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亚迪桑38分35截图GIF动态图

      “做人要坦荡一点,迟到了就迟到了,光明正大的从前门走进来不行吗?”

      淦!

      我这还不是怕打扰你上课。

      话说迟到的从后门进不是国际惯例吗?

      一双双视线看了过来,纵使脸皮还算比较厚,郝云也有点儿不好意思。

      就在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从前门再走一次籿的时候哺,台上的李学松咳嗽了一声,板着脸继续说道。

      “作业呢?”

      作,昚作业?

      一听这句话,郝云脸色顿时尴尬了。

      “呃퓯,忘带了。”

      忘带了?

      呵呵!

      ⢑ 没写就是没写,还找这种低级借口。

      似笑非笑地看着郝云,李学松呵呵了声继续说:“忘了带?那行啊,你的意思是写了咯?反正就一道题,那你现在写总没问题吧?”

      说着,他食指敲了敲黑板。

      “来这儿写。”

      听到老教授的这句话,⡀班里传开了一片骚动的声音,不少人交头接耳了起来。

      站在后排的郝云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议论啥,只想吐槽这老教썠授今天也不知膚道是发了什么神经。自己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大事儿,不过是晚到了那么一两分钟,至于这么刁难么。

      看着老李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今天怕是注定难逃这一劫了。

      在心中把那个顺了他草稿本的二货给狠狠地臭骂了一顿鮹,郝云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朝着讲台走了过去。

      在路过前排的时候,他注意到郑学谦正疯狂地甩他眼色递话,并使劲戳着自己手鿁机的屏幕,似乎是在示意他看微信。搩

      찦 【你疯了?!居然还真上来?那题就没人写的出㏅来!】

      虽然能猜到,这位好兄弟大概是把作业的答案发给了自己,但都已经走到了这儿,他默显然也是没机会把手机掏出来了。

      郝云回了他一个安心的眼挬神,并用眼神交流道。

      【放心吧,我没事。】

      对上了那“自信”的眼神,郑学谦一瞬间蒙了一下。

      卧槽?

      这ἵ家伙啥意思?

      该不会……真写出㓝来了듏吧?

      不可能啊!

      连何神都没写出来的题……

      眼神的触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还没来得及确认自己是不是会찿错了意思,郑学谦便目送着郝云站上了讲台。

      从老李的手中接过了粉笔,郝云在黑板前站了一会儿,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下头。

      “呃,题目是啥来着……我没背下来。”

      一听到这句话,李学松顿时笑了,心说着看你演到啥时候,用下巴指了指Ꝋ讲台。

      “讲桌上那么多,你随便抄一份呗。”

      抄一份还行……

      就不怕我看答案吗?

      随手拿起最上面那本作业的郝云,在心里头嘀咕了两句,然而刚刚翻开没一秒钟,整个人便愣了一下。

      好家伙,就写了个“解”。

      ϸ 这是不打算要平时分了吗?

      好歹把本子往下面藏一藏啊!

      再一看名字,居然还是梁子渊的。

      默默记下了题目,郝云很仗义地帮他把作业本塞到了最下面。

      将这学生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李学松呵呵됮笑了笑也不拆穿,只是挑了下眉毛继续说。

      “现在知道题目了?”

      “呃,想起来了。”

      “想起来?好啊,那就别废话咯,赶紧动笔吧!”

      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题目,甚至就连出现的字母都只有几个,题干的全部信息更是用两句话就能说清楚。

      ﵾ 硰 郝云也没多想,转身将题目抄写파在了黑板上,然后再次将题从头到尾细读了一遍。

      不过,这一抄不要紧。

      当他抄完了题目,再看了一遍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设正整数a,b满足(a2+b2)/(ab+1)=k∈N,证明k是某个正整数的平方。】

      好家伙。

      ⒓ 这题……

      有点眼熟啊?

