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帝王行

      立夏之后,天地阳和之气渐重,但不到端午至阳之日那一天,大泽之中的毒虫龙蛇绝不会蛰伏,相反这段时间,它们受本性折磨,愈发暴躁,흰九真大泽深处也渐渐变得更加危险起来……钱晨回到焦埠镇外的湖面后。

      每日依旧乘着飞云蕠兜上青冥采气,勤修不缀,除了真气日有进益,对那颗外气元丹的打磨也越发纯熟。

      直至三五日后,钱晨交给崔啖的传信符才被点燃。

      传信灵符将那边持符默默的钦祝崔啖的心念,传到钱晨灵觉中。

      칺 原来崔啖凭借崔氏的门面,果然结륇识了许多本地的世家、门派的俊彦,这段时间他也并未忘记钱晨的嘱 托,一直在默默打听。如잲今才有了些眉目,便烧符告知钱晨。

      钱晨Ꝅ自然不嚞会耽搁,从高空落下,花上三刻时间将采纳的元靡气炼化,便起身驾起飞云兜往县衙而去脭……

      崔啖此时正在院中等候,看到一朵祥云下来,连忙迎上去道:“前辈先前托我打听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如今我这里正有几位本地大派的同道,要介绍给前辈……这九真大泽的事➁情,还是他们最为熟悉。”

      说着崔啖压低声音悄悄道:“晚෼辈稍稍探问了一番,这些门派确实掌握娾着几条不错的地煞阴脉,只是所在必然有些偏僻凶险……而且晚辈也不知道前辈所需的煞气种类,故而便请了他们几位前来,前辈若是有意,可以向他们换取所需的地煞阴脉的消息。”

      钱晨微微笑道:“这自无不可……劳烦崔道友了!”

      两人踏入里间,钱晨却见쁡前日从他头顶飞遁过去的两位女子赫然都在,崔啖上前介绍道:“彫这两位是九真白鹿门的真传弟子,管平旋、晏采两位师姐师妹……管师姐,这位是钱晨前辈……前辈丹术绝伦,我曾有幸见鐲过前辈丹成졈时的外景异象,化煞邚气为祥,投丹成芝。”챉

      “此前前辈还曾出手帮助锝附近三竵阳村的村民……先前晏师妹所打听的投丹救树之举,便是前辈所为,那树上结梅又能肉白骨,等若品级不低的灵药。却只是前辈随手投丹而成,可见其不凡。”

      那晏师妹看到钱晨,低声惊呼了一声,随即察觉自己的失礼,便羞怯的低下갉头去。

       倒是那位管师姐大大方方的打量钱晨片刻,突然开诎口道:“钱道友似乎并非元气所化的道家婴儿之体,而是原本肉身?”

      崔啖在旁边听闻此言便皱眉暗道⯃:“我都这般提点了,怎么还是没有眼色。唉!前辈还是太低调了!平日里只显化练气层次,若非我曾亲眼见过前辈以还ᗌ丹法力出手,拿下那梅山教的旁熳门厲妖人……定然也会轻轻错过那场机缘。”

      钱晨微微颌首道:“我这躯壳确实并非元气所成,而是源自父母精血。”

      锰那管师姐似乎有意提点崔啖,意有所指的问道:“钱道友能与清河崔氏结交,想必也是世家子弟,可是那吴越钱家出身,亦或是吴越剑阁那一支的子弟。”

      “钱氏亦传承上古,乃是彭祖之后……不过除去吴越这䑥一支之外,其余寒门不入《氏族谱》中。未传承上古彭祖道统,可见多是假托伪名。这焦埠镇的寒门韦家쎾就托名彭祖为祖,在我等看来,殆笑大方而已!”

      “吴越钱氏领袖剑阁,与延陵吴家共为吴越剑﹞阁掌教一脉,自是正统。”钱晨笑道:퓚“鲓不过我这钱姓却没有什么来历,只是寻常百姓出身。”

      “哦!”管师姐微微点头道:“神州沧海桑田,鉣百姓流散,多少尊贵血脉传入野人黔首……非世家出身,也㘞是寻常。”

      崔啖连忙打圆场道:“道门自太上道主起至无名,曾为乡间牧童,道门收徒传承也只看心性资质,无论出身贵贱……可见此世家之说,并非一概而论。”

      “崔师弟……”管平旋打断崔啖道:“道祖乃是上古三皇世家嬴姓出身,虽曾为牧童,但所牧青牛,乃是东方青龙所化,更有大道显化的先天不灭灵珏光垂顾,可见其血脉尊贵,出身何其不凡똇……”

      “道祖얂一出生便白发白眉如同老者,先天便有异象……岂能是无名之辈?”

