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聊

      莽河剑派的人很快就进了书院。

      书院一名老师在门口迎接,领着莽河剑派的人,前往书院正堂去见院长。

      杜衡看着莽河剑派一行离去,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我一定会跟你们交朋友的!

      把曾黑虎打发了回去,杜衡举步走进了书院。

      一路回到宿舍,杜衡惊讶的发现,范通胖子竟然不在。

      以往ൕ,范通胖子都来得比较早,今天却还没来?

      想起“范通胖子和膳堂王大娘不得不说的故事”,杜衡恍然大悟。恐怕范通胖子跑到膳堂找王大娘去了。

      舌头生得好,也是一种天赋啊!

      杜衡笑了笑,也没在意。쀍拿起扫帚打扫宿舍卫生,整퐈理床铺,又去浴室棢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忙完之后,杜衡整了整衣衫,准备出门前往咫尺涧,去找池滢妹子。

      刚刚走出宿舍,前方的路口上,范通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老杜,老杜。”

      范通胖子一边몚跑,❣一边挥手呼喊。

      “怎么了?”

      杜衡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你柮不是去找王大娘锻炼舌头去了吗?鵑怎么跑回来了?

      范通胖子跑了上来,喘了几᱒口气,抬头看了杜衡一眼,欲言又止,脸上的Ꭽ神色十分古怪。

      “有话就说。䩉”゘

      杜衡皱了皱츾眉头洤,“你这欲言又止的模样,搞什೰么呢?”

      “这个……老杜啊!”

      范通胖子的神色有些诡异,“这个……我有个朋友被人绿了,他自己却还不知道。我该怎么提醒他呢?”

      “这个朋友……就是你自己吧?”

      杜衡翻了翻眼皮,“你这号的,也能找到女朋友?被人绿了才正常嘛!”

      쟾“放屁!老子怎么就找不到女㹬朋友了?” 癆 偼 范通胖子一声怒吼,然后又一阵摆缞手,“不是!不是我!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说到这里,范通胖子Ꞹ抬头看了杜衡一眼,쉅脸上浮起一抹怪笑,“老杜,你头上的翡翠玉簪,通体碧绿,一片苍翠啊!”

      你特么眼瞎呀?

      老子头上戴的是铜簪子!

      翡翠个毛ꚽ!碧绿你大爷!

      杜衡正要怒骂,突然一怔,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范通胖子,“你特么是在说我?老子连女朋友都没有,绿个屁啊!”ဦ

      側“池滢!”

      范通胖子咧了咧嘴,⧺“我刚从咫尺涧的密道钻回来,恰ᯏ好看到犹…咊…池滢跟一个陌生男子在咫尺涧私会!我特么一路跑回来给你报信,你还不领情?”

      池餙滢?陌生男子?

      杜衡眉头一皱。池滢应该是在咫尺涧等我才对,怎么冒出一个陌生男子了?

      “老杜,还愣着干嘛?快去啊!”

      范通胖子伸手推了杜衡一下,连声㱃催促。

      “确实要去看﷙看!”

      柫 杜衡点了点头,举步就走,朝咫尺涧赶了过去。

      片刻之后,杜衡来到了咫尺涧ﮤ。

      从山涧入口转了进去,拐过山崖,前方传来了一男一女的交谈对话声。

      ࣡ “小滢,你怎么来这里了?穷山恶水的,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

      一个男子的声音穐在前方卆响起。

      然后……杜폐衡听到了池滢的声音,“陈煜,我虔跟你没这뜠么熟,小滢不是你叫的!”

      听到这话,杜绥衡脸上浮起了一抹微笑,故意把脚步声放得重一些,继꜃续前进。

      转出山崖,杜衡看到,池滢就站在以前练剑的老地方。

      旁边还有一案个身穿锦袍,头戴金冠,乃腰间挂着一当柄长剑的青年男子。

      撦这个青年男子……杜衡见过。

      返回书院的时候,大门口遇到的莽河剑派插班生里面,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人。

      徂“펞池滢,䵏我来느了!”

      杜衡满脸微笑的朝池滢挥手,“让你久等了!”

      听到这话,锦袍男子脸色一变。

      抬眼看向杜衡,看到杜衡一身穷酸的普通装束,锦袍男子微微松了一口气。

       然后……他看到了杜衡的脸!꘻

      惐嘶……

       锦袍男子倒吸一口冷气,心头只有一个感觉,此子不可留!

      池滢看到⬷杜衡到来,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笑着回应了一声,䄭“我ᢥ也是刚㹋来,没等多久呢!”͡

      杜衡走到池滢身边,扭头看了锦袍男子一眼,朝池滢问道:“这位是?”

      “莽河剑派挂籍的荞学生,陈煜。”

      池滢朝杜衡看了一眼,答道:“家中长辈相识,小时候뷀见过几펢次。”

      츦 这话一出,锦袍男子陈㑂煜浑身一颤。

      小时候见过几次?你是錼这么认为的?

      在我看来,咱们分明是青梅竹马,怎么在你嘴里就变成小┗时候见过┿几次了?

      陈煜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明明……是我先来的!

      看着杜衡那俊朗的面容,挺拔的身姿,陈煜心头悲愤的呐喊:长得帅了不起吗?太肤浅了!男人的魅力体现在底蕴和内涵,不是看脸!

      只可惜……这Ͽ个世界大部分人都挺肤浅的。

      㤛“原来是陈兄!”

      杜詈衡满脸微笑的朝陈煜点头致意,“陈兄,我是杜衡,欢迎来到庄丘书院。”

      你这副主人姿态,摆给谁看呢?

      陈煜心头憋了一口闷气,看杜衡越看越不顺眼,硒尤其是那张脸,ᤒ真让ᝲ人恨不得把它暊打个稀烂。 ꨠ

      “杜衡?”

      陈煜故作姿态,装훇出一副不好意思錡的模样,“恕我孤陋寡闻。我关注过庄丘书院的杰出人物,但是……好像没听说过杜兄的名字?”

      “没事!孤陋寡闻不是你的错。”

      杜衡笑着摆了摆手,“你们莽鐩河剑派离得比较远嘛,消息不灵通,我原谅你了!”

      呃?협你这是什么理解能力?我是这个意思吗?

      陈煜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我分明是在嘲讽你是个无名之辈,你竟然听不出来?

      池滢“噗嗤”一笑,眼睛瞪了杜衡一下,“别䋶捉弄人!”

      “这个真没有!”

      杜衡笑了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行了!”

      池滢将手中提着的两柄长紌剑,丢了一柄给杜჊衡,“别耽搁时间了,我们来练剑。”

      “练剑?”

      陈煜觉得自己的机䪶会来了。

      臋 当着池滢的面,打败杜衡这个无名之辈,让池滢认识到,男人不能看脸,要看实力。

      渉 于是,禱陈煜ꯍ连忙上前,说道:“我也参加一个,你们不介意吧ꢮ?”

      즫我很介意!

      杜衡撇了撇嘴。我要跟妹子双修,你来掺合什么?

      陈煜“呛啷”一声拔出长剑,朝杜衡说道:“杜衡,来,我们切磋一下뼯,如何?”

      池滢看了看杜衡,脸上闪过一抹无奈,说了一句:“比剑的时候收着点,不要伤到人。”

      떉 陈煜满脸微笑的说道:“小䘆滢,你放心,我会收着点的。”

      池滢翻了个白眼。我是让他收着ኒ点,怕他伤了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