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鸭恋

      女子满脸尴尬的把夏希然解开放下来,他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上,差点没疯了。

      三天了!

      早该让她看自己谱牒的!

      “实在是你太可疑了,不能怪我。”

      夏希然认命了,心中反复默念不能计较不能计较,打不过,对方的脑子可能还有点问题,这种人最不能招惹了。

      “姑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苦着脸说道。

      夏希然随身带着疗伤丹药,立马拿出去出来磕了力,然后开始调养身体。伤倒是没受什么,关键是下面没知觉了,废了它可就真废了。

      “如今这梧桐国应该是算是大越的疆域,你在自家地盘上倒也没什么。可这穷乡僻壤的,你来这又图什么啊,还是大晚上在这等人迹罕至的地方出没?”女孩说完之后,不忘再补上一句:“你要是解释不清楚,我就再把你捆上去。”

      姑娘她确实有这实力。

      夏希然在地面端坐,过了会,下方终于是传来了痛觉,他竟然有些激动。

      “我说我来找人,你信吗?”

      “你果然可疑!”

      “哎等等姐姐,我话还没说完!”他赶紧开口,生怕这女人下一秒就把她捆起来,然后把自己晾成肉干。

      女子站在原地瞪着他,等待夏希然给他一个解释。

      “我的确是来找朋友的,两年前我来过这里,下面的一个村子,叫龙泉村,我朋友便是那龙泉村的人。”

      一时间确实想不出什么好的说法,而且这个女子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好忽悠,只得暴露了他真实的目的。

      如果猜的不错,这个女子应该也是来找龙泉村的,还有什么三姑姑,没准有什么联系,夏希然对此比价有把握。

      女子没有开口,转身便离开了。

      夏希然瞧着她,难不成是去找棍子了,当自己是骗子?

      许久之后,那女子真的没回来,夏希然恢复过来后,也没有发现那个女子的身影。

      真走了啊,看来跟自己是一类人,也是来找龙泉村的。

      地处于梧桐国这个小国,而且还是距离镇子较为偏远,接近山林的一处村子,被人知悉的可能性小很正常。而那些离得不远的村民,记忆中也没有一个叫龙泉村的地方,显然是很很不同寻常了。

      他再次回到了那个村庄的位置,以金色瞳眸观演,同样是没有发现什么。

      心湖之中沉寂了不少日子的宁先生提醒道:“回忆一下在龙泉村的细节,仔细想想是否有细节你没有发现,我来帮你。”

      夏希然笑问道:“亲自动手了?”

      “我感受到了契合你我大道的气息,你以为说服了你的神性便万事大吉了?天下人向来知行难合一,况且你面对的没有任何情感疏漏的你自己,你永远骗不了他的。”

      闻言,夏希然立刻盘坐在地上结出法印,进入入定状态。

      这双金色灵目,能将所有见过的事物再次复刻而出,只不过是对于自己而言在,在他的魂海之中复刻。然后他可以反复观演推敲,这便是他生来最为强大的天赋之一。靠着它,演戏武学、复盘战场、推敲情景,甚至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对未来进行推衍!

      再次睁开眼睛,便是之前自己印象中的龙泉村,远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房屋,村民在有说有笑的耕种天地,而面前的,是一略显寒酸的房屋,一个面容黝黑的汉子在门口瞧着他。

      “夏小兄弟,回来了?”

      是场景之内的夏希然对陈崔回答:“山上挺好玩的,就是太大了,听村民说早年山上还会有狼下山?”

      “确实有,之前还有十里八乡的人凑钱说建一个围栏,那玩意顶个屁用,白花钱。”

      “看现在倒是没有了,难得你敢让陈元一个人去山上。”

      汉子摸摸头,“嘿嘿,确实没有我才敢让他瞎跑的。早年村里养羊,有天晚上羊圈没关,那些羊就跑出来喝水吃早。大晚上的我听外面特别吵,出门一看,狼群下山了,正要出门打狼,却看见那些狼停在那个地方,就不敢往前走了。”汉子带着夏希然走到那处地方,似乎那场景仍历历在目。

      夏希然十分疑惑,“是不是人太多了,狼不敢走了?”

      “我可是第一个发现狼的,十几头,个子老大了,领头的那个不知道有多凶狠呢!当时那些狼就站在那,对着羊群猛嚎,可渗人了!”

      “怪事啊!”

      他听完‘自己’与陈崔的对话,便也到了那个位置,还特意的往山上的位置走了几十步,随机亮起一双金色瞳眸。

      面前的场景,他毕生难忘。

      一尊数百丈高的三首六臂金身佛陀法相,极有威严的双目正瞧着他!像是透过了几年的光阴凭借着复刻场景在看他!

      他在说:来犯者,杀无赦!

      杀身佛陀!

      夏希然道心大乱,立马退出观想心境,此刻的他,面色苍白,浑身上下气血翻涌,竟是噗的吐出一口血,昏倒过去。

      远处在暗自观察他的唐笑吓了一跳,一瞬间便到了夏希然身旁,立马看出了他的神魂受了巨大的创伤。

      她苦着脸,“我没对你动过手啊,你一个三境炼气士绑上几天也不会死,怎么成这样子了啊!”

      “你可千万别死啊,我会愧疚死的....”

      不知何处的一处村庄里,身穿破烂道袍的老人抚须而笑,看着自己仍处于昏迷状态的弟子,轻轻点头。

      “你那小兄弟,来找你了。”

      全身赤裸身浸在一潭清泉中的陈崔一身浓重厚实的拳意流转,如同具有了意识,一直笼罩在他的身边,远远看去,竟是龙虎气象,实为不凡。

      “徒弟媳妇,拿点酒来,今心情好。”

      “心情好喝尿去,别糟蹋老娘的酒!”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