      见郝云半天没有动作,李学松以为他不会,便笑着开了句玩笑:“你要是能写出来,我的课你以后不用上,学分全给你。”

      郝云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问道。

      “……真的?”

      “呵,我用得着骗你?”

      那我可真写了啊……

      确认这家伙不像是在说反话,郝云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将粉笔贴在了黑板上,开始动了笔。

      【设k不是某个正整数的平方,쒌则有a≠b。】

      【考虑不定方程a2-kab+(b2-k)=0,如果a=b,则可推出k=1䖻,故与假设矛盾。】僚

      【因此不妨设a〉b〉0,取一组解(a0,b0),使a0+b0最小……】

      之前虽然把这道题抄在了草稿本上,但郝云一直没抽时间仔细读过,否则也不会搁这儿惊讶了。

      ౚ而之所以会惊讶,理由也很简单。

      ⫓因为这特么不但是一道原题,而且就是前一世那个薠地球上的,1988年IMO国际数学竞赛的第六大题!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

      倒不是因为他参加过那届大赛,而是因为就在昨天,他才在那本Ꭹ写满笔记的高数课本上໻看到过,并且最后还自己做了一遍。

      鏝 他甚至记得,这道题是被抄在了韦达定理芷那一页末尾的空白处。

      而根据那位陆教授略带调侃的批注,当年这道看似简单的数论题,蹽主试委员会竟然无一人作出,最后向大赛东道主澳洲的4名数论专家求助,也是一筹莫展了好一阵子。

      由于专家✱们在规定时间㻴内都搞不定这道题,这道题也因此而成为了传说。

      总共数百名参赛者,最后仅䌀有十几名选手写出了答案,其中一名甚至还因为漂亮的答案得到了大赛主试委员会颁发的特别奖。

      而此刻,他正在黑板上板书的解法,ꠊ正是当年被颁发了特等奖的“标答”。

      非常有意思的是,根据陆教授的笔述,这十几位写出答案的参赛选手,最后都成了数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而在点评这段鲜为人知的过往时,那个教授也是颇为感慨的写道——

      【通常情况下,数学是直觉的产物,但也不排除一些反直觉的命题。就像我们的常识总告诉我们,反证法是不可靠的一样,我们的常识偶尔也会反常识地ය欺骗我们自쾴己。】

      【只是让我有些惊讶,连最不应该输给这道题的陶ᰵ哲轩,都不㼔幸栽在了它的手上。】

      虽然对数学没有䪁特别的兴趣,郝云也完全没听说过那位教授提到赪的那些名字,但他仍然从那段篇幅有限的批注中,毐得到了一个可靠的结论。

      这本笔记大概是前世某个名人——甚至是伟人的遗物?

      这么一想,忽然有种圣✔遗物的感觉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当他看完那本笔记之后,系统连一丁点灰都没给他剩下,直接将那玩意儿地存在从这个Ṅ世界上抹去了。

      Ⴧ就在郝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照着印象中的解题思路将答案写在黑板上的时候,站在旁边的李学松教授人都看傻了。

      如果音是乱写幧的也就罢了,顶多等这家伙写完了之后,昨自己在旁边嘲笑……哦샮不,批评教育两句。㠢

      可偏偏这家伙写的,他竟然一点毛病都挑不出仢来!

      甚至还觉得……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尤其是当郝云写到第4行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卧槽!?

      这题原来可以这么解? ᙘ

      震惊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台下ꓕ站着的何平。

      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他两只眼睛都看直了,嘴里忍不住地小声念叨着。

      “反证勷?居然是反证法?!不꿕可能啊,我之前也试듋过反证——”

      “⠡原来如此……我懂了……原来如此……”

      坐在他旁边的周轩和王子燚两个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个懵逼的视线。

      坐在后面一排的郑学谦咽了口唾沫,紧张的笔都快捏碎了。

      倒不是为郝云加뷯油,只是没想到睡自己斜对角的这家伙居然这么牛逼!

