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摊

      眼前的伊氏兵卒数量超过了原轧本驻扎的三百之数,乃是뉅伊氏暗中从殷都增派的人手,而营外还有敌兵源源不断而来,近千的伊氏精锐与帝神教巫士配合,箭如蝗,矛似林。

      戎胥数十族冷将虽个个悍勇,仍不时有人重伤倒地,瞬间被扎成血刺猬,却少有人发出⃘惨叫哀嚎,仅留下“快走”之语。

      ᢄ戎胥伯因毒伤,腾挪发力颇不顺畅,若非上咘次☀中毒被骊戎氏秘法调养了整整一年,身体耐毒了许多,此时怕絧是更糟,但从▬伤口中不断淌出的黑鄑血可见,这次的毒更甚更猛。

      “戎胥伯,你我也算륀一路并肩而战,小侄千劝您停手,随我等回殷都向大王请罪癀,未必有事,但如此反抗,便是叛商,혭怕是要落得覆族灭国的下场!”伊伯钧避在远处喊道。

      “哈哈~钧小子,休要拿小儿之言诓骗老夫,你等携谕而坷来,又使人刺杀老夫,更灀说了六弟背叛,怕是没打算让老夫活过今日吧,前有周季▶历,后有戎胥仲潏啊!”黱

      尽管敌我之ﻂ数悬殊,但戎胥伯的武勇还是让他带着众多戎胥将领杀出营门,杀穿了前方的敌兵,但身边八成族人已阵亡。몭

      횥 “堂堂西슚土第一强人,跑得룖这么快,就算让你鎳等回到城去,也还是个死,倒不如把功劳留与我等!”神祝巫宾边说边招呼着帝神教数名高手追杀上来。

      此刻业已受伤的长子挺直时常佝偻的身躯,决然道,“爹,咳咳~你先走,城中怕是更危急,您快꛵赶回去,咳咳咳~其余人与我留下断后!”

      “对,君伯先走!”

      “大君子,你也샸随ᝆ君伯走!” 馬

      “二伯烀……快回城……侄儿们的家小……全靠您老……”一名轩祖騦嫡孙被长矛先后贯穿身体ᔢ,赤着眼,呕着血,将刀狠狠劈入敌将脖颈,顶着对方陷入敌阵,死前헤不忘向着躲在远处的鰿老㸲者悲愤嘶喊,“六叔!”

      “君伯自慒去,整⅛顿族师再来救我等!”

      眼见子弟亲信越战静越少,营地内外㡮,雨水血水积汇,ೄ染红了大地。

      老将目眦尽裂,细雨打在依然刚毅的脸上,悲痛被深深藏起,心中想着,对方似乎还有其它杀招,针对戎胥全族秮,必须๳尽快赶回城中坐镇。

      毒之伤,或有骊戎氏为他解,但族之殇却再也不能有人为他解涻去,这里聚集了族中不少精锐后餄辈ា,原本是为了带出城震慑帝神教,如今却都要折在这里,他知道自己一走,包括长子在内,怕是无一人能活下来。赠

      “都是我戎胥好男儿,老夫去了!只要老夫不死,必杀尽贼子,血此大恨!”

      섆 他一괎跺脚,忍着身宅上之痛,纵身掠走,譯口中牙根咯਋吱作响ࢁ,布满红丝的双眼,透着择人而噬的目光。

      身后的敌将高手,被不쓧要命的众人死死阻拦,让戎胥伯顺利回到戎胥城。

      待近城门时,竟是满眼数不清的周兵,从城外到城内໅,四处围杀着ꅩ戎콿胥将士,令他的心如坠冰窟。

      㯁陡然看到戎胥季广陷在阵中的身影,岌岌可危,他将刚刚的悲怒一齐爆쓂发,大吼躧着杀了过去,刀光过处血花四溅,甚至没有留下一具整尸。

      릈周师在此处留的高手吉不多,早聺被他的骇人之势所彽慑ﰹ,纷纷退后,让他一路救下不少族人,更转眼杀到儿子跟前。

      戎胥季蜊广浑身是血,已杀到脱力,抬头陡见父뱳君来救,泪水奔涌而出,嘶޴哑퓲哭道:“爹,您怎么才来,三哥没了,三哥与众兄弟ᚨ们没了啊ꗡ!”

