯有跑路,第一时间远遁,什么都顾不上了。

      当日,楚风离开,动用大型传送场域,径直赶向幽山。

      幽山,毗邻古战场,本身又是一座遗弃的史前阴府,黑雾滔天,阴气茫茫,宛若来到死亡的世界。

      “老古,你偷完了人吗?别告诉孩子都有了,你这个老阴货,老不羞,濸太武戦找你清算来了!”驴精简直是个戏精,闯进来就叫,还摆出一副要捉奸的样子。

      古尘海这叫一个气啊,真想吃了它,想把它做成酱䃡驴肉!

      “你们怎么会这样快,我还没完事呢!”一口石棺裹带着浓郁的阴气,飞了出来,这是实力明显暴增。

      “老古뫭,你可真没羞没臊,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还没完事?”绿精嘿嘿直笑。

      떛接着它又义正言辞:“老古,你该不会真的生坵出一只小古吧?来了一段尸鬼不了情?我们今天赶过来是劝你改邪归正,避免你继鄐续在歪路上走下去!”

      “一边呆着去,老夫真想吃掉你!”

      古尘海稍微一震,将驴ཬ精给撞飞。

      ꌱ 楚风露出惊容,老古这是实力大进不少啊,他开口道:“先离开这里,接下来太武一脉可能要发疯,我怕将你ᄸ一个人留在这里会出事。”

      古尘海一听就知道这小子惹祸了,而且是弥天大祸,估摸着最起码要震动阳间数十州。

      它二话不说,直接喊道:“那还等什么?跑路啊!我算认清你㳕的本质了,毛都没长齐,却跟我大哥当年一样能折腾,不是在招祸㻒,就是在招祸的路上,你们这样的人,我懂,门清!”

      ☮它跟火烧屁股似的,火烧火燎,比楚风还着急,嚷嚷着立刻跑路,一刻也不想停留,怕枉死在此地。

      跑댍了!

      今天补章节,多写,第二章快写完了,马上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