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调

      “对了,我很想知道,你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啊!朓?”

      従和㞏谷坏笑地看着傅俞,至于边上其他院生们摇着头,满脸憹无语ģ地转身离开,已经没有耐心听这位强行눃装逼的新人说任何话了。

      “他啊,叫进藤光!”

      傅俞随口一说扙,也算是对进藤光几个月后来到这里做铺垫。

      到时鎬和谷、伊角他们自然就会知道,自己﨩根本没有说谎,他看了看这边的环境,感觉还行,很浓厚的学棋氛围ڽ。

      “对㔼了,和谷你们应该也都在上学吧?今天㪘不是周一嘛,怎么过来勢了?!”

      “诶……像캛我是学习成绩不好,而在围棋上驧天赋还行的,ᄍ干脆请假过来这边和大家一起练练棋!”

      똟“我也是!”伊角呵呵一笑。

      “你别听他瞎说,伊角的学习成绩可好多了,就算不下棋,他也能凭借不错的成绩考入不错的大学!”

      “那周末见!”

      “周末㞕见!”

      ……

      뉻周末还没到,可棋院内外却陡然传开了一个谣言,说是周一的时候,某位过来面试院生考试的家伙居然是凭借贿赂某位职业棋士,通过他破格进入棋院面试院生,不止如此,还有一个更离谱的传言,那就是他们院生们的指导老师,在那一场面试对弈ᐧ中居然输给了过来面试的一殫位院生,ꃄ而且还是中盘认输的那种……

      而当日通过了院生考试的,也唯有傅俞而已。

      和谷、伊角和其他院生们根큦本不信这个传言。

      릈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这一周周末到来。

      这一日,早上阳光温澋暖而ꯛ和煦,和谷义高精神饱满地走进r国棋院,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不错,而在身边则是一直和他关系很好的伊角慎一郎,

      “伊角,你说那个叫傅俞的螒家伙,不会真的是击败了本村老师的那个院生吧?!”

      “传言不可信,本村老师可是职业八段,宾就是让我们ᣪ三子,我们也多半赢不了他……”

      伊角摇摇头,两人来到院生所在真的这一层楼,换好了拖鞋,去调ꪴ整准备今天的噐围棋对弈了……

      覦不只是他们两人,此时这练棋室中好些院生们都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探讨풃着那位傅俞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是윁真几分是假,其中,渡边二郎冷笑一声,“我看他对自己和塔矢亮的对弈说的不清不楚的,多半是装的,慻是骡子是马䤥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今天他就过来了……”

      “恩,今天的对战表上,傅俞上午얱对阵的是,唔……渡边二郎啊!”

      “瘇恩,是我!”

      懧 䩝 渡边二郎是二组的,典型的舔狗一枚,整天没事就往一组跑,借着研讨的名义和一组套近乎,而一组方面的院生们对这位总笑脸相迎的藮家伙也懒得说啥……

      “是你啊,渡边二郎……你还是认真点吧,我总掙觉得껪这个叫傅俞的院ꕮ生,不大简单……”

      렜伊角若有所思,最近关于这个傅俞的传闻太多▉,总不能都是空穴来风,这釪个新人或许不是那么简单。

      鳏 劗“嘘……甐他来了!”

      练棋室内,大숻家纷纷转头看向施施然地走醁进来的槌傅俞,在他身边,是平日里꽫教阁导他们的本村八段。

      眼见这位少年到来,这位老녓师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些许不自然之色。他咳嗽两声,閮整个练宾棋剖室嘈杂的声音顿时一静,“这位是来自华夏的傅俞君,之前我介绍过的,今天是他正式来我们棋院,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在院生中,岸本薰赫然在列,朝傅俞点头示意。

      “我是来自华夏的傅俞,今天第一次来这里,还请诸君多多指教!”傅俞略微行礼,看上去真的是人畜无害。

      一阵寒暄后,大家开始入座,而傅俞也来到了自己的圆座上,看到了今天的对手。唔,没印象,是个没有在原著中留下姓名的龙套吗……

      “我叫渡边二郎,请多多指教!”

      棠 荊 “啊,你好你好!请多多指教!”㭚

      两人开始荌猜先,准备下棋,忽地对面这阤位刚说过名字,但傅俞却转眼就忘了的龙套忽地一嗤鼻,“听说傅俞䷭君连塔矢亮都击败了䐜,想必没把我们二组放在眼里吧뮄?!”

      ꇕ䀡 “额,不敢不敢!我猜单数!”

      魋渡边二郎一数棋子﵋,是双数,对方猜错了,他执黑先行!

      嘿!太好了……他心下따暗爽,在棋院中的뀠对战排名中,他执黑先行的棋局十盘有七盘是他赢,他更擅长执黑先行!

      铚 䜉 뫂既然只是练棋对战,就没有太正式的쐵计时器,当然了,如果对弈的双方쫸愿意来场真正的较量,还是可以去拿计时器过ᙔ来正式下盘棋的,但还没有人这么干过。

      哒!

      黔 崢 哒!

      ᵆ 棋子落到棋盘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大家都十分认真地盯着眼前的棋盘,偶尔有几声咳嗽,更显得整个练棋室鵞中显得格外安静。

      겥本村悄悄地走到了二组的最祳末的位驨置,坐到了傅俞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此时正在对弈的棋局。

      “唔……点三三,这小家伙下棋还是有些胡闹,怎么能在序盘的时候댅下朗出这么不合理的棋醋呢……”

      䇔 一直以来,点三三都是公认的恶手,不利于自身棋阵向两边展开,向鼾中腹蔓延,眼见傅俞又在这一局棋上点三三,本村顿时皱起了眉头。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形成了这个下棋习惯,亦或是他自己独到的棋路?可他并不认为多独到的套路,也不应该用这早有定论☫的俗手……

      橎 序盘没⃣几浌手,渡边二郎眼见傅뺹俞下出这么一手点三三顿时微狲微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了对큍面的傅俞一眼。

      “这家伙到底会不会下棋,序盘不在四个角落挂星布阵,或者小目占位,到我这里垙点了个三三是什么意思?想在开局就进入角落的厮杀中吗?唔……算了,还是不在这里先回应你,既然你不要大模样和外势,那我就不客气地拿了!”

      渡边二郎嘿嘿一笑,立鳮刻又在一个角落瘲下出了⑹一个无忧角ꋌ,而傅俞则不紧不慢地继续下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