      大意了啊……

      朱克宁和梁子渊两个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一个根本不感兴趣,一个看了也看不懂,只觉得好像有点牛逼。

      整个1801和1802班鸦雀无声。

      不管是真学霸还是假学渣,看着黑板上板书的那些过程,几乎所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

      并没有去注意身后那些人脸上的表情,注意力完全集中地黑板上的郝云,感觉自己正在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

      噩怎么说呢?

      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慢了一样。

      ⍤只有他的思维,还在继续加速着……

      是因为【数学精通】吗?

      原来덡这就是量变引起质变的效果……꒥

      虽然直觉告诉他,被加速的思维还能更快,还能被进一步地开发,直到最终触摸到所谓神的领域!但对于此时此볷刻的他而言,即使是这种程度的加速,也是完全够用ﲢ的了。

      摆在自己面前的,不过是一道写过的题目,还远远谈不上什么创造。

      心中渐渐升起了一丝明悟。

      直到这一刻⪝,郝云终于是有点儿理解,这所谓的世外高人系统,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뇲在了。

      墙上的挂钟一秒一秒的走着。

      揹那秒针差不多转了三圈,他停下了手中的粉笔끀,转头看向了站在旁边的老李。

      “……我写完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自己说的ᶭ话,李学松教授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叏 为了确认这老人家不是睡着了,郝云礼貌地问了一句。

      “步骤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这声询问,李学松教授总算是回过了神了。

      只见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郝云,接着又看向了黑板,然后像是摇头又像是巷点头似的动了动僵硬的脖子,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苂。

      “没有问题……”

      听到这句话,那颗땇悬在郝云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在了地上。

      不愧是江大。

      属实有些牛批!

      前一世得搁到IMO大赛鐪上去给人添堵的考题,到了这一世竟然只配做高数开学第一课的课后思考。

      一ퟅ股压力油然而生,郝云也不好意思问教授,以后自己是不是真的不用来了,说了声“那我下去了”之后,便悄悄地溜下了讲台。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也不知道是谁起了头,竟然鼓起了掌。

      何平双늉目发直地坐了回去,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回到最后排坐下,郝云总觉得周围注视着自己的人似乎有点多,这㍾也让艍存在感一直很低的他,感到了好一阵的不适应。

      所幸,掌声只持续了一小会儿。

      随着李学松教授一声不吭地回到了讲台上,教室里的学生们꓿也重新进入了状态,认真盯着黑板准备听讲。

      “答案和这位同学写的一样,基本上就是标答了……你们抄一抄,来不及抄的就拍张照,不会的问他去,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讲了。”

      “下面翻到第12䝨页,我偼们继续上一堂课讲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后半节课的李学松教授居然一ꢘ反常态地没有在课上反复唠叨那些“现在的年轻人啊”、“我们当年的旧历男儿如何如何”之类难懂的话。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郝云总感觉站在讲台上的他有点心不在焉?

      䯘 或者说魂不守舍。

      想到这里,郝云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迟到的行为把他给气到了䄟?

      可是不应该啊?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自己只是迟了个到,该认错也认了,态度也端正的一匹!ꈈ这要是还能被气到,那也太小心眼儿了吧?

      还有郑学谦……

      这家伙上课一直回头瞄自己,搞得郝云怪不好意思的。

      课间的铃声总算是响起。

      李学松教授一言不发地丢下袅高数书就走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解决内急去了,结果没想到过了五分钟,上课铃声响了之后,来的却是一位博士生小哥哥。

      看那一脉相传的发型,是他的学生错不了。

      果然,꾲他的开场白,也证实了大家伙儿们的猜想。

      “李学松教授有点事情,后半节课就由雑我来给大家上了。”

      看着教室里的小萌新们笑了笑,那博士捡起了桌上的课本,挠了挠ᩝ后脑勺。

       “呃,刚才教授走的有点匆忙……”

      “谁能起来跟我说下,刚才他讲到哪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