      “虽然流落诸野,但年少时便有青龙ὢ化牛为其坐骑,再稍长,更有先天灵光投怀……如此转八十一世,入世家尊贵血脉,历经万劫,才斩除千万ዲ妖魔巫鬼而成道,尊为道祖。”

      钱晨第一次听到这个版本䘎的太上起源,其中添加了许多新情节,比如那青龙化蹷牛。在楼观道的传说版本中,青牛因随了道祖,才饧得了缘法化为青龙,如今也是天界的一方神主,妖族大圣。鱓

      如今却听到了一个前后颠邓倒的版本,似乎是青龙先化为牛,咤陪伴在道祖身边。

      白发၃白眉什么的,钱晨怀疑太上在考斯普类…… ㊸

      作为‘大道显化’的先天灵光——钱晨有点微微羞赧,他脑子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正统道藏,先贤所遗的宝藏之外,还有小说,电影里面的种种设定。看太上道祖中毒的不浅的样子,估计是在三观未成形的幼年,就受到了毒害툦。

      能成就道祖之尊,更多是太上自己牛逼……和他这‘大道’其实没多大关系。

      而且钱晨可욋以亲自证明,他绝对不是主动投怀送抱的!

      这边听到旁人口中自己和太上的故事,钱晨心中有几分古怪之感……

      而那边,管平旋继续道:

      “如今赵郡李氏,陇西李氏皆为道祖之后。道门太上道清静无为,灵섏宝道远走海外,皆仙踪渺渺,难以查说。但元始道执道门牛耳,正一道更是元始道监察天下鬼神,提举三山,正统所在。张家世代执掌正一龙虎玄坛,有阎、杨、鲁、任等诸家子弟相助……那道院之中,无论内门外门,更多有我世家子弟……谈何收徒只论心性资质之说?”

      崔啖都脸上的笑쬆容有些维持不住了,他实在是奇怪啊!到底是他是世家出身,还是这位管师姐是世家纽出身?

      这白鹿门乃是元神真仙白鹿真人所创,白鹿真穲人本是散修,初时白鹿门也是广收弟子,但随着醶白鹿真人蹮飞升,后面几位千元神真人寿元绵长,主持白鹿门时血脉繁衍滋长,渐渐也出现了几门修行世家。 Ẹ

      而时日愈久,内门的真传弟子,也就成了䆮修行世家的囊中之物。偶有几支师徒传承腢的道统,也渐渐要么被世家拉拢,要么被以联姻为手段,相互之间蔓结延连的修行世家排挤的呆不下去了!只能出走门外,沦为散修…… ֐

      这等小门派的历史多ᓚ是鱟如此,开辟之初,还有些广开门路的风气,渐渐随着资源垄断,特别是修道人寿元绵长,有老祖托顾,家族势力的发展极快。就渐渐内部繁殖,成为几支世家把持的门面。

      除了佛门,道门几大宗派,要么有戒律修持,要么清心寡欲,无为而治少有留下后代,㏝以纯阳之身飞升的不再少数……这等道统传承以师徒为主。

      ⺲ 其他就算䕱是魔门,巫教,也是世家不穷。

      就算有两三混出头的非世家高人,也很快被世家拉拢。注重血脉本就是人的天性,寿元一旦绵长,血脉众多之后,就算不想开创家族,也渐渐发展成了世家。反倒是道门的真传道统,因为飞升有望,长生可见,反而并不喜欢留下血脉后代。 ʏ

      就算偶ꦏ有动了真情,相互之间结为道侣,也指望着璋双双飞升,成一对神仙眷侣……

      就算留下后代也希望自家的子女也能跟着得享长生。如此牵扯之下,常有道途因此受阻的찷。钱晨在楼观道时,≏也知道有这么几位拖家带口飞升的,那真的是瀫花费了无魦穷心力,受了十倍的劫难……

      ّ 묝世儷俗中的郡望世家,好歹以‘家熳族’为主,大门大派自有严密的门规,还有㇣上界元神跕真仙뭕、天仙,乃至道君的Б看顾ᓚ,若是门中寄生的世家渐渐势大了,便从天界赐下法宝道统,扶庴持与世家没有瓜葛的弟子成为掌门,期间顺手剪除一番。

      而中小门派中ᵞ的修行世家,就如同寄生虫ໂ一般,往놈往在数代之内,就鸠占溡鹊巢,把门派变为几个世家的私有物。

      不过据说海外的风气要好一些……那边散修极多,传承也不像中土这般稳定。

      在崔啖龟看来,管师姐这样寄托在白᣸鹿门中的修行世家。

      䉘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从凡俗中来,终究也将归于凡俗中去,缘何栭有这么大的门户之见?当真是令其不解。

      管师姐继续问钱晨道:“既然道友并非世家子弟,那不知道友出身是哪家道统?”

      钱晨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楼观道的‘余孽’,只能⑝模糊道:“只是江湖散人,有缘得了前큚辈道书遗宝,브传承太上遗泽。”

      “钱道耝友竟是散修吗?”管师姐点了一句,看到崔啖൷并没有什么表랏示,自家小师妹又在偷偷扯她袖子,也就微微一笑,不再深入问下去了。

      既然这崔氏子弟执迷不悟,她又何必再继续得罪人?她又不是没有与散修结交过?就当是看在清河熮崔氏的面ﵮ子上,认识一位道友罢!

      接下来管师姐就不再那么咄咄逼人,反倒才显示了一些胸怀气度出来。

      也主动问道:“先前崔师弟说,钱道友想寻一地煞阴脉炼制灵丹,我白鹿门所在的白鹿山离着大泽不킖远,历年都有弟子深入大泽,斩妖除魔或是采集灵药,对其中凶险煞戳气也知道几分……不知道友所需的煞气是哪几种,又有什么忌讳要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