      “发生了甚么?昏儿,哭甚么?快给老夫说清楚!”

      见季广泣不成声,有身边쯖族将接过话难过道:“君伯,您离城不久,周兵突袭,是三君子潔最先发现,带人拼爗死抵抗,他……”

      再看惯生死,连续丧子之痛,也让戎胥伯一时难以承受,牵动ᡅ了伤势,终于晃了晃,脚下趔趄。

      季广慌忙扶蟰住,才看到他的流着黑血的伤口,“啊,您也受伤了!您怎么会受伤!对了,大哥呢,兄弟们呢……”他抬头张望父君来处,哪还有清晨出城忧的那一众身影。

      待见瞬间苍老而扭曲的脸庞,便如何也再问不出口,此刻所有人的脸上垂满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老夫这点小伤死不了人,一个个象个婆娘,把那软弱之泪都给老夫吞下去,如今商周暗中联合,来灭咱䜳戎胥……”

      “为甚么?”众袑人异口同声怒问。

      “想不通吧,老夫也想不通,想不通就给뱚老夫杀通!”

      说着不再废话,当先杀向早被吓退的周人。

      众人在兽王的率领下,如同下山緳虎狼,一路杀向城中,遇到的小股ᇷ周兵队伍,都被杀散,不断将落单的戎胥将士聚拢,渐渐汇ꬮ聚了数百人。

      接近城中心时,遇上千円周族精锐正与戎胥仲仄所率数百精锐厮杀在一起,戎胥伯这边如一股洪流,狠狠撞汇其中。

      “二哥!大哥、三哥…೙…还有兄弟们……”戎胥季广一路不知被父君骂了几次,泪水却总也止不住,每每开口又会哽住难言ݤ。

      仲仄狠咬的ᦇ嘴唇殷着血,“老四,哭个甚么?都给֭我杀,狠狠的杀!杀!杀!杀!”⋯ 䈱

      这里的짥周国精锐不少也经历过彭国夜텕火,两族如今可谓血仇累累,췡各有痛殇,故而个个悍嫢死无畏,纵然肢断躯残,也难减嘶声竭力的杀喊。

      峺淅淅沥沥的春雨,湿红了整座戎胥城,溢着西ㅝ土许多年难见的惨烈。

      仲仄眼见与敌人势均力敌,不断损耗着族人的性命,想到众多家眷妇弱等着救援,心焦裍不已,大声喊道:蘼“爹,还有不少周兵去了族地,家中高手可不多錘,不如我带人在这里挡着,您先杀回去救人,再来与儿子汇合!”

      正被数名铜骨高手缠斗的戎胥伯净,陡然想起了那最쩰让自己欣ї慰的孙儿,遥遥望了眼族地上新建不久的戎胥宫,那里是他戎胥今日之柔弱与来日之刚强,再次狠了狠心,“老二,坚持住,等爹回来!”

      说罢,也不犹豫,分了人手,朝戎胥宫杀去。

      “老四,你也去!” ᝦ

      身旁的季广大口喘着气,摇摇头,示ಣ意要留下。

      “我是让你去看着爹,莫要让他老人家硬拼,周人敢此时袭城,必是得了大商授意,两方联合,戎胥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但我戎胥血脉能救一个是一个!只要血脉不断,我戎胥就死不了。”看着弟弟红睕肿的眼㶙眸,大猀力抓其ᱏ手臂,“你的担子比二哥重,记住,你死了爹和小牟他们也不能死!”

      “二哥……”季广仅仅咽出两字,重重一点头,便跟向戎胥伯,留下戎胥仲仄等人,将周国精锐死死楔在这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